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444章:企业代理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终于安静下来,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没有人一样。事实上,此时若真有人走进屋里,还真是看不到人。那之前屋里的两个人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屋里中间多出一个微微隆起的麦秸堆,而李睿与李玉兰就藏在里面。原来两人刚才滚到这里,后来因为剧烈的动作,把旁边麦秸堆上面的麦秸震落下来,就把两人给掩盖在了下面。两人就拿这层厚厚的麦秸当了被子,躲在了里边。

    休息了一会儿,李玉兰感慨的说:“你是我命里注定的那个男人。”李睿奇道:“这是怎么说的?”李玉兰说:“我去年去后山庙找人算过命,后山庙你知道吧?”李睿道:“知道,就是你们双河的不是吗,在整个山南省都挺出名的。”李玉兰道:“对啊,我去逛庙会,顺便找人算了个命。那个老尼姑告诉我,我现在的老公不是我真正的老公,我真正的老公另有其人,还说我在有缘的时候就碰上了。现在算算,你才是我命里真正的天子呢。”

    李睿好笑不已,知道那老尼姑只是信口胡诌,主要目的是骗她的钱罢了,想不到她就信了,却也不愿意说穿,道:“那我真的很荣幸。”李玉兰道:“你别那么说,这是我的荣幸才对啊。你是老天赏赐给我的礼物呢……”

    两人说了一会儿亲热话,看看时间已经不早,就各自穿好衣服,清理一下头上身上的麦秸,从屋里走了出去,沿原路回到北围墙那处窟窿所在,一先一后的钻了出去。

    在这里,两人再一起走就不合适了,说了道别的话,又亲了几口,李玉兰就先走一步,回镇委大院去了。李睿等她走远,这才提步回往宾馆,路上想起刚才两人在麦秸堆里大战的情形,只觉跟做梦似的,根本不敢相信居然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一宵好睡。

    次日早上,宋朝阳一行市领导吃过早饭后,没有停留,上车赶回了市里。

    到了晚上下班,李睿先给杨鹏打去了电话,确定他在家里后,打车赶往他家。

    黑皮的案子已经到了诉讼阶段,由市北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市北区法院进行审理,相信黑皮等人不久后就会受到法律的严惩。至于杨鹏持刀刺伤黑皮的事情,已经定性为正当防卫,他在伤好以后,很愉快的回到了家里,一点责任都不用负。另外,黑皮的小弟们抓的抓打的打跑的跑,自顾尚且不暇,也就没谁要为黑皮报仇了。用句俗语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在杨鹏家小区门口的水果店里,李睿买了个果篮,赶到他家后,得到了两口子的热烈欢迎。小夫妻没跟父母住一块,现在又没孩子,因此家里只有两人。

    彼此寒暄几句后,李睿就把来意道明:“我有个当老板的朋友,想在双河县山区成立一家加工销售杂粮干果的私营企业。但是他很忙,平时没空打理这个小企业,所以想请一个人过去当经理,替他主持企业事务,让我推荐人才。我想了想,正好你在家里闲着没事,又有做生意的经验与头脑,干脆就推荐你去得了。投资多少钱都是他的事,你不用管,你就负责管理从企业建设到正式运营之后的所有日常生产经营行为,按月给你发工资,年底看效益发奖金。你考虑一下?”

    杨鹏夫妻听闻此事,都是又惊又喜。也不用说是他俩,随便提出任何一个人,告诉他,有人出钱办企业,聘请你去当经理,主持企业日常事务,工资奖金都是大大的,估计也没谁不会惊喜交加。

    杨鹏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擦你媳妇的,真够哥们啊,有好事就想着我……可是我行吗?”

    他媳妇听他骂了句口头禅,恨恨的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斥道:“你能说句别的嘛。”杨鹏毫不避讳李睿在旁,在她脸上捏了一把,道:“难道让我说,我擦我媳妇的?那有什么劲?”他媳妇哭笑不得,又拧他一把,站起身,给李睿续了茶水,让两人闲聊,她就回房呆着去了。

    杨鹏收起脸上笑容,认认真真的道:“你说我行么?干得来吗?”他突然正经起来,李睿还真不习惯,好像不认识他一样,道:“特么的,你有什么不行的?说你行你就行,再说你本来就行。一个麻将馆开了好几年,这也是本事呢。去干吧,绝对没问题。”杨鹏担忧的说:“可我要是给人家老板搞赔了怎么办?”李睿说:“放心吧,人家老板既然打算干这一行了,那就预先算准肯定赚钱。你只要拿出你经营麻将馆的心思来,绝对没问题。”

    杨鹏道:“特么的,那我就干了。”李睿点头道:“本儿也不大,三四十万,就算赔了,你这辈子也还得清,还担心个狗屁?”杨鹏哈哈笑起来,连连点头。李睿道:“何况,在双河县那边还有一个技术入股的企业合伙人,她也会帮你的。不过,她身份是公务员,不能做出日常管理,平时主要靠你……”

    接下来,李睿又仔细跟他说了李玉兰这个人,最后说:“这个企业的创意就是李玉兰想出来的,我找的老板只负责投资,因此,实际上她才是大老板。你过去以后,要多听她的意见,把她当老板看就是了。地方上有处理不了的事情了,你就找她,她会负责解决的,谁叫她是当地的镇委副书记呢?”杨鹏奇道:“她怎么是个女的?”李睿道:“怎么是个女的?是女的不行么?”杨鹏嘿嘿笑了几声,又问:“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李睿正色说道:“之前她们那里发山洪,那时候我还在市水利局,是市里派过去的第一支抗洪抢险援救小队,到那以后,我就分到她手底下,所以就认识了。我跟她是朋友关系。这个人人性很好,很容易沟通,你跟她配合绝对闹不了矛盾。”杨鹏说:“好,那这件事什么时候开始?”李睿说:“你准备一下吧,我尽快联系那个老板,让他跟李玉兰的代理人注册成立企业……”

    从杨鹏家里出来后,李睿又发起愁来。合伙成立企业可不是动嘴皮子说说就算的,自己让李玉兰找了个代理人,自己也要为自己找个代理人啊,总不能自己出钱,自己还要出面当这个二老板吧,给李玉兰知道了也不好啊。那么这个代理人,自己该找谁呢?

    自己的身份比李玉兰还要敏感,因此此事绝对不能让家人出面;请亲戚出面吧,又怕泄露机密,反而弄巧成拙;请身边这些女人们出面,一个个都是冷艳高贵,估计谁也看不上这一笔小生意,且她们也都个个身份特殊,不好出面做这种勾当;请青曼出面,那更是想也不要想……如此粗略一想,竟然找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来,难道还要找杨鹏兼做这个二老板吗?

    正在发愁时,脑海中灵光一闪,现出一个冷艳孤僻的女子形象。

    “哎呀,对啊,怎么没考虑到她呢?她远在省城,表面上跟自己的关系在十万八千里之外,由她给自己做代理人,就算以后企业机密泄露,也没谁能够由她身上找到自己头上,自己可稳坐钓鱼台,永远不用担心牵扯进去!”

    李睿越想越高兴,忍不住就拿出手机,给远在省城的丁怡静打去了电话。

    他也没理会她老公是不是在她身边,估计两人都要离婚了,也不会太亲密,一上来就自顾自的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只能舍近求远的麻烦你。我已经想好了,你不只是在企业里面挂个合伙人的名儿,企业以后的分红,全部打到你银行账户里面……”丁怡静冷冰冰的截口道:“我稀罕这点钱?”李睿知道她心高气傲,笑道:“你先别急,谁说这钱都是给你的?这些钱是打到你卡里不错,但会作为咱俩的未来开销,是我的,也是你的。”

    丁怡静道:“你这乱七八糟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跟别的女人结婚,又跟我来一个共同财产,你到底搞什么?”李睿闷闷的说:“我的心意你还不清楚吗?”丁怡静道:“你什么心意?你又改主意了?等我离了婚就跟我结婚?”李睿道:“倒也不是那么想的,就是想为咱俩的未来建立一点物质基础。”丁怡静落寞地说:“你跟我想有什么未来?”李睿道:“不知道,但是我很期待……你就当帮帮我好不好,我的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