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68章:冷嘲热讽

    李睿奇道:“就你,还搞收藏?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这年纪,你这性别,你这学识,你懂收藏?你纯粹就是一个跟风收藏爱好者。”高紫萱怒道:“你瞧不起我是不是?好啊,我这就带你去我家里边看一看,给你瞧瞧这些年我收藏的艺术品,让你这个没见识的家伙开开眼界。”

    李睿还从未去过她家,闻言倒也心生向往,道:“估计今天是没空了,改天再说吧。”高紫萱道:“改天就改天,你顺便把那个小球给我带过来。你不带我就永远不给你看。”李睿讽刺她道:“你能再小家子气点吗?”高紫萱怒道:“我小家子气你个脑袋,我给你跟青曼姐买了五万多块的衣服,还说我小气,信不信我一脚踢死你?”李睿笑道:“你总这么暴力可是嫁不出去了。”高紫萱道:“嫁不出去也要先踢死你。”李睿:“……”

    两人好容易才休战下来,吕青曼拉开车门坐回原位,神色忡忡的对李睿说:“咱爸刚打来电话,说大姑脑血栓住院了,让我代他过去看望一下。你去不去?”李睿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去啊,你去哪我去哪。”

    高紫萱酸溜溜的说:“好一个妇唱夫随啊。”

    吕青曼笑道:“丫头,小睿晚上请你吃饭,你是现在陪我们一起,还是等晚上再聚齐?”高紫萱说:“无所谓,怎么都行,难得今天这么清闲,没几个人骚扰我。不过我开车也开得脚疼了,那个谁……谁谁,你过来开车。”李睿说:“我驾照没带身上。”高紫萱推开门道:“那怕什么?在省城还有人敢拦本小姐的车吗?”李睿笑嘻嘻的说:“倒也是,好吧,我开就我开。”

    两人同时下车交换位置,擦身而过的时候,高紫萱故意狠狠撞了李睿一下,把他撞得差点没趴在车身上。

    在去医院之前,吕青曼先找超市买了一个大果篮,又买了几样营养品,又跟李睿商量,除去刚买的礼品外,再留给大姑一千块钱权作孝心。

    李睿当然不会不同意,心里打定主意,这份钱从自己钱包里出,开车的时候也在心里琢磨,这还是头一回见吕家的姑表亲,务必要表现得好一些,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车到省第一人民医院,高紫萱留在车里不动,李睿提着果篮与营养品,和吕青曼下了车,并肩往住院部走去。

    在住院部大楼门口,李睿停下来,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元,交给吕青曼。

    吕青曼非常欣慰,却推拒道:“我有,你收着吧。”李睿笑道:“我的还不是你的?”吕青曼听了更加开心,道:“你应酬多开销大,工资本来就不够,还出这份钱?”李睿笑着把钱塞到她手里,道:“你大姑就是我大姑,我对自己大姑表示下心意怎么了?”吕青曼也就没再矫情,只是看他的眼神更有爱了。

    两人来到高级病房里,见到了躺在病席梦思上的大姑。

    大姑六十多岁年纪,面色蜡黄,一脸褶皱,留着短发,头顶戴着一个环形发卡,两只眼睛生得有些刻薄,脖子上戴着一条粗粗的金项链,耳朵上也都戴了金闪闪的耳环,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大姑旁边坐着瘦小枯干的大姑父,年纪跟老婆差不多,长相憨厚,令人很容易对其产生好感。

    在病席梦思的另一边,站着大姑家的两个女儿。一个四十岁上下,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年纪,长相酷似其母多一些,也都是穿金戴银、穿着时尚,富婆一般的人物。

    吕青曼先跟二老与两位表姐打了招呼,又给四人介绍李睿,再把四人挨个介绍给他。

    李睿生性谨慎,在没跟吕青曼成婚之前,不敢学她的称呼,只称“伯伯,阿姨,大姐,二姐”。

    出乎他意外的是,这一家四口除了大姑父对他还算客气外,另外三个女人对他却是爱答不理的。大姑是懒得看他,直接表现出了无视。两个表姐则是用挑剔审视的目光斜眼打量他,颇有几分看不起的意思。

    李睿留意到三女对自己的态度后,心中很是纳闷,自己从来没见过这家人,她们是因为什么对自己一上来就如此冷淡的呢?难道仅仅因为自己来自于青阳,她们瞧不起自己这个土包子?

    更过分的事情很快发生了。

    在吕青曼与大姑聊了几句有关病情的话题后,大姑居然当着李睿的面问她道:“上个月,我叫你大表姐给你介绍了省人民银行行长的小儿子,虽然门不当户不对,可也没差多少吧。你怎么不跟人家见一见呢?”

    大表姐马上叫道:“是啊,我说青曼,你怎么连见都不见呢?人家可是地道的大海归,从德国回来的金融学博士,回来他爸就把他安排到我们行里边了,一进来就是货币信贷管理处的处长,年薪就别说了,钱在人家眼里屁都不是。这人要个儿有个儿,要模样有模样,我跟你说,那绝对是我们行里排名第一的钻石王老五。他配你虽然还差着点……”说着有意无意瞥了李睿一眼,道:“可也差不了太多啊,而且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有上升空间呢,保不准以后就是副行长了。你跟他绝对享福。”

    这话言下之意非常明显,就是说李睿各方面条件跟吕青曼相比差太多。

    吕青曼笑容凝在脸上,淡笑道:“我跟李睿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明年开春就要结婚了,你们也就不用费心了。”

    此言一出,大姑与两个表姐都吃了一惊。三人第一次正眼打量起李睿。

    二表姐把鄙夷的目光从李睿脸上收回来,对吕青曼道:“表妹,你没开玩笑吧?结婚可是大事,你别儿戏。这个李睿一个月赚多少啊?能养得起你吗?又能撑得起这个家吗?你可得想清楚了再说。要我说,你大姐给你安排的那个男人就挺好,你为什么不珍惜呢?你嫌他跟你们家门不当户不对吗?那这个李睿跟你们家就门当户对了?”

    大表姐哼道:“就是。青曼,挑男人可不能光挑外表,也得看经济实力。你前夫其实就挺不错的,虽然总是瞎折腾吧,可人家能赚钱啊,又是官二代,你跟他多好啊。最不济,你也得跟我们姐妹俩学学,挑个会赚钱的男人吧。赚不了什么大钱,赚点小钱也行啊。我一年也花不太多,五六十万、七八十万也就打住了,我老公却能给我赚几百万回来,随便让我怎么花。你怎么也得挑个比我老公强的男人吧?”

    这些话,没有一句恶毒之语,可是李睿听到耳朵里,却跟中了无数恶毒的冷箭一般,全身都不舒服,想要负气走出去,又怕那样显得没有礼貌,反而成为她们攻讦自己的理由,因此,就算再不爱听,也只能强忍着火气留在屋里。

    吕青曼听得脸色沉下去,张嘴想要说什么,又忍住了,过了一忽儿,道:“大姑,大表姐,二表姐,谢谢你们为我的婚事操心。不过,选什么样的老公我自己心里有数,就不用你们说这说那了。”说完,从兜里拿出李睿出的那一千块钱,放在大姑的手边席梦思上,淡淡的道:“大姑,也不知道该给你买点什么,就留点钱,你看着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我爸最近很忙,可能抽不出时间来看你,你好好养着吧,我们就先走了。”说完此话,转身来到李睿跟前,故意抱住他的胳膊,亲热的叫道:“老公,我们走吧。”

    李睿见吕青曼维护自己的尊严,心里非常高兴,得意的看向大姑与两位表姐,暗想,就算你们一家子全都瞧不起我又怕什么了,只要青曼爱我就足够了,临走之前,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句:“阿姨您好好休养吧,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又对大姑父微笑示意,跟吕青曼并肩走出病房。

    至于两位表姐,他直接忽视了,暗里寻思,大姑瞧不起自己,到底是长辈,因此必须记得保持礼貌与尊重,免得被她挑眼。两个表姐则是同辈,高兴了尊称两人一声姐姐,不高兴了她俩狗屁都不是。看她俩对自己的态度如此恶劣,自己又何必给她们好脸?

    大姑父是个热心人,见二人要走,就起身送二人出去。

    大姑与两个女儿听了吕青曼的话后,对视一眼,各自有些惊讶。

    大表姐走到门口把门关了,回身道:“看来青曼是铁了心啦。”二表姐面色不悦的说道:“她什么意思啊?给谁耍脸子呢?咱也是为她好啊。哦,胳膊肘往外拐,当着外人面损自己人,这就是她们老吕家的传统?”大表姐嘿然叹道:“得了得了,你少说两句。什么她们老吕家,你也算半个老吕家的人。要是没有舅舅这棵大树靠着,你我能过上今天这样的好生活吗?”二表姐冷冷的说:“我就是看不惯青曼的做派。小时候还挺乖的,老实巴交的,想不到大了大了,反倒把自己人当仇人看了。哦,咱们这么说是为谁好啊?还不是想让她过得更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