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22章:通盘考虑

    李睿赞道:“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就是不一样,懂得可真多,引经据典,说得头头是道,我算是服了。”凌书瑶接着说:“引申一下,羊群里面也分三六九等。羊群里的头羊,也有管理羊群的能力,就会被放羊者授予一定的权力,帮着放羊,这就是州官手下的官吏;羊群里一些健壮聪明的羊,总能找到最好的草地,吃上最好的食物,所以往往吃得最肥,这其实就是人类社会中的富人。可惜这些羊并不知道,往往在它们变肥了以后会被宰了吃肉;羊群里还有一些羊,懒惰无能,只会跟在大队伍后面吃人家吃剩下的草皮,更有甚者连人家吃剩的草皮都吃不到。这样的羊发育不良,骨瘦如柴,却甘于现状。你知道这些羊代表着什么人么?”

    李睿微微一笑,心说这女子真是冰雪聪颖,讲了一大套社会知识,似乎有些跑题,可最后却又巧妙的回到了自己二人目前的环境里边,这驾驭思维的本领当真了得,道:“还用问么,就是类似小龙王村这些懒惰消极的贫困户的一群人呗。”凌书瑶赞许的看他一眼,道:“聪明!”续道:“现在,你我就是放羊者,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群懒惰的羊。我们帮它们找草吃,让它们不致于饿死,它们因此想要报答咱们,完全是天经地义。你又何必跟它们客气?”

    李睿哈哈笑道:“你既是讲故事的高手,也是历史人文政治学大家,佩服佩服。”凌书瑶白他一眼,道:“我没跟你说笑话。我在告诉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对于这种人,你完全没必要怜悯同情。”李睿愕然道:“我没有同情他们呀。”凌书瑶淡淡地说:“那以后,再有人上门给你洗衣服做饭,你就大可以接受下来。”李睿道:“我主要是怕影响不好。”凌书瑶呵呵一笑道:“舆论在咱们手里控制着,何必担心影响?”

    她已经蒸了一锅米饭,又炒了两个菜,午饭这就算做好了。饭菜上桌,两人面对面坐下,这就开吃。

    没吃两口,李睿就接到了秘书长杜民生的电话。杜民生向他传达宋朝阳的意思,市委已经修订了市内扶贫小额贷款的申请办法,文件已经下发到各县区,并督促各县区尽快落实。也就是说,挡在胡立权等贫困户面前的贷款申请难的问题即将解决。

    挂掉电话后,李睿跟凌书瑶说了此事。凌书瑶道:“看来要开始忙了。”李睿说:“也不会太忙,毕竟咱俩只负责居中协调。你要是病还没好,就留在家里休息,我一个人在村儿里跑就行了。”凌书瑶嗔怪道:“你病才没好呢。”李睿失笑道:“我说领导,我这可是一心一意为你考虑,你怎么还怪我?”凌书瑶哼道:“用不着,你为你自个儿考虑就行了,少为我考虑。”

    她越是这样冷淡不近人情,李睿就越想征服她,心中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让她臣服于自己。此时她对自己的冷淡,彼时要让她千百倍的偿还!

    吃过饭,李睿给寒水县扶贫办主任刘志军拨去了电话,询问他有关新的小额贷款申请办法的落实情况。

    刘志军那边传来的消息不容乐观。他说,虽然县里有心遵照市里的意图,想尽快落实这个新政,不过,这个新政本身落实起来就有些难度,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落实下来的。比如说,新增的一条扶贫小额贷款申请办法,是要县扶贫办将省里下拨扶贫资金的一部分与贫困村所在乡镇政府划拨出的部分扶贫资金联合存储到银行里当做担保金,表面上听起来很简单,但具体执行起来就麻烦了。县扶贫办确实掌握着一定的扶贫资金,但这笔扶贫资金不是用来当做担保金使用的,想使用就要跟省里打招呼,不打招呼就是私自挪用扶贫款,就是违纪违法。就算跟省里打了招呼,还要请县长签字,去县财政局申请,县财政局也肯定不会痛痛快快放款,也要耽搁一阵子;至于贫困村所在的乡镇政府,具体到小龙王村这里就是龙王庙乡政府,人家根本就没有这笔资金,想拨出来就要从别的资金里挪,但乡财政本就捉襟见肘,又哪里能够轻易找到这笔钱?

    李睿听到这个情况立时就懵了,呆了一阵子,问道:“那这个落实下来还要多久?”刘志军说:“乐观的估计,最少也要两周,一周跟省里打招呼,一周跟县财政局磨洋工。这还只是解决了我们县扶贫办的问题,乡里能不能出、肯不肯出这笔钱,还要两说呢。如果乡里不出钱,不配合,那么贫困户们能贷到的款子就要大打折扣了。”李睿皱起了眉头,想了想,道:“不是还有另外一条新增办法嘛,可以经由担保人贷款?这个最快速度落实下来没问题吧?”刘志军道:“这个应该没问题,不过,小龙王村里都是贫困户,谁能做这个担保人呢?”

    挂掉电话后,李睿心情非常沉重,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发呆。凌书瑶看着奇怪,就问了两句。李睿将情况跟她说明,她也蹙紧了柳眉,道:“这贷款的问题解决不了,咱俩还能回市里吗?”李睿苦笑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过了一阵子,李睿忽的站起身来,恶狠狠的道:“实在不行,我给胡立权他们做这个担保人,帮他们贷出款子来。”

    李睿是知道胡立权的底细的,自从胡立权从古墓里得到那条金龙之后,俨然已是一个隐藏的百万富翁了,再搞蝎子养殖不过是打个掩护罢了,赔也赔不了多少,就算赔了他也绝对能还得上,所以才敢说出为他做担保人的话来。至于同样愿意为另外那几个小伙子做担保人贷款,是觉得他们所搞的产业应该不会赔钱,就算赔了,以自己目前的经济实力也能为他们还上贷款。反正自己那点钱来得容易,花出去也不心疼。

    凌书瑶却不知道这些内情,闻言非常惊讶,定定的看了他一阵子,道:“你可要想好喽。你级别跟我差不多,一个月也就是两千多块工资。你一下子给他们九户做担保人贷款,如果他们赔了,银行可不找他们,而是找你。你估摸着你还得上吗?就算还得上,你还过不过日子了?”李睿哈哈一笑,说:“这里我要套用你一句话,为你自个儿考虑就行了,别为我考虑。”凌书瑶瞪着他道:“你傻了呀?这不是开玩笑了,这是动真格呢,里面牵涉到钱了!”

    李睿收起笑容,郑重的说:“你以为我想这样?还不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宋书记派咱俩过来搞扶贫试点工作,这都快半个月了,一点成绩都没有,我急你急可是宋书记更急。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必须马上做出成绩来。因此,我自己付出一点也没什么。再说,胡立权他们搞的产业都不复杂,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只要搞起来就很难赔钱,所以我才敢这么说。”凌书瑶冷淡的目光从他脸上划过,道:“我提醒你,别只关注眼前有没有成绩,你还要通盘考虑。咱们这是扶贫试点,咱们的扶贫经验以后要全市推广的,你觉得别的下乡扶贫干部也有你这个魄力给贫困户做担保人吗?”

    李睿大义凛然的说:“身为党员,身为领导干部,就要时刻把三个代表记在心上,也要有魄力,要富有牺牲精神,甘愿为……”凌书瑶忍不住笑,斜他一眼,摆手道:“得得得,少跟我上纲上线,大道理我比你会说。哼,反正啊,我怕你闹来闹去,最后闹个里外不是人。”李睿笑道:“那你还会帮我吗?”凌书瑶道:“你少跟我套话,我不会给谁做担保人的,我可没那么多闲钱。”

    两人正在说笑,李睿接到了陈县长的电话。陈县长在古墓发掘现场给他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古墓发掘工作即将开始,市电视台的摄制组也已经准备现场直播,问他要不要过来看个新鲜。李睿左右也是无事,就答应下来,问凌书瑶去不去。凌书瑶也无事可干,自然不会拒绝。

    两人从家里出来,驾车奔了村西的小陵山,下车往山上爬去,赶到古墓所在的半山腰时,发掘工作已经开始了。市电视台的摄像记者刚刚做完外景拍摄介绍,跟考古队员走进了墓道里。

    到这里,在警戒线外围站着的看热闹的普通老百姓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想看只能钻到墓道里去看,但是警戒的警察是不会允许他们进去的,因此一个个的只能看着黑黝黝的墓道入口胡思乱想。

    李睿与凌书瑶却有进入墓道的特权。二人从警戒线下面钻进去,与陈县长赵局长他们一起,跟在摄像记者的身后,慢慢往墓道里走去,并亲眼目睹了打开棺椁盖子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