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395章:胡搅蛮缠

    宋朝阳的想法就是投其所好,省的书记黄新年既然如此关注扶贫,那自己就有样学样,也在青阳市大力开展扶贫工作,甭管出不出成绩,至少在表面上反映出了对上级领导工作的支持,出了成绩当然是更好,不出成绩至少也努过力了。上级领导看到这一点,心里自然只有满意,不会厌恶,谁不喜欢听话的下级呢?

    拥有他这种想法的人,在官场中并不少见。凭此想法并付诸实施而且成功上位的人,更是不少。就因为有那么多前辈成功的例子,所以才会有更多的类似他这样的人这么想这么做。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就是这个道理。当然了,也不能说这种现象的存在就是绝对的错误,这里面还是有一些正面意义的。班固在《白一虎通三教》里面有言,“教者,效也,上为之,下效之。”延伸其意义来说,如果上级领导引领的好,是完全可以把好事当成坏事的。

    就拿眼前宋朝阳的想法来说,要不是黄新年重视扶贫工作,他也不会往这方面转脑筋。也就是说,黄新年通过自己的行为,影响了市级领导干部的考量,这对于扶贫大计来说,当然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

    从青阳宾馆出来,李睿照例给吕青曼拨去了电话,主要是报平安。市委一号车已经停在了市委大院里面,他可不敢开回自己家里去。

    吕青曼今天跟他耳鬓厮磨了大半天,又在席梦思上亲热了一阵子,虽然没有突破最后那层关系,却已经爱他更深,颇有一些离不开他的思恋感觉,接到他的电话很开心,叽里呱啦的聊起来个没够。

    两人主要畅想了一下十一假期去北京游玩的主要事项,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说到那事上面去了。

    李睿说:“下次我一定要吻你个遍。”吕青曼羞臊的说:“你是变太。”李睿说:“我还要咬你的屁股。”吕青曼说:“你是变太,呵呵。”李睿笑道:“能别说我变太吗?我这是爱你好不好。”吕青曼就笑道:“我也爱你。”李睿说:“爱我就要让我亲遍你的全身。”吕青曼就吃吃笑道:“你是变太!”

    李睿怀着很愉快的心情回到家里,刚到自家所在楼口,就瞥见自家车库那里停着一辆熟悉的小车,走近了看,不是刘丽萍那辆吉利熊猫又是什么?想到她又来了,心里先就蒙上了一层阴影,也不知道她是在车里面坐着还是在家里边,不敢再往那边走,停下来,往自家窗户那里望了望,可以看到厨房的灯是熄了的,自己卧室的灯却还亮着,心头打了个突儿,怀疑刘丽萍就在卧室里,因为父亲李建民很少去自己卧室,尤其是晚上。

    “这个贱女人,她又跑来干什么?”

    李睿抬头望了望董婕妤家的窗户,瞥见她家厨房里映射出淡淡的光芒,应该是客厅里亮着灯,估计她在家,就想先去她家里避避风头,可是刚产生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动步,就从自家所在二单元楼门里“噶的噶的”的冲出一个女人,借着楼门口的灯光看去,不是刘丽萍又是谁?

    他看到刘丽萍的一刹那,刘丽萍也望到了他,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他就失去了躲避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刘丽萍见到他就快步走下台阶,叫道:“李睿,你过来!”语气有些生硬,带着发怒的前兆。李睿听了这话,也很是不爽,心说老板身为市委书记,每次叫自己过去从来也都是客客气气的,你刘丽萍算神马东西,对我这么说话?**的走上前,冷冷的说:“你又来干什么?”刘丽萍哼道:“我又来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有几件衣服找不到了,我这是回来找衣服。还有,我要跟你索要损失费,还有离婚补偿费!”

    李睿听到这里气得都要笑了,怒道:“刘丽萍,当时离婚的时候,你可是从来没提过什么损失费补偿费。离了这么久,你又搞出这么些名堂,你这是觉得我李睿好欺负是吧?再说了,你说的这两种费用,在离婚范畴内吗?有法律规定吗?”刘丽萍右手一摆,怒道:“你少给我上纲上线!扯法律规定?咱俩离婚又没通过法院,你扯什么法律?我告诉你,我跟了你那么久,把我一生中最好的青春都送给你了,你不该给我付出青春损失费吗?还有,要不是我伺候了你那么久,你能有现在?敢情你摇身一变当大官了,回头就不认我这个原配夫人?我告诉你,你必须给我损失费与补偿费,要不然我就到市委告你去,说你始乱终弃……”

    李睿听得心头一沉,真恨不得冲上去给她来几个带着脆响的大嘴巴,冷笑道:“刘丽萍,说你混蛋一点都不冤枉你啊。你知道什么是始乱终弃吗?你就把这么大的帽子往我头上扣?始乱终弃是乱了之后不负责,我特么从来就没乱你,而且我还娶了你,跟你生活了那么多年,这叫始乱终弃?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刘丽萍叫道:“我就是跟你讲道理来了。我告诉你,你必须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到处告你,说你外面有女人,说你嫌弃我,说你移情别恋把我抛弃了……”

    李睿气得火往上撞,再也忍不住,冲上几步,扬手就冲她脸蛋打了过去。刘丽萍哈哈一笑,仰头叫道:“打啊,你除了会打我还会干什么?你打吧,我让你打。你打了之后我正好再多告你一条,说你家暴,对我使用家庭暴力,哈哈,那你会赔的更多。”李睿听了此言,立时萎了,手臂扬在半空,打不出去,收不回来,别提多尴尬了。刘丽萍嘿嘿冷笑,道:“李睿,你就这点本事,我早就看透你了,我这辈子吃定你了。”

    李睿悻悻的把手臂撤回来,心中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太过低估这个女人了,她的无耻与下贱已经到达了一个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也就导致自己对她认识不足,今天终于受到了她的威胁与牵制。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虽然未必能对自己的官场生命造成影响,但很可能对自己的声誉带来莫大的冲击。

    刘丽萍见他不言语了,就得寸进尺,道:“老公,到底夫妻一场,我也不难为你。你现在是堂堂的市委书记秘书了,也算是青阳的大能人,来钱的法子多着呢,也不在乎给我点损失费,对吧?我也不多要,青春损失费,你给我五万块,离婚补偿费,还是五万,你给我十万块,就得了。”李睿气得嗓子都发甜了,这是要吐血的前兆,道:“刘丽萍,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女人。”刘丽萍一点也不介意,说:“你拿不出钱来,那就还有另外一条路走,跟我复婚。”

    李睿冷笑道:“你休想!你不如想想买彩票中五百万,更实际一些。”刘丽萍笑道:“老公,只要你跟我复婚,我一定学着做一个贤妻良母。你这也当官了,我就不出去工作了,在家里相夫教子,给你把家里收拾的好好的,让你享受到皇帝一样的感觉。你不是想要孩子嘛,我可以给你生啊,你想要几个我就给你生几个……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我一定会为你改变,你相信我!”李睿听她说得这么动听,一瞬间还真有了跟她复婚的念头,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即过,没在平静的心湖里激起一丝的浪花,淡淡的道:“复婚,就算下辈子也不可能。至于钱,我不是贪官,我手里也没钱。我以前工资两千块,现在涨了级别,也才两千五百多。现在家里几乎没有任何储蓄,我还在为我爸的养老金问题发愁。哪里有钱给你?而且,就算是有钱,我凭什么给你?”

    刘丽萍没说话,定定的盯了他一阵,冷酷无情的说:“李睿,你知道我刘丽萍是个什么性格的人,我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都做得出来。你不要逼我。”李睿气得笑出来,恶狠狠的骂道:“特么的……为什么每次你都能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好像一切都是我做错了,你特么的就一点错没有?”刘丽萍道:“我心中坦荡荡,无私自然无畏……”

    话音刚落,李睿身后响起了高跟鞋走路声,下意识回头望去,见高挑如同仙鹤一般的董婕妤提着垃圾袋从一单元台阶上走了下来。董婕妤也看到了他,同时也看到了站在他对面的刘丽萍,没说什么,转开了头扔垃圾去了。

    刘丽萍讥讽道:“看什么看?再看也不是你的。你给人家扔垃圾都不配。”李睿回过头,脸上已经带了笑,说:“刘丽萍,你想胡闹,我就陪你玩。但我提醒你不要闹得太过分,免得最后闹个无法收拾。”刘丽萍冷笑道:“你在威胁我?我知道你现在有权有势,可我不怕你我告诉你。不给钱你就等着的,看我怎么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