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474章:村里的招待酒席

    只是此时时间已晚,已经不适合讨论工作。县里分管扶贫的副县长顾长顺就拉着李睿等人先去吃饭。

    饭局就设在村委会院子里,由村里花钱请来乡里的流动饭店,就地埋锅生火造饭炒菜。他们也不是不想请李睿这些市里来的领导干部去吃大饭店,可是最近的饭店也在龙王庙乡,距离小龙王村二十多里地,都是坎坷不平的石子路,开车过去怎么也得半个多钟头,因此就只能将就了。

    李睿打量这个流动饭店的“厨房”,其实哪里有什么厨房,就是在小院靠西墙的地方搭起来一个帐篷,里面是炒菜的地方,外面有几个液化气罐连接的简易炉灶,正在炖排骨与猪蹄,还有土灶台正在烧水,灶膛里是噼里啪啦作响、烧得通红的木柴,地上胡乱散布着几道电线,电线彼端接的是电饭锅、电风扇(用于抽油烟)、电水壶等等。

    一些脸色晒得红黑不堪的劳动妇女,身子前面围着脏乎乎的围裙,正在厨房内外奔波个不停,手里要么端着刚出锅的炒菜,要么是脏兮兮的抹布,令人叹为观止。还有几只土黄色的柴狗,在地上转来转去,主要围着的就是炖肉的大锅,希冀可以从天掉肥肉。院子里是浓郁的肉香,其中混杂着木柴燃烧时发出的清香与熏烟子味儿,不时有炭灰飞起,落得院子里满地都是。

    李睿虽然出身贫寒,但到底是打小生活在市区里的,从小到大,所碰到的一切婚丧嫁娶之事,宴席都是在饭店里摆开的,哪里见过这种流动饭店的场面?见了很觉得有趣,也能觉出一股子浓厚的乡土之感。

    副县长顾长顺留意到李睿的视线目标,知道他级别虽然不如凌书瑶高,但他代表的可是市委书记宋朝阳,哪敢对他怠慢,陪笑道:“李处,村里条件简陋了一些,还请不要介意啊。”李睿重重摇头,道:“没关系,这样就挺好。要我说,就这你们也破费了,完全用不着,有口普通农家饭吃吃就行。”顾长顺仔细打量,见他脸上露出凝重之意,脸上与眼神里面都没有讽刺的味道,这才松了口气,陪笑道:“快请入席吧,你们远道而来,一定早就饿坏了……”

    众人便分别入席。

    此次从市里一共来了六个人。这六个人里面,以李睿、凌书瑶、艾国伟的地位最高。于是顾长顺邀请他们三人单独坐了一席,再叫上县扶贫办主任刘志军,还有龙王庙乡的书记乡长座陪。另外三个市交通局来的干部,由县扶贫办副主任、扶贫办项目股股长与副书记副乡长相陪,也坐了一桌。其他工作人员与村干部坐了第三桌。

    若是有外人过来,看到这一幕,看到三大桌二十几个人坐得满满当当,说不定会以为这些人都是胡坐乱坐的,至多是按照喝酒不喝酒简单分排了下位置。实际上,这些人的排位顺序是非常讲究的。

    比如顾长顺那一席,顾长顺本来是要请李睿坐首位的,李睿坚辞不坐,请凌书瑶坐了首位。凌书瑶这个女人没有那么多的官场讲究,我行我素,李睿请她坐她就坐,一点都不客气。当然了,她副处级的级别也在那儿摆着呢,作为客人,她这个级别最高的干部理所应当的坐在首位。

    顾长顺见她坐了首位,就邀李睿坐在她左手边,自己陪在她右手边,又让县扶贫办主任刘志军这个正科级干部陪在了李睿下首边,刘志军下首则是艾国伟,顾长顺自己下首则坐了乡党委书记与乡长。

    于是,简简单单一桌酒宴,就从侧面显示出了众人级别的高低与主客双方的身份。假如吃饭的时候,从别的地方有人赶来敬酒,看到众人的坐桌顺序,也能轻而易举的知道先敬谁再敬谁。可以说,官场文化就是由类似的一点一滴积累形成的。

    从动筷子那一刻开始,顾长顺等当地领导干部就开始频繁向李睿等人敬酒。如果说饭菜都是流动饭店做出来的,档次稍嫌低廉,那么酒水可是相当的高档,是一水儿的茅台飞天。李睿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酒是顾长顺从县里带过来的,因为就算龙王庙乡党委政府也绝对没有经济实力享用茅台酒。

    当然了,别管这茅台酒是从哪来的,并不关李睿的事。他需要做的,就是人家敬酒过来,他就要酒到杯干。不干也没事,但少不了被人瞧不起,认为他“不痛快,不爽快,酒品不好”。现在大家都知道酒品即人品,被人认为酒品不好,也就是人品不好,那还怎样开展工作?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喝。

    县乡各级领导干部敬过一圈之后,李睿估摸着自己喝了就得有小半斤了,菜却没吃几口,饭更是压根粒米未沾,头晕得厉害,都要醉了,余光瞥见,旁边的凌书瑶倒是吃吃喝喝忙个不停。

    凌书瑶是女干部,上来就说明了不会喝酒,级别又高,也就没人厚着脸皮难为她。有人给她煮了一大水壶的姜丝可乐,她似乎很喜欢,一直喝啊喝啊,手中筷子也不停,对准桌子上的佳肴展开了疯狂的围剿。要说起来,这流动饭店的手艺还真不错,菜肴口味并不逊色于市区的大酒店。也因此,她吃得大快朵颐,越吃越香,身前桌面上被她放满了骨头、虾头、鱼刺等食物残渣。

    李睿看到这一幕,嘴角翘了翘,心底骂道:“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此时,村干部们依次上来敬酒,有村支书、村主任、村会计,还有妇女主任等等。这些人来势更加的凶猛,一上来就叫嚣着要李睿与艾国伟两人连干三杯。

    李睿听到这话,肝都吓绿了,心说要是在吃饱的情况下,还能与他们一战,可饭局吃到现在,肚子里还没多少食物呢,灌得满满的几乎都是酒,再喝下去,就要把肠胃喝伤了,说不定还要醉酒呕吐,那就丢人现眼了,就笑着说:“王支书,先饶过小弟一马好不好?今天实在有点喝多了,改天我请你,咱俩单喝。反正我在村子里不是一天两天,咱俩慢慢来,好不好?”

    村支书姓王,叫王铁魁,三十多岁四十岁不到的模样,身材不高,长得却很精明,见李睿推拒,就哈哈笑着说:“市领导,市领导,听我说两句,以后喝酒是以后的事情,但是今天,你必须得赏我这个面子,咱们连干三杯。这也是咱们小龙王村招待贵客的规矩,一上来就三杯酒,少一滴都不行。”李睿苦笑道:“村里还有这规矩?”

    王铁魁道:“市领导,你还不知道咱们村这个规矩吧,那我就借着这个场合跟你说道说道。最早啊,咱们村根本不叫小龙王村,叫石头村。为什么叫石头村呢,是因为咱们村里石头多,后来为什么改名叫小龙王村了呢?因为明朝的时候,有一回山里发洪水,把咱们龙王庙乡的龙王庙给冲了。龙王庙里供着三尊龙王像,一个大的是黑龙王,两个小的是白龙王,都是木头雕出来的。洪水把龙王庙都给冲了,这三尊龙王像也就都给冲跑了。后来啊,在咱们石头村靠河边的一个山洞里,有人发现了一尊白龙王像,就是龙王庙乡龙王庙里供着的其中一尊,被洪水冲走的那三尊之一。

    最神奇的是,当时山洞里有一条白色的蟒蛇,就盘在龙王像的脑袋顶上。当时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事了,就都过去看。有人说把这尊龙王像请到村里供上,可是那条白蛇怎么也不动。大家都说它就是白龙王转世投胎来了。有人出主意,给它敬酒烧香,让它赶紧走人。结果啊,一连烧了三柱香敬了三杯酒,这条白蛇才爬走。从那以后,大家都说村里有灵气,要不然白龙王像跟小白龙也不会出现在村子里,就给村子改了名,叫小龙王村。从那以后,村里就多了个规矩,喝酒一喝就三杯,少一滴都不地道。”

    李睿听了个神乎其神,也不知道这事真假,但是眼前这三杯酒可是真真的,闻着这凛冽的酒气就有些头大,转脸向顾长顺求救。

    顾长顺闻弦歌而知雅意,对王铁魁道:“我说你就算了吧,啊,李处从市里长途奔波过来,肚子里一点食儿都没有,你想敬酒没问题,先让他吃几口饭菜再说。”王铁魁笑眯眯地说:“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市领导你就先吃两口,我就在这站着,等你好了咱俩就干杯。”

    李睿见顾长顺劝了就跟没劝一样,苦恼不已,看着王铁魁那张执着黝黑的脸庞,忍不住气苦,知道自己真要是坐下去吃菜吃饭,必然会落了下乘,让王铁魁没脸的同时,也会被他瞧不起,转念一想,他可是眼下这个扶贫定点村的第一人,以后自己想要开展扶贫工作还亟需此人的支持,因此必须要跟他搞好关系,也就是说,这三杯水酒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暗叹口气,端起酒杯,苦笑道:“好吧,既然王支书这么热情,我就不矫情了,咱们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