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69章:说他是土包子

    大表姐叹道:“你说你也是,明明看见青曼把那个什么李睿都带过来看妈了,那就是把他当成准老公了,你还说瞧不起他的话。换成谁谁不生气啊?人家给你这个二表姐的面子,没当面损你就便宜你了。”二表姐一听就不高兴了,叫道:“哎哟,我的亲姐,你还有脸说我,你不也当面损那个姓李的来着吗?”大表姐怯怯的笑着,道:“我可没当面损,顶多是暗讽。不像你,又嫌人家赚的少,又瞧不起人家门庭,都把人家说得不高兴了。”二表姐恼羞成怒,道:“好像你没说过似的……”

    大姑把手一摆,瞪着两个女儿说:“都少说两句,你们是看我来啦还是吵架来啦?”

    二女闻言就都闭上了嘴巴。

    大姑淡淡的说:“都听见没?”大表姐与二表姐对视一眼,都有些纳闷,二表姐问道:“听见什么了?”大姑说:“青曼要跟那小子结婚,明年开春。”二女都点头道:“听见啦。”大姑说:“都听见就行,准备准备吧,该送的贺礼、钱,都提前准备好。”

    大表姐说:“其实这个姓李的长得满不错,一表人才的样子。”二表姐讥讽道:“你这话跟我们说什么?你应该刚才跟青曼或者姓李的说,还能落下个大人情。现在好啦,青曼也得罪了,未来表妹夫也得罪了,人都夸你精明,你就是这么精明的啊?哼哼。”大表姐冷笑道:“好像就只有我得罪他们似的,你不也得罪了吗?”

    大姑怒道:“还有完没完?你们是不是存心给我添乱来了?要是恨不得我早点死那我马上就死。”

    二女吓了一跳,哪敢再说什么。

    大姑凌厉的目光狠狠扫视过两个女儿的脸,教训她们道:“亲戚哪有隔夜仇?找个机会抹平了不就得了?他俩结婚就是个好机会。等他俩结婚的时候,好好跟人家道个歉,再备份重礼,不就完了吗?这个看不起,那个看不起,我告诉你们,他姓李的就算真是个土包子,进了吕家门,转过天来也是大人物。说不定,以后你们俩还得求着他呢。”

    二表姐嬉皮笑脸的说:“妈,你还说我们呢,其实你不也瞧不起他?说他是土包子,哈哈,可不是,从青阳来的不是土包子是什么?”

    话音刚落,病房门开了,大姑父笑呵呵走了回来。

    他说:“李睿这孩子真不错,懂事,有礼貌,跟青曼挺配。”大姑嗯了一声,道:“看起来是有修养的人,没跟咱们家这俩宝贝闺女吵起来。”

    大姑父看了看两个闺女,脸上笑容慢慢收敛,用手指戳戳点点的说:“不用瞧不起人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用十年,你们两家就得天天跑人家家里边拍马屁去!”

    吕青曼陪李睿来到住院部楼下,仔细打量他的神情,关切的说:“你没生气吧?千万别跟我那俩表姐一般见识。这事都怪我,去之前没跟你说明他们家人的脾气秉性。我那大姑本身就是个心高气傲的人,生下两个丫头,从小娇生惯养,也都不是善茬。自以为是省城人,就瞧不起外地人。其实啊,他们一家要是离了咱爸这条大腿,那就什么都不是。我跟你说,他们家现在的一切,其实都是靠着咱爸才得来的,没想到他们倒是仰仗着家势,骄傲得不行了。哼,她要不是我的亲大姑啊,我都想跟他们绝交了。”

    李睿微微一笑,握紧她的纤手,道:“刚才确实挺生气,不过眼看我们家青曼站出来维护我,我一丁点气都没了。当时我就想啊,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瞧不起我,也没关系,只要青曼心里有我就足够了。”吕青曼温婉一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李睿道:“我还要骗自己的老婆吗?”吕青曼笑眯眯地说:“真乖!”李睿笑道:“你也说我乖,那是不是给我点奖励?”吕青曼道:“什么奖励?你说吧,我能给的一定给。”说完这话,也回过味来了,他这是话里有话,抬眼看他,果然见他脸色暖昧,目光里充满了邪恶之意。

    她瞬间就红了脸,小声道:“现在不行,等回家再说。”李睿笑道:“我也没说现在就要啊,现在怎么给?难道想车震?别忘了车里还有个电灯泡呢。”吕青曼羞嗔道:“去你的,你才想车震呢。”李睿哈哈笑道:“对,我就是想车震。”吕青曼羞答答的说:“又不是你的车,你想震紫萱还不答应呢。”李睿嘻嘻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是我有车,你就答应车震了?”吕青曼斥道:“去你的,少没正经。”李睿拉着她往前走,道:“赶紧回家,我等不及了。”吕青曼听了好笑不已,却也带有几分向往,红着脸跟了上去。

    回到车里后,高紫萱问道:“怎么样,老人家没事吧?”吕青曼道:“没事,再输两天液就出院了。”

    高紫萱点点头,忽然问李睿道:“你熟悉车不?”李睿说:“你什么意思啊?是要买车还是修车?我再熟悉也熟悉不过你这个车老板啊。”高紫萱推开车门道:“你下来看看,后备箱这有点怪响……青曼姐就不用下来了,很快就好的。”

    李睿皱着眉头下了车,心里有些纳罕,高紫萱这辆宝马刚才一直处于熄火状态,后备箱怎么会有怪响呢?除非进了耗子。可是后备箱是全封闭的,又怎么可能进耗子?怕是连只苍蝇都进不去呢。

    两人来到车后,后备箱已经打开了,高高抬起,正好遮住了车后窗。

    高紫萱拉着李睿退开几步,保持两人被后备箱盖挡住的状态,避免被车里的吕青曼看到,大声道:“你瞧瞧……”说完这三个字,又小声道:“刚才罗岗给我来电话了。”李睿这才明白,她说后备箱异响只是一个借口,真实目的是叫自己下来说悄悄话,低声问道:“他说什么?”高紫萱道:“他说,他们局长不同意把那个姓冯的矮子跟晴人偷一情的事通知省公安厅与省纪委。”李睿听得脸色大变,道:“不同意?”定了定神,犹疑的自言自语:“难道靖南市公安局长跟冯卫东是朋友?哎呀,很有可能,都是地级市的公安局长,都受省公安厅的垂直指导,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完了,竟然没考虑到这一点,这回可是完了,功亏一篑。”

    高紫萱傲娇的笑着,看着他的凝重表情,也不言语。

    李睿心念电转,冯卫东这回要是能够逃出生天,肯定会展开疯狂的反扑,很可能由罗岗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头上,那自己可怎生是好?一时间,吓得后脊背冒出一层冷汗,无意间抬眼发现,面前这个大美人正似笑非笑的瞧着自己,很有几分看笑话的味道,心中一动,道:“臭丫头,你没骗我吧?”高紫萱瞪大美眸,哼道:“骗你?你认识我以来,我骗过你吗?倒是你用不值钱的破镜子骗了我,伤害了我的感情。”

    李睿苦笑道:“那你笑什么?”高紫萱道:“你管天管地,还管得着我笑吗?我爱笑就笑,爱哭就哭,你管不着。”李睿道:“大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一定要告诉我啊,别让我胆小,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高紫萱道:“我先问你啊,是你把我的饼干都吃完了?又给我买了两包新的?”李睿苦兮兮的点头。高紫萱奇道:“你既然这么细心,那为什么不把好人做到底,帮我把垃圾箱里的垃圾都扔出去啊?”李睿道:“我……我懒得碰。”高紫萱说:“你是嫌脏吧?”

    李睿叹道:“哎呀,别闹了,我这都摊上大事了,你还说这没用的。”高紫萱悠闲自在的瞧着他,道:“我现在明白青曼姐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你有时候是挺招人爱的。”李睿瞪着她,没好气的道:“我马上就要被冯卫东报复至死啦,还招人爱个屁。”高紫萱嗤笑道:“瞧你这点出息,有胆子整人,就没胆子承受报复吗?要我说啊,这都怪你自己,做什么事情之前,未算胜,先算败。着急出手是不行滴。”

    李睿见她实在不配合,也就懒得再理她,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未免过虑了,首先,冯卫东并不知道这事是有人要整他,更不会知道自己藏在这件事的后面;其次,就算冯卫东想要报复,他似乎只能报复到罗岗头上,但省城是罗岗的地盘,罗岗也不是普通人,估计老冯也不好对他下手;再其次,罗岗看在高紫萱的份上,无论如何也应该不会出卖自己给冯卫东。既然如此,自己还担心什么?估计,眼前这俏丫头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并不担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