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242章:解救吾老师

    李睿吓了一跳,忙凑近了给她拍打后背,好半天才让她平静下来,低声劝慰:“孙老师,你也别太伤心了。发生了这种事,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可毕竟已经发生了,姓万的没有得逞,咱们就算没有损失,你可千万想开点,别太伤心……我这个人不会说话,总之你别哭了。”孙淑琴呜呜泣道:“这以后我还怎么有脸见人啊,我真是不想活了。”李睿说:“你还真别这么说。刚才啊,我在北京路上就遇上了杀人现场,一个心理绝望、对社会充满报复心理的男青年,持刀乱捅路人,造成了两死一伤的惨剧。其中一个,我眼睁睁看着他被乱刀捅死,这才感受到生命真的很脆弱,说没有就没有了。有句老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这也没有被他怎么样,还是……我话可能不好听,你别生气。”

    孙淑琴瞪大眼睛问道:“真的假的?你碰上杀人的了?”李睿苦笑点头,心说,我还被划了一刀呢。孙淑琴止住哭泣,道:“小睿,你是好孩子,你今天救了我,我不知道怎么谢谢你才好。”李睿轻柔的给她擦拭脸上泪水,道:“你是我老师,宋书记对我既是领导也是老师,咱们不是外人,你怎么这么见外呢?我只恨我不是女的,要不然今天你就不用这么难堪了。”孙淑琴感慨的说:“你真会说话,你真好。”李睿说:“我去找把剪子,给你把绳子剪断,尽量不……不碰不看你的身子,行吗?”孙淑琴羞臊的嗯了一声,道:“剪子在二楼一上来左手边房间里,还有刀子,你随便用。”

    李睿出屋去取剪刀,经过楼梯时往下望了望,见下面安安静静的,想到高紫萱应该在客厅里老实等着呢,没有多理会,走到那个房间,找到剪子,走回最里面那个房间,来到席梦思上,将被子侧面与下边分别掀开,把孙淑琴手脚上的绳扣剪断,道:“好了,剪断了,孙老师你……你看看能不能动?”

    孙淑琴试着动了下,摇摇头,道:“不行,都动不了,手脚都有点麻了。”这个问题倒是好解决,李睿把剪刀放到一边,直起身道:“那孙老师你自己恢复一下吧,我先出去了。”

    孙淑琴嗯了一声,李睿便迈步走出房间,将门掩上,在门口等着。

    他之所以选择在门口等着,而非去楼下等着,就是怕孙淑琴一时间想不开,在房里自尽,寻思自己在门口站着,听到屋里有什么异响,可以第一时间冲进去。

    等了一阵,里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心下觉得奇怪,难道孙淑琴还躺着没起么?想到今晚上发生了这么多事,赶回青阳也要午夜了。不过,自己辛苦点没什么,能维护了孙淑琴的清誉,自己也算做了件大好事。

    楼下忽然传来高紫萱的叫声:“喂,臭小子,你干什么呢?再不下来,我可就上去找你去了。”李睿忙走到楼梯那里,道:“再等我一会儿……咦,你为什么要等我,你回你家就是了,我从这就回青阳了。”高紫萱大怒,骂道:“混蛋,那你怎么不早说?”李睿笑道:“你快走吧,这回算是我对不起你了。”高紫萱也没说话,估计是走了。

    李睿回到最里面房门口,忽听里面传来一声惨呼,暗叫不好,难道是孙老师自杀了?忙推开门闯进去,待看到眼前的情景时,脸色大变,叫了声“孙老师”,大步冲到席梦思前。

    原来,孙淑琴可能是想活动手脚,哪知道起身后没掌握好平衡,一个侧歪竟然从席梦思上翻倒下去摔在地上,居然一下子就给摔晕了,她仰倒在木地板上一动不动,脸色痛苦之极,竟然是晕过去了。当然,身上还是一件衣物也无,她根本还没来得及穿回去

    李睿吓了好大一跳,也顾不上男女有别,反正救人要紧,只要自己心存正气,又何惧男女之别、礼仪之防?而且之前已经看过一次了,现在再看一遍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忙大步冲将过去,将孙淑琴从地上抱起来,放到床上,想要给她拉过被子盖上。可还没等他下一步动作,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惊呼声。他扭头望去,大吃一惊,门口站着的不是高紫萱又是谁?她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跑到楼上来了?

    高紫萱已将席梦思上一幕看在眼里,她自然是不知道孙淑琴早就被那个姓万的给扒去了身上衣服,还以为一切都是李睿干的呢,脸色惊惶,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好啊……你居然……”李睿吓得忙从席梦思上跳下来,紧走几步来到门口,低声道:“你别误会,我……我不是……”高紫萱见他冲自己跑过来,吓得倒退两步,到了走廊里,指着他叫道:“你……你别过来,好……好啊,你……你原来是个色磨,你别过来,我要喊救命啦。”李睿哭笑不得,忙追出去,反手将门掩上,低声道:“高小姐,你误会我了,你先别乱叫……”

    房门刚刚关上,席梦思上晕着的孙淑琴就睁开了眼睛,侧过头来看了看房门,又艰难的爬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屈辱的泪水已经忍不住的从眸子里再度滚落而下,她想放声大哭又不敢哭出来,生怕被门外的李睿听到,声音只能停在喉头那里呜呜作响。想到李睿,便想到刚才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虽然他是好意,可还是已经多次见过自己的身子,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已经被他看了个满满,甚至还被他抱起来过,忽然间,她羞恼攻心,拉过被子将自己脑袋藏进去,凄凄切切的哭泣起来。

    门外,李睿正在跟高紫萱极力辩白:“真不是我干的,是之前那个跑出去的男人干的,他要玩变太游戏,把此地的女主人脱去衣服后捆起来放在席梦思上,要不是被我及时发现,女主人就难以幸免了……”高紫萱冷笑道:“你少废话,我没瞧见那个男人对这里的女主人怎么样,我倒是瞧见你爬在席梦思上,身前是光着的女主人,你还盯着她……她乱看……你太无耻了,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简直是无耻下流到极点的色磨,你是大变太!我……我受不了了,我真要吐了,我……我要打电话给青曼姐,要她过来瞧瞧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睿怒道:“靠,你竟然不相信我?我都这样跟你解释了,你竟然不相信我?我……我真有心对她怎么样的话,我会穿着衣服上席梦思?我会不关门?我会不先把你赶走?我傻X啊我?我没见过女人吗?”高紫萱冷嗤道:“你就是没见过女人!去见青曼姐的时候,一进门就抱住她要亲嘴,哼,我还从没见过你这么急色的家伙。我哥再没出息,也比你强!”李睿哭也不是,气也不是,两手一摊叫道:“我靠,你……你……好,我说不过你,那你说,到底我如何解释,你才能相信我?”高紫萱得意的冷笑道:“这下你没法狡辩了吧?你理屈词穷了吧?”李睿气得直咬牙,低声怒道:“姓高的,你少给我闲扯淡。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丫头,你根本就知道事实真相是怎么样的,你是故意气我,所以偏要把我认成色磨,对不对?”

    高紫萱哼了一声,道:“你别拍我马屁。我这个人笨得很,也不知道刚才都发生了什么,反正你就是色磨,你对这里的女主人意图不轨……”李睿怒道:“我没空跟你废话。我告诉你,我是接到人家的求救电话才过来帮忙的,要不是我急急的赶过来,来得及时,女主人就被人强暴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懒得再跟你废话。你要告诉青曼就趁早打电话,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怕她过来看。我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天,中间对得起任何人,无愧于良心。你再给我罗里吧嗦的废话,信不信我抽你嘴巴?”说完死死瞪她一眼,怒哼一声,推开门就进,反手又把门关死。

    高紫萱被他凶恶的眼神吓了一跳,哪敢再说什么,看他进屋后,冷哼一声,愤愤的道:“还中间对得起任何人……人家一个女人家在席梦思上光着身子,你说进就进,这对得起人家吗?又对得起青曼姐吗?哼,真是无耻又无赖!要不是你刚救过我一命啊,我非得给青曼姐打电话不可……”心里想到之前发生在北京路上那一幕凶杀场面,忽然又后怕起来,吓得两腿涔涔发抖,身子一软,竟然站不住了,忙扶在墙上。

    李睿没再理她,心中惦记着孙淑琴,转身回到门口,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听到门声响动,正钻在被子里抽泣的孙淑琴打了个机灵,急忙钻出来看,见李睿又闯进来,羞红了脸,还好身子都在被子里,倒也不用担心再次被他看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