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325章:实力难惹

    杨鹏哭腔说道:“你今天就是砍死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是真不知道……”黑皮的声音再次响起:“嘿,那我特么就成全你……”

    李睿听他语带凶狠暴戾之意,猜到他可能又要伤害杨鹏,灵机一动,退到楼梯下面,冲上面高声叫道:“警察来啦,警察来啦,好多警察啊!”一边喊着一边往楼下跑,希望能够曲线救国,把杨鹏救出来。

    黑皮等人听说警察来了,都是惊惶不已,有的要跑,有的要下去看,还有的想把手里的刀具藏起来。

    朱明宇冷哼道:“黑皮,来的是刑警大队的,是要为你兄弟主持公道的。你聪明的,就赶紧走人。”

    黑皮理都不理他,恶狠狠的瞪着杨鹏说:“我特么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认识不认识杀死我兄弟那个孙子?”杨鹏又痛又怕,已经涕泪横流,道:“黑皮大哥,你说我傻吗?我要是知道谁杀了你兄弟,肯定早就告诉你啦,我干吗要为他打掩护,他又没给我一分钱的好处。”黑皮狞笑道:“你这话我记住了。日后我要是打听出来,你认识那个孙子,嘿嘿,我就回来把你两只爪子剁下来,让你后半辈子用脚打麻将。”

    李睿喊叫着“警察来了”,一直跑到外面,躲到车后面阴暗的角落里,露出眼睛看着超市门口的动静。没一会儿的工夫,那十来个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东张西望的,纷纷叫嚷:“狗子在哪啊?是啊,特么的哪有狗子?是谁瞎喊的?操特么的,差点把老子吓死!”

    正在众人叫骂不休的时候,远处警笛声响起,路的远端很快出现两辆警车,闪烁着警灯疾驶而来。超市门口这些人都吓了一跳,赶忙钻到车里,作鸟兽散。等警车来到超市门口的时候,这些人早都驾车去远了。

    李睿担心杨鹏受到了伤害,很想立时回到楼里看他,又怕被刚来的这些刑警误会,就忍住了没动,直等到这些警察都走进门里,这才从角落里站出来,快步跟了进去。

    回到二楼,李睿喊道:“朱哥,朱哥,杨鹏,杨鹏!”

    刚来的那批刑警,有几个正在屋里勘查命案现场,剩下的人都围在门口,听到他的叫声,同时回头望过来。

    朱明宇从人群里走出来,脸色奇怪的叫道:“老弟,你怎么还没走?”李睿走上前,道:“刚才那些人是怎么回事?那个黑皮又是谁?还有,杨鹏呢,他被砍伤了?”朱明宇叹了口气,愤愤地说:“你这个老同学让他们打伤了,我已经打了急救电话,他正在屋里躺着呢。”李睿惊道:“在哪呢?”

    朱明宇把李睿带到杨鹏休息那个房间。等进了屋门一看,李睿眼圈红了,杨鹏口鼻血迹斑斑的仰面躺在席梦思上,大腿上也是血红一片,似乎也受了伤,忙冲过去问道:“你怎么样?是黑皮下的手?”杨鹏睁开眼睛,看到是他,脸色痛苦之极,眼睛里面水汪汪的还都是泪水,含糊不清的说:“别提了,别提了……”

    朱明宇跟进来解释道:“黑皮是市北区郑老瘸子手下的大将,今天死的这个是他小弟。他这是接到消息过来给小弟报仇来了,可是干掉他小弟的人已经走了。他逮不到人,就问杨鹏老弟那个人的情况。杨鹏老弟说不知道,他就先用砍刀拍他的嘴,又在他腿上砍了一刀!”李睿道:“朱哥,什么郑老瘸子,又什么黑皮,你别告诉我这些人都是黑社会分子?”朱明宇叹道:“老弟,你本身就是市北区的人,会不知道郑老瘸子跟黑皮?”

    李睿摇摇头。朱明宇说:“郑老瘸子可是个狠人,八十年代末期是咱们青阳市最狠的人物,因为打架的时候被打瘸过一条腿,就有了个外号叫郑老瘸子,还有个外号叫九爷。这人下手黑,敢打敢杀,也讲义气,所以当时收拢了不少的小弟。后来赶上严打,被抓进去了。在里面蹲了十几年,出来后就改邪归正,干起了酒楼生意。当然,他表面上是改邪归正了,实际上,干的还是当年那票勾当。现在,他手下数百小弟,开着十几家的酒楼宾馆娱乐中心,有钱有势,算得上咱们市北区最有势力的人物,连我们公安分局都拿他没办法。”

    李睿问道:“为什么没办法?”朱明宇说:“这个人蹲过大狱之后就有了经验,再也不出头喊打喊杀,有什么事都叫手下去摆平。这样就算出了事,也牵连不到他。咱们分局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当然就拿他没办法了。”李睿说:“那现在杨鹏被黑皮打伤这件事怎么说?”朱明宇皱了皱眉,反问道:“小睿老弟,你想怎么办?”李睿见他皱眉,就知道此事不好办,想到连堂堂的治安大队长都要对此皱眉,不由得有些郁闷。

    朱明宇见他看着自己不言语,发愁的说:“我知道,你想把黑皮抓起来,该判什么刑就判什么刑,务必让他承担砍伤杨鹏老弟的责任,对不对?”李睿说:“这是必须的!”朱明宇叹道:“这件事怕是不好办。首先,黑皮不一定认账。”李睿奇道:“为什么不认账?你跟杨鹏不都是见证人?有证人在,他故意伤害罪是跑不了的吧?”朱明宇悻悻的说:“杨鹏老弟本身是受害人,作为证人的意义不大。我本身身份又特殊,也不方便作证。黑皮大可以说是小弟砍伤杨鹏老弟的,找个人顶包,他本人就能逍遥法外。另外,黑皮心黑手辣,在市北区是出了名的。咱们真要对付他,就怕一朝打蛇不死,以后天天被蛇咬啊。”

    杨鹏躺在席梦思上也说:“朱大哥说的有道理。黑皮这个人我听说过,手底下有一帮东北来的亡命徒,打架最不要命,一个可以打十个。我真要告他的话,估计还没告倒他,我先被他们打残了,就算打不残,以后我也没法在市北住了。”朱明宇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啊。他们心狠手辣,什么都干得出,无所顾忌,可是咱们要顾虑的可就太多了。比如说,你像我这样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的人,轻易我敢惹他吗?除非我能抓住他就把他枪毙喽,否则我宁愿绕着他走。局里的同事们也都是这么想的,要不说黑社会难以剿灭呢,难点就在这啊。”

    李睿想一想也能明白这里面的道理,问道:“那今天杨鹏被砍这件事,就只能这么算了?”朱明宇嘿然叹气,无奈的点了下头。

    杨鹏悻悻的说:“我特么也就认命了,活该我杨鹏今晚上倒霉,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我擦他媳妇的……”

    连当事人都认倒霉了,李睿这个局外人也不好太多事,暗想,要不是亲眼看到今晚这一幕,还以为生活在香港产的古惑仔系列电影的情节里面呢。真是不敢想象,原来在青阳也有这么大的黑社会团伙,这还是我党执政的法治社会、河蟹社会吗?

    过了一会儿,一二零急救车呜呜叫着赶了过来,医生护士上得楼来,给杨鹏检查处理伤口,结果不容乐观:杨鹏一口牙里有三颗被黑皮用砍刀刀身拍得晃动脱根,其中一颗几乎等同于脱落,腿上那一刀长有八公分左右,入肉最深处达到了两公分,鲜血流了一裤腿,必须要去医院进行缝合处理。

    朱明宇跟来的那几个刑警队员打过招呼后,李睿就驾车陪着杨鹏去了医院,等他伤势完全处理好了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所有医药费用全由李睿支付。由于他还需要住院观察两天,所以打电话把老婆叫了过来陪席梦思。

    李睿彻底得到解放已经是四点多了,拖着疲惫的身子驾车回到南苑路的太阳城,想要呼叫姚雪菲打开楼门的时候,忽然想到什么,便转身回了车里,定了一个手机闹铃到七点,又把座椅调到最大角度,靠在上面睡了过去。

    睡了没多久,闹铃就响了,他从睡梦中醒来,擦一擦嘴角的口水,揉揉惺忪的睡眼,艰难的钻出车去,把车锁了,再把车钥匙藏在车轮内侧,便提起公文包,懒洋洋的走出了小区,打车回到家中。

    洗澡的时候,他回想起昨晚上发生的那一幕幕情景,或香艳,或凶残,仍是不敢相信,竟然全部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洗完澡,换了身干净衣物,再吃过早饭,老周的车也就到了。今天是休息日,老周过来接的时候会晚上半小时。这也是宋朝阳特意交代的,就是让两人尽量多睡一会儿。

    来到青阳宾馆,也已经八点多了。李睿估摸着姚雪菲应该已经醒了,就在贵宾楼外给她打去电话。

    姚雪菲说:“老公,你在哪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李睿忍俊不禁笑出来,道:“傻丫头,你老公已经上班来啦。”姚雪菲吃惊地说:“啊?你……你不回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