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86章:介绍工作

    他跟凌书瑶左右相邻,能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想到在小龙王村火炕前给她洗脚的亲热场景,心头一热,偷眼观瞧,见众人都在认真阅读报告,就偷偷在会议桌下轻轻踢了她一脚。

    凌书瑶就是这样的妙人,明明被他踢了一脚,却仍是一眼都不看他,将报告翻起一页,假作读得很连贯,脚底下也没做出反击动作,就好像从来没被骚扰过似的。

    李睿见她不为所动,就用脚在她鞋子边上轻轻磨蹭,动作极其暖昧。凌书瑶任他耍坏,仍是不动。就在李睿觉得没什么意思,想要收腿回去的时候,她却猛地在他鞋子上面狠狠踩了一脚。好在这女人不爱穿高跟鞋,平时多是穿平底鞋,所以给李睿造成的痛苦并不大。

    宋朝阳估摸着大家都读得差不多了,说道:“大家都谈一谈看法吧。如何拟定一个全面细致的基层扶贫工作开展办法,直接决定我们今后开展的扶贫开发工作能否有效,重要性毋庸赘言。这件事本来由扶贫办负责,今天我就越俎代庖了,希望大家也能引起重视。”

    他这话就定下了调子,就算有人想不重视都不行了。谁不重视那就是跟他对着干,谁有那个胆子跟市委书记对着干?

    与会者除去宋朝阳,就以市委秘书长杜民生的地位最高,虽然他跟副市长罗宾同属于副厅级,但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市委常委,在市里重大事项的决策方面有着投票权,这可是至高无上的权力呢。因此,他有着第一个发言的权力与资格。

    杜民生发言四平八稳:“看过这份扶贫工作报告,我深有感触。与这份报告的作者李睿一样,我以前也从来没有过扶贫工作的经验,现在看来,我对基层扶贫工作的设想有些过于简单。我想说的是,扶危济贫,是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优秀传统,而到了当代,扶贫开发工作也已经是我们国家所部属的最重要的政府工作之一,其重要性毋庸置疑。宋书记说得很对,我希望大家能够认真重视扶贫工作的重要性,也必须审慎的制定相关实施办法。我就说这么多吧,具体办法还要看专业扶贫部门的意见,我就不外行领导内行了。”

    他确实是扶贫工作的门外汉,能够参加此次这个会议,是宋朝阳想要他以市委大秘、管家的身份,随时了解扶贫工作的进展,并帮忙做出统筹规划,原本也没指望他能拿出什么具体意见来。因此,他说这番话就已经够了,能表示一个态度就足够了。

    接下来是副市长罗宾发言,再下去按顺序是市扶贫办主任等一干领导,凌书瑶也发了言。

    李睿作为这份报告的作者,也有幸在众位领导跟前露脸,侃侃而谈,说了一大套,有些内容是曾经给吕舟行汇报过的,并由那些想法引申了些东西,也算很有新意。

    众人听得连连点头。

    宋朝阳见李睿言之有物,且很有道理,暗暗点头,自觉没有挑错人。

    任何会议,研究讨论制定某个实施办法或方略的时候,都不可能一次会议就制定下来,都需要多次会议反复的讨论、探讨、考虑、辩论甚至最后还有一个投票的程序,才能最终成文。

    这次也是一样,大家都发表完看法后,宋朝阳给大家布置了思考与拟文的作业,也就散会了,等待下次开会继续探讨。

    就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样,办法也绝对不是一天能想出来的。宋朝阳也并不需要大家多么高效的拿出相关办法,只要多次开会,屡次强调扶贫的重要性,有心人自然会按他的心意做出回应。这也是中国官场的特色之一,也是体现中国人聪明的地方之一。

    回到办公桌里坐下后,李睿收到了凌书瑶从聊天工具上发来的短信息:“脚痒了就自己剁下来!”

    他笑了笑,回复她:“某人比蝎子还毒,蝎子不过是蛰屁股罢了,某人动不动就砍手砍脚。”凌书瑶回复道:“滚!”后面很快又打出一个害羞的头像表情。

    李睿那话自然是讽刺她在小龙王村如厕被蝎子蛰屁股的事情,见她做出害羞的样子来,心说她是个知情识趣的女子,正寻思怎么戏戏她,私人手机就响了,拿过来一瞧,是个陌生手机号,就先没接,等了三四声,确认不是骚扰电话了,这才接听:“喂。”

    他没有自报家门,是避免给陌生人以可乘之机。

    电话彼端响起一个瓮声瓮气的男子声音:“哎,是小睿吧?是不是啊?”李睿道:“我是,你是?”那男子笑道:“我是你二哥啊,福材,你二大伯家里的老二。”李睿听得眉头一皱,脸上现出不悦之色,这家伙是怎么得到自己的手机号的,难道是老爸告诉他的?淡淡的说:“哦,二哥,你好,有什么事吗?”李福材道:“我昨天上你们家去来,我老叔跟你说了吧?”李睿故意装糊涂道:“没说,我这从省里回来一直没回家呢。”李福材哈哈笑着说:“我老叔没说啊,那我跟你说……”

    李睿虽然明知道他想求自己帮忙,帮他闺女李小娜在市里找份工作,心里也很厌烦,可就是没有办法推掉他的电话,不是不能,而是拉不下那个脸来。这与早上跟老爸李建民表示的态度可是完全不同。那时候不当着李福材的面,所以就能做到冷酷无情,一口一个不帮;可是现在人家电话打进来了,就不好置之不理,心中暗叹一声,自己还是心太软啊。

    李福材说的果然就是这件事,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最后道:“小睿啊,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你好歹是小娜的叔儿,现在又当上大官了,你不帮她谁帮她?所以啊,你就帮着费费心吧。你不是帮老姑家的小坡找了个市交警队的好差事嘛,咱们小娜也不用那么好,随便找份体面点的工作也就差不多了。她这也到处对象的年纪了,有份工作也好嫁人不是吗?等她嫁出去,那就不是咱李家人了,我也就不管了,好不好?”

    李睿听了他这番毫不见外的话,心里虽然怨愤,却还真做不出那种无情无义的事情来,想了想,他提的要求也不太过分,自己随便找个朋友说句话,也就能给李小娜安排了,既然如此,那就干脆答应下来吧,落不落人情给李福材的另说,起码讨个心安,可是暗里寻思,自从自己记事起,基本就没怎么见过李小娜,也不知道她具体学历与能力情况,还得先问问清楚再说,要不然怎么帮她找合适的工作?便问道:“小娜今年多大了,什么学历,有什么技能,有没有什么特长?”

    李福材见他愿意帮忙,高兴得合不拢嘴,笑着说:“你问小娜呀,她今年二十了还是二十一了,我都记不清了,反正不是二十就是二十一。什么学历,应该是初中没毕业吧,不过不是文盲,还懂英语呢。技能什么的,她这些年也换了不少工作了,干过饭店服务员,给人家大棚养过蘑菇,也在装订厂干过,还在美发店里当过小工,都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不过这丫头能吃苦,也聪明,学啥都挺快的,这点你放心。特长,没啥特长,我是不知道她有什么特长。长得漂亮算不?这丫头长得漂亮,呵呵,到哪都一群小伙子追求,经常追到家里来呢。”

    李睿思虑片刻,道:“我先看看吧,如果有好机会,就让小娜先去试试。”

    李福材非常高兴,千恩万谢一番,就把电话挂了。

    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李睿有了两个考虑,第一个,是把李小娜推荐到青阳宾馆去,那的总经理董婕妤与副总经理李晓月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安插一个人进去绝对没问题。在青阳宾馆当服务员,也算是体面工作吧;第二个,就是自己跟李玉兰合伙搞的那个杂粮干果加工厂,杨鹏那边正缺专卖店的销售人员呢,把李小娜弄过去也易如反掌,那份工作应该也算体面吧。

    心里有了这两个想法,却没第一时间给李福材回电话过去。还跟上次答应老姑帮表兄小坡找工作一样,这种事不能答应得太爽快,答应得太快了反而会助涨他们的倚赖惯性,以后还不得事事麻烦自己?必须给他们一种印象,就算自己出面,他们这些破事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自己也要费尽波折、欠下大大的人情,才能最终搞定。虽说这样有点算计亲戚,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晚上下班后,李睿刚给吕青曼打完电话,高紫萱就给他打了过来,也不知道什么事情,疑惑的接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