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272章:也太挑了吧?

    李玉花说:“你老姑父身体没问题,你就别惦记着了。家里都好,都好,呵呵,就是啊、小坡的婚事让我发愁。”李睿笑着看了石东坡一眼,道:“哦,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他介绍个对象啊?”李玉花叹道:“唉,这事你就别提了,一提我就烦。”李睿呵呵笑道:“怎么回事?值得怎么发愁?小坡人高马大的,长得也不差,家里也不穷,不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吧?”李玉花道:“真找不到女朋友也就不发这么大愁了。唉,你听我说吧……”

    李睿听李玉花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通,这才明白她发愁所在。

    原来,石东坡早就到了结婚的年龄,这些年,不论是他自己谈,还是家里亲朋好友给他介绍,他也处了好几个女朋友了,却没一个成的。这些女孩子倒也不嫌弃他的学历低,也不是因为别的矛盾跟他分手,都是嫌他没个正经工作,觉得没安全感,不敢依靠他。

    李玉花尤其觉得可惜的是,这些女孩子里面有几个她特别喜欢,真想娶到家里给自己当儿媳妇,可人家就是嫌弃儿子没个正经工作,没人愿意嫁给他,她拦也拦不住,只能心中抱憾。

    李睿听后气愤得不行,道:“那些女孩子也太挑了吧?谁说小坡没工作啦?小坡不是给我表兄的家电商场开车送货呢吗?又不是没工资!”李玉花嘿然叹气,道:“咱们觉得这是份工作,可人家姑娘不那么想啊,人家觉得这份活不靠谱,也有点下贱。你说谁愿意嫁给一个开车送货的男人啊?唉,这年头,有两类人,一类是女孩子里面当饭店服务员的,另一类是男孩子里面开车送货的,这都是最不好找对象的。”

    李睿仔细想想也是,虽然石东坡干的确实是份工作,可到底不算个正经活儿,而且始终是托庇在其兄石海宁的羽翼下,不论说给谁听,也难免被人小瞧。何况现在的女孩子又那么物质化,一切向钱看,哪管石东坡是不是有别的什么优点,只看他没正经工作直接就踹了。唉,真是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啊。道:“那老姑你的意思,是让我帮小坡找个正经工作?”李玉花叹道:“小睿啊,这要是换在以前,老姑绝对不求你帮这个忙。因为什么?那时候你能力有限,就算想帮小坡也帮不了他。可是现在不同了,听说你给市委书记当了秘书,又是什么市委里的处长,那可是大官了,你应该也有那个能力拉小坡一把了,对不对?小睿啊,你老姑我现在没有什么放不开的了,就是小坡的婚姻大事还没办。只要他有了正式工作,找对象肯定就没问题了,早点把婚事办了,我也就彻底踏实了。今天老姑厚着脸皮来求你,你可得帮帮我们啊。”

    李睿吓得站起来,陪笑道:“老姑,你这话说到哪去了?怎么越说越见外呢?谁的忙不帮,我也得帮老姑你的啊。再说了,我跟小坡那是亲哥们,我不拉他谁拉他?你放心吧,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帮小坡安排个好工作,安排差了都是我这个当表兄的对不起他。”李玉花听了这话,高兴而又感激,道:“还是小睿乖啊,跟小时候一样,又听话又懂事,知道心疼人……”

    李睿听她提起小时候,想到自己在她家里跟石海宁石东坡兄弟俩一起吃饭玩耍的场面,也是深有感触,暗叹不已,心说,时间过得可是真快啊,这一眨眼,自己不仅成人了,而且已近三十。三十而立,说话可就老了。自己都要老了,老爸跟老姑能不老吗?自己可要趁着他们还在,多孝顺孝顺他们,他们对自己的爱,自己可是一辈子都报答不了的。

    李睿没跟老爸商量,自作主张留李玉花母子在家吃饭。李玉花求他办事来了,趁机也想请他一顿饭意思意思。双方不谋而合。

    晚上,一家人到小区外面饭店吃了饭。李睿猜到老姑会结账,就在饭间把帐先结了。等饭吃完,李玉花果然叫来服务员买单。服务员说李睿已经接了,李玉花少不得埋怨他几句。

    吃完饭,李玉花母子又回到家里,坐下来喝了些茶水,闲聊一阵,看时间不早,就告辞走人。

    李睿已经从车库里精心挑选出几件礼品,等母子走的时候让二人带上。李玉花本来是求他办事来了,哪知道饭被他请了不说,临走还抱走一大堆礼品,有些汗颜,也有些感动。

    送走李玉花母子后,回到卧室里,李睿可发了愁,答应帮石东坡解决工作问题很简单,上嘴唇碰碰下嘴唇就行了,可真要办到,却有点困难。如今,他虽然贵为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的处长,却也无法安排石东坡到一处工作,除非石东坡通过考试进入公务员行列,才能走走后门把他调进来,但这小子高中毕业就辍学了,学历太低,根本不可能通过公务员考试,连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是说,自己唯一能帮他的路已经被他自己堵死了。既然自己帮不了他,那就只能求别人帮忙,这就涉及到求人帮忙的难处。

    要知道,不论是在官场还是在普通生活中,任何时候,人情都是最难偿还的。这不比借钱,你从谁那借了几千几万块,过后还上,再也不欠他的了,这事也就算了,之后再没有别的瓜葛。可是人情不像钱那样具有精确的价值,你根本无法精确判断一个人情的价值所在。就拿帮石东坡安排工作这事举个例子,找人帮他找个工作,这人情怎么算?又该怎么还?还多了,自己吃亏;还少了,得罪人,实在难办。所以,对于很多聪明人来说,轻易不会欠下人情。

    李睿也不想欠人情,可是事情逼到这份上了,不欠人情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就只能硬着头皮去求人。

    可该求谁呢?

    “既然不得已要求人,就求一个即使欠了人情也不用太发愁怎么还的人吧。”李睿给自己定下了求人的基调,简单地说,就是求一个交情最深厚的朋友。交情深了,人情来去多少也就好说了,不用担心彼此谁会吃亏占便宜,更不怕得罪人。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明,如今李明已经贵为市南区代区长,那是市南区的二号人物,安排个把人简直是探囊取物般轻松,何况,石东坡又不占用公务员编制,应该更容易解决。可是又一想,也不能遇到事都求这位干哥哥,凡事都找他解决的话,势必会影响自己的交际圈子,限制自己的人脉发展。

    这里说一说人脉。人脉这种东西,说到底,其实就是人与人之间互欠人情产生的。假如一对朋友,当真只是相交淡如水,从来就没有任何的人情往来,那也就不成其为朋友了。孙悟空那么死心塌地的给唐僧卖命,保着他往西天取经,还不就是因为被他从五指山下救出来,因此欠了他一个大人情?人情人情,不就是彼此来去的交情?

    既然人脉就是由人情产生的,因此想要拓广人脉,就要注意多施人情。中国历史典籍小说里记载的诸多人脉广阔的名人,不论是“及时雨”宋江,还是汉高祖刘邦,平时都是豪侠仁义,好抱打不平,为了朋友可以做到挥金如土,说白了其实就是往外扔人情。人家欠他的人情多了,能不佩服他吗,能不听他的话吗,能不为他卖命吗?更有一句名言,“士为知己者死”,这话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正确的,凭什么为知己死?就因为跟对方是铁哥们死交情吗?人家张飞跟关羽结拜了兄弟,关羽死了也没见他跟关羽“同年同月同日死”啊?连结拜兄弟都不肯互死的,怎么能为知己死?其实,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是,谁对我好,谁看重我,谁就是我的知己,我就可以为他死。但千万不要忘记,之所以为他死的前提是,他得对自己好,给了自己足够多的好处,也就是说自己欠了他的大人情,这才肯为他死。毕竟,谁也不是傻小子,怎能轻言为他人赴死?

    但是,人脉也不都需要布施人情来获得。有的时候,欠人情也能产生人脉。这听起来似乎跟上面的道理相悖,实际说起来却很好理解。你欠了别人人情,势必要还,一旦还过去,也会产生交情,同时也能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一来二去,人脉也就有了。

    现在,李睿就想通过欠人情的方式,维系扩大自己的人脉圈子,避免只限制在李明这个实权区长身上。如果只集中跟他交往,却忽略了营织跟其他人的关系网,万一某天他倒了,自己再遇到事还能去求谁,到时候不就抓瞎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