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316章:你会修电灯吗?

    李睿气得脑袋都要爆炸了,只恨不得扬起手来给她正反两个大嘴巴,转念一想,忽然又笑起来,这个刘丽萍,来来回回其实就两招,一招是哭天抹泪的赔罪道歉,另外一招就是撒泼耍赖,她刚才跟自己道歉,想要复婚,自己没答应她,她就使出了第二招,耍赖撒泼,往自己身上泼脏水,可惜的是,这已经没用了,笑道:“我没空跟你废话,我忙一天了,要回去休息了。你想复婚啊,就找严波复婚去吧,呵呵,哈哈。”说完转身往台阶上走去。

    刘丽萍恼羞成怒,叫骂道:“王八蛋,李睿你特么不是男人,你不是人,你……你特么给我等着的,你不是要跟人结婚嘛,我告诉你,我特么要能让你痛痛快快的结了婚,我就不叫刘丽萍,你等着的。”

    李睿听得心头一动,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狠狠的瞪着她,心下有点担忧,如果年后自己跟青曼结婚的话,这个疯婆娘真跳出来捣乱,可绝对够自己喝一壶的,到时候在吕舟行父女跟前出丑丢人也就罢了,就怕在广大宾朋好友跟前丢人,要是再传出去,自己以后在省里与市里可就都没法做人了。

    刘丽萍以为他害怕了,嘿嘿冷笑两声,走过来道:“李睿,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呢,你当时没救严波,把我的工作也给害了。我现在销售经理的头衔已经被撸了,普通员工一个,一个月两千都赚不到了。这个你也要负责。”李睿都快被她气乐了,心说这种罪过你也要按到我头上,真是胡搅蛮缠到了一定的水平啊。刘丽萍见他不言语,以为可以商量了,柔声道:“不过,只要你跟我复婚,这都不算啥。行不行?”李睿淡淡地说:“我可以跟你复婚……”

    刘丽萍闻言大喜过望,自己都不敢相信,叫道:“你没骗我吗?”李睿说:“你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没说完,我可以跟你复婚,前提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说完这话,心中得意一笑,逗一逗这个贱女人也是挺有意思的嘛。刘丽萍脸色瞬间黑下来,道:“好,你不答应是吧,那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告诉你,你不结婚就算了,你真要跟谁结婚,看我怎么折腾你。我要能让你痛痛快快的结了婚,我就不姓刘。”说完气鼓鼓的回到车里,发动引擎走了。

    李睿沉默片刻,走到车库门口,望着她车驶去的方向,暗道:“刘丽萍,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吗?”又想,到时候跟青曼结婚的话,不能在青阳办婚礼,要办就去省城办,她刘丽萍就是再疯狂再蛮横,能追到省城捣乱去吗?

    他目光从楼口收回来的时候,意外发现,董婕妤家厨房的灯亮着,一个高瘦的影子正站在窗前往外望着。下一刻,两人目光在空中交会。

    对视了一会儿,董婕妤离开了窗前。

    李睿想起刚才刘丽萍在楼下哭闹叫骂的动静,皱皱眉头,举步走向一单元门,进门爬上一层,按下了董婕妤家的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穿着身深红色睡衣的董婕妤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口,见到登门的是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变化,转身往里屋走去。李睿便登门入室,跟她来到客厅里。

    在沙发上坐下后,李睿有点郁闷的说:“刚才的动静你听到了?”董婕妤奇道:“既然已经离婚了,她对你怎么还有那么大的怨气?”李睿叹了口气,说:“她想跟我复婚,我不答应,结果就撒泼撒赖,连哭带闹带骂街,我真是受不了她。”董婕妤没说什么,反身走进厨房,过了会儿,手里多了一个雅致光洁的咖啡杯,持着那只杯子的单耳,来到他身边,把杯子放到他跟前茶几上,道:“我热了奶,你也喝点吧。”

    李睿凝目看去,见这杯子质地白净,光洁无瑕、造型别致,里面盛着多半杯牛奶,更是白得无法形容,表面生着一些蟹眼小泡,又细又密,再有一股浓郁的奶香飘将起来,扑进鼻孔,令人难以抵抗这种惑诱,舔了舔嘴唇,道:“我都喝了,你怎么办?”董婕妤说:“厨房里还有。”说完又回到厨房,又端出一个小杯,站在他对面,自顾自的慢慢喝起来。

    李睿也端起来喝了一口,咂么咂么味道,赞道:“香,真香,好喝。”董婕妤说:“好喝的话就每天过来喝。”李睿悻悻的笑了笑,心想,你这里又不是奶店,我天天晚上过来喝奶像什么话?董婕妤说:“我说真的,我订的奶多,每天也喝不完。”

    李睿边喝奶边说:“刚才在宾馆外边,有个女人开着辆金色的奥迪Q5在我后面跟着,我还以为是你,还叫出你名字来了,哪知道司机竟然不是你,害我认错了人。”董婕妤说:“那他是谁?跟着你肯定就认识你。”李睿说:“哦,是政府那边一个副市长的秘书,座驾跟你的一样,家里可真趁钱啊。”董婕妤说:“Q5也不贵,你想要也可以买啊。”李睿说:“拿你哥给我那五十万买?”董婕妤淡淡地说:“随便。”李睿摇头道:“我可不敢买,一买就有纪委上门了。”

    两人先后喝完牛奶,董婕妤就去厨房把两只杯子洗了。

    李睿觉得自己该回家了,可是在她这儿喝了一杯热奶,又跟她平平淡淡的聊了几句,竟然产生了一种家庭的温馨感受,有些舍不得走,却也没有理由留下来,有些发愁。

    董婕妤走过来问道:“你会修电灯吗?”李睿问道:“这有什么不会的?你家哪个灯泡坏了?”董婕妤说:“洗手间的灯不亮了,我不知道是灯泡坏了还是哪有问题。”李睿起身道:“这还不简单,让我给你瞧瞧。对了,你家有电笔吗?”董婕妤奇道:“什么是电笔?”李睿笑着解释道:“就是用来检测有没有电的笔。”董婕妤摇头,道:“听都没听说过。”李睿说:“真是大家千金啊,连电笔都没听过。好吧,你等着,我回家去取。”

    李睿拎着公文包回到家里,顺便把包放下,找了一套修理电路的工具:电笔、绝缘钳子、木柄螺丝刀、绝缘胶布,想了想,又找了把打火机放进兜里,这才往外走去。

    李建民问道:“刚才丽萍回来找你,你看到她没有?”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李睿就是一肚子气,道:“爸,你怎么还叫她丽萍?以后要叫她刘丽萍!还有,她再来的话,如果我不在家,你千万不要给她开门,更不要让她进家。她还妄想跟我复婚,哼,我复她姥姥个左儿!”李建民叹道:“不复婚就算了,干吗跟她有这么大仇恨,你跟她好歹做过五年多的夫妻呢,夫妻一场啊。”李睿怒道:“爸,你知道吗,她刚才竟然威胁我,说我不跟她复婚的话,她就要阻挠我跟青曼成婚,要坏我们的事。你瞧瞧,这都已经离婚了,她还这样,我还念什么夫妻一场?”

    李建民闻言又惊又喜:“什么,小子,你要跟上回到家里来的那个吕青曼结婚了?这么快?”李睿讪笑道:“也没有那么快,可能要到明年开春去了。”李建民喜道:“这还不算快?你俩认识才几个月啊?”李睿说:“这事回头再说吧,我先出去一趟。”李建民看看他手里的家伙事,奇怪的问道:“你这是干嘛去?”李睿说:“哦,邻居家里电灯坏了,我过去瞅瞅。”李建民又问:“哪家邻居?怎么让你去修?”李睿有些郁闷,道:“哎呀爸你就别管了,怎么那么多事儿呢,我走啦。”说完开门出去了。

    李建民悻悻的自言自语:“这个臭小子,刚问点什么就说我事儿多!”可想起儿子又要结婚的事来,又是高兴不已,心中既充满期待也有些后怕,生怕儿子再娶回来一个刘丽萍那样的女人。再回忆下当日所见吕青曼的言行举止,感觉她不像是那样的女人,再一想,当年儿子跟刘丽萍没结婚的时候,曾经把她带到家里来,她当时表现得也挺不错的呀,想到这,摇摇头,叹了口气,道:“这女人的品性啊,还是要等到过上日子才能看出来,大面上可是什么都看不出。希望啊,小睿这回找个好媳妇,别再受苦了。”

    李睿火急火燎的回到董婕妤家里,进洗手间看了看,主灯不亮,浴室那边的浴霸没有问题,估计是主灯坏了,便拖了把椅子过来,脱掉鞋子站上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灯罩摘下来,递给在旁边观摩的董婕妤,此时再仰头看那根节能灯管,表面上也看不出什么损坏的痕迹,便将它摘了下来,也递给董婕妤,让她找个地方放好,又让她按下电源开关,自己将电笔伸到卡孔里面测了测。

    有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