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16章:夜送佳人

    进到屋里,李睿开了灯,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呵呵笑道:“今晚上喝多了,头晕。”李飞燕站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关心的说:“晕得厉害吗?要不……要不我给你拿热毛巾敷敷?”李睿摇头道:“不用了,还不够麻烦的呢,过会儿睡一觉就行了。我说燕儿啊,我这也没什么事,你赶紧回去。早点睡,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李飞燕羞涩地说:“我早点睡睡不着啊。”

    李睿问道:“立在家吗?”李飞燕点头道:“在家,鼓捣盆景呢。”李睿道:“他弄出几座来了?”李飞燕说:“一座都没,他说要做精,要慢工出细活,我也不懂。”李睿道:“那他知道你过来找我吗?”李飞燕道:“不知道,我说上我姐家串门来了。”李睿看着她,心想,女人都是天生的撒谎专家,别管这女人是无耻下贱如刘丽萍的类型,还是内敛羞臊如眼前这丫头的类型,都是说瞎话不眨眼的高手。

    李飞燕被他看得不好意思,道:“你……你脱袜子,我给你洗。”李睿忙摆手道:“你得了,我宁肯让你给我洗衣裳,也不让你给我洗袜子。”李飞燕奇怪的问:“为什么呀?”李睿不好意思的说:“我的袜子太臭了,让你洗会……会唐突佳人的。”李飞燕说:“唐突佳人?什么意思?”李睿解释道:“就是冒犯美女的意思。”李飞燕愣了下,很快沾沾自喜起来,害臊的说:“我才不是美女呢,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毛丫头。”

    李睿笑道:“你要是普通毛丫头了,这世上也就没有美女了。你见过我同事凌处长,你觉得她是美女吗?”李飞燕点头道:“她当然是啦,身材好,长得好,又有气质,还是女领导,比我强一百倍。”李睿道:“你身材脸蛋都不比她差,要我说啊,你是比她还要漂亮的美女。”李飞燕听得心里乐开了花,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悻悻的说:“你就会哄我,才不是呢。”李睿道:“我说真的呢,反正不能让你给我洗袜子,我一会儿脱下来自己随便揉揉就行了。”

    李飞燕也没再强求,只是拿眼打量他。

    两人对视几眼,各自嘻嘻呵呵的傻笑几下。后来李睿有些困顿了,想要休息,就再次劝李飞燕回家睡觉。李飞燕见再留下去也没活儿干,就点头答应了。

    李睿把她送到门口,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我送你回家?”李飞燕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然后李睿就陷入了纳闷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送她回家,后来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是怕她被类似石大勇这样的色一鬼欺负,这才松了口气出来。

    李睿把院门掩上,跟她并肩走出胡同,送她回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龙王村家家都穷、没有值得偷的东西,还是村儿里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好传统,总之,村儿里的人家从来没有锁门的习惯,碰上赶集办事之类的外出活动,一般都是把门掩上就得了。这在城市里边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做法。

    村里任何一条路都没路灯,两人踩着高低不平的土路,在夜色中向村南走去。路上两人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也不知道都在想什么。

    就在快到李飞燕家的那个僻静路段,也就是上次李睿打跑石大勇把她从玉米秸垛里救出来的那条路上,也不知道谁们家狗那么缺德,在路上拉了一泡稀屎。李睿落脚的时候没有留意,一脚踩在这泡狗屎上,登时滑了出去。他酒后反应速度变缓,身体也难以维持平衡,因此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下一刻就仰面摔倒在地,摔了个闷声跤,这一下就摔得屁股裂开了八瓣,疼得哼哼出来。

    李飞燕听到他倒地的动静,回头看来,问道:“你怎么了?”李睿叫道:“哎哟,我不知道踩什么上边了,摔了个狠的,疼死我了。”李飞燕失声道:“啊?你摔倒了?”说着跑过来看他,确定他果然就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忙弯腰扶他,道:“我扶你,你起来,没事?”李睿已经闻到附近空气中飘荡着的狗屎味,叹道:“看来今晚要走狗屎运了……也不对啊,狗屎运明明昨晚上已经来了啊。”

    他先缓缓坐起来,又在李飞燕的拉扯下站起身,可是站起身的时候有些猛了,若是平时,顶多是往前趔趄两步就能稳住身形,可是今晚上喝多了,就难以稳住身形,直接朝李飞燕撞了过去。李飞燕还没回过神来,已经被他撞在怀里。两人撞到一起,谁都没有稳住身形,结果便叠在一起扑倒在地,还在地上打了个滚,滚到了路边一个玉米秸垛下边。

    李飞燕摔得全身疼痛,哎哟一声轻呼出来。李睿也是头晕脑胀,倒在地上暂时没回过神来。好在此时二人已经分开了,没有抱在一起,否则就尴尬了。

    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响起脚步声与说话声。一共是两个人,好像刚打完扑克牌回来,一个人赢了,一个人输了,两人正在讨论刚才的牌局。

    李睿与李飞燕二人别说来不及动了,根本就是吓得不敢再动,真要是动了,惊动来人,看到自己二人这样,还不得胡思乱想甚至是胡说八道啊?这一点两人都很清楚,也不敢发出声音,就躺在路边一动不动。

    谁知道那俩人站在玉米秸垛附近却不走了,讨论的话题也变了。

    一个声音略显沙哑的声音道:“听说小陵山上那座古墓里宝贝不少哪,光金元宝就几百个。”另外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道:“我怎么听说是古墓里面有个聚宝盆,你放什么进去就能出什么……”沙哑男子骂道:“你特么这不废话嘛,放进什么当然出什么啦。”那清朗嗓音的男子道:“你特么听我说完了不行吗?我是听说,什么东西你放进去一个,能拿出数不清的来。譬如说,你放张一百块的票子进去,然后可以从里面一直拿一百元的票子出来,永远拿不完。”沙哑男子骂道:“这特么不是瞎扯淡吗?你说的不是聚宝盆,是印钞票的地方……”

    李睿听着两人说些不着调的话,想笑不敢笑,想赶两人走又不敢现身,只能暗里祷告,让老天爷赶紧赶走这两个家伙。

    “唉,你说,咱们现在过去,还能捡个漏儿吗?”沙哑男子说道。

    清朗嗓音男子马上道:“不是都戒严了嘛,古墓外面都是警察,咱们去了连古墓都进不去,捡个屁呢?”沙哑男子道:“特么的,真是想不到,咱们挨着小陵山过了半辈子,竟然不知道里面埋着宝贝呢。草,就是没发财的命!”清朗嗓音男子道:“咱没发财的命,可是张立有,听他说,市里来的扶贫领导看上他做的假山盆景了,要给他找销路呢。”

    听说二人提到张立,李睿与李飞燕都支棱起耳朵听着。

    沙哑男子道:“那玩意也能卖钱?”清朗嗓音男子道:“谁知道哪,反正张立那小子是信了,现在也不出去干活儿去了,天天窝在家里做盆景。哎,他真要是发了财,我特么也跟他学学,那玩意我也会,太简单了,从河道里捡几块破石头,再买点陶盆儿,把石头往盆里一粘就行了。”沙哑男子说:“你别干,你听我一句话,大家都会的事儿绝对赚不了钱,你信不信?”清朗嗓音男子道:“嗯,也有道理。”

    沙哑男子道;“不过张立这小子艳福倒是不小,特么了隔壁的,就他那傻样儿,能娶李飞燕那样的美女,老天爷真是特么瞎了眼!”清朗嗓音男子道:“谁说不是呐!擦,我比他强一百倍,可特么我老婆连李飞燕一半漂亮都没有,真是不公平。”沙哑男子嘿嘿银笑两声,道:“你说咱都瞧不起张立,李飞燕肯定更瞧不起他,要是咱们勾嗒勾嗒她,能勾嗒到手不?”清朗嗓音男子道:“说不准,那女人脸皮薄,平时不爱说话,估计不好上手。”

    听到这里,李睿已经气得不行,恨不得跳出去扒了二人的皮,可是此时不能冲动,否则就会暴露自己与李飞燕的位置,只能强忍着。

    沙哑男子道:“越是脸皮薄的女人越闷骚,没准一勾嗒就有呢。你听我的,张立绝对满足不了这个女人,咱们稍微给她点好处,就能把她搭勾到手了。嘿嘿,这女人皮光水滑,跟她干肯定爽。”清朗嗓音男子道:“妈的,要是能弄她一回,让我少活十年都乐意。”沙哑男子桀桀怪笑道:“斜对面就是她家,她现在肯定在家,你去弄她,哈哈。”清朗嗓音男子道:“她是在家,可她男人张立也在家呢,还弄她,你怎么不去?”沙哑男子说:“你说张立现在是不是正弄她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