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248章:根由所在

    这是五年之前的事情,那时候郑紫鹃还根本不是青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而只是下面一个县的县长。

    过了两年,郑紫鹃已经荣升那个县的县委书记,而蔡少华的律师事务所在省城也是越开越红火。某一日,蔡少华接了一个案子,一个富家大少强暴省城某大学一个校花,校花受辱后与家人一起报警,那富家公子就被逮捕了,面临强暴罪的审判。富家大少的母亲听闻蔡少华名气很大,特意找到他,求他帮忙减轻儿子的罪责。蔡少华也真是了得,细细了解了案情之后,又跟那富家大少嘴里了解了他跟那个校花的交往史,最后在法庭审理的时候,竟然活生生把一桩强暴案诡辩成了“女方自愿献身,事后索要巨额好处,男方不应,便诬告男方强暴自己”的讹诈骗局。

    且不说蔡少华在这件案子里面表现出来的人品如何,反正经此一案,他与富家大少母子交上了朋友,事后才知道,富家大少的父亲竟然是现在的山南省省长,之前的山南省委副书记王立国。从此以后,蔡少华就成了王家的座上客,也成了王家的御用律师,并借此为跳板,认识了省城很多政要。

    要说起来,蔡少华这个人对郑紫鹃还是不错的,见妻子一心在仕途发展,就抽个机会带她到省城,走访了包括王立国在内的许多政要。关系的力量是巨大的,没过一年,郑紫鹃就被省委任命为青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那一年,她才三十四岁,不仅是青阳市级别最高的女干部,也是全省最年轻的女副厅级干部,并很是风光了一阵子。

    这之后,蔡少华醉心于发展省城的业务,并继续扩大人脉网络,与人合伙开了一家大型的咨询公司,主打人力资源咨询、组织流程咨询、政策发展咨询三大品牌。很神奇的是,这种很虚幻很飘渺的咨询公司竟然为他带来了巨大的收入,可以说得上是日进斗金。

    郑紫鹃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懒得理会。夫妻俩仍然像以前那样聚多离少,谁也不管谁的事情。可让郑紫鹃料不到的是,就在这种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日渐疏远的夫妻生活背后,已经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阴影,慢慢笼罩了她。

    原来,蔡少华在省城开的那家咨询公司,表面上打的牌子很漂亮,动不动就人力资源,要么就是政策组织,听起来很高深很玄妙,可实际上,这家咨询公司主业并不是提供咨询服务,而是帮他所认识的那些省城政要洗钱,同时向他们无偿提供晴人,以此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系,并通过后者结识更多有权的高官,换取更多的好处。

    短短两年间,蔡少华公司账目上的流水就有几个亿,可每年的纳税不过区区几万块。另外,通过这家咨询公司,蔡少华网罗收买了在校大学生、社会无业人员、舞女、小姐和其他乐意兼职的从业者,前后多达数十人,经过短时间的培训后,把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们送到某些高官身边做晴人,再从他们手里换取更多的好处。

    可惜,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蔡少华本以为做的一切都是天衣无缝,又有高官可以作为后台依仗,绝对出不了事情,哪知道上周,省政府某位副秘书长因为违纪问题而被查处,省纪委办案人员通过他的晴人,顺藤摸瓜找到了蔡少华这家公司,也最终导致他被抓。

    也不知道蔡少华被审讯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反正肯定是吐露了一些东西出来。所以省委领导可能认为,蔡少华跟现任省长王立国一家关系莫逆,数年间有不少金钱财物的来往,因此怀疑他老婆郑紫鹃的市委常委也是贿赂王立国而得来的,而且,此事也有证可查,当年在讨论青阳市委宣传部长人选的省委常委会上,时任省委副书记的王立国就是提名郑紫鹃当这个宣传部长的。

    情况繁琐复杂,省长王立国又在北京住院治疗,一时间也查不出任何的头绪,所以省委主要领导决定,暂时免去郑紫鹃的职务,免得后面处于被动。于是,郑紫鹃这才遭了天灾,从威名赫赫的市委常委宝座上落马,成为了布衣一名。

    郑紫鹃最后冷笑道:“说实话,我这个市委常委还真是我老公认识王立国后得到的。但我不认为这是我老公跟王立国索要的,我老公没那个胆子。可能是王立国要还人情,又觉得我各方面条件都够了,所以就提拔了我。嘿嘿,想不到,到头来,我这个市委常委又因为我老公而被拿下了。这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李睿也是感叹不已,问道:“这些事,你都是怎么知道的?是宋书记今天上午告诉你的?”郑紫鹃摇头道:“宋书记也知道得不多,这是省委组织部长方国涛告诉我的。他告诉我,我老公被抓了,我近期也别想见,为了避嫌,省委决定先把我免了,等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说,还假惺惺的安慰我,说我受委屈了。呵呵,我受什么委屈了?这件事我确实跑不掉的。”李睿愤愤地说:“这么免你实在太过分了,哪怕真调查清楚了再免也行啊。什么都没查到,仅仅是怀疑,就一纸任免令把你免了,实在太武断了。”

    郑紫鹃摇头道:“一点不武断。说不定,省纪委手里已经拿到什么证据了,可以证明我老公跟王立国确实有行贿受贿的过往,但是省委领导给我面子,没有一下子将我法办,而是先摘了帽子,再慢慢办我。嘿嘿,我还要感激他们这么宽宏大量呢,至少,给了我处理后事的时间。”李睿听得心头一跳,道:“别那么说,事情到底怎样,谁也不清楚呢,你怎么就先消沉了?宋书记说得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老公的问题不应该牵累到你。”郑紫鹃蹙起秀眉,道:“我现在最想问问我老公,有没有求王立国提拔我,可惜,我见他不到,也联系不上,只能暂时做个糊涂鬼。”说完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个了,一说就烦,还是喝酒吧。小睿,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能在这时候陪我。”

    两人这一喝就喝到了十一点多,别说酒吧里已经没客了,就算酒吧街上,也没几个人走动了。郑紫鹃与李睿两人都喝多了,相比起来,郑紫鹃喝得更多,酒入愁肠愁更愁,也更容易醉,昔日高高在上的市委主要领导之一,到最后已经成了一滩烂泥,趴在桌上就不想起来,更不想走,嘴里一个劲嚷嚷着还要喝。

    李睿结账后扶着她出去,自己走路也有些晕乎乎的,来到停车场,从她包里拿出车钥匙,把车锁打开,扶着她坐在后面,自己坐在驾驶位上,回头问道:“姐,我送你回去,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郑紫鹃醉醺醺的道:“在青阳,哈哈,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你真是个傻小子。”李睿听了好笑又心疼,心中也纳闷,人家喝多了说话就结结巴巴的,这位姐却全没那个毛病,好像没醉似的,想了想,道:“我想起来了,你家应该在市委家属大院里面,可是我从没去过啊,该怎么走啊?”郑紫鹃道:“随便走,哈哈,地球是圆的,你一直往前开,转一圈就又回来啦。”李睿听她答非所问,苦笑不已,再也不问她,驾车上路。

    路上,李睿跟几个出租车司机打听了下,最终确定了市委家属大院所在位置,开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门口有武警站岗,心中打个机灵,自己对于门口武警来说可是个生脸,开过去被拦下来怎么说?不提郑紫鹃吧,那肯定不许进;提起她吧,那自己又是她什么人?这么晚了,两人又为什么混在一起?

    到底是做贼心虚,李睿竟然没敢往里进,想着拉郑紫鹃去青阳宾馆住下,又怕遇上熟人,更不敢拉她回家,毕竟自己家里可是没有待客的地方。此时,他才感觉到房子不够,这要是自己另有一套房子,大可以把郑紫鹃拉到那里住下,也就不用这么发愁。想了想,是不是把存到袁晶晶那里的几十万买套新房子。狡兔尚有三窟呢,何况自己堂堂的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以后啊,类似的情况肯定会发生不少,还有另外接待客人、招待朋友的活动,也不方便去家里,还是再买套房子最踏实,也最自由。

    但那是今后的打算,现在这个难题怎么解决?如何安置郑紫鹃?难道让她在车里睡一宿?

    他想了又想,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拉着她到了一家七天假日连锁酒店,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了一间标准二人间,打算让她在酒店里凑合一宿,然后把她从车里扶出来,搀扶着她走进酒店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