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657下:又见纨绔

    李睿说:“聪明,伶俐,虽说是个女人,却很有能力的样子。”宋朝阳微微讶然,道:“女人?女局长?”李睿本来想多嘴说一句:“她还很漂亮呢。”又怕被老板觉得自己轻佻无行,就又闭紧了嘴巴没说话,只是点头。宋朝阳沉吟半响,问道:“她今年多大了?”李睿说:“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的样子,或者更年轻。”宋朝阳皱眉道:“这么年轻,又是女人,就是女局长了……你对她了解吗?”

    李睿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在问自己知不知道她的背景,也不怪他起疑心呢,就连自己也在纳闷,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子,怎么就是正处级领导了?要说背后没人,谁信?苦笑道:“我跟她也是刚刚认识,暂时没有深入了解。”宋朝阳点了点头,道:“这不就认识了吗,以后可以多了解一下……呃,你回头看一下,本周我什么时候有空,让她过来就是了。”

    李睿回到办公桌前,看了下老板本周的日程安排,明天下午四点之后就有一个小时的空儿,便又进去跟宋朝阳确认了下。宋朝阳点头表示同意。他出来后就从市直机关电话薄里找到张鸣芳的联系电话,给她拨了过去,拨通后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虽然市直机关的领导(更精确的说是,市直机关党委或者党组的书记,因为绝大多数机关领导都同时会是党委一把手)都归市委书记管,但并不代表这些领导想见市委书记就能见到。如果市委书记没有宣召的话,想见他好比登天。

    也因此,张鸣芳听懂李睿的话以后,有点欢喜若狂,那种感觉就像是随便买张彩票就中了五百万巨奖一样,心说这小兄弟可真够意思,把自己的求恳当事儿办了不说,还这么快就给办妥了,自打自己进入官场以来,何尝见过如此痛快利索的人物?只凭这一点就能看出,此子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她又惊又喜,心中打定主意要跟李睿好好结交一番,因此说起话来就分外热切:“李处啊,我年纪痴长你几岁,托个大,自称个姐,你没意见吧?”李睿见她主动示好,也是自有一分惬意在心头,也不排斥与这种实权领导做朋友,从给堂侄女李小娜介绍工作的经历也能看出来,多交几个实权人物做朋友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不求他们雪中送炭,哪怕只能做到锦上添花,也就足够了,笑道:“没有意见,我可是巴不得呢。你也别叫我李处了,叫我小睿就行。”

    张鸣芳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这种知情识趣的官场中人打交道了,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全身舒爽,如同喝了美酒佳酿一般爽利,心情越发愉快,笑道:“那我就觍着脸自称一句张姐啦,小睿,呵呵。”李睿道:“你可别那么客气,反正以后我是不会跟你客气了。”张鸣芳心底大乐,道:“小睿啊,你这么够意思,你张姐我要是不表示表示,就不配跟你做朋友了。最近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坐一坐,让我表示一下。是吃饭还是别的什么活动,你尽管挑!”

    李睿道:“你这就是见外了吧,都姐弟相称了,还何必这么客气?以后啊,咱们坐在一起的时间还多着呢。”张鸣芳见他推拒,不知道他是不愿意答应,还是另有想法,也不方便多问,想了想,反正也是刚刚认识不久,也不用急,如果有朋友缘的话,自然会走到一起,便道:“好,那我就再也不说这种外道话了,你知道姐的心意就行。改天等你不忙了咱们再聚。”李睿笑道:“明天下午不就又聚了吗?”张鸣芳开心的笑起来,道:“小睿啊,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跟你这么投缘,你要是不嫌弃姐啊,咱俩可得好好交交……好了,就不耽误你忙了,先挂了,明天见。”

    李睿跟她说了声再见,把电话挂了,想着她对自己如此热切如此主动,自然是想尽快靠拢到老板的身边来,估计她早在市文物局呆腻了吧,想想也是,像文物局这种除了吃财政饭之外没有其它额外收入的冷衙门,要权没权,要钱没钱,估计谁也不愿意在里面当领导,哪怕就算调到文化局去,也会油水大增,若是调到更有权力的部门,譬如国土局或者安监局,哪怕只是做一个副局长,也绝对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想到这里,叹了口气,人人想当官,当上官以后,却又有了更多的烦恼与需求:冷衙门想着往热衙门里钻,级别低的想升职,级别高的想着升得更高,没钱的想多捞点钱,捞了点钱的想着捞得更多,没女人的想要女人,有了女人的想要更多更漂亮更年轻的女人……唉,就没有一天满足的时候。人哪,为什么总是那么多**呢,就不能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么?

    这天晚上李睿下班比较早,还不到九点就送宋朝阳回了青阳宾馆,从宾馆出来后不敢耽搁,马上打车往市电视台赶,路上给吕青曼拨了电话,互诉衷情。

    赶到市电视台门口的时候,看门老大爷认出了他,道:“又是你啊小伙子,又来接林雅霏啦?你是她男朋友吗?”李睿笑道:“我是来接她,可我不是她男朋友,我是她哥。”老大爷道:“以前可是没见过你。”李睿笑道:“嗯,最近她有点胆小,所以特意叫我来接她下班。”老大爷点头道:“那就快去吧。”

    李睿顺利走进大门,乘电梯来到八层,熟门熟路的来到林雅霏办公室门口。她屋门照例是开着的,她照例坐在办公桌里面,她身边照例站着那个胖乎乎的李台长。

    看到这一幕,李睿愣住了,以为这还是自己昨天第一次来接林雅霏时候的场景,用手捏了捏脸颊,才知道这不是梦幻,看着那个李台长,脸上现出冷色,心说你昨天骚扰雅霏,我也就忍了,怎么今天又来缠着她,真当我李睿的朋友就那么好欺负?

    他也没敲门,就大喇喇的走进屋去,道:“雅霏,我来晚了,刚才看到你们台长,跟他聊了几句。”

    林雅霏与李台长同时抬头看他。林雅霏动作比较直接,上来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李台长则有些厌恶的看着他,想说什么,却被他的话给吓住了,怎么着,他跟台长还认识?不大可能吧,他一个小人物,怎么会认识台长呢?便大喇喇的说:“我们台长早就下班回家去啦,你见到的是哪个台长啊?”

    李睿淡淡的道:“王文圭台长。”李台长道:“不可能,他早就下班回家去了。”李睿道:“没有,我就在楼底下瞧见他的。”李台长撇撇嘴,道:“我说你吹牛也往小里吹点行不?我们堂堂台长,你怎么可能认识?你做梦呢吧?”

    林雅霏已经提前收拾好了一切,把身前笔本放起来后,直接拎起包走出来,面带笑意看着二人抬杠,也不说话。

    李睿笑道:“你说我不认识你们台长?好啊,那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如果他接了怎么办?”李台长冷哼道:“你别开玩笑了!你会有我们台长的手机号?你以为你是谁?你也别说他接了怎么办,只要你手机里有他的手机号,我就服了你。”李睿笑眯眯的摸出手机,翻到王文圭的手机号,递过去道:“瞧瞧,是不是这个号码?”

    李台长接到手里定睛瞧了瞧,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叫道:“呦呵,你还真有我们台长的手机号,你……你怎么有他号码的?”说完又道:“有他手机号也没什么了不起啊,能代表他认识你吗?”

    李睿也不理他,带笑给王文圭拨出了电话,等接通后说道:“王台长,是我啊。”王文圭惊讶的说:“哎哟,是领导啊,领导有什么吩咐,我马上去办?”李睿对他的夸张语气感到非常满意,笑道:“王台长你可千万别那么说,我哪是什么领导了?”王文圭笑道:“李老弟你不是领导谁还能是领导?有事就吩咐吧,别跟我客气。”李睿看着李台长道:“是这样,我来接雅霏下班,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却也是第二次看到贵台的李副台长一直守护在雅霏身边,关注她的工作与成长。我非常感动啊,要是每个副台长都能像李副台长这样,对雅霏关爱有加,雅霏以后就不愁没有发展啦。”

    他没有说明李台长纠缠林雅霏的真相,而是用了春秋笔法暗里贬损了他一顿,相信王文圭足够聪明的话,就能领悟自己话里的意思。

    王文圭吃晚饭的时候,喝了两杯烫熟了的正宗绍兴女儿红,此时酒意微醺,大脑就有点不灵活,听了李睿的话,一时间闹不明白,却也知道他肯定不是夸赞所谓的那个李台长,就用心思虑其中关节,随口问道:“哪个李副台长?是李红涛还是李真。”李睿就问对面的李台长道:“李红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