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491上:礼品再被哄抢

    那村姑用力回夺,叫道:“反正不是你的,你给我松手。”她旁边的伙伴瞪着李睿道:“你是干吗的?你再抢我可就喊啦,有人抢东西啦,救命啊,来人啊,有人耍流盲啦……”

    李睿听了这话,只气得差点没晕过去,抬眼看去,见从堂屋里跑出几个女人两个男人来,这几个人咋咋呼呼的叫道:“哪呢?谁耍流盲了?揍死他,特么的,敢在咱们村耍流盲。就是,打死他!”

    李睿只气得都快哭了,虽然不惧与这些人打架,却也不愿意因此事跟他们发生冲突,就松开了手,大声叫道:“你们都是什么人?谁让你们过来抢礼品的?你们有没有素质啊?”

    这些人里有人认识李睿,一眼就认出他来,惊惶的低声道:“这是白天主持开会的那个市领导,礼品好像都是他买的,他来了咱赶紧走吧。”此言一出,这五六人争相跑了出去,连带那两个村姑,很快跑出院外没了影。

    李睿也不好追他们,气急败坏的冲到堂屋里一看,放置礼品的角落空空如也,只剩一个大大的空袋子与一个空纸箱子,不用问,仅存的那些礼品是被刚才那些人哄抢了,只气得大骂了一句:“特么了隔壁的!”说完用力一拍桌面,发出一声大响,震得屋顶上落下不少灰尘。

    他气愤愤的想:“老子大老远从市区赶过来,是一心一意为你们脱贫致富来的。你们自己思想落后、意识懒散,还要老子去买礼品来刺激你们的积极性,到头来你们领会不了老子的深意不说,反而如同窃贼土匪一样将礼品一抢而空,哪有你们这么干的呀?你们特么的就只看到眼前这点好处了,真是活该受穷,就你们这种狡诈贪婪的小农意识,就算扶你们一辈子也扶不起来!老子特么真是瞎了眼,竟然心甘情愿的帮你们扶贫!”

    他闷闷的发了会儿脾气,心中忽然一亮,村委会与村党支部在一个院子里办公,对于小龙王村的村民来说,就相当于基层政府了。政府那是什么地方?庄严神圣,代表着权力,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吗?别说晚上锁门了,就算晚上不锁门,又有哪个村民敢随便来这儿乱闯?更别说是进来哄抢礼品了。村民们既敢哄抢礼品,不就同样可以哄抢其它的财物?村干部们会答应吗?可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眼前发生了,看来,这件事远没有自己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说不定,这里面还有某些村干部的影子。要不是他们默许或者暗中撺掇,哪个村民不开眼敢上这里来抢东西?而且一来就来这么多?

    正想着呢,村治保主任从外面跑了进来,见到李睿在屋子里发呆,惊讶的问道:“李处长,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李睿回头看他一眼,道:“村委会晚上不锁门吗?”主任说:“锁啊,不过今晚我值班,刚才有人叫我出去,向我反映家里的羊被人偷了,我就去他家里看了看,出去的时候没锁门,这不刚回来,一看门大开着,就知道不对,赶忙跑进来,结果就瞧见你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李睿淡淡的说:“今天开会剩下来的那些礼品都被人抢了。”

    主任大吃一惊,瞪大牛眼,张开大嘴,下巴都要掉下来似的,一副白日见鬼的可怖模样,表情略显浮夸。

    李睿定定的看着他,暗想,说不定就是这个老小子做的内贼,假作被人叫出去有事,趁机把门放开,暗地叫自己的亲戚街坊过来哄抢礼品,大家多少占点便宜,反正法不责众,就算此事被自己知道估计自己也说不出什么来,难道真能报警吗?

    主任问道:“都是谁抢的呀?李处长你都认识吗?”李睿心里暗哼一声,暗骂,特么的,你当老子是村长了吗,还都认识吗?老子一个都不认识!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认识几个,改天见到我可以认出来。”主任听了脸色一变,道:“是吗?那你跟我说说,都是谁,我这就去找他们,让他们退回礼品。”李睿冷嗤一声,心说你特么说得倒是简单,哦,抢走了我的礼品,你让他们给我退回来就完了?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冷笑道:“退回来就完了?”

    主任陪笑道:“不然还能怎么样?这么几块钱的东西,也不值得报警吧。李处长,你觉得呢?”李睿点了点头,心想,对,你们肯定都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吃得我死死的,暗叹口气,心说要不是老子身负要职,非得在这件事上跟你们死磕到底不行,她妈妈的,占便宜占到老子头上来了,真当我年轻人傻好欺负?道:“嗯,也只能这样了。”主任就笑道:“那这事就交给我了,李处长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我看看能追回多少,不过我可不敢打包票,要是他们已经用了,也就不好往回要了,因为要回来也没用了,是吧,呵呵……”

    李睿淡然的看着这个主任的笑脸,恨不得一个耳刮子抽过去,让他脸上这幅笑容瞬间定格,笑道:“嗯,你看着办吧,我回去了。”说完走出了屋子。

    主任送他出了小院,把院门关死拴上,回到堂屋里,同样把门关死,这才拿出手机给家里去了电话,等有人接听后,贼忒兮兮的问道:“媳妇儿,刚才拿了多少?”彼端传来一个嘿嘿奸笑的妇女声音:“五条毛巾,三袋洗衣粉,肥皂没拿,太小了,拿不住,也拿不了太多……他小姑拿得多,抢了差不多十袋洗衣粉,她说了,毛巾不值钱……不过这也行啦,接下来半年不用买洗衣粉了,嘿嘿,哈哈哈,今晚可是赚翻了……”

    主任道:“忘了嘱咐你们了,别拿太多。你们俩把礼品都抢了,别人拿不着就该说闲话了,被市领导发现了也不好说。这种事就得人多了才不怕……”彼端那女人笑道:“前后差不多十几口子吧,都抢着礼品了。就咱家抢得最多,谁让你今晚上正好值班呢。没事,法不责众,你别担心。”主任道:“好,那就好,那就好,睡觉吧,记得这事别声张,哈哈。”

    李睿站到胡同口,没有回家,心里面既愤怒又郁闷,这次来扶贫,帮手是个傲娇且不近人情的贱女人,被扶助对象是一批贪婪无耻的山村小农,这让自己不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都开心不起来。有句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如今自己可算是全碰上了,既有着难以扶助的扶贫对象,又有着难以协作共事的队友,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做好扶贫工作,可就真是天方夜谭了。

    他闷闷的站了一阵,忽然觉得口干,正好手里拿着保温杯,下意识拧开盖子往嘴边递,想喝口里面的热水,多亏福至心灵,突然间想到,杯里哪有什么热水,有的是一只刚刚捕捉到的毒蝎,这要是凑到嘴边,还不得被它把嘴巴蛰成“香肠嘴”,吓得打个寒噤,忙又把盖子拧上,举步往家里走去。

    没走两步,胡同进来第一家也就是李睿所租民房的房东、石大勇家的新房子,从里面走出两人,黑暗中也看不清,就分辨不出都是谁。不过,听声音却听得出都是谁。

    当先一个怯怯的女子声音道:“姐夫你回吧,我自己回就行了。”

    这声音对李睿来说并不陌生,因为他最少听过两次,一次是问路的时候听到的,一次是今天开会的时候听到的,其主人正是自己曾经向其问路的那个俊俏年轻的小媳妇,心中有些纳罕,大晚上她不睡觉,跑到石大勇家里干什么来了?叫姐夫?难不成石大勇家里有人是她姐夫?

    刚想到这,又听到石大勇嬉皮笑脸的话语声:“跟姐夫客气干啥?姐夫是外人吗?走吧,姐夫把你送回家。燕儿啊,天黑,姐夫扶着你点吧。”

    李睿这才明白,原来石大勇就是那个俏美小媳妇的姐夫。

    忽听那小媳妇轻声叫道:“哎呀,不用,姐夫,我又没喝酒,不用扶,你……你放开我吧。”石大勇嘿嘿笑着说:“没事,天黑,姐夫扶着你点好。”那小媳妇哼道:“真不用,你放开我。”石大勇笑道:“让姐夫扶着又怕啥?姐夫是外人吗?”

    两人说着话往外走呢,李睿与他俩撞了个对面。

    石大勇一看有人过来,就放开了小媳妇,也没多说什么。

    李睿不好不跟他打招呼,就道:“石大哥还没睡啊。”石大勇这才认出他来,陪笑道:“没呢,还没,领导你也没睡啊。”李睿嗯了一声,道:“这就睡。”说完与两人擦身而过。

    经过二人后,李睿故意放慢了脚步,想看看石大勇对这个小姨子是个什么心思,是单纯的关心她,还是想吃小姨子的豆腐,虽然暗里偷窥人家的私情有些无德,但好奇心驱使,也就顾不得品德了。哦,他石大勇敢干,自己还不敢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