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652章:招蜂引蝶

    李睿听得笑了起来,第一时间已经领悟了他的用意,他故意当着林雅霏的面打压批判自己,其根本目的就是意图影响林雅霏对自己的看法,最好使她厌恶自己再跟自己分手,然后他好追求她,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林雅霏的男朋友,她之所以承认自己是她男友,估计只是借自己来摆脱此人的纠缠。

    林雅霏正要帮李睿说话,忽见他笑起来,就知道他完全没把这位李台长的话放在心上,就又闭紧了嘴巴,要看他如何分辨。

    李睿笑道:“李台长你批评得很对,我一定改正,以后早点过来接雅霏。”

    李台长本以为自己一番恶意的批评,会让他发怒跟自己吵闹起来呢,如此一来,便显得他心胸狭窄了,同时也会让林雅霏觉得在领导面前丢人,她要是自觉丢人了,还会给这个男朋友好脸色看吗,自己的连消带打之策不就成功了?哪知道这个家伙逆来顺受,自己话都说得那么直白了,他竟然一点不生气,真是好脾气啊,想了想,决意继续批评他,把他批得一无是处,让他在林雅霏跟前丢个大脸。

    他想到这,便摇头叹道:“你怎么还好意思笑呢?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好不好?我作为小林的上级领导,在工作中,有责任有义务关心她的发展、爱护她的成长,同时也希望,在生活中,你要爱惜她、心疼她、多多为她考虑,把她当成身边最重要的人来看待。你不要觉得我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因为你要知道,生活中的一切也会影响她在工作中的心情与表现。可惜,我没有看到你对她有任何的爱惜照顾,从你过来接她下班就能看得出来,你不懂得心疼人照顾人。长此以往,小林就会被你毁掉的呀。”

    李睿笑眯眯地说:“我是不懂,不过我以后会改正的。”

    李台长哼道:“现在啊,有些年轻人,轻脱浮躁,接受批评的时候,说的比唱得还好听呢,一口一个改正,可是呢,转过头来就忘了。小李,如果你是这样的人,那可就配不上小林了,趁早别耽误她的前程。”

    李睿笑道:“我是配不上雅霏,要不李台长你来配她?”

    李台长打死都想不到,他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闻言立时惊呆了,心里有个声音道“好啊好啊,我来配她,我早想配她了”,但脸上却抹不开这么说,尴尬的笑了两声,道:“小李,你这个人,不是我说你,开玩笑怎么能这么开呢?小林又不是你的私有物品,不是你想送谁就送谁的。你看你,不小心又暴露了吧,你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唉,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呢?”

    林雅霏再也看不下去了,笑着走到李睿身边,道:“好啦,走吧,别耽误李台长下班了。”

    李睿冲她温柔点头,又对李台长道:“李台长啊,我到今天才发现,我身上毛病真多,也确实对不起雅霏,不过,雅霏就是那么爱我,我也没办法呵。真想多听听你的教诲,可惜没时间了,我必须得走了,改天再过来陪你玩,呵呵,晚安哦。”说完对他嚣张的一笑,揽着林雅霏小腰往外走去。

    李台长瞪眼看着二人亲热的并肩离去,只气得嘴角肌肉连连颤动,心中却也非常惊讶,这个姓李的小子,难道是个缺心眼,完全听不懂自己对他的讥讽?为什么从始至终都没有生气呢?林雅霏也真是的,为什么会喜欢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白痴?他有什么好了?不就是长得高点帅点吗?可是这又能当钱花吗?哼,应该是被他的外表迷住了,这种小女人还没经历过生活的艰辛磨难,完全不知道钱的重要性,改天让她见识见识有钱人的生活是怎样的,估计她会改变心性吧?

    李睿挽着林雅霏来到电梯厅,就把她放开了,按下下行键,道:“你可真是……”林雅霏问道:“真是什么?”李睿笑道:“真是风华绝代啊,连领导都被你吸引了。”

    他说林雅霏风华绝代,自然是说她的容貌与气质,并非指她的穿着。尽管她今天的穿着也还不错:上身外套一件白色小西服,里面是件浅绿色的鸡心领毛绒衫,露着雪白的心口肌肤,下身一条黑色的女式西裤,普通之极,脚上踩着双同样黑色的高跟皮鞋,露出来的纤瘦脚面上穿着薄薄的肉色丝袜,衬得脚面肌肤说白不白说肉不肉,异常性感。

    这样一身几近标准的职业衣装,在很多都市女丽人的身上都可以看得到,或许在别的女人身上还能现出时尚大气,但是穿在她身上,立时被那张清纯靓丽的脸庞所遮掩,完全不显了。相信任何一个男子看到她,也会在瞬间被她的娇艳容颜所吸引,进而深深陷入她那双大大的美眸里不能自拔,又有谁会关注她身上穿的什么?

    有句老话,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传承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几乎每个人都听过,但是有谁仔细剖析过这里面存在的真意。譬如后面那句,人靠衣装,不妨想象一下,靠衣装打扮才能出色的人,都是什么长相的人?这里当然不是存有贬低之意,而是说明,这个世界上既然有靠衣装打扮才能出色的人,自然也就有无须衣装打扮也能出色的人。林雅霏就属于后者,任何的衣装、任何的化妆,在她这里都没有任何意义,哪怕只是素面朝天,也足以令活跃在电视、电影、晚会与各大颁奖现场的那些装扮妖艳的女明星们为之汗颜。

    在电梯厅里明亮灯光的映射下,她雪白嫩娇的俏脸上泛起一层晶莹的光晕,大而甜丽的眸子里闪烁着五彩光辉,就连樱唇也是洋溢着鲜艳的光泽,当真是容光照人,不可逼视。李睿假作淡定的看着她,心里却已经开始翻江倒海,这样的美女,可谓是平生罕见,就拿自己将近三十年的生命旅途来说,所见过的与她美貌相似的女子,不过只有一个人,就是香港的玉女派掌门人周慧敏,也就是说,三十年的时间,只孕育了两个这样的绝代佳人,可见其珍贵。自己虽然走了狗屎运,侥幸与她结识,却因与青曼早有婚约在先,也只能忍痛放弃。唉,身为男人,却要被迫放弃这等美人,以后的人生纵然可以叱咤官场、逍遥快活,又有什么意思呢?

    林雅霏扬了扬秀眉,苦笑摇头,叹道:“我有什么办法?”李睿开玩笑说:“去整个容吧,整得丑一点。”林雅霏立时羞恼,嗔道:“去死!我缺心眼啊我,好容易长成这样了,还去整丑,图什么啊?”李睿笑道:“省得招蜂引蝶啊。”林雅霏嘿然无语。

    二人并肩走出市台大院,李睿走到路边招手拦停了辆出租车,与林雅霏左右钻到后排座,先往她家驶去。

    林雅霏目光从市电视台大门口附近的人行道上收回,小声问道:“你说那个张子豪还真敢害我?”李睿说:“不必怀疑。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跟雪菲,真怕张子豪因为得不到你们而恼羞成怒,回过头来害你们。你们两个都是女孩子,势单力孤,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林雅霏望着他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道:“确实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你也别问了,以后加强小心就是了。”

    林雅霏说:“你连我都不告诉吗?”李睿说:“不是不能告诉你,但我不能出卖别人的私隐。”林雅霏想了想,道:“张子豪设计追求我这件事,从头到尾,我认识的人里边,只有台里广告部主任刘安妮参与了,而且就是她告诉我张子豪的阴谋的。然后,现在,你让我小心被张子豪报复,又说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不是张子豪回来报复刘安妮了?”李睿心中暗赞,这丫头是真聪明,其伶俐劲儿完全不输于她的姐姐林雅丽,这真是一对冰雪聪颖的姐妹花啊,道:“这是你猜到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林雅霏莞尔一笑,压低声音道:“我果然猜着了,那你现在能告诉我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对第二个人说,就算被人知道了,我也说是自己猜出来的,不是你说的……”

    话音刚落,车身忽然以急速过一个很陡的弯儿,发生了侧向倾侧。林雅霏还没回过神来,身子就以惯性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摔在李睿腿上,立时吓得发出一声惊呼。李睿也被惯性甩在车门上,下意识探手出去抓住了前排座位。

    变生肘腋,却又很快平复。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车辆又保持了平稳向前行驶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