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389章:不速之客

    李睿看清他以后,内心没来由的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上来就对此人产生了厌恶之情,又看到他手里捧着的花束,心头打了个突儿,难道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呃,不是,描述的不够准确,应该说是,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在自己眼前发生了。

    男子骤然看到李睿出现在门内,一点都不吃惊,笑着问道:“请问青曼在家吗?”李睿留意到他称呼吕青曼的口气,更是不悦,淡淡地说:“在家,你是……”

    男子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迈步就往门里走,赫然把他视于无物。

    李睿又气又急,真恨不得一把将他推挡在外面,可是暂时又没法确定此人的身份,也不敢贸然对他无礼,只能忍气吞声的让在一边,目视他大摇大摆的走进屋来。

    这男子自来熟,进到屋里以后,捧着花束来到电视柜旁,把左边那个用作装饰的花瓶里的假花取出来,又把手里捧的百合花束插了进去,这才回头看向他,一眼瞥见他脚上穿着拖鞋,眼皮跳了跳,笑问:“你是青曼的朋友?”李睿毫不客气的说:“男朋友!”男子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转头望向里面,朗声叫道:“青曼,干吗呢?朋友来了你也不好好招待,人家要是挑了眼,以后可就不来啦,呵呵。”

    李睿冷眼旁观,将他进屋后的动作看在眼里,可以用自然随意来形容,俨然他是这里的男主人一般,再听到他别有用心的话语之后,肺都快被他气炸了,不过,如此一来,反倒可以确定他的身份了,这人一定就是高冬冬嘴里说的那个姓张的省城太子了。心中惊疑不定,他这番做作与说话,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还是他本来就有那个资格这么说这么做?

    还没由得他多想,吕青曼已经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来,走到客厅这里看见张子豪,俏脸就先沉了下去。

    张子豪抢先开口堵住了她的嘴,笑道:“青曼,老朋友上门,你不会不欢迎?”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吕青曼见他笑嘻嘻的,也就不好给他难堪,可还没等她说什么,张子豪就招呼李睿道:“坐,别客气,既然来了就是朋友,呵呵。”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他,道:“认识一下,我叫张子豪。”

    尽管李睿打心眼里厌恶他,可是碰到这种场面上的勾当,也不好拒接,拒接反而显得自己小气了,就很正式的用两手从他手里接过名片,定睛看去,这是张质地上佳的名片,一看就是高档印刷,上面印着的都是繁体字,在他的大名“张子豪”右边,印着公司的LOGO,下面印着两个小字,“总裁”,再下面则是公司的名字,“华盛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看清楚这一切后,有些不可思议,跟“国际信托”两个关键词沾边的公司,那绝对不会是小公司,眼前这个家伙年轻轻轻就能当上公司总裁,可真是了不起。不过转念想到他的出身,就又有些释然了。

    高紫萱父亲高国泰是省人大副主任,所以她才能够年纪轻轻就垄断了省城宝马奥迪的销售市场。眼前这人的父亲是山北省长,比高国泰更要厉害,他以这般年纪坐上什么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总裁的宝座,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他淡淡地说:“原来是张总。”张子豪道:“张总那是下属叫的,你叫我子豪就行了。”他这话透着大方豪爽,实则已经暗里讽刺了李睿一把,李睿又如何听不出来,联想到他进屋以来对自己有意无意的贬损,心中暗自警惕,说:“我叫李睿,在青阳市委工作,抱歉没有名片。”张子豪惊讶的说道:“在党委部门工作?公务员?”李睿嗯了一声。张子豪问道:“做什么的?”李睿微微一笑,道:“职工作。”

    张子豪心中冷笑,直接说是秘书不得了,还职工作,敢情你也觉得这份工作丢人,就笑道:“职工作可是不好做,又累又赚不了几个钱,很辛苦的。今天咱们见面也是有缘,看在青曼的份上,不如你来我公司。我给你安排个岗位,绝对比你现在的工作赚得多。你也能离开青阳那穷地方,来省城发展。”

    李睿听他这番话,对自己的工作和家乡极尽贬低,心中气急,忍不住就要发火,想到当日吕舟行教诲自己的道理,这才把火气压到肚子里,淡淡一笑,道:“谢谢你的好意,我没兴趣。”

    张子豪故意用话来打压他激怒他,就是要让他在吕青曼面前出丑,没想到他脾气竟然如此之好,这都不生气,心中暗想,难道这人脑子不转弯,真以为我好心好意给他换工作,听不出我对他的讽刺之意?

    吕青曼在一旁听不下去了,问道:“张子豪,你到底有事没事?你不是找我吗,有事你就说。”张子豪语气温柔的说:“我来看你呀。你早上不接我电话,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这不特意过来看看你。”吕青曼冷淡地说:“我没事,我不接你电话是因为我要给老公做饭吃,没空接。”张子豪听了心中恼火不已,仔细打量她今天这身穿着打扮,暗暗动心,赞道:“青曼,你还是这样穿漂亮,我都不敢认你了。”吕青曼决意让他死心,就说:“我上午跟老公去试婚纱了,不穿漂亮点,走在外面会给老公丢人的。”

    张子豪听她一口一个老公,气得肝疼,又听说两人已经准备拍摄婚纱照了,就感到一种紧迫感,想了想,决定不再在她家这里耽误时间,笑道:“好,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走了,改天再联系。”说完往门口走去。吕青曼毫不留情的说:“最近我很忙,请不要联系我。”张子豪还是不生气,脸上带着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等他走后,屋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与寂静。

    李睿现在已经完全弄明白了,是这个张子豪一直苦追青曼不放,但是青曼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弄明白这一点,还是非常欣慰的,可是想到早上青曼接到他的电话时,骗自己说是骚扰电话,心里就很别扭,沉着脸,也不愿意说话,就木然的站在客厅里。

    吕青曼一直都在担心,张子豪追求自己的事情被李睿知道,所以尽全力掩盖此事,可还是想不到,隐瞒了那么久,今天一下子就全暴露出来了,心里既失落又尴尬,抬眼看向他,见他沉着脸不说话,越发觉得对不起他,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说:“老公,对不起,是我不好,我给你添麻烦了。我其实一直都在拒绝他,可是他说什么也不放弃,我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今天当着你的面,我不好给他难堪,实际上,以前我对他很不客气的,他却没皮没脸,我怎么说他都不生气。”

    李睿爱恨交加的看着她,道:“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这件事?”吕青曼苦兮兮的说:“我瞒着你,是因为你平时工作忙,休息的时间很少,如果叫你知道了这种事,你肯定会多思多想、耗费心力,我不能给你添乱啊。”李睿这才明白她始终不告诉自己这件事的缘由,心中非常感动,又问:“那你早上接到他的电话,又为什么骗我是骚扰电话?”吕青曼道:“我还是怕你知道后烦心啊。再说,这也不叫骗你,本来就是骚扰电话啊,他这纯粹就是骚扰我。”

    李睿露出笑容,将她搂进怀里,道:“乖老婆,这种事应该告诉我的嘛。让老公教训他一顿,我看他以后还敢骚扰你?”吕青曼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说:“又想打人?你上次打了高冬冬,就惹出了那么一大摊子事。这个张子豪比高冬冬来头还大,你打了他,可就闯出大祸来了。”李睿装作不知道,问道:“他什么来头?”吕青曼说:“他父亲叫张高松,是山北省长,原山南省委副书记,比高叔叔还要高一个级别,你觉得这种人好惹吗?”李睿说:“嗯,我也就是说说,不敢再动手了。吕叔叔教诲过我,尽量避免任何冲突,我牢牢记在心里了。”

    吕青曼牢牢抱紧他,柔声道:“你就算不打他,他就算天天追着我跑,我也不会喜欢他的。我心里已经有了你,你就是我的准老公,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李睿听得大为感动,心想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蒙这位吕家大小姐如此垂青,这要说不是上天赐下来的情缘,谁敢相信啊?柔声道:“青曼,我爱你,我要爱你一辈子,我要一辈子对你好。”吕青曼听他告白,想到自己上一次失败的婚姻,又想到自己的年纪,眼圈红了,埋头在他胸膛上,低低地说:“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