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46下:风物长宜放眼量

    接下来,大部分的常委都支持方青云当选,最后宋朝阳一锤定音,确定了双河县长就是方青云,级别上也给他从副处级提到了正处级。

    当然了,市委常委会上决定了不算,方青云想当这个双河县代县长,还要在双河县人大常委会上通过。至于做真正的县长,更是差得远,还要等到明年开春的人代会上经过正式选举才能当选。虽然那只是一个过场,却是必须要走的。

    李睿看到这个结果并不吃惊,方青云作为老板的老同学,又有这个资历,老板当然要提拔他了。何况,老板想在青阳市站稳脚跟并有所政绩,必须要有一班亲信在基层忠实的贯彻执行他的心意。否则,就算他身为市委书记,可基层的领导干部们对他的意图阴奉阳违,不予贯彻,那他也只能当个空头司令,什么都干不出来。

    至于他从哪里提拔亲信,不外乎这几种:同学、同事、朋友、亲戚。方青云正好是他的老同学,当然就要提拔起来了。

    现在老百姓数说官员劣迹的时候,经常爱说“任人唯亲”。可这又是什么大罪过了?对于一个领导来说,不任人唯亲,还要任人唯远吗?就是因为“亲”,所以才熟悉了解这个人的脾气秉性,知道他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才能更好的任用。换成一个陌生人,谁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连人性德能力都不了解,又怎么敢放手给他让他去做大事?

    作为老百姓,当然希望领导选拔任用的是人才,任人唯贤。可在国内的官场环境里,大部分的人才与贤才反而是被扼杀的对象。老百姓们更多看到的是,行政办事机关里充斥着一些愚人蠢人,觉得就算自己进去也比他们干得好。只可惜,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在中国,从古至今,领导提拔下级的时候,蠢笨从来都不是一种贬义词。领导们只需要两种下属:一种是能干事的人,这种人有一些就足够了,不用太多;另外一种是听话的人,这种人则是多多益善。

    这么说似乎有些黑暗了,当然还是存在一些清官与良臣的,例如包青天之类的,这类人通常都会选拔清明廉洁的下属官吏。只是这类人太稀少了,昙花一现,中国几千年又出现了多少?

    确定双河县长的人选后,孙耀祖咳嗽一声说道:“朝阳书记,方青云提拔县长之后,他县委副书记的位子可就空出来了。副书记也是相当重要的岗位,不能空缺。这次会议是不是也先确定一下要走的程序?”宋朝阳点了点头,对县委组织部长吕建华道:“吕部长,要继续麻烦你们组织部了,看看该走什么考察程序,尽快拟一个人选名单出来,争取下次上会就定下来。”

    吕建华点头答应下来,认真的记在了本子上。

    这个议题结束之后,理论上这次常委会就算开完了。不过宋朝阳没有公事公办的散会,而是面带笑模样的跟众人拉起了家常。大家边喝水边聊天,倒也其乐融融,若是此刻有外人进来,根本就不会想到这是市委常委会的现场。

    众人聊了一阵子,宋朝阳对李睿道:“小睿,趁着今天各位常委都在场,你把下乡扶贫的工作简单跟大家讲一讲。”

    李睿明白,他之所以要自己向众常委汇报扶贫试点工作,是起个预热的作用,为今后展开全市范围内的扶贫运动做好铺垫,于是清了清嗓子,朗声汇报起来。

    在座十一位常委,除了少数几人,基本都是从乡镇农村基层一步步爬起来的,知道乡村工作的难处,却对扶贫工作的难点没有太多认识,甚至大多数人对扶贫工作一点不熟悉。今天,李睿的汇报,让他们第一次了解了扶贫工作中居然存在着这么多的难点。

    于是,孙耀祖又一次打起了退堂鼓,摇头晃脑的说:“要我说啊,咱们顺应省里的态度、搞个扶贫的架子就行了,没有必要再展开什么大规模的扶贫活动。小睿啊,我问你,你们这次下乡扶贫,连吃带住加交通费用,总共是多少?”

    李睿想了想,说道:“我们租的是当地村民的房子,一个月租金是五百块钱,这是产生费用的主要来源。至于平时吃饭,没花多少钱。我昨天算出来的票据,一共不到两千块,这是两个人的全部消费。”

    孙耀祖道:“你看看你看看,两个人下乡扶贫不到一个月,就产生了两千块的费用,等于是一个科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了。要是按照万名党员帮万家搞下去,这一万名干部就要产生五千个类似的费用,这对市财政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负担啊。而且,小睿,我再问你,你们下去跑了一趟,有什么成绩没有?到底扶富了几户?”

    李睿说:“在我们的带动下,小龙王村一共有十户贫困户展开了自救养殖小产业。其中九户暂时看不到什么效果,要等到明年开春以后才能看到了;其中一户通过搞假山盆景,已经创造了实际收入,相信明年就能实现脱贫致富。”

    孙耀祖摇头道:“也就是说,你们这趟下去几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对不对?”

    李睿很想驳斥他,脱贫致富是一个过程,不可能立竿见影的,生孩子还要十月怀胎呢,何况一家好几口人实现脱贫致富?对于扶贫效果,着急是不行的。可是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也不好给他没脸,就只说:“成绩分实际成绩与潜在成绩,从实际效果看,我们确实没什么成绩。”这话的潜台词是,如果从潜在效果看,我们已经有成绩了。

    孙耀祖显然不会理会他所谓的潜在成绩,摇头道:“也就是说,你们这次扶贫试点工作虽然没有失败,却也不比失败好多少,是?”

    李睿被他一句话轻轻松松抹掉了自己跟凌书瑶将近一个月的辛苦劳动,心里别提多恼火了,却也不能说什么,垂下头不理他了。

    宋朝阳笑道:“耀祖市长,不是我护短,小睿他们确实付出了努力,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只是这份成绩要在明年才能见效,毕竟扶贫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你可不能说他们失败了。”

    孙耀祖也在尽量维持着友好和谐的气氛,也笑道:“我没说他们失败了,可暂时跟失败也差不多,是。所以我说,扶贫这事不好弄,与其付出那么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不如想方设法在城市建设发展上做章。城市发展起来了,经济总量提高了,也能提升咱们青阳在省里的地位,也是大功一件啊。补短板虽然可行,可如果短板不好补,那就只能增加水桶的容积了,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宋朝阳点头道:“我们制定的扶贫规划肯定是有问题的,通过小睿他们这次扶贫试点工作所积累的经验与教训,还要继续完善。对于扶贫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工作,我想起了毛一主席他老人家一句诗,叫‘风物长宜放眼量’。他老人家其实就是在教诲我们,对于有些事情,不要着急,目光要看长远一些,不能只盯着眼前的些微利益。我还是要强调,贫必须是要扶的,不扶贫,市里那些贫困人口就会永远拖我们青阳市经济发展的后腿,让我们在省里城市排名中名列末位。我们身为他们的父母官,也对不起他们对我们的殷切厚望。好了,我只说这么多,这次常委会就开到这里,大家回去忙。”说完站起身来,四下里看了一圈,迈步走了。

    李睿觉得老板的话有点重了,似乎是无声的给了孙耀祖一个耳光,在讽刺他眼光太短,拔腿跟上老板的同时,瞥了孙耀祖一眼,他脸色果然不太好看,心说你这是活该,全是自找的,身为市长没有市长的觉悟,总是在这种利国利民的好事上扯市委书记的后腿,活该你被批评,走出会议室后,敏锐的感觉到,老板比以往硬气了许多,心里也跟着高兴,谁不希望自己老板是个强硬人物呢?最好是那种唯我独尊的样子,这样自己这个秘书也跟着更有威势。

    他跟着宋朝阳回到办公室里,把茶杯续水后放到他的桌子上。

    宋朝阳见他转身要走,把他叫住,皱眉问道:“小睿,我刚才的话是不是有点过分?”李睿道:“不过分不过分,绝对不过分。您也该硬气一回了,要不然孙市长还总以为您软弱可欺呢。”宋朝阳哈哈笑道:“也没你说得那么严重,他倒不敢欺负我,不过总是给我扯后腿,让我有点烦。扶贫是补咱们青阳经济发展的短板,是为上百万处于贫穷状态的老百姓谋福祉,可以说是大大的好事,他为什么总是不答应呢?动不动就拿市财政说话,哦,不扶贫市财政又能省下几个钱?还不是全被官员们吃喝玩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