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196章:绝对不能容情

    他继续辨听,想听听王冯二人还有什么话说,哪知道两人说完正事就说起了淫邪之事,什么市区内某家夜总会新从东北招来了一群水灵灵的“公主”,又说什么某处新开了一家歌舞厅、其女老板长得如何美艳云云,最后却说到了男女用药上。

    王斌告诉冯兵,他一个朋友去香港出差,从那里带回来法国进口的仓蝇水,女人只要喝下一点点,立时发作,哪怕是世界上最贞洁的烈女,也要立时宽衣解带。冯兵对此持怀疑态度,王斌便送了一瓶给他,让他先在袁晶晶身上试试效果。冯兵欣然收下。

    李睿听得暗里大骂不已,心说王斌是禽兽,冯兵更是禽兽不如,竟然要对自己老婆下这种药,这跟婚内强暴又有什么分别呢?

    就在这时候,王斌要走,说请冯兵一起去唱歌。冯兵也没拒绝,两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正门方向很快传来了关门声。

    李睿从后门钻出去,绕到房子一侧,正巧看到两人乘坐一辆沃尔沃越野车离去,想了想,又回到屋后,从后门走进去,来到前厅,发现客厅灯还亮着,心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这出门都不关灯,走到客厅里,目光巡视茶几与沙发,想要找到王斌送给冯兵那瓶仓蝇水,可是扫了一圈,却没找到,暗想,两人既然是去唱歌,那冯兵就没理由把这瓶仓蝇水放到身上,那就一定会留在家里,可是他藏哪了呢?

    他绕到茶几与沙发中间的缝隙里,仔细查看。忽然,茶几下面两个小抽屉进了他的眼帘,心中大喜,随手抽开一只,却见里面躺着一只包装华美金贵的纸盒子,盒子上面全是看不懂的外文字母,拿起来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有股淡淡的香精味,觉得这应该就是那瓶仓蝇水了。至于纸盒上的字母,应该就是法文。

    “要是以前,你对晶晶这么做,也不关我的事情。可是现在,既然晶晶芳心里已经有了我,那就等于是我的女人,我岂能容你这样对她?嘿嘿,说不得,这瓶仓蝇水就归我啦。”

    李睿嘿嘿一笑,要把这瓶仓蝇水放到自己包里,据为己有,想了想,给袁晶晶拨去了电话:“宝贝,你老公走了,你回来吧。”袁晶晶说:“你出来吧,出门左转,走一百米,第二个红绿灯,我在‘巴国布衣’店里等着你。”李睿答应下来,站起身,四下望了望,见没留下什么痕迹,这才走后门出来,将后门关死,出小区往左,快步走了过去。

    巴国布衣,顾名思义,就是巴蜀风味的饭店。李睿赶到店里后,很容易就在靠窗的某个桌位旁找到了袁晶晶。

    两人再次见面,袁晶晶鄙夷的瞧着他,道:“说你胆子小吧,有时候你胆子也真大;说你胆子大吧,通常又很小,你真是头猪。”李睿知道她在责备自己刚才留下来偷听,赔笑两声,压低了声音道:“宝贝,你不知道,我要是没留下来偷听,你可就惨啦。”袁晶晶奇道:“你什么意思?我觉得你留下来偷听,我才会惨了呢。”李睿呵呵一笑,从包里拿出那盒仓蝇水,放到袁晶晶跟前,低声道:“刚才,最后,王斌送了冯兵这瓶仓蝇水,让冯兵偷偷对你使用。”袁晶晶拿起来看了看,轻蹙秀眉,问道:“仓蝇水?什么东西?”李睿说:“烈性的情药!”袁晶晶惊得檀口微张,瞠目不已。李睿说:“王斌说,这是他朋友去香港买回来的法国进口货,药性极强,据说世界上最贞洁的女人吃了这种东西,也会立时宽衣解带,找男人求欢。你想一想,冯兵要是偷偷让你吃了这玩意,你会怎么样?”袁晶晶气得脸色通红,很快又变得惨白。

    李睿似乎听到她咬牙的声音,仔细观察她的口角,还真在微微颤动,叹道:“别生气了。咱这不是知道了嘛,知道了以后就防着他,但凡他给你的食物与水,全部不吃不喝。至于这瓶仓蝇水,为防万一,我收着好了。”说完从她手里拿了回来,塞到包里。袁晶晶瞧见他谨慎的动作,似笑非笑的问:“你收着?你是不是想用这玩意害别的女人去?”李睿大义凛然的说:“怎么可能呢?我怎么会是那种人?我李睿喜欢哪个女人,会先俘获她的芳心,会让她自愿跟我……那啥,我怎么会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呢?”袁晶晶撇撇嘴,道:“你对我可不像你说的那样。”李睿忙陪笑道:“咱俩那一次不是误会嘛……”袁晶晶说:“好啦,你都听他俩说了些什么?”李睿淡淡的道:“也没说什么,吃饭吧。”

    吃过饭,李睿也没停留,在饭店门口跟袁晶晶分手,打车赶往青阳宾馆,见到宋朝阳后,跟他说了刚才偷听到的王斌的阴谋。

    要不是看李睿一脸肃然郑重,宋朝阳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话,即便如此,却也深深怀疑,问道:“你从哪听到的?你怎么会跟王斌碰上?”李睿早在路上就想好了说辞,此时不慌不忙,镇定的说:“我去朋友家作客,王斌忽然登门拜访。我认得他,怕被他认出来,就想从后门走人,结果还没走出去,就先听到他对您破口大骂。于是我就暂时留下来,听他们对话,这才听到他这个阴毒卑鄙的阴谋。”宋朝阳阴沉着脸,语气并不显得如何生气,道:“想不到我有心放他一马,他却不依不饶,喋喋不休,居然想出这种卑鄙手段来报复我……省委孙副书记竟然为这种人求情,哼哼!”

    李睿说:“他既然这么卑鄙,那咱们这次也绝对不能容情。他不是有张良计嘛,咱们也有过墙梯。咱们这样这样这样……不就能将他的阴谋彻底粉碎了吗?”宋朝阳点头道:“好,小睿,就按你说的办,安排稳妥一些,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另外,此次一旦抓住他王斌的小辫子,就绝不留情,把他以往的问题也全部揪出来。孙书记再想给他求情,我也有的可说了。”李睿说:“是呢,他真是丧心病狂到极点了,竟然想对您这个市委书记下手,他眼里还有没有党纪国法啊?这回啊,一定让他自作孽不可活。”宋朝阳深深看着他,忽然哈哈一笑,把李睿给笑糊涂了,讪讪的问道:“老板您笑什么?”宋朝阳拍拍他的臂膀,道:“我笑是因为开心。小睿啊,你简直就是我的福将,自从我用你之后,好多次险情都可以平安度过。这说明,我选对了人,我还是很有眼力的嘛,呵呵。”

    李睿回到家里边,先给吕青曼报了平安,随后给曾翰林打去电话,约了他在自家小区南门碰面。见面后,把董金立送他那十万块的支票给了他。曾翰林听说是董金立给的,也没怎么推辞,只问李睿有没有。李睿说自己也收了,他这才收下。

    周一,再次召开了市委常委会,讨论市南区常务副区长与政法委书记的人选问题。宋朝阳照例主持会议,李睿做会议记录。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钟爱民列席。

    组织部干部一处,负责市直机关干部的任免考察事项,干部二处则负责县区市管干部的相关管理。之前,对市南区领导班子考察以决定区长人选的时候,干部二处处长钟爱民因为胃病犯了而住院,所以部长吕建华就把考察任务交给一处处长李大伟。是故,之前的常委会都是李大伟列席,汇报考察结果。现在,钟爱民胃病好些,重新回岗,自然由他负责市南区常务副区长人选的考察汇报工作。这个人似乎很少参加常委会,有些紧张,入席后就垂头不语,以此掩饰他的不安。

    李睿见他没带水杯过来,就起身给他倒了杯开水,赢得了他的很大好感,连着说了好几句谢谢。

    会议很快开始了。

    上次常委会,市委副书记于和平与市长孙耀祖因为常务副区长的人选问题,险些没有吵起来,此次常委会,这个人选还将是两人争论的焦点问题。

    因此,宋朝阳避开了这个议题,先讨论政法委书记的人选。

    上一次开会,众常委基本都同意,由市公安局选派一位得力干部去市南区坐镇公安分局当局长,以此加强市局对区分局的管理与指挥能力。是故,市局局长冯卫东回去以后,经过仔细慎重的考虑,提出了两个很不错的人选,一个是局里排名座次最末的副局长,一个是经侦支队的支队长,其中后者是正科级。这两个人选,前者已经提交给市委组织部经过了考察,后者则有局领导班子代为考察,各方面反馈也都很不错。

    不管是副局长还是支队长吧,反正都是公安局自己碗里的菜,别人想抢也抢不掉,因此众常委对这个议题都不是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