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596章:批改发言稿

    王文圭苦笑道:“这当然是她的托词了。所以你一进来我就问你,到底是哪里得罪她了。”姚雪菲悻悻的说:“反正我是没有卖弄风骚。那些市领导怎么看我是他们的事,我难道能不让市领导看吗?那我下次戴着阿拉伯妇女那种面罩出去采访好了。”

    王文圭听得心头一动,暗想,会不会是、姚雪菲无意间吸引了某位市领导的注意,而那位市领导正是郑紫娟的晴人?所以她因此吃醋?嗯嗯,很有可能啊,郑紫娟既然能卖屁股给省领导,那么也就有可能卖屁股给市领导。她卖屁股给省领导,是谋求上位;卖屁股给市领导,是谋求大腿与利益。哎呀,真是想不到,这么一件小破事里面竟然有着这么多的弯弯绕。多亏自己聪明,要不然还真是理解不了。

    他叹了口气,道:“小姚啊,就算我有心帮你也不行了,郑部长铁了心的收拾你,我也不敢帮你。我只能把你雪藏起来,等什么时候风头过去了,再慢慢把你放出来。唉,她是咱们的顶头上司,你要考虑我的难处啊。”姚雪菲又是委屈又是气愤,咬碎了银牙,骂道:“靠,她这是污蔑我,是对我的诽谤!”王文圭苦叹道:“就算你我都明白是这样,又能有什么用?咱们谁惹得起她?”姚雪菲怒哼一声,也知道自己无可奈何,便又长叹了口气。

    这个小会开完以后,姚雪菲的主持人职务就暂时解除了,本人也被台里正式雪藏,任何事务都轮不到她了。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忿忿不平的生了半天闷气,后来实在气不过,抓起手机给李睿打去电话。

    李睿正在办公桌前忙碌,突然接到她的来电有些讶异,知道这丫头没事不会在白天打扰自己,既然来电话那肯定就是有事,忙接听了,低声道:“喂,怎么了?”姚雪菲哼道:“老公,我好烦,你晚上陪我喝酒。”李睿奇道:“怎么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姚雪菲道:“你别提了,我让人整治了,一撸到底,被台里雪藏了,以后我就什么都不是了。”李睿非常吃惊,想了想,压低声音道:“是姓冯的害你?”姚雪菲冷笑道:“他?他还没那么大本事。”

    李睿奇道:“那是谁啊?”姚雪菲道:“反正我烦死了,烦得要死,你晚上陪我喝酒,晚上再说。”李睿想想今晚倒也没事,就答应了,道:“那就晚上再说。放心吧,有我呢,你不会有事的。”姚雪菲只是叹气,叹了一会儿就挂了。

    李睿被她弄得心烦意乱,接下来的工作就有些心神恍惚。

    没过一会儿,处里的小美女张慧颠颠儿的跑上来。

    李睿看到她,以为处里有什么事情了,就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张慧眨巴着无辜的秀目,道:“没发生什么事啊。”李睿道:“那你过来干什么?”张慧道:“我找你帮忙看发言稿啊,你忘啦,那个整顿作风的发言稿,你让我作为上会发言代表之一,我当然就要准备发言稿了……还说呢,你太坑人了,不够意思,好事不想着我,就会坑我。”

    李睿微微一笑,道:“我不是说了吗,你写完发言稿,可以请我师傅检查修改啊,你上来找我干什么?我文字功夫很差劲的。”张慧哼道:“你给我布置的难题,我凭什么麻烦袁处长啊?我跟袁处长都被你坑了,这叫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煎也是煎你。”李睿呵呵笑起来,看看左右没人,低声逗她道:“哪个jian啊?”张慧道:“下面有四点水那个啊……”说完也明白过味来了,他在调戏自己,俏脸一红,低嗔道:“讨厌,你以为是那个奸啊?”

    李睿拿过张慧打印出来的发言稿草稿,简单看了一下,提了几点意见,都用笔标注在相关段落语句旁边。

    平日里他说起自己的文字功夫时,通常都会自谦,可实际上,他本身是文科毕业的高材生,又有多年办公室写材料的经验,再加上受了师傅袁小迪的点拨,文字功夫又能差到哪里去?此时的他,论及笔杆子能力,就算与师傅袁小迪相比,也不遑多让。

    点评完毕,他把稿子递给张慧,道:“看一下我提的意见,有不明白的赶紧问,都明白了就赶紧回去改。”

    张慧接到手里,仔细看起来,等看完他加的批注,佩服的说道:“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写得发散,比散文还散,想改又不知道怎么改。还是处长厉害,一眼就把毛病全找出来了。按你的意见一改啊,整篇稿子显得饱满多了,重点也突出了,太厉害了你!”李睿道:“你原来一共写了三点工作作风问题,但每一点都没写到位,都是敷衍了事、蜻蜓点水,这怎么行?这样写了还不如不写。所以啊,我就给你删掉最下面那一点,重点突出上边两点,所以你才觉得整体饱满了。”

    张慧忽然蹙起秀眉,道:“可我觉得最下边那点也很重要啊,能不能也重点突出一下?”李睿促狭的看着她,道:“你想三点都突出?”张慧傻呼呼的反问道:“不行吗?我绞尽脑汁才想出来这三点,不想被删掉任一个啊。”李睿笑眯眯地说:“你下边这一点所写的问题,别人也有,就算你重点突出一下,也是拾人牙慧,不如上面两点有说服力啊,这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两点。”

    张慧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连连点头,忽然觉得他的笑容有些坏坏的,忍不住纳闷,问道:“你笑什么?”李睿低声道:“身为女同志,突出上面两点就足够了,下面那点,还是藏起来比较好,千万不要被人看到。”张慧愣了下才明白,他把自己发言稿里所写的三点引申到女性身体特征上面去了,又是好笑又是害臊,低嗔道:“你真坏!”李睿笑道:“我说错了吗?你看见哪个女同志把下面那一点也突出来了?”张慧羞道:“你还说……”

    李睿笑吟吟的看着她,心里也有些奇怪,这丫头在男女之事上,素来表现得大胆泼辣,就算当日被自己亲吻,也没有多么羞涩,为何今天只是被自己调戏两句,就有这么大的反应?难道这丫头终于长大了成熟了,知道羞耻为何物了?

    张慧拿着发言稿,犹豫着不想走,过了一会儿,小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有空啊,我请你吃饭。”李睿想了想,道:“这周怕是很忙,要等下周了。”张慧见他一下子就把自己推得那么远,嫩娇红润的口唇立时就撅了起来,悻悻的说:“天天都这么忙啊?”李睿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日常工作规律?忙起来另说,不忙也要每天晚上九点多才有自由呢。”张慧道:“那周末呢?”李睿说:“周末也忙啊。”张慧恨恨地看着他,道:“那就下周!下周你必须要抽出时间跟我吃饭。”

    李睿笑着点头,心想,她约自己吃饭只是个名义,私下里肯定还有别的活动,十有九成就是上次跟她一起唱歌那样的暖昧活动。

    张慧又想起什么,道:“处长,人家处室都搞过秋游了,咱们一处今年没有了吗?”李睿知道,市直机关单位基本上每年都会搞几个户外活动,不是春游就是秋游,那些油水很大的部门还有国庆游、春节游之类的公款旅游**活动,反正花的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谁也不心疼,所有公职干部都巴不得一年多出去玩几次呢,在位的时候不玩,等退休了想玩也玩不了了,自己在水利局的时候,就经常性的参加这类出游活动,道:“怎么没有?只要往年有的,今年都要有。”

    对于任何一个部门来说,以往有的福利,等换了领导之后,这福利突然没有了,那么就算有天大的借口,这个领导也逃脱不了无能的嫌疑。李睿可不想当这样的无能领导,更不想被秘书一处的下属们腹诽。

    张慧喜道:“是么?那可好,那今年咱们去哪玩啊?”李睿道:“以往这种活动都是谁组织?”张慧道:“没有固定的人员组织。都是大家提议,然后投票,把得票数最高的那个地方上报给主持处里工作的副处长,一般他就会批了。他不批处长也会批。”李睿笑道:“那今年也这样办不就得了?你们去搞吧,有问题随时沟通。”

    张慧欢天喜地的去了,可想而知,她回到一处后,也会把这个事情告诉其他人等,而这不过是大家本来就有的福利。

    从这件小事上,李睿忽然发现,自己对一处与下属们的关心明显不够,就拿今天这个例子来说,自己连他们的福利都照顾不到,还想做一个好领导,那真是痴心妄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