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25章:给她洗脚

    凌书瑶瞥他一眼,道:“认罪态度还算不错,就原谅你吧。”李睿笑道:“你先洗脸刷牙,我过会儿去给你接洗脚水。”凌书瑶道:“那你先出去,我过会儿叫你。”

    过了五六分钟,凌书瑶把李睿叫了进去,已是洗脸刷牙完毕。李睿端着脸盆来到院子里,把废水随地洒了,又接了点凉水,回到屋里兑了点热水,再次送到西屋里边,笑道:“领导洗脚吧。”

    凌书瑶坐在炕头,当着他的面脱下鞋子,露出两只穿着肉色丝袜的纤瘦脚丫,正要脱掉袜子,见他不走,问道:“干吗?不走给我洗脚吗?”李睿笑道:“行啊。”凌书瑶愕然道:“真答应假答应?”李睿笑了笑,凑过去就要给她脱袜子。这下凌书瑶吓坏了,急忙推他,道:“去去去,别耍讨厌了,我自己会洗。”李睿道:“没事,我不嫌你脚臭,呵呵。”凌书瑶羞恼成怒,道:“你才脚臭呢。”忽然间胸口一滞,乳根那里又疼起来,哎哟一声轻呼,立时就蔫了。

    李睿道:“又疼了吗?”凌书瑶皱着秀眉微微颔首。李睿道:“那你就别乱动了,老实坐着,我给你洗。”说着一把抓起她的脚丫,另一手已经将袜子摘了下去,如是炮制,将另一只袜子也脱下来,再抓着两只白嫩如玉的脚丫塞到了盆里,人也跟着蹲了下去。

    凌书瑶想要拦他,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他拿着自己的脚在盆里搓洗起来,想到他以市委书记秘书、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之尊,竟然亲自给自己洗脚,一时间有些痴了,只是呆呆的瞧着他,这么一分神,乳根处的痛楚似乎也就消失了。

    李睿之所以愿意给凌书瑶洗脚,一方面是想跟她亲近,另一方面她这对脚丫也是真美,脚趾敛齐、足型纤美,瘦生玲珑,雪白腻滑,其肌肤嫩娇程度不亚于十六岁的花季少女,委实是难得一见的美足。这样完美的脚丫摆在他这个恋足癖的面前,就好像山珍海味摆在贪食老饕的跟前一样,如何能够放过?

    于是,他就堂而皇之借着给她洗脚的机会,美美的把玩了一番。唯一有些遗憾的地方,就是不能在它们还被丝袜包裹着的时候尽情抚摩。要知道,被丝袜包裹的女人脚丫,对男人而言,就变成了另外一种诱或,足以令任何一个成年男子骨蚀魂销。

    洗完这对脚丫,他恋恋不舍的放下去,四下里望了望,道:“擦脚布在哪?”凌书瑶只是垂头看着他,也不言语。李睿抬头问道:“你有擦脚布吗?没有就只能自己晾干了。”凌书瑶忽然用脚丫从盆里撩起水花来,甩在他脸上。李睿愕然不解,问道:“你干什么?”凌书瑶见自己的洗脚水甩了他一脸,连嘴上都是,忍不住露出笑意,却依旧不说话。

    李睿见她笑得太过暖昧,心中一动,站起身问道:“你干什么呀?”凌书瑶抬头觑着他,还是不说话,嘴角带着得意而又怪异的笑容。李睿笑道:“我好心给你洗脚,你就这样对我呀?”凌书瑶还是不言语,只是盯着他看,表情与眼神都带着暖昧的笑意。李睿跟她对视片刻,只觉身体燥热得不行,似乎屋子里升起了一个大火炉,连空气中都飘荡着火烫的暖昧因子,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站到炕沿前,几乎跟她身贴身了,这才停下,用暖昧的口吻低声问道:“我问你话呢,你干吗撩我一脸洗脚水?”

    凌书瑶听了这话,忍俊不禁又笑出来,往日里凌厉高傲的丹凤眼在这一刻眯成了月牙,白中透红的俏脸如同开了花似的美丽动人。笑靥如花,形容的就是她这一刻。

    李睿微微躬身,大着胆子凑头到她笑靥跟前,盯着她的美眸,柔声道:“说,为什么撩我一脸水?”凌书瑶还是不说话,只是上半身往后躲了躲,免得被他撞在脸上,俏脸上的笑容却淡了一些。李睿得理不饶人,两手撑住炕沿,上半身追了过去,始终贴在她的脸庞跟前,佯作恐吓的说道:“快说,要不然我可跟你没完!”凌书瑶继续后躲,嬉笑道:“活该,谁让你给我洗脚呢。”李睿跟着追上去,佯怒道:“好啊,敢情我伺候你还是好心没好报啦。”

    凌书瑶嗔道:“哎呀别闹了,我都快摔倒了。”说着忙用双臂在身后撑在炕上,饶是如此,上半身与炕面也已经形成了四十五度的夹角。李睿发扬厚脸皮精神,继续往她身上压,道:“到底谁在闹啊?”说着话,已经再次逼近了她的脸庞。

    两人一个躲一个追,嘴里说着没营养更没意思的话,慢慢的往炕上倒去。空气在这一刻都凝固了,屋里气氛既火爆又压抑,似乎即将下起暴风雨。

    终于,凌书瑶仰倒在了炕上,也再没有后退闪躲的空间。李睿虚压在她身上,两人衣服已经接到一起了。彼此对视着,神情各异。

    凌书瑶终于意识到玩过了,忙嗔道:“别闹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李睿道:“现在认错,你不觉得晚了吗?”凌书瑶似乎已经看到他虎目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时间有些不敢直视,忙转移了视线,低声道:“你起来,别太过分哦。”李睿道:“你往我脸上撩洗脚水不过分吗?”凌书瑶笑了笑,委屈的说:“我是女人,又是你下属,你得让着我。”李睿道:“你才不是我下属呢,你是我领导。”凌书瑶道:“那就更别闹了,你要尊重你领导啊。”

    李睿慢慢凑头过去,口唇几乎挨着她的口唇了,暖昧的说:“我从来都很尊重你呢。”凌书瑶脸色忽然间变得红彤之极,忙侧过头,躲开了他的嘴巴,想说什么,却也说不出来,就感觉即将坠入地狱一般,浑身酸软无力,紧张得要命。其实李睿心里也在犹豫,要是按着两人现在这股暖昧劲儿,就算自己真的吻上去,估计她也不会生气,可就怕她心里不太愿意,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强吻了她,以后与她如何相处?更可怕的是,很可能今晚吻到了她,以后就再也没有征服她的机会了。

    想到这,他强忍着身体里的冲动,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刚才为什么拿水撩我?”凌书瑶似乎看到了逃出生天的曙光,斜眼看他一眼,道:“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就是突然想……想那样……”说完不好意思的笑笑,很快反问道:“你为什么给我洗脚?你不觉得给女人洗脚丢人吗?”李睿道:“不觉得,一点都不丢人。别人想给你洗还没机会呢。”凌书瑶心头一甜,道:“那你把袜子也给我洗了吧?”李睿:“……”凌书瑶见他无语凝噎,忍不住又想笑,道:“知道了吧,我这个人喜欢得寸进尺。”

    李睿笑道:“我能得寸进尺吗?”凌书瑶犹疑了下,摇摇头,道:“你要知足常乐。”李睿道:“凭什么你能得寸进尺,我就只能知足常乐呢?”凌书瑶讪笑道:“我是女人呀。”李睿说:“可我就想得寸进尺。”凌书瑶忙叫:“你不能!”李睿说:“如果我非要呢?”凌书瑶道:“那……那我就……”

    李睿对她帅气的一笑,落落大方的从她身上爬下去,站到炕下,把她袜子捡起来扔到脸盆里,端起盆去院子里洗袜子去了。

    凌书瑶缓缓坐起身,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仍觉得脸皮发烫身子发热,抬手抚额,半响后微微摇头,又幽幽的叹了口气,忽然使小性子一样的往空中踢了一脚,踢完这一脚不知道想到什么,忽又扑哧笑出声来。

    丝袜轻薄,容易被风吹落,所以李睿洗完之后没有晾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而是拿回了屋里,放到椅背上搭好,此时闲下来,也有空回想刚才在西屋里发生的那旎旖一幕,心中得意万分,原来她也不像是表面上那样的冷淡凉薄,会调笑也会打情骂俏,比自己想象中容易亲近多了,原以为征服她是一件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从刚才的情形来看,不过是心中一念就可以做到。此时回想,刚才若是厚着脸皮继续亲她,说不定现在好事已经成了,非要玩什么“放长线钓大鱼”,唉,这可有的等了。

    他时而高兴时而失落的胡思乱想一阵,看看时间已经不早,就洗漱一番躺到床上睡了。闭上眼睛没多久,听到西屋传来低低的脚步声,知道是凌书瑶出来了,估计是出去小解,也没理她,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心情如何,对刚才自己的亲热举动又有什么态度,心里还是很期望了解她的心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