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675章:好人不好命

    电话接通后,李睿直截了当的说:“现在不忙,怎么了?”江薇说:“听说老主任住院了,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二人是名义上的师徒,皆因二人同是出自于市水利局防汛办,算是同一师门的,不管后来二人调到哪个科室单位,这一层同门关系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不过,江薇嘴里这个老主任,可不是袁晶晶。

    在袁晶晶未到防汛办之前,防汛办的主任是一个名叫李春慧的女人,五十多岁年纪,性格温善,待人柔和,从来不跟人耍心眼,对谁都是那么实诚,别人当领导是在做官,她当领导是在做人,那人品真是没法说,好到了极致,谁提起她来都得伸出大拇哥赞个好。

    这个女主任对李睿特别好也特别看重,一直都在费心栽培他。在她的努力下,李睿才得以被提了个非领导职务的副主任科员。若是她一直在位的话,李睿以后被提拔为副主任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很可惜,她年纪到点,只能按规定退了二线。她离开防汛办以后,李睿自然就成了没娘的孩子,等到“后妈”袁晶晶来了之后,更是跟她产生无数龌龊,所以一连过了两年多的悲催办公室生活。

    那段时间里,李睿无数次缅怀老主任李春慧,希望她能回来继续做主任,当然心里也明白这个想法太无稽,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尽管李春慧已经退了,但逢年过节的还是往她家里走动,送点礼品什么的倒还是其次,主要表示一下对她的尊敬与谢意。李春慧一家人都很喜欢他,都不把他当外人看。

    那时候,因为给李春慧家送礼,他还总是跟前妻刘丽萍吵架。刘丽萍经常说的一句就是,她都退了,屁的利用价值都没有了,你还给她送礼你缺心眼啊?他免不了辩驳几句,通常就会引起一顿争吵,而吵架过后,刘丽萍也会拿他送礼钱数的多少为标准,花一笔来平衡心理。

    江薇现在说的这个老主任,就是指的李春慧。当年李春慧对她也不少关照。

    李睿讶然说道:“我不知道啊,她怎么病了?什么病?住哪了?”江薇道:“你别问我,我就听人说她好像是病了,而且还是重病,目前住院呢。她家人好像来局里办过什么大病认定手续,我也不太清楚。我是想问问你,你要是打算去医院看她的话,把我也叫上,我也去看看她,她当年对我挺不错的。”李睿呆了呆,道:“你等下,我给她家里去个电话问问。”江薇道:“行,那我等你回电话啊。”说完就挂了。

    李睿从电话薄里翻出李春慧家的座机电话,拨过去半天无人接听,又按李春慧的手机号拨过去,这才有人听了,却不是李春慧本人。

    李睿听声音像是李春慧的老公,自己一向称其为王叔的,便道:“是王叔吧,我是李睿啊。”王叔道:“哦,小睿啊,是你啊,你也惦记着老李这档子事呐。唉,真是麻烦你们了,人人都惦记着。”李睿心说,李主任对人那么好,人心都是肉长的,人们自然反过来也会惦记着她,其实不只做人是这个道理,当官也是这个道理,你当官对下属对百姓好,自然也会赢得他们的爱戴,道:“我听说李主任生病了,是真的吗?你看我最近也忙,一直没空去家里看望她,也就不知道她的近况,这是才听原来同事说的。”

    王叔嘿然叹道:“都是好人啊,我们家老李这都不在岗位上了,你们还都惦记着,真是给你们添麻烦啊。”李睿道:“王叔你怎么总是那么说啊,要是没有李主任关照我们,我们哪有现在?她是病了吗?”王叔嗯了一声,道:“病了,唉,还是大病,麻烦了。”李睿听得心头一沉,心说可别好人没好报,忙问:“什么病啊?”王叔道:“乳腺癌。”李睿只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一股悲伤凄凉的情绪立时积蓄在心头,呆了呆才试探着问道:“是早期吧?”王叔道:“嗯,还好是早期。”李睿问道:“她现在在哪家医院住着呢?我晚上去看望她……”

    李睿费了半天话才从王叔嘴里掏出医院的名字来,主要是王叔觉得劳动他去医院不好意思,因此不愿意说,就算最后说了,也是再三叮嘱他不要去了,但这哪能是他不让去就不去的呢?别说老主任得了这种死亡率极高的恶性癌症,就算她得了普通大病,李睿也会过去看望她啊。

    李睿带着沉重的心情给江薇拨了电话过去,道:“打听清楚了,老主任是得了乳腺癌,目前在市妇幼医院住院呢,我打算晚上过去看看她,你去不?”江薇吃惊地说:“什么,乳腺癌?”李睿嗯了一声。江薇惊惶的说道:“乳腺癌可是……可是容易死人啊,我有个街坊阿姨,得了乳腺癌,把两个……那个都给切除了,可是过了一年,癌细胞扩散,人还是死了。”李睿叹道:“谁说不是呢?你到底去不去?”江薇道:“去,去啊,我刚才就说跟你一块去了,你还问什么?”李睿说:“我晚上晚点才有空,差不多九点吧,你要不来青阳宾馆这儿等我。”

    江薇道:“行,等你下班了给我电话。我买点什么呢?”李睿说:“不知道,你看着买吧。”江薇问:“你打算买点什么礼品?”李睿闻言很是挠头,道:“我就什么也不买了,买了她未必喜欢。我直接给钱,她喜欢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喜欢买点什么就买点什么。”江薇问道:“给多少呢?”李睿说:“五百就不少了吧?”江薇道:“还真不少!”李睿听她的意思是嫌给得多,便道:“你跟老主任关系不算太亲近,能过去看望她她就应该很高兴了,你少出点,给二百吧。”江薇悻悻的说:“哦,咱俩一块去看她,你给五百,我给二百,那不是当面打我脸吗?”

    李睿道:“那师傅帮你一块出了。”江薇哼道:“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替我出钱?”李睿道:“师傅啊。你想不认?”江薇道:“我可不食嗟来之食,我又不是没钱,干吗让你出。”李睿苦笑道:“好徒弟啊,我还很忙,晚上见面再说好不好?”江薇道:“好像我不忙似的,切,那你忙去吧。”说着就挂了电话。

    李睿倒也不因她使小性子而懊恼,想到老主任所患的病上,暗暗头疼,这怎么好人就没好报呢?老主任多好的人啊,怎么就得了这种重病?老天爷瞎了眼睛不成?

    浑浑噩噩的过了半下午,他忽然想起,自己本周还欠着沈元珠一顿饭呢,这顿饭是上周推到本周来的,要是本周再拒绝,那就忒对不起人了,想了想,决定先听听她的意思,她要是逼得急,那就周末抽时间跟她见个面;她要是催得不急,就推到下周。

    他打了个电话过去,沈元珠接听后幽怨的说:“唉,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听到这话,李睿就好像看到了一个不被男人疼爱的闺中怨妇,忍不住好笑,道:“这周忙得晕天黑地的,一直没时间联系你。”沈元珠道:“我记得上周你也是这么说的。”李睿道:“今晚我还是没时间,已经提前约出去了……”沈元珠截口道:“约给哪个小姑娘了?”李睿哑然失笑,道:“去医院看我老主任好不好,什么约小姑娘了,你思想真邪恶。”沈元珠奇道:“你老主任?”李睿解释道:“原来单位退休的老主任。”

    沈元珠道:“她怎么了?住院了?”李睿道:“乳腺癌。”沈元珠叫道:“哎呀,这么恶心的病!”李睿说:“谁说不是呢。”沈元珠道:“她都退休了,又是原单位,你还去看她……嗯,你这个人果然不错,重情义,现在基本上很难碰到你这样的人了,尤其是在机关单位。”李睿被她夸得有些脸热,说:“不说她了,你说吧,咱俩这顿饭怎么办?”沈元珠道:“当然是你办正事要紧啦,吃饭着什么急啊。呵呵,其实你心里记着这档子事,我就挺开心的,看来你没忘了我。”

    这话就非常暖昧了,李睿听了讪讪的,小声说:“周末晚上我一般下班都早,看看哪天有时间请你吃饭。”沈元珠道:“行啊,我怎么都行,看你时间啊。”李睿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电话。”

    跟沈元珠约饭局,他并没有什么邪恶意图,主要目的就是吃饭本身,增进交情去了,当然,说是增进感情也没问题。至于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那就随遇而安了。

    又忙一阵,眼看到了下班时间,远在省城的吕青曼打来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