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418下:路上奇谭

    饭菜还没上齐,李睿就接到了来自庄海霞的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她,脸都绿了,心说正跟青曼闹别扭呢,要是再被她知道此事,还不得骂自己一个狗血喷头?甚至可能取消北京之旅,那可就糟糕透顶了。转念想要直接拒接,却发现青曼已经瞥眼看过来了,此时若是挂掉,势必会欲盖弥彰,反而引起她的怀疑,非常无奈,只能尴尬的接听了。

    庄海霞问道:“你们到了没有?”

    李睿听到这个问题,差点没郁闷得口吐白沫,心说这位美女记者真是执着啊,非要在北京请客吃饭不可吗,要是自己一个人过去,倒是可以欣然赴约,可现在身边多了个既敏感又爱吃醋的青曼,哪里还有那个胆子?见青曼正看着自己,唯恐引起她怀疑,就大喇喇的说:“庄记者,节假日了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我不想谈黑窑沟煤矿的事情,对不起,挂了啊。”说完就挂了,对吕青曼叫苦道:“北京的庄记者又给我打来电话,要跟我了解黑窑沟煤矿的案子进展情况,可是把我给烦死了。她难道不知道已经放假了吗?唉,郁闷。”

    吕青曼从他脸上转开视线,说:“正好这次你要进京,那就抽时间跟她见个面,把你知道的一切当面告诉她,不就完了么?”李睿不知道她是试探自己还是真心话,摇头道:“放假就是放假,不谈工作,也不谈公事。”心中暗道一声惭愧。吕青曼道:“人家好歹帮你们提供了重要线索,要没有她,你们哪能抓得住那个煤矿老板?你就这样对人家啊?过河拆桥?太不仗义了?”李睿陪笑道:“等上班了我再跟她说这事,现在,先享受假期。”吕青曼淡淡地说:“你是不急,人家可是念念不忘呢。”

    李睿听她用“念念不忘”来形容庄海霞的心情,心中一动,这位美女记者一心一意的要请自己吃饭,可吃饭本身哪里值得她多次催请?难不成,她对自己有点意思?可是不对啊,两人从认识伊始就闹矛盾,从来没有和谐友爱过,就算最后送她离开青阳的时候,也险些闹僵,她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自己?又想,从这四个字,似乎可以听出青曼内心的醋意,这可有点不妙。以后啊,还是要注意一些,当着她的面尽量不要接到任何女人的电话。

    饭后,趁去洗手间的工夫,他将庄海霞的手机号码列入了黑名单中,这样一来,手机系统会自动拦截她的电话与短信,也就不会再当着青曼的面收到她的来电短信,今后几天应该就能太平多了。至于手机里存的其他女人的号码,暂时没动,因为这些女人轻易不会打来电话。

    吃过饭继续上路,吕青曼要替李睿开一阵,被他拒绝了。开车本来就是男人的事情,何况,怎么舍得让准娇妻代受疲累呢?

    此时,摆在三人面前有两条路线进京,一条是走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到北京,另外一条是走邯郸、衡水、沧州、廊坊到北京。两条路线相差无几,对李睿这个头次来到河北省的司机来说,都是陌生路线,似乎走哪一条都无所谓。

    他征求吕青曼的意见,吕青曼也没什么主意,就询问杜薇玉的看法。

    杜薇玉年纪不大,很有想法,说:“我读历史,知道保定跟咱们青阳一样,都是历史化名城,过去几百年都曾是河北的省会,历史物古迹很多。不如咱们就走保定这条线路,也在保定府游玩一下。”李睿笑道:“你说到保定府,我想起郭德纲的相声来了,总是提到驴肉火烧,这次可要尝一尝。”

    吕青曼蹙眉道:“你怎么听郭德纲的相声?”李睿说:“哦,有什么不合适吗?”吕青曼道:“他的相声多低俗啊,动不动就拿于谦一家子开涮,砸挂也没这么砸的呀,简直是无耻透顶。”李睿说:“你说到这个,我也很无奈,你以为我不爱听相声大师们的作嘛,可是大师如马三立者已经逝去,他们身后这些后继子弟几乎没什么可以听的。再加上这些年的政治风气,相声已经彻底没落。我是实在没什么可听的啊,这才听了郭德纲的。他的相声,乍一听,是很俗,低俗媚俗庸俗,可你以为是他想这么俗的吗?还不是为了迎合广大人民群众的口味?再说了,相声就是逗个乐子,能乐就得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凑合听。”

    吕青曼笑了笑,道:“你这么说的话,也确实有点儿道理。就拿《武林外传》说,刚开始我也觉得俗,不愿意看,后来看了几集,呵呵,也就习惯了。”李睿点头道:“现在整个社会风气都俗,你就别强求高雅了。”

    杜薇玉插口问道:“哥,相声没落跟政治风气有什么关系呀?”她已经把李睿当做准表姐夫看待,所以叫的比较亲热,直接叫“哥”,不像宋雪那样管他叫“小睿哥”。

    李睿解释道:“相声是一门讽刺的艺术,来源于生活,把日常所见的丑陋面、黑暗面极尽讽刺针贬,把社会人性最不堪的一面充分揭露出来,而我们国家的领导,从上到下,都喜欢被歌功颂德,都愿意看到社会上一片和谐安乐,这就产生了矛盾。说相声的只是普通艺人,而领导们却都拥有强权,两下里交火,你说相声敢不退避三舍?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相声已经不再讽刺,而是变成了歌功颂德的工具。你就看,两个小丑要么在那互相批骂,只敢拿自己开涮;要么就是极尽赞美歌颂之能事。现在的相声啊,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味儿了。”

    杜薇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我说为什么这几年春晚已经看不到什么相声了,而那些相声演员也都改行了,原来还有这方面的原因。”李睿补充道:“说起相声没落,当然也还有其它方面的原因,但比起武术来,已经好多了。武术可是在不同时期都经受了大规模的灭绝运动……”吕青曼笑着摇摇头,道:“给小玉说这些干什么,别让她过早接触社会,对她不好。好好开你的车。”

    又开了四个多小时,不到五点,三人就赶到了保定府。此时近秋,天色黑得早,不到五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尽管此去北京也就是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但吕青曼不想李睿那么疲累,就建议晚上宿在保定,等明天上午在保定转几个历史化景点,再驱车去北京。

    李睿对此一点意见都没有,三人找了个酒店住下,李睿自己住一间,姐妹二人住一间,当天晚餐就尝了极具地方特色的直隶保定菜:味道咸、重、香,给人一种被浓稠的历史化所包裹的感觉。

    吃过饭,三人暂时还不睡,就跑到外面闲逛,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经过与当地人的交谈,确定了明天上午探访的两个景点,一个是直隶总督署,另一个是莲池书院。随后就回到酒店里早早安歇,为明天的活动准备体力。

    李睿洗完澡以后,发短信把吕青曼叫到了自己房间里面。

    吕青曼见他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在腰间,表情古怪的讪笑了下,问道:“干吗?晾肉啊?”李睿将她一下子抱进怀里,看着她秀气的眸子问道:“老婆,你生我气了?”吕青曼摇头道:“没有啊,生你什么气?”李睿说:“我前天晚上跟你说了应酬的事,你就一直跟我闹别扭,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吕青曼表情幽幽的说:“我是真没生气,你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很高兴。可是一想到你们整天搞这种应酬,就有点烦。我还想到,咱爸,咱舅舅,是不是都这样……”

    李睿吓了一跳,忙道:“长者的事,咱们作为晚辈可不要胡猜乱想,想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再说,你想的就一定正确吗?”吕青曼抿着嘴点点头,道:“好,我不想了。其实你们男人也很不容易,为了在官场站稳、有个好发展,很多事情就算不愿意做,也必须要做。这就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李睿道:“其实你们女人更不容易。你还好,有个好爸爸,你可不知道,有的女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要被逼献身。”

    吕青曼叹了口气,道:“既然出来玩了,还说这些干什么?早点睡,明天要逛景点,还要开长途车呢。”李睿道:“这可是出来玩的头一天晚上,你就不表示表示吗?”吕青曼闻言脸孔一红,脸色不大自然起来,低声道:“表示什么?小玉还等我回去一块睡呢。”李睿说:“亲几下总行吗?”吕青曼就忍不住笑出来,道:“我还没洗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