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621章:处理危机

    对方男子越发得意了,道:“她做贼心虚,把跟你来往的通话记录全特么给删了,可是手机上的记录删的了,数据库的记录删不了。我一登陆她手机号的移动网上营业厅,就全特么给查出来啦。你个孙子还想跑?我艹你妈的,你特么引诱我老婆,我跟你没完!”李睿这便差不多了解了此事的来龙去脉,暗叹口气,道:“同志,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我跟你老婆一丁点的暖昧关系都没有,事实上,你老婆可能是暗恋我吧,所以会突如其来叫出我的名字。可惜我看不上她,更别提引诱她了。你可不要栽赃污蔑我。”

    那男子怒道:“你少特么废话,我问你,你在哪工作,你家在哪,你有没有老婆,怎么跟我老婆认识的?”李睿说:“我跟你老婆是无意间认识的,但是我跟她绝对没有任何私情。这一点我可以跟她对质。难道她承认跟我有关系了吗?她怎么说的?”那男子骂道:“特么比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哪,她背着我跟你搭勾成奸,她当然不会承认啦。”李睿道:“同志,你别骂骂咧咧的,这对谁都不好。我看你完全是多想了,真的,我根本看不上你老婆,怎么会跟她搭勾成奸?”

    那男子叫道:“少特么骗我,我不信。她要不是跟你有一腿,怎么会在我干她的时候叫出你名字来了?”李睿笑道:“她暗恋我啊,我刚才不说了嘛。你知道吗,人暗恋一个人到极致,是完全可以在兴奋的状态下叫出他的名字来的。我告诉你,我老婆也不漂亮,我每次跟她做的时候,都是把她幻想成周慧敏的,好几次也叫出周慧敏的名字来了,这又怎么了?所以啊,你完全是想多了。其实没有那么多事。再说了,就算你认定我们俩有私情,你有证据吗?仅凭几条通话记录就说我引诱你老婆,你不觉得丢人现眼吗?”

    那男子沉默片刻,再次骂道:“我草尼玛的,你少特么给我废话,你电话里说什么我都不信。你要是有种,当面跟我说,当面跟我老婆对质,要不然你们俩谁特么也跑不了,我一刀一个砍死你们。”到了这一步,李睿其实也很想知道,关于跟老板的关系,郭晓禾到底跟她老公说了多少,从目前的情况分析,估计说的不多,这才导致这个男子认准自己这个西贝货并当成了奸夫,接下去,很有必要见见郭晓禾,跟她对对口供,避免祸水东移到老板头上,可问题是,怎么找到机会跟郭晓禾对口供呢?随口问道:“郭晓禾呢?”

    那男子道:“在家呢,干吗,想她了?她刚让我干爽了,正光着屁股在席梦思上哼哼呢。可惜她不说实话,我又揍了她一顿,现在她正哭呢,你心疼吗?嘿嘿,哈哈,哈哈哈。”

    李睿听到他得意的笑声,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屡次强调给自己,他刚刚干了郭晓禾一回,原来是趁机宣示主权,同时恶心自己,理论上说,他的想法也没错,任何一个男子,也不会愿意看到或者听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干的场景或者话语,听了心里肯定会不舒服,可惜,他还是想错了,因为自己并不是郭晓禾那个晴人,自己听了这话一点感觉都没,淡淡的一笑,道:“你冤枉你老婆了,因为她并没有出轨。”

    那男子冷笑道:“现在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你要是不过来跟我当面说清楚,我饶不了你,我天天追着你,哪天找到你真人,我就一刀把你的鸟剁下来,让你从此当太监。”李睿心里暗暗称奇,以郭晓禾的性格与修养,怎么会找一个如此粗俗的老公呢,转念一想,若是自己跟老婆敦伦的时候,她嘴里忽然冒出别的男人的名字来,自己怕也要立时气疯了吧,这么一想,就又理解他了,道:“好,我没做亏心事,不怕当面对质。你在哪,我这就过去找你。你把郭姐也带上,你听听我对她的称呼,郭姐,就凭这一点,也能知道我跟她没关系啊。”

    那男子没想到李睿真有胆子答应过去对质,一时间还真以为自己冤枉老婆了,可是想到老婆被自己弄得正快活的时候、嘴里梦呓一般喊出他的名字的情景,就又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特么好狗胆!来吧,当面对质,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变的,特么比的,我在……”说着将地址讲了出来。

    打完这个电话,李睿脸色沉重之极,如同灭火队员一样的急匆匆敲开老板的办公室屋门,快步走进去,跟他汇报了此事。

    宋朝阳听得脸色阴沉,良久不语。

    李睿不敢看他,只盯着桌面,心里暗想,老板一定在后悔怎么会跟郭晓禾这个笨女人好上吧。

    过了好一阵,宋朝阳问道:“你打算过去跟他对质?”李睿小声道:“必须过去一趟,因为咱们还不知道郭晓禾已经吐露了什么信息出来,要过去问个究竟出来。还有,我这个‘王朝阳’不露面,那个男人就会紧咬不放,那样更加危险。”宋朝阳默然点头,叹了口气,道:“小睿,给你添麻烦了。”李睿嘻嘻笑道:“这算什么麻烦事?我要给您当最高档的秘书,这些事都是我该做的。”宋朝阳笑了笑,道:“那你就去吧,记得注意安全,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这件事。有情况随时告诉我。”

    李睿答应下来,转身出了屋去,收拾好公文包,将电脑关掉后,快步出了楼去,也算是提前下了班。

    在市委大门口,他拦了辆出租车,赶奔与郭晓禾老公约定的地方。路上给吕青曼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还有点事,要忙完了才去陪她。

    此时倒也不算晚,又有高紫萱陪着,因此吕青曼也就没有着急,让他先忙工作要紧。

    两方约定的地方是个路边小公园,李睿下车后就看到,一个粗壮但是并不高大的男子跟郭晓禾站在一起,就在公园门口的人行便道上站着。

    他迈步朝二人走过去,走到近前,先喊了郭晓禾一声:“郭姐!”

    那男子如同被人踩到了尾巴似的,立时叫道:“你特么就是那个王朝阳?”李睿故意大声说道:“对,我就是王朝阳。”希望郭晓禾不是太笨,听得懂自己为老板宋朝阳背黑锅的心意。那男子脚下有一块板砖,本想等那个王朝阳赶过来的时候,不由分说,先拣起板砖来拍他一顿,可是眼下“王朝阳”真的赶过来了,却见他身形如此高大,反倒没那个胆子了,骂道:“你特么倒有种,真有胆子过来。”李睿笑道:“我没做坏事,自然就不心虚,不心虚为什么不敢过来?老实跟你说,我过来是给郭姐抱不平来了,你凭什么打她啊?”

    那男子道:“凭她心里想着你,我草你妈的,你真特么嚣张啊,还敢抱不平……”说着话,就再也忍不住了,冲上来,出手往他胸口推去。李睿看他出手只凭一股血怒之气,没有招法,就知道他不是练家子,心里就先松了口气,后退一步就躲开了,道:“先别动手,把话说清楚了再动手不晚。”那男子见他后退,还以为他惧怕自己呢,这下可算是逮到势了,猫下腰捡起那块板砖,扬起来就冲他脑壳上砸去,嘴里骂骂咧咧。

    李睿本来是不想跟他动手的,免得矛盾激化,谁知道他手里捡了家伙事,再躲下去只能挨打了,于是不再慈悲,抬腿就是一脚,正蹬在这家伙的小肚子上。但听哎哟一声痛叫,这家伙连续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手里的板砖也早掉落在地上。

    李睿冷肃的说:“能不能好好说话?”那男子嘶嘶的倒吸凉气,两手都放到小肚子上抚摸,嘴里痛骂:“好你妈个比,我艹尼玛的你勾了我老婆了还敢动手,我特么打死你……”

    公园附近有遛弯散步的人,见这边打起来了,就凑过来围观。

    那男子见有人围过来,有些气急败坏,冲他们瞪眼骂道:“都特么看你妈比啊,都特么滚蛋!”

    围上来这些人便又散开了去,远远的围着看热闹。

    李睿不理他,对郭晓禾道:“我说郭姐你也真是,你好端端的喊我的名字干什么?你这不是害我呢吗?”郭晓禾在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有人自名为王朝阳,给宋朝阳背了这个黑锅,想了想,除了李睿应该没别人,因此此时听了他这话,就顺着他的意思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怎么搞的啊。”

    她老公爬起身走过来,怒道:“今天你们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喽,要不然,特么的,我豁出去不活了也要宰了你们俩。”李睿不耐烦地说:“你别整天打打杀杀的,打打杀杀能解决问题吗?我看你就是冤枉郭姐了,是不是郭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