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364中:冤家难解

    李婧越发的感到奇怪了,道:“到底怎么了?你说的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明哥说:“她来例假了,你竟然不知道!”这话就有几分怨气了,李婧听后不敢多问,道:“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在酒店门口,李婧碰上了金蕊,见她抱着胳膊,脸色痛苦,紧咬着嘴唇,正在看着地面出神,想到自己让她做的事,也有几分歉意,叫道:“小金,你怎么在这儿?我不是让你替我陪陪明哥吗?”金蕊看到她,恨得不行,可是人在屋檐下,又怎能不低头,按捺住一腔的怒火,冷淡地说:“明哥不让我陪。”李婧想起刚才明哥那个电话,说:“那你先回青阳吧。”金蕊这才算彻底逃出生天,心头大石终于落地,也没跟她道别,迈步就走。

    李婧看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可很快就自己劝慰自己:“我只是让她暂时帮我陪陪贵客,至多是逢场作戏,又没硬逼着她跟人家上席梦思。明哥何等身份,难道会逼着她做她不愿意的事情吗?都是结了婚的人,又都是官场中人,还都是有身份的人,碰上这种场合,玩一玩又怎么了?若是你情我愿,那就可以往深层次发展发展;要是哪一方不愿意,也就玩个适可而止。我也没死逼着她做什么,反而是给她一个跟明哥亲近的机会,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应该谢谢我才对呢。”

    李婧来到明哥房门口的时候,发现门没关,留着一道缝,知道是专为自己留的,想到接下去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有几分愁苦,想了想,咬咬牙,硬着头皮推门走了进去,又反手把门关了。

    明哥正仰靠在席梦思上,边抽烟边看电视,身上丝无寸缕,只有一条浴巾盖在腰上,瞥见李婧进屋,也没说什么。

    李婧走到席梦思侧,看着他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明哥拍拍身边的空位,李婧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美女副市长就只能乖乖的走过去坐下。明哥瞪眼看着她,道:“哥这是让你上来,脱鞋上来!怎么,你不打算陪我?”李婧微微一笑,摇摇头,把高跟鞋脱下来,翻身爬上去,想学着他的样子仰靠在席梦思头,躺在他身边。明哥伸手把她拦住,把她按了下去。李婧脸皮开始发热,神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却也不能拒绝,伏下了头去。

    明哥有意无意的泄露了一个天大的消息:“我们在山南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明后天就会返京。你跟现在的常务副省长吕舟行关系怎么样?”李婧闻言停下动作,呜呜的摇了摇头。明哥说:“尽快跟他搭上线,好处不一定有,却绝对没有坏处。”李婧知道明哥的身份与工作性质,闻言吃了一惊,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讶异地说:“他要上位了?”明哥大手在她那大腿上又抓又捏,不置可否,却道:“你要是没机会搭上他的线,等我下次来你们省里,就把他约出来,你跟他坐一坐。当然了,这两天我还在靖南,如果还能见到他,也会适当的跟他提一提你,先让他对你有个印象,以后再见面也不显得突兀。”

    甭管这个吕舟行能不能上位,就算不能上位,他目前好歹也算是常务副省长,是省政府的二号首长,能跟他搭上线,以后在官途发展方面也会只有好处而没坏处,已是副厅级的李婧当然明白这一点,本来还不大愿意伺候这个家伙,现在却有些愿意了,道:“那我可要谢谢你。”明哥一摆手,大喇喇的说:“自己人还这么客气?”李婧兴冲冲的点了下头,又俯下去。

    此时,李睿正与林雅丽在一起泡温泉。两人身上穿着一次性泳衣,林雅丽的是上下一体的泳裙,李睿只是一条平头泳裤,二人并肩靠在一起,林雅丽手中拿着李睿刚买回来的咖啡,喝上两口,便递给他。李睿接过来,也喝两口,放在身边池台上。

    两人一边泡温泉,腿脚都不老实,在池子里互相踢踹,斗了个不亦乐乎,嘴皮子也不闲着,也在斗口。

    林雅丽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今晚上始终都在主动,你却不珍惜这次机会,让我感到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我还是决定,今晚不给你碰,要不然,你更轻贱我了。”李睿叫屈道:“我说宝贝,我可从来没有轻贱过你。”林雅丽哼道:“那也不行,总之你今晚别想碰我。”李睿踹了她脚丫一脚,道:“我这就碰你了,你怎么滴?”林雅丽忙反腿踢他两脚,道:“我踢死你我怎么滴,看我踢死你……”

    两人一直从温泉池子里斗到卧室里,斗了个不分胜败,不过林雅丽果然是言出必践,从爬上席梦思到入睡之前,都没让李睿碰自己。还好李睿也没有吃下她的心理准备——准确的说,是还没有完全跨过心里那道坎儿,也就没有强烈的吃她的意愿。于是两人相安无事,虽是共宿一席,彼此之间却并无逾越之举。

    次日早上,李睿被手机闹铃叫醒的时候刚刚六点,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林雅丽跑到了自己怀里,正背对着自己好睡,心下好笑不已,昨夜两人一人盖了一床夏被,各睡各的,怎么到了早上,她跑自己被窝里来了?自己怎么没有任何感觉?

    林雅丽其实也被闹铃叫醒了,就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睁眼,幽怨的说:“真讨厌,你怎么定这么早的闹铃啊?人家还没睡够呢。”李睿说:“你还不知道我的作息规律嘛,很早就要去接宋书记,因此就要早起。咱们现在又在远郊区,所以也要把返程的时间算进去,打个提前量嘛。”

    林雅丽撒娇的转身过去抱住他,道:“我不让你走,你再陪我一天。”李睿呵呵笑道:“你觉得可能吗,我的宝贝?”林雅丽说:“那再陪我一小时。”李睿唯有苦笑。林雅丽说:“十分钟总行了吧?”李睿瞧着她明艳的脸庞笑道:“好吧,再陪你十分钟,但是过会儿回市里你可要开快点……”

    十分钟也做不了什么,于是两人只是相拥着彼此说了会儿亲热话而已,当然,情到浓处,也自有一番小动作。就在这短短的十分钟内,两人昨夜的隔阂已经尽去,情意也更深厚了一层,对于对方的身体也更熟悉了几分。

    等李睿从温柔乡里回过神来的时候,一看时间,脸色都变了,叫道:“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可是完了,怕是要耽误了。”说着跳起脚来就去洗手间冲洗。林雅丽笑着说:“不要急,半小时足够赶回市区了。”

    紧赶慢赶,在七点一刻,李睿终于赶到了自家所在小区南门。他特意让林雅丽把自己送到这里,就是因为南门这里较为偏僻,可以有效避免自己跟她在一起的情景被外人看到。

    两人尽管好事未成,但在刚才的十分钟里已是心意相通、感情交融,所以此时对于分别都有几分不舍。彼此对视一眼,充满爱意的眼神就如同五零二胶水一般,黏在一起就再也分不开。

    李睿忽的想起什么,讪笑道:“你脖子上那些……一白天应该能够消退下去吧?”

    刚才那十分钟里的某一时刻,李睿在吻林雅丽的时候太过疯狂,吻到她脖子上的每一吻都是又深又长,偏偏她脖子上的肌肤又是嫩娇无比,导致她脖子上生出了好几块大小不一的血色淤痕,直到现在都无法褪去。这些吻痕若是长时间留在她脖子上,势必会被李明发现,所以他很是担心,临别的时候就又特意问了这么一句。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林雅丽立时怨气满脸,撒嗔道:“讨厌,你还说!你太可恶了你,用那么大的劲儿亲,你是吸血鬼变的啊……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下去啊。多亏我昨天穿了个高领内依,把脖子都裹住了,要不然啊,今天可就要在单位同事面前出丑了。”李睿出主意道:“你今天白天没事的时候就用手轻轻揉搓吻痕所在的部位,应该能把那些淤痕消除掉。”林雅丽说:“嗯,我知道了,你不是着急吗,那就赶紧走吧,我也上班去了,改天咱俩再聚。”李睿道:“别忘了把你妹的简历给我发过一份来,传真就行,电子版也可以。”林雅丽说:“嗯,我知道了,这事你就多费费心吧。”

    李睿刚到家里吃上早饭,老周的车就到了,也不好意思让他多等,也没吃完就拎着公文包下去了。

    李建民看在眼里,摇头叹气,儿子能给市委书记做秘书,确实是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也值得骄傲,可就是太忙了,这天天早出晚归的,连正顿儿饭都吃不踏实,唉,真是担心他的身体啊。

    他要是知道他的宝贝儿子从昨晚到今天早上、跟一个美妇缠纠厮混了一大宿,估计也就不会担心这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