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42下:红颜知己

    罗娜娜在他后背上乱摸一阵,最后缩回来,又搂住他的脖子,凑嘴到他耳畔,腻腻的问道:“你要学柳下惠吗?”李睿心头咯噔一响,还没说什么,已经被她咬住了耳朵。

    眼看李睿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他裤兜里的手机蓦地里唱响了。

    李睿松了口气,忙把她放到身边空座上,站起身,翻开裤兜从里拿出手机,看清手机来电显示是凌书瑶的同时,也接听了这个电话。

    凌书瑶冷淡的问道:“你有空吗?”李睿为之愕然,道:“啊,我……没有……有……”凌书瑶怒道:“到底有还是没有?”李睿道:“好吧,我有。”凌书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马上给我过来。”李睿呆了呆,道:“过去?去哪?什么事?”凌书瑶道:“少废话,赶紧过来,见面再说,是急事。”李睿道:“那是哪儿啊?”凌书瑶道:“市北区科技路上的七天假日酒店,我在酒店对面等着你。”说完就挂了。

    李睿放下手机,仍然有些纳闷,不知道凌书瑶要干什么,难道是想跟自己开一房?可依着她的性子,不会用这种语气喊自己开一房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见罗娜娜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赔笑道:“我对不起你,我有点急事,必须马上走。”

    罗娜娜微微一笑,说:“这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你是大忙人,事务很多,公务要紧,你走吧。以后有时间再聚也是一样。”李睿现在有求于她,因此对她是非常重视的,闻言说道:“改天我好好陪你,今天实在对不起了。”说完俯下身去,有些歉意的吻了她额头一下。罗娜娜对于他这个吻还是非常满意的,嘴角边现出了甜笑,弧度也越发好看。李睿道:“谢谢你的酒。”说完对她一笑,提上公文包走了。

    出得酒店,李睿在门口招手拦了辆出租车,赶奔凌书瑶所说的那个地点。紧赶慢赶有十几分钟,终于赶到了那个七天假日酒店门口。

    李睿付了车费从车里下来,先看了下酒店正门,这才转头望向马路对面,仔仔细细望了半天,也没看到凌书瑶的存在,心说她是不是逗自己玩呢?拿出手机刚要给她打电话,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忽然降下了车窗玻璃,驾驶位有个人冲他招手。李睿定睛望去,里面那个人苗条脸小,不是凌书瑶又是谁?心中稍安,看看左右没车,快步横穿马路跑了过去。

    “好嘛,原来你是个富婆啊。”走到车前,李睿也认出了这辆车的标志,是辆雷克萨斯,这车可是日系车里的高端代表,在国内可以跟BBA火拼的,寻常人家可是买不起这种车。

    凌书瑶心情不太好,横他一眼,道:“少废话,上车说。”

    李睿就老老实实地上了副驾驶。

    凌书瑶等他坐进车里就迫不及待地说:“过会儿我打一个电话,然后酒店里会有一个男人出来,你去酒店门口等着,只要他出来,你就给我往死里揍他,最好给我打个半死。”李睿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乎乎的说:“打谁啊?让我打?打半死?你疯啦?”凌书瑶冷冰冰的瞪着他,道:“难道非要我说明白?”李睿道:“靠,你说明白了我也得考虑考虑啊。我今天让你帮我完善扶贫工作报告,你可是没帮我的。”

    凌书瑶俏脸一沉,道:“你帮不帮吧?我当你是朋友,才打电话给你的,你不帮马上就给我滚,我另找人来。”以着李睿的脾气,吃软不吃硬,绝对不会受她的威胁,可是听到她自承当自己是朋友,就又有些心软,叹道:“好吧,帮,不帮谁也得帮你,要不然我急里忙慌赶过来干什么?说吧。”凌书瑶道:“我也不怕你笑话了,就跟你实说,我老公跟人在里面开一房。”李睿吓的一声,想要说什么表示惊讶的话语,可是这种事在现代社会实在稀松平常,根本就不值得惊讶。

    凌书瑶淡淡地说:“他要是跟别的女人开一房,我也懒得搭理他,可他竟然跟我的好姐妹开一房,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不管他俩谁搭勾的谁,反正你替我暴打他一顿,有胆子没?”李睿大喇喇的说:“这还用问?咱放在古代好歹也是七尺男儿汉呢,为红颜知己打抱不平那是义不容辞。要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也不配你给我打电话啊?”凌书瑶鄙夷的看着他,半响忍俊不禁笑出声来,道:“真是蹬着鼻子上脸,我只把你当成是好朋友,你却说是什么红颜知己,谁是你红颜了,自作多情。”李睿笑眯眯地说:“男女朋友不就是红颜知己嘛。”凌书瑶哼了一声,却也没再说别的,道:“你去吧,我这就打电话给他。”

    李睿叫道:“等等等等,你老公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呢。”凌书瑶说:“比你矮半头,稍胖,戴眼镜,穿着白色风衣。这样的男人出来你就上去揍他,错不了。”李睿嘻嘻笑道:“我下手可是重,你回家可别心疼。”凌书瑶道:“我贱啊我,还心疼他?你快过去,我要打电话了。”李睿道:“别忙,我打完他以后呢,去哪跟你汇合?”凌书瑶奇道:“还汇合干什么?直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李睿看着她,心想,你坏了我跟罗娜娜的好事,难道就不打算补偿一下我吗?

    凌书瑶伸手推了他一把,嗔道:“讨厌,看什么看,在山沟里一起住那么久,都没看够啊。快去给我打人。”她这话已经透着股子暖昧了,李睿嬉皮笑脸的说:“明明是一起工作,你非说成是一起住,不要污蔑我的清白。”凌书瑶俏脸一板,道:“滚滚滚,别耍贫嘴,先去给我打人。”

    李睿呵呵笑了几声,把公文包留在她车里,推门下去,横穿马路后,站到了酒店门口,等了一阵,酒店里人进人出的倒是不少,却始终没有见到凌书瑶所描述的那个男子样人。后来实在不耐烦,拿出手机给她拨过去,问道:“他到底出不出来?”凌书瑶道:“马上了,耐心点,我先开走啦。”

    于是李睿眼睁睁看着她驾车远去,很快消失在视线中,心说你跑得倒是快,可老子打完人怎么跑呢?

    又等了十来分钟,终于从酒店里走出一个戴眼镜的风衣男子,看上去长得还不错,就是肚子微微有些发福,走起路来也很有派头,估计不是一般人,与凌书瑶还算般配。

    这人走出来就往路边的停车位走去,李睿眼睁睁看着他,却苦于没有杀气,也不好上去就动手,可又不能不上手,否则会遭凌书瑶的埋怨,暗叹口气,硬着头皮冲他走过去,斜刺里往他身上一撞,骂道:“哎哟你妈的,你特么敢撞我?”说着话,已经抡起了老拳,一下就打在他脸上。

    现在人们戴的眼镜镜片一般都是树脂合成的,所以李睿也不用担心他眼镜片碎裂,这才敢第一下打到他脸上,随后第二下第三下也全冲着他的口鼻招呼,很快就打得他口鼻喷血,又在他肚子上重重打了几拳,直把他打倒在地,瞥眼见周围已经有人望过来,就顺着凌书瑶驶去的方向跑去,心中有点疑惑,这小子被打的时候怎么一声不吭呢。

    他边走边给凌书瑶打去电话,将刚才的战果说了一遍,最后叹道:“真是下不去手啊,你说我跟他无冤无仇的,唉。”凌书瑶根本不理会他的感叹,兴奋地说:“好,打出血了就好,你真是好样的。”李睿叹道:“希望他别报警抓我。”凌书瑶冷哼道:“瞧你那点胆子,他报警就能抓住你了吗?青阳市哪个警察不开眼敢抓你?”李睿道:“唉,感觉做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呢……你在哪?”

    五分钟后,李睿再次出现在了凌书瑶的车里,把手上的血迹给她展示了一番,她越发兴奋开怀。

    李睿道:“要我说,你应该找个女人打你那个闺蜜一顿,说起来你老公固然无耻,她更无耻,连你这个好姐妹的老公都引诱,简直无耻到家了。”凌书瑶撇撇嘴,道:“那种贱货理她干什么?经此一事,我反而看清了她,这对我而言是好事呢。”李睿道:“嗯,行吧,你这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走啦。”凌书瑶难得体贴他一次,道:“别急,我送你回家吧。”李睿笑道:“不用,你早点回家,睡个好觉。”凌书瑶深深看了他一眼。李睿笑道:“干吗,不会想把我拉你家里,伺候你洗脚吧?”

    凌书瑶听到这话,想起下乡的时候被他强迫洗脚的事情,脸孔忽的一红,略有几分羞赧的说:“滚吧你,给女人洗脚你还觉得挺美啊……真不要我送你一趟吗?”李睿嗯了一声,道:“为红颜知己帮忙,不求报答,这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所为。”凌书瑶呵呵一笑,道:“滚……那你就下车吧,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