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27章:盆景大卖

    转过天来,杨鹏又打来了电话,告诉李睿,市里的专卖店已经选好址了,正在装修,估计下周就能营业,想送盆景过去展示销售的话,现在就可以送过去了。

    得到这个消息,李睿非常开心,马上开车赶往李飞燕家,心想,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张立文的假山盆景到底赚不赚钱,就看这一回啦。

    这些日子,李睿心思全部集中到了工作上面,就因为这样,也就忽视了李飞燕,虽然已经跟她约好幽会的方式,却从来没有在胡同口那块石磨上放过石头,也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此时往她家里赶去,想到她对自己的依恋,自己却对她冷淡下来,心里很是羞惭。

    李飞燕与张立文都在家。张立文正在全神贯注的做盆景,李飞燕在旁边做些辅助性的工作。两人见李睿走进院来,都起身迎接过来。不同的是,李飞燕目光里是浓浓的喜意,张立文则是一脸的感激。

    二人要把李睿请到屋里去坐着喝水,李睿不好耽误他们的活计,就拒绝了,将情况简单讲了讲,最后说:“立文你做了几座盆景了?”张立文说:“刚做了五座……”李睿笑道:“五座,已经很不少了,够用了,都在哪,给我看看吧。”

    张立文就带着李睿去屋里看了下。

    五座假山盆景,造型各异、颜色也不同,但都有个共同点,就是神奇俊秀、唯美之极。

    李睿看得欢喜不已,赞道:“不错,每盆都不错。这样的盆景,要是在大街上遇到有卖的,只要价钱合适,我绝对愿意花钱买下来。”张立文憨厚的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了致富的希望。李睿说:“你做的假山盆景很具有艺术价值,但由于盆景本身的价值并不高,所以我们不能定价太高。定得太高了就没人买,可是定得低了也不合适,那样咱就赚不到钱。所以这个定价问题,咱们还得好好考虑考虑。”

    张立文闻言皱起了浓眉。

    李睿道:“我曾经在天狗网上查过,一个像样的假山盆景,卖三百没有任何问题。立文你做的这些,由于要在店里销售,暂时也没什么别的成本,所以定价稍低一些,二百左右应该没问题。卖便宜点也能卖得更多一些。”张立文惊讶的说:“二百?你说一座可以卖二百?”李睿微微一笑,道:“你别激动,二百块钱现在已经不叫个钱了。你去超市里随便逛一圈,出来结账就不止二百。”张立文喜不自胜,看看李飞燕,又看看他,高兴得直搓手。

    李睿道:“当然了,不可能每盆定价都一样。我建议你搞个阶梯定价。这不是有五座嘛,每座都不一样,那你就定个不一样的价位。顺便也能检测下市场的接受能力是多少。”张立文傻呵呵的笑道:“我不知道怎么定价,就全听你的吧。”李睿点点头,道:“好,那我就看着定价了。呃,当然了,当务之急是先运到市里去。我今天也没事,就帮你们跑一趟吧。”

    张立文感动得不行,道:“李处长,你……你这……对我们实在是太好了,给我们找脱贫致富的路子我就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你还要帮我们往市里运货,我……我……”竟然激动的要哭了,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李睿摆摆手,道:“我的本职工作就是扶贫,帮你们脱贫致富是我应该做的。好了,这就装车吧。立文你得跟我去一趟,要不然路上假山倒了我可不知道怎么修补。”

    张立文痛快的答应下来。李睿帮着他一起,再加上李飞燕,三人将五座盆景全部装到了车里,固定好了之后,启程赶往青阳市区。

    路上无话。

    赶到市里后,李睿按杨鹏所给的地址找了过去,到了店里后,先打量了下店内的装修,这才将盆景卸了下来。

    旁边有家烟酒专营店,门口有两个老头,正在边晒太阳边下象棋,瞥见李睿他们搬下来五座假山盆景,就看得眼前一亮,问道:“小伙子,你们这盆景打哪买的呀?”李睿直起身对他一笑,道:“大爷,这可不是买的,这是刚做好的,打算卖的。”

    两个老头闻言就不下棋了,凑过来看,一个问:“怎么卖啊?”另外一个问:“这是在哪做的呀?”李睿道:“在寒水县的太行山脚下做的,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山石,里面长的小松树小柏树也都是太行山上移植下来的,保证能够存活。”问价钱的老头不高兴了,瞪他一眼,道:“我问你价钱呢,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想趁机抬价啊?”李睿忙陪笑道:“怎么可能呢。原本是什么价位,就是什么价位,绝对不趁机抬价。你问价钱,我告诉你,这一座……”说着指着一座外形较小的盆景道:“这一座二百三。”

    他对这座盆景的心理价位是一百八到两百,叫价二百三是给了一个讨价还价的空间在里面。

    老头点点头,道:“倒是不贵。”李睿心头一喜,道:“今天我们头天开张,大爷您要是存心要,那我给你打个折扣,二百卖你。”老头不置可否,又问其它几座的价钱。李睿知道,他是要看看哪座最便宜,然后挑便宜的买,也不介意,将价钱一一说了出来。

    这些盆景的作者张立文傻呼呼看着他定价,一点不同意见都没有。

    老头随意拿手一甩,道:“你也别跟我讲价了,什么二百三二百六的,这五盆我全要了,一共一千块。你要卖,我给你拿钱;你要是不卖,那就算了。”李睿惊喜不已,问道:“大爷,我卖,我们卖了,今天图个吉利,就不跟你讲价了。不过我多句嘴问问你,你一下子要那么多干嘛?”老头大喇喇的道:“我就爱这个!这五盆啊,两盆摆在店里,三盆拉到家里,没事看看,也是个趣儿!”李睿假作吃惊的说:“原来你就是这家烟酒店的老板?”老头嗯了一声,道:“你要是答应卖,我这就回去给你拿钱了。”李睿笑道:“好,卖,卖了。”

    老头走回店里,等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捏了一沓子薄薄的钞票,随手递给李睿,道:“数数吧。”李睿草草数了数,笑道:“没错。”说完转身递给张立文,却见这哥们已经乐傻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忍不住好笑,道:“大爷,我们帮您搬过去吧。”

    交易已经结束了,盆景也都给人家搬过去了,张立文却还处在呆傻的状态中,手里紧紧攥着那一千块钱,脸上始终带着傻笑,什么也不说,乍一看就跟脑瘫患者似的。

    李睿非常理解他的心情。

    张立文家也是小龙王村众多贫困户中的一家。之前说了那么多次的贫困户,那么到底什么样的家庭才属于贫困户的范畴呢?在我国,对于贫困户有着严格的划分标准。

    全体国民按年人均纯收入水平,可以分为绝对贫困人口、相对贫困人口、低收入人口、一般收入人口以及高收入人口。其中,绝对贫困人口与相对贫困人口被划定为贫困人口,即生活在国家标准贫困线(年人均纯收入在一千一百九十六元,按本书所在年代标准)以下的人们。

    而贫困户的定义,是以户为单位,一个户口本为一个家庭户,年人均纯收入低于一千一百九十六元,就认定为贫困户。

    张立文家虽然不算是绝对贫困人口,但年人均纯收入也不过是在一千元上下浮动。有人问了,他一家四口,辛辛苦苦的劳作一年,最后手里只剩下四千块钱?你在开玩笑吧?还真没开玩笑!

    他家里两个妇女,平日里拾掇屋院、洗衣做饭,是不赚钱的,首先就要排除出去。至于老爷子,每天放羊,也没有任何实际性收入,一年也就卖羊的时候能够拿到点儿真金白银,可也不过是卖三四只羊,又能赚几个钱?张立文本人,虽然是个瓦匠,可只在左近乡村里帮着干点搭墙盖房的小工活儿,人家管饭,工钱给的自然就少,一天也就二三十的收入,且还不是天天有活儿。这样一算,这一大家子一年又能赚几个钱?赚的钱还要除去生活基本费用以及看病之类的必须费用,到头来能剩四千块钱就已经是不敢想象的美事了。

    现在,他一下子就赚了一千块,等于是赚了一年净收入的四分之一,而这不过是花了几天时间做出五座盆景所换来的,他当然要激动坏了!换成是谁,几天的时间就挣出几个月的收入,也会像他这样高兴傻了的。

    李睿也很感慨,道:“我也没想到,刚拉过来就全卖了。我还想着,就算卖得再好,也得过段时间才能都卖出去呢,想不到这就叫人抢着包圆了。”张立文这才回过神来,惊喜万状的叫道:“一千,一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