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89章:黑色的内涵

    方芷彤接听是接听了,不过显然已经忘记他这个并不熟悉的家伙了,问道:“你好,哪位?”李睿苦笑一声,道:“原来你没保存我的手机号啊。”方芷彤犹疑的问道:“你是……”李睿说:“还记得小龙王村那座古墓吗?我是发现那座古墓的下乡扶贫干部,市委办公厅的李睿啊,你忘记我了?”方芷彤有些惊讶地说:“是你!”李睿道:“可不就是我,你忙吗,我有两个重大问题想要请教你。”方芷彤道:“不太忙,正研究从那座古墓出土的陪葬呢,你问,我可能回答不上来哦。”

    李睿就问:“我想请教你……呃……怎么说呢,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一种陪葬,它有原来的颜色,但是在下葬的时候,为了吉利或者说是因为什么特殊的民俗,就特意染上别的颜色,遮盖掉它原本的颜色?”方芷彤道:“有啊,这种现象很多的。你比如明朝五行属火,因此皇亲贵族下葬的时候,棺椁会刻意涂成红色,有的还会绘制火焰的图案。”李睿听得心头一动,道:“我说的是陪葬,不是棺椁。”

    方芷彤道:“这种情况也很多啊,不说古代,在现代也有好多少数民族这么干啊。据我所知,南方山区有些少数民族,在下葬的时候,所有的陪葬都会漆上民族崇拜的图腾颜色,或者是直接贴纸。至于古代,这种情况更是举不胜举。”李睿连连点头,道:“那好,我问你,如果一件陪葬被漆成了黑色,这应该是什么意思?”方芷彤想了一阵子,道:“理论上说,人们一般不会改变陪葬的颜色,除非墓主对某种颜色带有固执的偏好,或者说,墓主对某种颜色所代表的事物带有偏好。”

    李睿道:“我听着不是很懂,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方芷彤娓娓道来:“咱们中国历史上的朝代,都是分属五行的,而五行也就代表了五种不同的颜色。发明创造这种政治迷信的是战国时代齐国的一个叫邹衍的家伙,你学历史应该会听说过这个人。他创立了一套政治迷信理论,说每个朝代都对应于五行所属的每一个‘德’,如金德、火德,其实也就是这个朝代顺应天意的意思。从那时候起,每个创立朝代的人,都会为自己的朝代定下一个五行所属的德。譬如秦始皇,他吞并天下灭掉的最后一个朝代是周,他觉得周打不过自己的秦,也就是他的秦是克制周的,那么周是火德,五行里面什么克火呢,就是水,所以他给秦朝定下来的就是水德,水德对应的颜色是黑色,所以你学历史看电视也能看到,秦朝的衣服战袍国旗都是黑色的。在这种颜色崇拜的大环境下,身为帝王或者皇室子孙,对某种五行所代表的颜色特别偏爱特别喜欢,因此把所有陪葬都漆成类似的颜色,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李睿问道:“哦,那就说明,我刚才举例的那个被漆成黑色的陪葬是来自秦朝的?”方芷彤道:“别忙下定论。从古至今,不知道多少朝代是信奉水德的,比如清朝,它灭掉了明朝火德,也以水德自居,所以你不能凭颜色认定那件陪葬的朝代……呃,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物啊?在哪看到的呢?”李睿没有办法,只能骗她说:“周末去省城,在地摊上看到一件玉佩,漆成黑色了,那人说是从古墓里挖出来的,不知道真的假的。”说完这话,暗自羞愧,真是对不住人家啊。

    方芷彤笑道:“地摊货?那我劝你可千万别信,你真要买了可就上当了。现在摆地摊的小贩子基本都是在卖假物,谎称是盗墓盗出来的,便宜卖,其实呢,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他们很多都是做的高仿,特意做旧的仿制。”李睿道:“嗯嗯,我没买,谢谢你提醒。我再问你,那人说是从汉朝古墓里盗出来的,你觉得可能吗?”方芷彤道:“可能。我刚才说了,秦朝就是崇尚水德黑色的,而汉朝是接替秦朝的,前后连接,那么汉朝墓穴里出土秦朝留下来的宝贝,也不是不可理解。还有,汉高祖刘邦最开始为西汉定下来的也是水德,他自认为黑帝嘛,所以国色尚黑。但是到汉武帝刘彻那里就改成金德了,从此崇拜黄色。所以,也有可能是汉朝前期的陪葬也说不定。”

    李睿算是彻底搞清楚了,对方芷彤的博闻广学佩服得五体投地,道:“你还说你刚入行,好嘛,刚入行就懂这么多了,佩服,实在是佩服,我拜你为师好不好,你教我辨认物真假?”方芷彤笑道:“你别高抬我了,我对历史化还有点研究,辨认物就差远了。”李睿说:“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你对古代的夜明珠怎么看?这玩意真的存在吗?”方芷彤失笑道:“不好意思,我对这个没有研究,你恐怕问错人了。”

    李睿笑道:“那你见没见过这种东西?”方芷彤说:“没有。至少,据我所知,这种东西在咱们市博物馆是没有的。”李睿不死心的问道:“那你们考古的时候也没从坟墓里面发现过?”方芷彤道:“我是没发现过,毕竟我刚刚入行没多久,别人可能见过也说不定。要不我给你打听打听?”李睿心想,反正小龙王村小陵山上那座古墓里的陪葬数量也没有字记载,更不会有人知道自己与胡立权曾经私吞过古墓里的宝贝,也就不怕自己打听夜明珠的事情传出去,难道还会有人想到自己从古墓里私吞了夜明珠?谁要是能想到这个,那他就不是人了,是妖,妖孽,便道:“那就麻烦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方芷彤道:“不用那么客气,我也没帮你什么。”李睿开玩笑道:“怎么没帮我?起码让我了解了很多的历史化知识,也避免我以后被地摊货骗到,我请你吃饭是应该的。”方芷彤对他还是有兴趣的,笑着问道:“你不忙吗?”李睿道:“忙,平时忙得要死要活的,但是请你吃饭的时间还是有的,你等我电话。”方芷彤道:“好,那就先这样,你忙。”

    高紫萱不到中午就赶到了青阳,约李睿出去吃午饭,态度比较温和,不像昨晚嗔怒时候的样子。

    李睿没有答应,不是不想陪她一起吃饭,而是不能。对他而言,午饭与晚饭时间都已经无条件的献给了老板宋朝阳,只有他要吃了,自己才能有机会陪着一起吃饭。哪怕过了饭点儿,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也要忍着。

    于是高紫萱只能一个人吃,饭后先去忙她自己的公务,约了李睿晚上见面。当然了,这里的晚上说是夜里更合适一些,因为李睿基本要到晚九点以后才有时间。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睿把差点已经忘掉的一件事跟宋朝阳说了,就是机关事务管理局分管房屋管理的副局长上周过来说的那件事:市委常委家属院的一号小楼已经腾出来了,问宋朝阳要不要搬进去,如果搬的话,什么时候往里搬。

    在中国,各个地方,从直辖市到省市区县,这些地方的领导班子基本上都会有配套的家属院。这些家属院一般都高端大气上档次,深处城区中心,代表着其主人的身份与地位。

    在省里,有省委大院与省委常委楼,很多省的常委楼都会建立在省委大院的深处与大后方,面积大,房子大,环境好,一般人是永远进不去的。

    在市里,也有市委大院。这里的市委大院,在有的地方代表“市委干部职工家属院”,是泛泛的说法;在另外一些地方,代表市委办公大楼所在的大院子;还有的地方,则特指市委领导的家属院。在青阳,市委大院的含义也很模糊,有时候可以指代市委大楼所在的院子,有时候则指市领导们的家属院,这里的市领导,自然指的是市委常委们,像是政协领导与政府的副职领导也没资格住进市委大院里边来。

    青阳市委的常委楼,就在市委大院北面,也就是后面,与市委大楼所在的办公区域只有一墙之隔。虽是常委楼,却并没有严格按照十一个数字的常委数目建造,而是多建造了五六座,给一些离退休的市委老领导居住所用,以应对不时之需。这将近二十栋的小楼,其实就是一套别墅群。能在这里面居住的人,没一个不是青阳的大人物。换句话说,普通人一辈子也别想住进来。当然,如果你是一个长相俊美、勤劳能干的小保姆,还是有机会住进来的,但干的也是伺候领导的工作。

    在县区,当然也有专供领导班子居住的家属楼,不过很多地方限于财力,搞不起大规模的独居楼群,就专门腾出一栋居民楼来分给领导们,因此很多县领导都占据半层或者一层的楼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