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610章:因爱生恨

    两个人,两个完全不同的答案。话出口后,二人还对视了一眼,却没说什么。其实又能说什么?难道争论一番吗?

    其实,两人虽然是不同的答案,但无论哪一种,都非暖昧关系。

    偏偏张子豪早就看过那**雅霏瞧着李睿嫣然一笑的照片,心里早就认定两人存在暖昧关系,此时再听了二人这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更是坐实了二人的暖昧情,暗里咬牙切齿,心里骂道:“特么的,这个姓李的孙子难道是老天爷派来跟我作对的?怎么凡是我喜欢的女人,他都要抢了去?这还有天理吗?哇呀呀,老子这次要是再放过他,那就干脆不要做男人了。”

    他心念一动,已经想到了两条毒计,一条过会儿再用,一条现在就用,以期打压李睿的无耻气焰,便对林雅霏阴恻恻的笑道:“我跟李睿是老朋友了,在省城他未婚妻的家里见过面。他未婚妻长得很漂亮,据说他们明年年初就要结婚了。”

    林雅霏听到这话就厌烦的不行,也不知道怎么那么烦,没好气的说:“那关我什么事?”说完对李睿道:“走吧,你抱着,我负责打车。”

    李睿知道张子豪那话的意思,他是要暗示林雅霏,自己已经是准有妇之夫,跟着自己不会有未来的,心中冷笑,暗道,张子豪啊张子豪,如果你知道我跟林雅霏没有一丁点的暖昧,你就会明白,这番话是白说了,笑着说:“好,走吧。”

    张子豪见二人谁也不理会自己,有点急了,再次拦在林雅霏身前,道:“林小姐,我的车就在停车场,我送你一趟好了。”林雅霏道:“就不麻烦你了,让李睿送我好了,他不是我哥吗?”说完对他一笑,侧身与他擦肩而过。张子豪转身叫道:“可是……”

    话还没说完,李睿又与他擦身而过。

    看着两人往路边走去,张子豪忽然心中一动,忙摸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等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后,连着拍了好几张照片,又见两人站在路边拦车,就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躲在花坛的后面,打开摄像功能,对着两人拍摄,直到两人一同上车了,这才停止摄像,回头翻看了下偷拍的照片与视频,黑暗中不太清楚,再加上照的都是两人的背影,就越发的分辨不出谁是谁,但,李睿的高大身材还是很好认的,林雅霏的女性身材也很容易辨认出来,这就足够了。

    他哼哼几声,忽然想到什么,又冷笑出来,打开通话记录,从最下边翻出吕青曼的手机号,按下了拨打键。

    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上,林雅霏打开坤包,摸出里面水果机的盒子,回身递给后面的李睿,淡淡地说:“你拿去用吧。”李睿推拒道:“我有手机,你自己留着用吧。”林雅霏道:“我不喜欢这么复杂的手机。”李睿道:“我也是,手机能打电话就是了,太复杂了不习惯。”林雅霏道:“你就拿着吧。”李睿说:“要不你拿回去给你姐用吧。”林雅霏怫然不悦,问道:“你总惦记我姐干什么?”

    一直专心开车的司机忽然笑出声来,看了旁边的林雅霏一眼,没说什么。

    他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笑声与目光已经表明了一切。

    林雅霏厌恶的看他一眼,没有理会,对李睿冷淡地说:“我姐手机有我姐夫买呢,你操什么心?”李睿被她这话击中要害,有些尴尬,强笑道:“我只认识你跟你姐啊,你自己不用,我当然就想着推到她那去,我才没想着她呢。”这话当着司机,真是不好意思说,不过被逼到份上了,也就没办法了。

    林雅霏把手机盒子往他身上一扔,转过身去,道:“就给你了!”

    她如此坚决,李睿也不好再说什么,再说反而显得小气,就默默的收了下来,抚摸着这只盒子冰凉的外壳,却能感受到伊人那温热的芳心。

    出租车到林雅霏家小区门口就不往里送了,于是李睿抱着大熊陪她走进去。

    路上,李睿郑重的说道:“这个张子豪,你要千万小心。他来青阳干什么以及他向你凑近乎干什么,我并不清楚,但是这个人人品低劣卑鄙,绝对不是良配。”林雅霏淡淡地说:“为什么这么说他?我看他还好啊。他可能是想追我吧。”李睿说:“他刚才提到我未婚妻吕青曼,我告诉你,他也追求青曼来着,为了打击我这个竞争对手,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吗?”林雅霏停下来,转身望着他,道:“不知道,他做什么了?”

    李睿就把张子豪指使康土生等人来青阳跟踪陷害自己的往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你说这样一个家伙,会是好人吗?你千万不要选择他。”林雅霏却满不以为然,道:“男人为了追求心爱的女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谁也没权力说三道四。他用的手段越卑鄙越下作,反而越显得他爱这个女人。为了挚爱,不惜去做卑鄙无耻的小人,这种爱很伟大,不是吗?”李睿虽然早知道女人脑袋特殊,跟男人的构造不太一样,却还是没想到,她能说出如此荒诞不经的话来,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你还很欣赏他的做法?”

    林雅霏微微颔首,道:“如果有哪个男人这样追我,我会考虑他的。”李睿反讽道:“他现在不就在追你?你为什么不考虑?”林雅霏道:“首先,我并不确定他在追我;其次,就算他在追我,作为女人,我也要矜持一点,等时机成熟了,再考虑他。你懂?”李睿道:“我不懂。我就告诉你,如果你真考虑他了,那你绝对不会幸福。”林雅霏渐渐有些不高兴了,冷淡的说:“你凭什么这么说?”李睿道:“就凭他的人品。”

    林雅霏说:“你怎么知道他的人品?就凭他曾经陷害过你?可是他伤害过你未婚妻吗?”李睿闻言为之愕然,道:“他要追求我未婚妻,当然不可能伤害他了。”林雅霏得意的说:“这不就是喽?他人品再坏,不对我坏就行了。只要他足够爱我,对我好,就算他是魔鬼,我也可以接受。”李睿气得嗓子都甜了,那是要吐血的前兆,道:“好吧,你既然这么想,我就什么废话也不说了。走,我给你把玩具熊搬到楼上家里。”

    林雅霏却不动步,问道:“你担心什么?”李睿道:“什么担心什么?”林雅霏道:“你刚才在担心什么?”李睿说:“我没担心什么呀。既然你连魔鬼都能接受,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林雅霏问道:“你在担心我……受他的伤害?”李睿说:“好吧,我不妨再把他的真实身份告诉你,方便你做一个全面的考量。如果你觉得他确实很不错,那你就考虑他吧。”林雅霏奇道:“他还有真实身份?现在这是假的?”

    李睿说:“也不能说假,总之不真实。这个人是有背景的,他父亲是山北省长张高松,因此他是典型的省城太子加衙内。他本身是海归派,又是信托投资公司的总裁,可以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呵呵,你觉得这样一个人,会跟普通人家的女孩结亲吗?当然了,如果他真有那么爱你,而不是玩玩你就算的话,那么你以后也就嫁入豪门了,我要提前恭喜你。”林雅霏大为吃惊,叫道:“他父亲是省长?”李睿道:“怎么样,对他有新感觉了吧?”林雅霏定了定神,道:“还真是可以考虑考虑这个人。”

    李睿听得恶心无比,又不好当面发怒,那样会显得自己没有容人之量,淡淡地说:“可以走了吗,我抱着大熊很累的。”林雅霏不客气的说:“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壮的男人抱不动一个毛绒玩具熊?”李睿随口乱说道:“我哪儿是抱不动啊?我已经抱了好半天了好不好。腰都酸了……”林雅霏听得耳朵一动,道:“你怎么也腰酸?”李睿奇道:“也腰酸?谁还腰酸了?”林雅霏并不说话,只是拿眼扫量他。李睿被她看得头皮发麻,道:“到底走不走啊?”林雅霏说:“走吧。”说完在前领路。

    李睿一直把这个玩具熊给林雅霏抱到家里卧室梳妆台上。家里二老也在,见小女儿领着一个高大俊朗的男子回家,都是看得心中一动,彼此对视一眼,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

    李睿把毛熊放在桌台上后,随意四下里望了望,见林雅霏这间闺房以粉色调为主,装饰装修都很有女性味道,屋里干净整洁,物品摆列有序,看得出主人是个勤快讲究的女孩,抬眼望向阳台,那里衣架上晾着几件浅色的女性内依,其中一款裤衩小小短短的,虽然并非蕾一丝也非透明,却也性一感得要命,试想林雅霏穿上这条裤衩的香艳场景,估计会流鼻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