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205章:病房不寂寞

    翌日清晨,小秦给李睿打来早饭,看着他吃了,收拾干净餐具后,来到席梦思尾,拿起病号本检查今天需要输的药液的单子,没一会儿就出去取药,过了好久才推着小车回到屋子里。

    李睿见车上车下两层摆满了药液,暗暗叫苦,撒娇道:“小秦,咱能别输这么多吗?输多了只会跑厕所。”小秦顽皮的说:“你可以不跑厕所啊,尿炕呗,呵呵。”李睿见她正在单子上签子,便索要道:“给我看看都输的什么。”小秦走过去递给他,道:“你看了也不懂,你又不是医生。”她可不知道,李睿要看的是她的签名,从此探知她的名字,才不会对这些药剂感兴趣呢。

    单子右上角字体端正秀气的写着三个字:覃蕊芳!

    李睿惊讶的叫道:“小秦,你不是姓秦吗?”小秦秀眉一挑,说:“我是姓覃啊,怎么了?”李睿道:“那这个名字是谁的?”小秦道:“我的呀,怎么了?”李睿失笑道:“原来你是这个覃,你叫覃蕊芳。”覃蕊芳点头道:“就是我。”李睿说:“我一直以为你是秦始皇那个秦。”覃蕊芳撇撇嘴,道:“谁让你不问清楚?”李睿赞道:“好名字,很雅致!”覃蕊芳拿起一袋药液挂在头顶挂钩上,道:“得了,少拍我马屁,拍马屁也得挨扎,呵呵,快点,把胳膊伸出来,让我扎你,嘿嘿,我最喜欢扎人了……”李睿带笑伸出手臂给她,看着她灵动秀气的美眸,心中喜欢,笑道:“我也喜欢扎人呢,小心哪天我在你身上找回来。”覃蕊芳哼道:“你会输液吗?”李睿心说,谁说不会输液就不会扎人了?男人啊,对于扎女人,天生就会。

    病房里有覃蕊芳这等俏美活泼的小护士时刻相伴,寂寞了她陪着说话,渴了她给倒水,闲了她给送上水果,就算是膀胱肿了,也有她扶着送到洗手间,李睿自然不觉无聊,反而觉得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心中不无想入非非,要是天天都有这等美娇娘伺候着,真是再砍自己两刀也愿意啊。

    上午十点多,吕青曼给他打来电话,当头就愤愤的质问他:“好你个李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瞒着我?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李睿咧嘴苦笑,看了旁边站着的覃蕊芳一眼,见她面戴口罩,神情不悲不喜,就对她做出一个手势,示意她先出去。覃蕊芳翻给他一个白眼,转身走了出去。

    李睿这才叹道:“我的宝贝,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吕青曼哼道:“怕我担心?怕我担心我就不担心了吗?我问你,是不是昨天晚上你不说话那段时间,就正是被人追砍的时候?”李睿嗯了一声,道:“老婆你真聪明。”吕青曼冷冷的说:“少贫嘴。你……你真是太可恶了,这种事都不告诉我,那我以后还能指望你告诉我什么?”李睿叹道:“老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吕青曼骂道:“你错了?你错什么了?错的不是你,是高冬冬。你们青阳的公安都是窝囊废,为什么不跑到省城来把高冬冬抓起来呢?抓起来直接枪毙,这种人渣留在世上也是祸害。”李睿小声道:“老婆,唉,你以为我们不想把高冬冬抓起来吗?可谁惹得起他老子?这件事我们都很无奈啊。”吕青曼发了会儿脾气,怒气减了不少,**的说:“你们惹不起,我惹得起。这件事我跟他没完。”

    李睿忙道:“老婆,你可是千金之体,千万别为此跟高冬冬一般见识。我也想了,这件事里面我也有责任,当时要不是我出手打他耳光……”吕青曼截口道:“你做得一点错都没有,你为了维护我而出手教训他,那是做对了,他高冬冬就是欠揍……放心吧,这件事我不会当面找他算账,会有人教训他。”又道:“你等着,我这就坐火车去青阳看你。”李睿吃惊道:“啊?不用吧老婆。”吕青曼羞答答的嗔道:“都叫老婆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再不管你,像什么话?你别废话了,我挂了,过会儿见。”说完就挂了。李睿呆住了,想到她数百里奔波过来看望自己,可能连午饭都顾不得吃,心头暖意流淌,眼睛便湿润了。

    “不行,她不吃饭可怎么行?”

    李睿算了下时间,估计她赶过来的时候也一点多了,正错过饭点儿,应该给她提前留一份,想了想,决定求覃蕊芳帮忙,等中午打饭的时候,让她多买一份给吕青曼留着,冲门口喊了几声“小覃”,覃蕊芳却始终没应声,也没进屋,猜到她可能有什么急事,反正现在也不急,就等她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可是,覃蕊芳好久都没回来,眼看这都十一点半了,还是不见她的踪影。李睿眼看头顶的药液快要输完了,有些着急,另外身体里憋了好大一泡尿,自己也无法起身拿着药液去洗手间解决,何况也快要打饭了,因此越发的焦急,正寻思要不要按响电铃呢,忽听门声响动,侧头看时,正是覃蕊芳走了回来。

    李睿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这么期盼见到她,见到她大喜过望,道:“小覃,你去哪啦?”覃蕊芳慢慢走到他跟前,一言不发,秀眉微锁,虽然是瞧着他,却跟瞧着空气似的。李睿叫道:“快点吧,我液快输完了,我正找你呢。”覃蕊芳抬头看了看,哼道:“急什么,又死不了!”李睿道:“怎么不会死?液输完了就会往血管里输空气,那我不就挂了?”覃蕊芳叹了口气,没说什么,手法麻利的将他手臂上针头拔掉。

    李睿见她似乎有些不对劲,问道:“小覃,你怎么啦?”覃蕊芳秀丽的眸子看向他,只是叹气。李睿说:“你到底怎么啦?有人欠了你几百万没还吗?”覃蕊芳嗤笑道:“切,真有人欠我几百万,我也不当护士了。”李睿笑道:“那你怎么不高兴?不是我刚才让你出去你生气了吧?”覃蕊芳摇摇头,道:“不是。”李睿说:“那因为什么呀?”覃蕊芳哼道:“懒得跟你说,跟你说了有什么用?”李睿呵呵一笑,道:“你昨晚上还说我是大领导呢,现在就不承认了吗?你说出来,我听听,或许我能帮你的忙也说不定呢。”覃蕊芳哼了一声,道:“你是大领导,可你管得了我们医院吗?”李睿笑道:“我管不了,但托托关系找找朋友,说不定就能管到。”覃蕊芳疑惑的说:“真的假的?”李睿道:“你快说吧。”

    覃蕊芳无力的坐在凳子上,苦兮兮的说:“刚才我们院护士评级结果出来了,结果我没升到N2级别。我这已经是连续两年没升级了,哼,我怎么那么倒霉呀?好多比我后来的都评到N2了。”李睿说:“N2级别是什么意思啊?”覃蕊芳说:“咱们青阳市卫生局给青阳市所有医院的护士设置了四个等级管理办法,名字就叫《青阳市医院护士岗位管理实施细则》。这四个级别是从N1到N4,级别越高,工资奖金越多;级别越低,工资越少,几乎没有奖金。每年都有评级考试,符合升级条件的护士就可以参加考试,考试合格后就能升级。一旦升级,工资奖金就多了,以后升职也会更快。我来这医院都四年多了,第二年就评了个N1,第三年有资格升级到N2,可是这就接连考了两回了,总是通不过。”李睿啼笑皆非,道:“护士都有考核评级?哈,考核升职真是无处不在啊。”

    覃蕊芳嗔道:“你还笑,很好笑吗?”李睿忙收起笑容,问道:“为什么没有考过?是你成绩不好,还是别的?”覃蕊芳叫道:“胡说,我成绩很好的,要不我这么生气?我告诉你,在N1级别的护士里面,我可是拔尖的,要不然怎么会把我派过来照顾你?”李睿赞道:“是啊,怪不得,原来你这么优秀。”覃蕊芳哼道:“好多比我差的人都考过了,凭什么就我考不过?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黑幕。”李睿点头道:“现在哪里没有黑幕?哪里又没有潜规则?丫头,你是不是没送钱给考官啊?”覃蕊芳猛地睁大眼睛,叫道:“怎么都这么说?怎么都说我没送钱?”李睿笑道:“还有谁这么说了?”覃蕊芳说:“我的同事们呀,她们就说,我肯定是没给领导送礼,所以就总是考不过。”李睿奇道:“你们不是都归护士长管的吗?护士长昨晚上我见过,人还不错啊,难道还要送钱给她?”

    覃蕊芳摇头道:“护士长可不管我们升级,医院专门有领导分管这一块。我们护士长只能向他汇报我们每个护士平时的表现,但我平时表现挺不错的呀。”李睿叹道:“既然连你同事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你没送礼的缘故。丫头,你看起来也挺聪明的呀,怎么就考虑不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