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02上:地震?

    这石大勇媳妇就是李飞燕的姐姐,今年三十岁出头,长得不如妹妹那么俏丽水灵,却也有几分姿色,此时正是她成熟的年纪,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面带娇笑往跟前那么一站,还是很勾人眼球的。

    李睿看着她笑道:“不知道石大哥还有嫂子有什么一技之长?”两人都是摇头。李睿纳闷的说:“那你们平时怎么赚钱的?石大哥既然能盖了新房,那肯定是赚到钱了,怎么赚的呢?”石大勇道:“是我哥在县里给我找了个差事,不过也就干了两年多,后来厂子垮了,我就又回村里了。现在也不知道干啥好,唉,天生受穷的命啊。”李睿道:“你不要急,先看看你挑担儿(北方土语,意即老婆姐妹的老公)的盆景买卖能不能干起来。如果这个买卖可以干起来,他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到时候你就过去帮忙,正好带动你们两家一起致富,反正里外不是外人,是不是?”

    石大勇笑道:“那可是好,那我还得盼着立文赶紧发大财呢,呵呵。”嘴里说着,眼睛看的却不是张立文,而是李飞燕。

    李睿将他的目光看在眼里,心中冷哼,真是记吃不记打,上次没被自己打吐血,这是又想吃掉这个年轻俏美的小姨子了?哼,做男人做到你这份上也真够丢人的,没办法得到人家的芳心就用强,这跟强暴犯又有什么分别了?

    石大勇媳妇追问李睿道:“市领导啊,他们俩鼓捣盆景,那我们姐妹干点啥呢?”李睿道:“你们俩当然是帮忙搭把手了。比如盆景假山里面需要一些植物作为陪衬,你们就跟着养植一些袖珍松柏或者别的植物。”石大勇媳妇啧啧赞道:“这市里来的人就是不一样,懂得真多,随便转转就能找到致富的路子。跟你一比啊,我们这些笨头笨脑的土农民真是活该受穷。”

    李睿笑着瞥了李飞燕一眼,心说要不是她请自己到家里喝水,自己还发现不了张立文的绝活儿呢。

    几人又闲聊几句,李睿就提出了告辞。见他要走,张立文夫妻也就不待着了,跟着一块出来。

    张立文觉得李睿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非常感激,在门口说:“李处长,你对我们家太好咧,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捏,要不,我让燕儿过来,平时给你做个饭洗洗衣裳啥滴?咱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只能这样了。”李睿忙道:“你可别客气,我帮你们脱贫致富是我这个扶贫干部应该做的事情,你不用报答我。如果你真心想要报答我,也行,这样,你好好干,争取早日脱贫,就算对得起我了。”

    张立文道:“你不让我客气,你又客气上咧。做做饭洗洗衣裳这还叫个事儿啊?燕儿,从明天起,你就过来,帮着李处长洗洗衣裳做做饭。”李睿忙道:“那怎么使得?我自己能做饭,衣服我自己也能洗,还是算了吧。”张立文道:“你就别管咧,你好心好意的帮着我们村儿的人脱贫致富,我们也该回报回报你啊。你要是不答应,那就是瞧不起我们庄稼汉。”李睿可不舍得李飞燕这样的美人给自己洗衣服做饭,道:“真是不用,你们快回吧啊,我也回了。”说完不等他再说什么,快步走了回去。

    张立文感慨的说:“这个李处长是真好,一心一意为咱们好。”

    石大勇道:“是啊,这些日子,我看着他天天走家串户的帮大伙儿找致富的路子,也从来不在谁家里吃饭,比村干部们强多了。这市里来的干部素质就是高。”

    石大勇媳妇小声道:“最开始我还以为他到村儿里就是做做样子呢,谁知道他可是真干。啧啧,真是了不起,这样的官儿我服。”

    石大勇拍了张立文肩膀一把,道:“立文,你要是做盆景发了财,可必须带上我,不能甩开我单干哦?”张立文憨憨的说:“这还不知道能不能赚钱捏,你提发财,太早了点吧。”石大勇道:“有李处长帮着你想办法,你想不发财都不行啊。哈哈。”

    张立文就对李飞燕道:“明天你就过来,看看李处长这里有啥需要帮忙的,你就帮着干干。”李飞燕哦了一声。

    李睿回到家里,洗漱一番,躺在席梦思上早早睡下,却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兴奋,下边那玩意一直硬邦邦的,怎么都不肯软下去,想到这么多日子未曾近过女色,觉得日子有点难熬,恨不得明天就回市里,先找雪菲疯狂一回,想到女人,就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小伙伴”凌书瑶身上,又想到她那白嫩的小屁股,更是有些意动,暗想,要是能把她收服了,这下乡扶贫生活也就不那么枯燥了。只是,她冷淡如冰、高傲好似公主,自己怕是一辈子都难以征服她呢。

    睡到半夜,李睿迷迷糊糊感到整座房子震了一下,很快又听到一声闷闷的巨响,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却又像近在耳边似的,耳轮中“嗡嗡”的响着,只惊得一下子坐起身来,还以为是地震了,吓得蹬上拖鞋就往院子里跑。

    院子里平静之极,一如漆黑的夜。

    李睿站在院子里,脚下土地稳如泰山一般,没有丝毫震动,侧耳辨听了一阵,村儿里除了犬吠就是犬吠,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唯恐这是在做梦,用手在大腿上重重捏了一把,感受到剧痛后,这才知道不是做梦,心里非常纳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能引得全村狗叫,应该不是小事情。

    他有心探知刚才那个震动的真相,就回屋里穿上衣服,走出院来,想到外面打听打听。村委会每天晚上都有值班的村干部,或许从他们嘴里能知道一些情况也说不定。

    他来到胡同口,就见村委会院门紧闭,往里望了望,里面漆黑一片,一点灯光都没有,也听不到人语声,心下非常纳罕,按理说,刚才那么大的震动与巨响,自己既然听得到,别人也应该听得到啊,这村委会里的干部听到后应该第一时间跑出来了解情况啊,怎么就缩在里面不动?难道是今晚上没有干部在里面值班?

    村委会里边没人出来,旁边倒是有人走了过来,开始是一个两个,后来是三个四个,男女老少都有,很快就围成了一团。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刚才那件怪异的事情。

    有人说是地震了,有人说是山塌了,还有人说是白龙王睡觉的时候放了个屁。

    李睿听了个哭笑不得。

    这时候有个明白人说:“像是有人在山上放炮。”李睿忍不住问道:“什么炮有这么大动静?”这是个五十多岁的半大老头,闻言说道:“就是雷管呗,我说的放炮不是普通放炮,是放雷管。我年轻的时候在采石场干过,采石场怎么采石头?就是先在山坡上凿眼子,再把炸药雷管塞进去,点着了一炸,石头就都炸开了,从山上滚下来,再开始装车。刚才那响动,我听着跟炸山一样一样的。”

    这话刚说完,村委会的院门嘎吱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秋衣秋裤的男子,走过来问道:“嚷嚷啥呢?大晚上的不睡觉都干啥呢?”

    这男子不是外人,所有的人都认识,正是小龙王村的村主任谢三平。他从村委会院子里走出来,今晚自然是他值班。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村长,你没听见刚才那大动静?老谢,你这觉睡得可真够死的。天都塌下来了你也睡得着?”

    谢三平也不理会众人的嘲讽,道:“我听见了啊,听见了是听见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反正只要不是天塌了,就没事,都回去睡吧,回去吧,别添乱了。你们不睡觉我可还要睡觉呢。”

    刚才那个老头说:“三平,我听着像是有人在山上放炮呢,不会是有人偷着采石头吧?”谢三平不耐烦的摆手道:“不能,不可能!山上有人住着呢,有人偷石头利马就知道了,谁也没那么傻。快回去睡吧,噢!”那老头说:“要不找村西头住着的人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是炸山,那就是地震?”谢三平不屑的说:“地震个鸟,咱们小龙王村哪辈子地震过,要我说你们这就是庸人自扰,赶紧回去睡觉吧,哈欠……”

    李睿听着几人讨论,忽觉膀胱中尿意袭来,瞥见村委会院门开着,就快步走了进去。谢三平专注于跟那个老头辩论,也没发现他的行迹。

    李睿走进院里,直奔茅房,路上就已经掏出了家伙,刚来到茅房门口就往里尿射。茅房里黑咕隆咚的,他什么也瞧不见,只是估摸着地洞的位置尿过去。

    也就是第一股水流刚刚喷进去,里面就发出一声女子凄厉的尖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