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241章:简直不是人

    又喊了两声,楼上忽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谁呀?”话音未落,一个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只走两步,站到楼梯中间不动了。

    李睿定睛看去,正是孙淑琴的表弟、那个万姓男子,见他脸色红白不堪,衣服也有些凌乱,暗生疑窦,问道:“孙老师呢?”这男子讪笑道:“她……她出去买菜去了,我一个人在家呢。”李睿问道:“你一个人在家怎么不接宋雪的电话?”男子惊讶的说:“小雪来电话了?我怎么没听到?呵呵,没听到。”李睿追问道:“那孙老师怎么也不接呢?”男子陪笑说:“哦,她没带手机,没带手机就出去了,呵呵。”

    李睿总感觉这男子哪里有些不对劲,回头望了望门口鞋柜,见地上摆着一双今天早晨孙淑琴穿过的白色皮凉鞋,心中一动,她真要是出去买菜,怎么可能不穿鞋呢?难道穿着拖鞋出去买菜?再说了,谁们家过日子,不是早晨上午的就把菜买好了?哪有大晚上的出去买菜的呢?想了想,道:“哦,宋书记让我从二楼拿点东西回去,孙老师不在,我就只能自己拿了。”说完往楼梯走去。

    男子脸色大变,道:“不……你别……”李睿见他表情不对,更是觉得此人可疑,甩开大步往楼梯上走。男子用手拦他,道:“你别……我表姐家里你怎么能随便进呢。你要拿什么,我去给你拿。”李睿嘿嘿冷笑,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拿东西了,知道东西在哪,不用麻烦你了。”说完将他轻轻巧巧的推开了去。那男子冲上去拽住他,怒道:“你这个人懂不懂规矩?你不过是给我姐夫当秘书的,说好听点是秘书,难听点就是一条狗,你当狗的怎么能随便进主人家里?你给我下去吧。”李睿大怒,反身用力一推,要不是他在栏杆上抓得稳,这一下就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李睿推开他后,不敢怠慢,大步往楼梯上跑去。那男子看着他上了二层,脸色变幻,忽然转身就跑。

    李睿来到二楼,见四五个房间都亮着灯,嘴里叫着“孙老师”,一个个的查探,忽听最里面一个房间里传出低低的鼻哼声,似乎是孙淑琴发出来的,忙跑过去看。

    门开着一道缝,里面不断发出哼哼声。

    李睿从门缝里看到席梦思头部位,有一个满头秀发的脑袋,不是孙淑琴的又是谁的,心中大喜,推门就进,叫道:“孙老师,可找到你啦!”

    他兴冲冲的推门就进,可等进到屋里,看到席梦思上的一幕时,如同被一百万伏的高压电击中似的,瞬间僵立当地,整个人都石化了。怎么回事?原来,孙淑琴身无寸衣,手脚被绑的趴在席梦思上,一动也不能动。

    李睿暗道不妙,转开头不去看她的身子,心中惊骇无比,也不知道是谁对她做了这等恶行?更是不理解,那人将她捆起来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将她扒得赤光?想要偷她家里财物的话,不会扒赤她;想对她性侵的话,又不用捆住她。这从情理上说不通啊。想到之前那个万姓男子,千方百计阻拦自己上楼,难不成,这是他干的?按理说,家里只有孙淑琴跟他两个人,除去他,似乎也没有另外一个人可以干出这事来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看他早晨所暴露出来的丑态,似乎对这位表姐的身子感兴趣,但何至于将她绑起来?想了想,不是很明白,问道:“孙老师,你怎么了?这……这是谁干的?”孙淑琴只是哼哼的出声,却说不出话来。

    李睿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席梦思前,先拿起一席夏被,盖在她的身子之上,这才问道:“孙老师,孙老师,你倒是说话啊?”孙淑琴只是哼哼。李睿忽的意识到,她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说不出来,她既然被人捆住手脚,也可能被人堵住了嘴巴,否则她乱喊乱叫,那人还怎么成事?想到这,惊呼道:“孙老师,你被人堵住嘴巴了?”孙淑琴嗯嗯的用鼻子表示同意。李睿暗骂一声好可恶,跪爬到她头旁,将她脑袋慢慢扳过来,扳向自己这一边,再看时,她满脸泪痕,梨花带雨,嘴里塞着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看到这一幕,他脸色大变,忙伸手过去,从她嘴里拉出了那东西,等将那东西全部拉出来,迎风一展,这才看出,这是一双黑色的丝袜,也没多看,随手扔到一边。

    孙淑琴嘴里阻碍既去,却也没说话,而是放声大哭起来,哭声里充满了委屈与不甘。李睿听得心酸不已,眼圈也红了,柔声道:“孙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那个……姓万的表弟干的?”孙淑琴闻言,哭的声音更大了,连连点头,在席梦思上发出咚咚的声音。李睿气得怒火万丈,转身下席梦思,道:“我去把他抓起来!”说完冲出了这个房间。

    等他来到楼下一看,哪里有那个家伙的身影,来到院子里,却见高紫萱探头探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忙问:“你看见没看见一个中年男子,从这家跑出去了?”高紫萱点点头,道:“刚是有一个,忽然就开门跑了,把我给吓了一跳。”李睿叫道:“哎呀,你怎么不拦住他呀?”高紫萱嗤道:“我干吗要拦住他呀?他又没碍着我。你风风火火的这是干嘛呢?这就是你的急事?”李睿哀叹一声,知道那万姓男子是心下有虚,知道自己上楼一定会发现他对孙淑琴所做的一切恶行,一定会抓他,所以见机不妙先逃了,他这一逃,必定是远走高飞,自己一个人哪里抓得住他?摇摇头,转身回往楼里。高紫萱跟上去叫道:“你唉声叹气的干吗呀?”李睿道:“你别进屋。”高紫萱冷笑道:“凭什么呀?”李睿哼了一声,道:“进屋也行,就在客厅里老实呆着,哪也别去。要不然别怪我赶走你。”高紫萱哦了一声,奇怪的看着他。

    李睿重新回到楼上房间里的时候,孙淑琴还在嚎啕大哭。李睿知道她在被表弟扒衣捆住的过程中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想要劝她,却无从劝慰,想了想,从席梦思头柜上摸过一盒纸巾,抽出纸巾不住价给她擦拭泪水,嘴里翻来覆去的只是一句:“孙老师,别哭了……”

    过了一会儿,孙淑琴哭声渐弱,脸上却现出痛苦的表情。李睿这才想起,她手脚还被捆着呢,忙道:“孙老师,我给你解开绳子吧?”孙淑琴闻言抬起眼皮看了看他,羞臊的点头。

    李睿当然知道,她羞于把她的身子呈现给自己观看,可此地除了自己外又没有别人能够帮她,她既不愿意答应,又没法拒绝,悲愤羞恼之下,只能大哭了,不过,自己倒是可以求高紫萱上来帮忙,她也是女人,帮孙淑琴解开手脚的绳子是最妙不过,可就怕孙淑琴更羞于在外人跟前出丑。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她给自己看到赤身也就算了,再给外人知道,尤其这丫头还是高国泰的女儿,要是传到官场上去,以后连带老板宋朝阳也没法做人了,沉思半响,道:“孙老师,楼下倒是有我一个朋友,是女孩,要不让她上来给你解绑吧。不过,她是省人大副主任高国泰的女儿,我就怕她嘴巴不严,再把这件事传出去,那恐怕宋书记也不好……”

    孙淑琴听了这话,忙道:“别……别告诉她,别让她上来,千万不要……”说完又哭起来了。

    李睿咬牙切齿的说:“我真是想不到,那个姓万的如此卑鄙下流,竟敢对你这个亲表姐做出这种事?他真是禽兽不如。他也就是跑了,要是让我抓住,我非得点了他的天灯不可。”孙淑琴大哭道:“小睿啊,我后悔没听你的提醒啊,我实在没想到这个东西竟然会对我这个亲表姐下手啊,他简直不是人啊,杀千刀的他该死啊……呜……”李睿暗叹口气,道:“孙老师,过会儿咱再骂他,现在必须得给你解绑。要不然手脚捆得时间久了,影响血液循环,你手脚部位会坏死的。”

    孙淑琴泪眼汪汪的说:“我现在死的心都有了啊,我……我被他……”李睿忙道:“他没欺负你吧?”孙淑琴缓缓摇头,幅度很小,道:“小睿,多亏你及时赶到,要不是你回来,我……我真就被他欺负了。他是要先捆住我,然后再……他不是人啊,他变态啊……呜……”李睿道:“孙老师,还是小雪给我打来的电话呢。她说给你和家里打电话都没人接,就请我来家里看一看,看看你是不是出事了。要不是她,我已经回青阳了。”孙淑琴想哭,没哭出来,忽然剧烈咳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