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49章:晚上活动

    李睿进入停车场,把从一处开来的那辆普桑开了出来,到酒店西边路边的阴暗处把等在那里的宋朝阳接上,就径自去接贾媛媛。

    路上,李睿说:“老板,您还记得我说起过的那个贾媛媛吗?我的……呃,老同学。”宋朝阳想了一阵才想起来,道:“哦,怎么了?”李睿红着脸讪讪的道:“我叫上她一起了,现在先去接上她,再去接郭姐。”宋朝阳奇道:“你叫上她干什么?”李睿尴尬的说:“郭姐提起来的,我就……叫上她了。不过我没告诉她你们的身份。”宋朝阳道:“这个郭晓禾!”

    李睿听他的语气,似乎在责备郭晓禾多事,不过也听不出太多批评的味道在里边,心里自有一番思量。

    他给贾媛媛打去电话,跟她确认了接上她的时间。过了十来分钟,在市北区一个公交站那里将她接上了车。

    贾媛媛坐到副驾驶上以后,才发现车里另有一个人,想到自己跟李睿今晚即将可能发生的勾当,忍不住脸红,恨恨瞪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李睿有些尴尬的给二人互相介绍:“媛媛,这是我同事,你叫哥就行了;呃……这是我老同学贾媛媛。”

    贾媛媛羞涩的叫了宋朝阳一声哥。

    宋朝阳坐在后面打量她,虽然车里没有光亮,但还是可以看出,此女容貌甜丽、体态成熟,是个上佳的美人,心中暗赞李睿有福气,道:“媛媛是吧,你不要见外,我是小睿的好朋友,咱们今晚聚到一起玩一玩。过会儿还要接上一个我的朋友,你就有伴儿了。”

    贾媛媛哦了一声,趁他不注意,用手在李睿大腿外侧狠狠掐了一下子。

    李睿疼得差点没叫出声来,当着老板的面也不敢大呼小叫,只能忍了,恶狠狠看了她一眼,心里说,你现在掐我,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你。

    又开了十几分钟,已到市南区那条路上,顺利将郭晓禾接到车里。今晚去梦桃源的四个人算是凑齐了。

    郭晓禾见到贾媛媛以后表现得很友好,主动跟她打招呼认识,还说过会儿要一起打扑克。贾媛媛不知道宋朝阳与郭晓禾的来历,又担心二人知道自己跟李睿的关系,因此表现得不太热情,脸上一直讪讪的,相当内向。

    郭晓禾确认贾媛媛是李睿的老同学之后,就也没有再问什么,偷偷牵住宋朝阳的手,跟他窃窃私语的说起体己话来。

    李睿也不好光听不说,那样难免有偷听二人说话的嫌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贾媛媛说话,谈的都是些与工作与生活有关的话题。

    一路闲聊,车子驶入了梦桃源山庄的大门。

    郭晓禾忽然伏身到前排座背上,轻轻拍了李睿肩头一下,用暖昧的口吻低声问道:“还打牌吗?”

    郭晓禾的问题虽然只有短短四个字,但其中所含的信息量却是极大。李睿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她只是单纯地询问自己过会儿还打不打牌,实际上,她话里的暖昧语气表达了更深一层含义:“你跟贾媛媛是不是一到酒店就上席梦思办事?”那样一来,自然就没兴趣没心情没时间打牌了。

    李睿听出了她话里的戏谑味道,微微一笑,心说,恐怕是你不想打牌了吧,侧过头,用只有她听见的声音道:“你说打就打,你说不打就不打。”郭晓禾见他把这个烫手山芋扔到了自己手上,有些小恼羞,轻轻在他肩头捏了一把,嗔道:“我问你呢!”李睿有心照顾她的面子,笑道:“那就不打了。”郭晓禾闻言果然眉开眼笑,低声道:“好,听你的,那就只好不打了。”

    李睿听她这话说得很勉强,好像极不情愿放弃打牌似的,只是看在自己的面上才被迫不打,心里好笑不已,见过虚伪的女人,却没见过这么虚伪的女人,心说郭姐你还能再虚伪点吗,要不是为了老板的性福考虑,今天我非得缠着你打一通宵的牌不可,看你郁闷不郁闷。

    车子在山庄狭窄的路上奔驰,穿林过楼,上坡绕湖,在黑夜中给人一种“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奇感受。

    贾媛媛坐在副驾驶上,目不暇接,只觉看不完的景色、走不完的庄园,不由得惊讶地说:“这儿好大呀!”李睿道:“是啊,要是不开车,可要走一阵子呢。”

    车到那栋欧式城堡风格的酒店前停车场上停下,李睿回头对后排座上二人道:“我先去拿房卡,你们不用急。”说完拍了贾媛媛手臂一下,示意她跟自己下去。

    郭晓禾目送二人下车离去后,亲热的抱起宋朝阳的胳膊,道:“跟小睿认识得越久,发现他身上优点也越多。你看他多细心啊,生怕咱俩跟他一起去前台开一房的时候抛头露面,特意嘱咐咱俩不用急着过去。他这真是一心一意为你这个老板着想啊。”宋朝阳点头道:“是啊,小睿确实考虑得很周到。我以前也不是没用过秘书,但是还没哪个秘书比他做得更好。”

    郭晓禾笑嘻嘻的说:“我刚才故意问他,还打不打牌,就是想看他笑话,谁知道他竟然又把问题推回给我,可是把我气坏了。多亏他马上就说不打了,要不然啊,咱们还得先打牌。扑克牌一打起来,没两个小时是完不了的,那可就耽误时间了。”宋朝阳呵呵笑起来,左手在她大腿上轻轻拍了拍,道:“打牌最早还是你提起来的呢,又是你最先想要不打的。不打就不打吧,还拿这个去逗弄他们俩,你呀,虚伪!”

    郭晓禾撒娇道:“我还不是想着多陪陪你嘛。你平时工作那么忙,难得出来放松放松,大好的时间怎么能让打牌浪费掉呢?我可是一心为你着想,你还说我虚伪,我生气啦。”宋朝阳笑道:“好啦,算我错了,我们家小禾真乖,过会儿啊,我好好给你赔礼道歉。”郭晓禾嘻嘻笑道:“你打算怎么赔礼道歉啊?”宋朝阳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郭晓禾听后就动了情,腻腻的道:“能不能先不洗澡啊?到屋里就先……”宋朝阳被她这火烫的话勾动了心,侧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道:“为什么不行?”郭晓禾也回应着吻他,边吻边说:“好哥哥,我想死你了……”宋朝阳见她热情似火,好像恨不得就在车里做一次似的,吓了一跳,忙推开她道:“别急,等到了房间再说……小禾,也不是我说你,你干吗老是撺掇小睿带朋友一块出来啊?”

    郭晓禾振振有词的说道:“我这也是为咱俩着想啊。你想啊,咱俩的关系,小睿已经知道了,这对咱俩来说就等于是一种风险。因此我必须也要想办法知道小睿的私情,这样才公平嘛。我当然也不是想着去害小睿,就是出于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理考虑。我还想呢,这回小睿要是不带这个贾媛媛过来,我就从局里带个美女过来介绍给他认识。反正啊,要下水大家一起下水,谁也别想独善其身。”

    宋朝阳道:“小睿不是那种人,你不用防着他。”郭晓禾老于世故的介绍道:“这年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实在太脆弱了,连父子都能反目成仇,何况他只是你的秘书呢?咱们也不是害他,就是稍微防着他一点。我知道你心眼好,那就让我做这个恶人好了。”宋朝阳本来还想数说她两句,可是听她这么一说,一股感动之情油然而生,哪里还有为李睿抱不平的心思,把她搂紧了一些,柔声道:“真是我的乖妹子!”

    李睿跟贾媛媛并肩走向酒店大门,道:“等会儿进去了我去前台开一房,你去电梯厅那等着我。”贾媛媛听了“开一房”这个词,脸色有些不自然,又想到自己跟眼前这家伙的私情完全暴露在刚才车里那两人面前,越发有些烦躁,不无羞恼的说:“你真可恶!”李睿讶然道:“我的好媛媛,我怎么你了就可恶?”贾媛媛哼道:“你约我出来就出来吧,干吗还跟别人在一块?你生怕咱俩的关系别人不知道啊?”李睿叹道:“我的宝贝哦,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我还不是被逼不得已。你先去电梯厅等我,等过会儿到了房间里我再跟你好好解释。”

    贾媛媛也没办法,只能听他的话。

    两人先后走进酒店大厅里边,贾媛媛直接走向电梯厅,李睿则去前台开一房,总共要开两套带温泉的豪华间,一套给老板用,一套自己用。这种县郊的山庄酒店住宿费用并不如何昂贵,譬如带温泉的豪华间,一晚上只不过是五百元,比盛景大酒店那种五星级大酒店里的豪华间便宜不少。

    李睿倒也不用担心费用多少,因为不论花多少,都有办法走公款报销。到了这种时候,钱已经不是问题了,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在短暂的一宵美好时光里面玩得更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