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257章:命中的偶遇

    李睿吓了一跳,赶忙轻轻踩下刹车。宋朝阳说:“如果不是遇上紧急的事情,她一个孤身女人是不会在高速路上轻易拦车的。人这一辈子,做到日行一善很难,但危急时刻拉人一把还是很容易做到的。小睿,你问问她,要到哪里去,如果顺路的话,我们就捎她一程。”李睿怎么敢不答应,忙应下来。

    不过,宋朝阳说停车说得太晚了,等李睿完全把车停下来的时候,已经超过那女人二十多米,他没办法,只能停车后打开双闪,下车后转身往那女子所在走去。

    来到这女子跟前,李睿见她三十五六岁的年纪,留着一头碎短发,瓜子脸,细眉毛细眼,小鼻子小嘴,很是秀气,皮肤很白,身材较为苗条,只是穿的衣服有点朴素,尽管如此,却仍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秀丽少妇。

    女子见他把车停下,又回头来找自己,仿佛找到了救星似的,不等他问话,抢着说道:“大兄弟,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把我拉到省城?我可以付车费的。我有急事,真的,非常急。我本来是坐大巴的,想不到大巴出车祸了,现在走不了,我只能拦车了。求求你,帮我这个忙,我可以付钱。”李睿听她一口青阳口音,先就起了亲近之心,又有老板的嘱咐,便道:“如果你是要去省城,那咱们正好顺路,我可以免费捎你一程,不用你出钱。”女子大喜过望,道:“是吗?那可是太感谢你了。大兄弟,你真是个好人……”李睿笑道:“都是青阳老乡,客气什么。那就走,上车。”

    回到一号车旁,李睿本想把这个女子安排到副驾驶座位上,可是想了想,不如让她也坐到后排,方便老板问她问题,两人路上也能聊聊天,给老板解闷,便自作主张拉开后门,对里面坐着的宋朝阳道:“老板,这位大姐是咱们青阳人,要去省城有急事。我按您的意思,把她带回来了,捎她一起。”宋朝阳点头道:“好,好,那就快请她上来。”

    李睿示意这个女子坐上去,又给她介绍宋朝阳:“这是我老板,姓宋,白老板,就是他让我停车带上你的,你要谢不要谢我,谢他就行了。”女子闻言忙又给宋朝阳道谢。

    接下来的路途,这女子与宋朝阳两人竟然聊得挺投机,几乎没有闭口的时候。

    李睿从宋朝阳跟她的对话里,敏锐的觉察到,自己老板对这个女子似乎很有好感。而这个女子既感激他的仗义援手,又与他很聊得来,因此对他也很热情。两人越聊越热乎,笑声不住价从后排座响起。

    李睿还从两人对话里了解到,这女子姓郭,名叫郭晓禾,是青阳市南区人氏,在市南区教育局工作,这次去省城是收到了爷爷病危的消息,要去省人民医院见爷爷最后一面,是以不得不冒险拦车。

    宋朝阳了解了这个情况之后,让李睿先开车送郭晓禾去省人民医院。李睿苦笑道:“老板,我不知道省人民医院怎么走啊,还得设置GPS。”宋朝阳笑道:“不用设,我告诉你怎么走。”

    果然,等驶入靖南市区后,宋朝阳亲自指点李睿道路方向,不耐其烦的指点了半个多钟头。从他这个很罕见的行为中,李睿越发感受到他对郭晓禾的看重。

    车到省人民医院后,宋朝阳居然亲自下车送郭晓禾。

    李睿坐在车里,见两人拿出手机,各自按按点点了一番,猜到两人是交换了手机号。这种情况虽然很寻常,但是发生在这对刚刚认识的成年男女身上,就透着股子暖味了。

    不过,李睿还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绝对不会在这种事上胡思乱想,更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孙淑琴知道。

    回到车里后,宋朝阳让李睿立即驾车回家取礼,又感叹的说了一句:“郭晓禾是个孝女啊。”李睿说:“我觉得,她不仅仅是个孝女。”宋朝阳笑道:“哦,你还发现了什么?”李睿陪笑道:“据我刚才听她的说话,雅细腻,出口成章,一看就是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的大家闺秀。老板,正好您也是学高手,她跟你正好一对啊。以后你们没事可以在一起切磋下学嘛。”这话正中宋朝阳心意,笑眯眯地说:“嗯,这个郭晓禾还是个才女,以后啊,我是得找她切磋切磋。”

    回到河北区的团省委大院,李睿很自然再次见到了孙淑琴。

    经过上周末的连番尴尬事件,两人此番重遇,彼此都有几分讪讪。好在李睿要忙着往车里搬礼,没有太多跟她直面相对的机会,倒也不用担心露出破绽被宋朝阳发现。

    不过后来孙淑琴提了个礼盒帮着他往车里搬,主动凑到他身边,问道:“你告诉小雪买IBM什么X系列的笔记本,我不知道是哪一款啊。”李睿道:“哦,孙老师你放心,回头我告诉你型号。或者啊,我直接发给你链接,你直接在网上电子商城里买了就是了。”孙淑琴好奇的说:“网上买的靠谱吗?要是坏了人家还认账吗?”李睿笑道:“认账,怎么可能不认账呢?现在电器产都有三包服务,再说了,我们可以挑大型的电子商城啊。商城越大,信誉越有保障。”

    宋朝阳在旁说:“淑琴啊,你干脆把钱交给小睿,让小睿全权负责就是了。咱们都老了,年轻人的事情就交给年轻人他们自己去做嘛。”孙淑琴嗔道:“你老了,我可还没老。”宋朝阳呵呵笑道:“是啊,你是越活越年轻,我可是越活越老咯。”

    李睿闻言多看了孙淑琴一眼,见她似乎是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年轻了,不知道是不是刚做过面膜,目光从她脸上滑落,瞥见她身前的魁伟,不自主就想起上次不小心推到那里的事情,忙垂下眼皮。

    礼装好之后,两人再次上车,直奔省委大院而去。

    路上李睿给吕青曼拨了个电话。吕青曼告诉他,自己已经在省委大院里等着他了,但是父亲吕舟行还没回来。

    其实岂止是吕舟行还没回来?宋朝阳与李睿赶到省委大院门口的时候,宋朝阳让李睿给省的书记黄新年的秘书石培德打电话,请他出来接自己二人进去,石培德却说还在路上,让两人稍等一会儿。

    等了二十多分钟,省委一号车才姗姗来迟。司机带着黄新年直接驶入大院,石培德下车来跟宋朝阳见过,又给门口站岗的武警打了招呼,坐着市委一号车驶入大院。

    到黄新年家里后,石培德领着宋朝阳上楼去见黄新年,李睿在保姆的照应下将各色礼送到屋里。

    等了几分钟,石培德下得楼来,陪李睿喝茶聊天。两人已不是初次见面,李睿又对这位省委一秘刻意表现出尊敬与仰慕之情,石培德便对他也有了几分亲热。

    两人说了一会子,李睿把石培德请到外面,把宋朝阳给他备下的礼递上。石培德见了现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却没因此对他更热情。

    不到十点,宋朝阳就从楼上下来了,石培德送两人出来,对宋朝阳表示了一番谢意。

    等宋朝阳上车后,李睿驾车掉头,驶向吕舟行的小楼。吕舟行家距离黄新年家并不远,没开几十米就到了。刚到门口,就见一个瘦生苗条的影子在门口站着。

    李睿心头一热,道:“是青曼!”宋朝阳笑道:“这丫头确实对你不错,竟然在门口等你。”

    李睿忙下车跟吕青曼见面,宋朝阳也笑呵呵的下了车。

    小情侣多日不见,自有一番亲密。

    李睿却不敢因此耽误大事,让吕青曼先带宋朝阳进去见吕舟行。吕青曼思恋情郎,把吕舟行秘书叫出来,让他带宋朝阳进去,自己则陪着李睿往里面搬礼。

    礼全部搬完,吕青曼领着李睿走入楼内。此时宋朝阳已经上楼见吕舟行去了,两人便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

    吕青曼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今晚上打算住哪呢?”李睿低声道:“我当然想跟你住一块了,可是我开着一号车,总得送宋书记回家。一旦送他回家,说不定就要留我在他家住。”吕青曼闻言悻悻的说:“你再开回来找我啊。”李睿笑道:“咱俩还没成亲,这要住在一起,可是有损你的清誉啊。”吕青曼哼道:“好像我现在还有清誉似的。这段日子你亲过我两回,两回都被人瞧见了,我脸都快让你给丢光了。”李睿笑了笑,问道:“你说宋书记要是知道我去你家过夜,会不会胡思乱想?又会不会拦着我不让去?要是再给吕叔叔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吕青曼羞臊的说:“你去我那儿过夜,只是睡觉,哪有那么多说头?”李睿呵呵笑道:“嗯,只是睡觉。”吕青曼被他笑容弄得全身不得劲,忍不住轻轻打了他一下,低嗔道:“你别给我没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