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442章:山乡夜会

    李玉兰回复:“现在就有,见吗?”李睿回她:“好啊,在哪见面方便?”李玉兰回复:“在你们住的宾馆东北角是镇粮库,已经荒弃了,就去那吧,保证没人知道。”李睿回了个好,就揣好手机,偷偷从房间里摸下了楼去。

    他们住的这座宾馆,有两个门,一个是宾馆当街的小楼正门,一个是小楼西边的侧门,侧门直通后院,从后院也能上楼。李睿从楼里下来后,假作上厕所,特意溜到后院,看看没人留意,就顺着侧门跑了出去,辨别方向后沿街往东行去。

    此时已经晚上九点多,山村的人们睡觉都早,街道两边的人家大多都已经熄灯入眠。村里四面八方的时不时传来几声狗叫,给这寂静的山村之夜增加了几分生气。

    李睿头顶着星星月亮,脚踩凹凸不平的砂石路,悄悄行进在街道的边缘。远处的太行山脉如同一座座虎踞龙盘的怪兽,矗立在东西北三个方向,险些与夜色隐匿在一起。半空里已经起了雾气,白蒙蒙的,在空中飘荡,给人一种升仙的不真切感受。空气中飘荡着村民们做饭时焚烧秸秆的味道,别有几分清新味道。

    李睿可还从未有过山村夜行的经历,既兴奋又有些胆小,很怕遇到所谓的“扑街狗”,就是那种自家门口无论过人还是过车都要扑出来撕咬吠叫几声的疯狗,跟这样的狗没法说理,也没法与之搏命,因为它根本就不怕人,要是被这种狗咬上一口两口,除了认倒霉,似乎没有什么好办法。

    “听说,山林里有种半人半鬼的怪物,名叫山魈,不知道九坡镇这里有没有?我不会碰到吧?”

    一路提心吊胆的走着,走到街角的十字路口,转而往北行去。路上偶尔驶过一辆轿车,灯光会射得人眼睛睁不开,车过以后要走上一阵才能恢复视力。

    李睿四下搜索着镇粮库的所在,心里想着,不知道李玉兰到了没有。两人这番深夜约会,又是在荒弃的粮库里面,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呢?想起上次在市里公园,两人险些就要成了好事,这一次会不会再续前缘呢?

    往北走了百十米,开始看到一堵高高的围墙,延伸出去不知道几百米,一看就是一个大型建筑,估计这就是李玉兰所说的粮库了吧。他拿出手机,给李玉兰拨去了电话。

    李玉兰却没接,直接给他拒接了。李睿微微一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她突然有紧急任务了?还是另有什么要事?这次的约会要黄?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从前面不远处墙角黑暗里走出一个黑影,低声唤道:“这儿呢。”李睿听出这是李玉兰的声音,心中大喜,急忙迎了过去。

    李玉兰直接把他拉到高墙下的黑暗里,道:“我刚到,你来得挺快呀。”李睿说:“这就是粮库吧?”李玉兰点点头,道:“跟我来。”说着拉着他的手,沿着墙角往北续行。李睿道:“我们从正门进去吗?”李玉兰说:“不是,正门锁着,我带你从墙窟窿里钻进去。”

    听说还要钻墙窟窿,李睿忍不住好笑,这哪是约会来了,明明就是地下组织接头来了。不过,从中也能享受到一丝丝的野趣,这在充斥着钢筋水泥如同鸽子笼一般的青阳市区内可是绝对体验不到的。

    李玉兰拉着他往北走,走了一百多米,粮库的西围墙已经到头儿,现出一个东西向的幽深静谧的小胡同,迈步走进,直直往东折去,沿着粮库北围墙又走了几十米,这才停下来。从始至终,没碰到一个人,这就更为两人的约会增添了隐秘刺激的气氛。

    李玉兰低声道:“就是这儿了,我先钻,你跟着。”说着走到墙根底下。

    李睿站到她身后,定睛瞧去,见这里的墙皮上现出一个“0”形的窟窿,窟窿下边接了地皮,高有一米上下,最宽的地方一尺左右,堪堪容一个成年人侧身钻过,从这个窟窿望进去,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不由得有几分心虚,低声问:“里边没人吧?”李玉兰轻笑道:“有人我还敢带你过来?”李睿柔声道:“你小心点儿。”

    李玉兰嗯了一声,蹲下身子,侧着往里面钻去。

    李睿少不得上前扶住她,想到这位镇委副书记为了自己,竟然甘心钻入这狗洞一般大小的窟窿,丝毫不顾及身份地位颜面,心里很是感动。

    李玉兰很快钻了进去,转身招呼他也进来。李睿身形高大,钻进去有些吃力,最后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势爬了进去,虽然狼狈,却避免了被墙窟窿两侧的红色砖灰弄脏衣裤。

    此时,两人已经站在粮库北围墙内,脚下都是草地,提鼻子一闻就是秋草清香,竖耳朵辨听则是秋虫嘶鸣,四下里扫视,尽管天色黑暗,却也能看清粮库面积极大,建筑却少,只有东北两个方向建有几排硕大无朋的建筑,连绵成线,估计是用来储存粮食的库房。另外的空地,不消说,自然是晾晒场地。

    李玉兰牵着他手往里面去,低声介绍道:“这座镇属粮库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建成的,容量是三千吨,由于年久失修已经完全不能使用,现在基本就是荒废的局面。”李睿道:“这么大的粮库,在镇中心空置着,太浪费了吧。”李玉兰道:“谁说不是呢,可不荒废着又能干什么?开发房地产?在镇里面根本就别想。找人承包?哪个老板也不是傻子,承包了这么大的地方干什么用?只能闲着。”李睿点点头,道:“是啊,在城里,地皮是寸土寸金;可在村子里,那是一文不值。”

    李玉兰道:“我倒是有个想法,可以把这个粮库利用起来,还能结合我们九坡镇的独特资源,搞点事业出来。可惜啊,我一没本钱,二身为领导干部,不能经商,就只能算了。”李睿听得心中一动,道:“你说说看,要是可行的话,我给你找几个老板投资。”李玉兰道:“就算你拉来了投资,我身为公务员,也不能经商啊。”李睿笑道:“我的傻姐姐哦,何须你亲自出面?到时候你找个代理人不就得了,你爸妈,你公婆,你亲戚朋友,只要是信得过的,都可以用。你就当幕后老板,等着分红就是了。”

    李玉兰眼睛一亮,道:“是啊,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李睿道:“你说说吧,想怎么干。”李玉兰道:“不在外面说……”李睿问道:“那去哪?”李玉兰笑道:“跟我来就知道了。”

    两人手牵着手,朝东面一排库房走去。

    李睿童年的时候,曾经在这种类似的废弃库房里面玩过,知道里面是什么场景:里面从上到下,到处都是蜘蛛网;屋顶梁椽之上都是麻雀的窝巢;老鼠在墙角里乱跑乱钻,每隔几米就是一个老鼠洞;地上覆盖着一层厚重的土灰,散落着无数的老鼠屎与鸟粪,还有蛀虫啃食梁椽所落下来的木屑;空气中飘荡着发霉腐臭的味道……只要是正常人,绝对不会有人愿意在里面停留过久。心中纳闷之极,她不是要把自己带到库房里去吧,那可不是歇脚的好去处,还不如就在晾晒场上呢。

    李玉兰拉着他来到东边这排库房最南端一个门户,伸手一推,但听“嘎吱吱”几声响过,就把双开木门推开了,拿出手机,点亮屏幕,照着亮往里边走。

    李睿随她走进屋里,刚走没两步,借着手机的光亮,已经看清,这个屋子面积不大,类似一个单身宿舍的大小,十几平米左右,里面堆了多半屋子的麦秸,最里面的麦秸已经顶到了房梁上,脚下也都是厚厚的麦秸,再打量四壁,可以发现这间屋子保养得还不错,墙壁没有脱皮,依旧是干净结实,屋里也没有任何发霉的味道,与想象中废弃库房的景象全然不同,问道:“这不是库房吧?”

    李玉兰道:“嗯,这是当年粮库工人的宿舍,后来就被当地农户当做储藏麦秸玉米秆的地方了。要是没有这儿啊,咱们还真没有落脚的地方。”说着话,用手从深处的麦秸堆里抓了几把干净的麦秸抛在地上,连抓了四五把,笑道:“要请尊贵的市领导坐在这上面,实在有些寒酸,市领导不会嫌弃吧?”李睿哂笑道:“你别抬举我了,我算什么市领导?”说着大大方方的一屁股坐在麦秸上面,道:“在西山村抢险救灾的时候,咱俩连泥浆地都一块待过,眼下这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了,小时候我可没少往这麦秸堆里钻,这是我的游乐园呀。”

    李玉兰听得非常满意,笑呵呵的伴着他坐下。此时,她手机屏幕自动锁屏,光亮没有了,屋子里就陷入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