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472下:出发扶贫

    李睿只听得毛骨悚然,道:“什么?你碰上冯卫东了?而且他帮你解围?那关维伟呢?关维伟没给你解围吗?”姚雪菲道:“冯局长比关维伟的电话抢先一步赶到。”李睿听后心中泛起一层疑惑,隐约觉得这件事里面有些不对,却怎么也想不到不对在哪,愣了愣神,问道:“冯局长还跟你说什么了吗?”姚雪菲得意的说:“冯局长说,很喜欢我主持的栏目,逢我的节目必看,还说以后有机会到市台看看我平时的工作都是怎样的,他对主持人的工作很好奇呢。”

    李睿耳中嗡的一声,脑袋彻底乱了。

    姚雪菲续道:“他还跟我交换了手机号码,说我以后再碰到类似的事情可以找他。他还说想请市台给市交警支队做一期宣传节目,让我给他推荐台里的策划编辑。”李睿骂道:“我靠,这个老色郎,竟然把爪子伸到你头上来了,他这是不怀好意!”姚雪菲奇道:“什么呀?你说什么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帮我解围,对我可好呢,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和蔼可亲的市领导呢。”李睿怒道:“你还说他的好话?你个傻丫头,你别被他的表面给骗了。我告诉你,这个老混蛋最不是东西了,连他儿……”说到这里,忽然想到,要不要说出他欺辱袁晶晶的事,一旦说出,势必连带说出自己与袁晶晶的晴人关系,眼前这位大宝贝听了会不会吃醋呢?

    姚雪菲问道:“连他儿什么?你把话说完?”李睿道:“总之,我郑重郑重再郑重的警告你,我的大宝贝,我的好老婆,你千万不要被这个人的话哄骗,也绝对不能跟他来往,你不要中了他的陷阱。这是一个无耻到极点的大色郎,你要是给了他机会,他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姚雪菲失笑道:“老公,你是不是喝多了?还是做梦呢?说的什么话啊,冯局长怎么会是你说的这种人呢?”李睿大怒,骂道:“擦,你连老公的话都不听了吗?”

    姚雪菲见他发怒,可是给吓坏了,委屈的说:“你干吗这么生气啊,我也没说什么呀,我听你的还不行吗,以后绝对不跟他来往。”李睿叹道:“雪菲,你仔细想想,咱俩认识以来,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废话?我今天为什么一直强调这个问题?你还说我说醉话,哼哼,我告诉你,你给我好好想一想吧。”姚雪菲幽幽的说:“老公我错了,我不该这样说你。但我对冯局长并不了解,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也从没告诉过我……”

    李睿有些激动的说:“你想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好,那我就给你举个例子,就拿石光明当个参照物吧。石光明是个老色一鬼,一直觊觎你的美色,对吧?当初,他欺负你,想用强占有你,被你拒绝了,你还打了他一耳光对吧?一耳光就把他打退了,然后他拿你无可奈何,为什么?你可以说他没有更大的胆子,可实际上,是他没有足够的实力摆平欺负你以后衍生出来的事件。可是这事换成冯卫东就全然不同了。我告诉你,冯卫东完全有胆把你强暴或者迷干,就算他真这样做了,你也拿他无可奈何。为什么?他是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整个青阳市司法系统的最高领导,怎么可能被你告倒?也就是说,冯卫东不仅有着石光明所具有的贪婪好一色的习性,也有着石光明所没有的强权霸道,他要是看上哪个女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的,无所不用其极。你给我好好想想吧。话我就说这么多。”

    姚雪菲听呆了,半响傻傻的应道:“哦,我知道了,以后我会躲着他走的。”李睿道:“还有,今晚你这件事可疑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为什么你这条回家的路上平时没有查酒驾的交警,偏偏今晚上就有了?为什么冯卫东会凑巧路过?哪个市领导会晚上巡查下属工作?最可疑的是,你平时喝酒一次也没被查过,为什么今晚上就被查了个正着?”姚雪菲想了一想,道:“是啊,是挺不对劲的。”李睿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可能是冯卫东的一个阴谋,他想找个机会认识你,趁机让你欠他的人情,再慢慢跟你展开交往,等机会成熟了,要么利诱你成为他的女人,要么用强得到你。”

    姚雪菲惊讶的叫道:“他有这么坏?”李睿道:“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了。你老公我明天开始就下乡扶贫去了,你自己在市里一定要小心点,尤其警惕冯卫东这个人。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姚雪菲越发惊讶了,道:“什么?你要去下乡扶贫?你……你不给宋书记当秘书了?”李睿呵呵笑道:“就是因为给他当秘书,所以才有这个任务。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有事电联吧。”姚雪菲柔柔的道:“老公啊,既然你要离开一段日子了,今晚让我陪陪你吧?”

    李睿听后心头一暖,倒是很想跟她厮混一晚上,可是回头想想,这两天跟青曼、晶晶二女亲热了已经不少次了,目前算是“饱汉子”状态,就算跟她再做也没多少意思,不如等下乡回来再说,这次下乡最少也要三四周,到时候自己就会变成十足的“饿汉子”,那时候再跟她亲热,一定更带劲,便道:“不了,我得马上休息了,明天还要赶路呢,等回来我一定让你陪个够……”

    次日早上,李睿接宋朝阳到市委上班后,在自己办公室内见到了整装待发的凌书瑶。这女人的穿着跟昨天的基本一样,有所不同的是,脚上由皮鞋换成了旅游鞋,估计是考虑到下乡后田间地头工作的需要。

    李睿知道这个女人性格不好,就不愿意跟她废话,免得热脸贴冷屁股,跟她简单交代两句,提起包囊就准备出发。

    在出发之前,他干了一件事后想起来就后悔无比的事情。

    当时,他见凌书瑶放在沙发上那个大旅行包很大,而且塞得鼓鼓囊囊的,就好心帮她提起来。没想到,凌书瑶马上从他手里抢回去,大大咧咧的道:“用不着,管好你自己的就得了。”既没一句谢谢,也没有任何的客气话,反倒有点嗔怪他多事的意味。

    这可把李睿气了个够呛,差点当场发作,后来一想,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既然已经知道她不识好歹,以后别再这么做就是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话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想到自己干了件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只恨自己为什么那么贱。

    此行以李睿为主,所以从交通到吃住都要他来考虑。比如这次赶往扶贫试点,他就从秘书一处找了辆公务车以做交通工具,是以前开过的一辆普桑,虽然面子上显得寒碜,但是这车皮实耐造,对于上山下乡可是不二之选。

    两人上车后,由李睿驾驶,没有立即赶往扶贫试点贫困村,而是先去了北三环的植物园门口。在那里,两人要等此次与扶贫试点贫困村结对的市交通局办公室的人到来,双方汇合后,再一起赶过去。

    赶到植物园门口后,李睿把车子熄了火,靠在座椅上等着,已经领教过旁边那位“凌处”的厉害,早就打定主意,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绝对不再招惹她,因此也不跟她说话。凌书瑶更是乐得悠闲自在,同样靠在椅背上,右手肘顶在窗边,单手托腮,脸色迷茫的看向正西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两人俱都保持了沉默,车里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憋闷。

    李睿等了几分钟,见对方人还不来,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凌书瑶以为他下车是要抽烟,撇了撇嘴,转开头望向植物园大门,过了一会儿,再看向他的时候,发现他并没吸烟,就站在路边左摇右晃,心中纳闷,他不抽烟下车干什么?

    李睿在车外等了十分钟,对方市交通局还是没人过来,有些气闷,心说市直机关的干部做事就是拖沓,明明昨天就商定好了的,今天上午准时到这里聚齐,一起出发,他们却迟迟不到,难道我有那么多的时间等着你们吗?迈步回到了车上,发动引擎,往高速公路路口驶去。

    凌书瑶讶异的问道:“不等他们了?”李睿冷着脸说:“咱们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等上。”凌书瑶道:“不等他们一起,那你认路吗?”李睿道:“去过寒水县,但是没去过这个小龙王村,出发前看了地图,知道怎么走,去了如果找不到就再打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