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679章:老婆感动

    吕青曼又是感动又是惊喜,无声的哭了出来,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用力很大,似乎想把他抱到自己身体里面。

    两人在门内拥抱了一阵,后来李睿觉得总这样也不行啊,毕竟门还没关呢,就拍拍她后背,道:“等会儿再抱,我先把门关上。”吕青曼跳着小脚撒娇道:“不行,就抱着,不抱着你就该跑了。”李睿哭笑不得,道:“我今晚来了就不走啦。”吕青曼撒嗔道:“那也不行。”李睿没办法,只能抱着她一步步退到门口,把防盗门关了,再往前走了几步,把屋门锁上,餐厅这边没了楼道灯的照明,便陷入了昏暗之中。

    李睿在吕青曼略有些干燥的口唇上狠狠亲了一口,道:“老婆乖,先让我洗漱一下好不好?完事后我抱你一宿行吧?”吕青曼把头埋在他肩头,轻轻的抽泣着,道:“你怎么突然就跑过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李睿轻拍她的后背表示抚慰,柔声道:“我要是跟你说了,你能让我过来吗?我这也是给你一个惊喜啊。你不高兴吗?高兴就别哭啦。”吕青曼泣道:“我高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可就是忍不住想哭。”李睿道:“我先去洗漱,过会儿回来把你脸上的眼泪都吻干。”吕青曼扑哧笑道:“眼泪是咸的,你别亲,我去洗个脸好了。”

    两人拉着手走进洗手间,吕青曼简单洗了把脸,就把位置腾给了他,去热水器花洒那里给他接洗脚水。李睿在里面洗漱洗脚,洗完后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发现吕青曼正站在餐桌旁,手里捧着那束百合花,俏美的小脸上现出甜蜜的笑意,心中暗想,就冲她脸上这一笑,自己长途跋涉赶过来陪她也值了。

    吕青曼余光发现他出来,忙道:“等下,我把花放起来。”说着捧着花往客厅去了。

    李睿打了个哈欠,迈步走进卧室,片腿上了席梦思去,脱了衣服,钻在吕青曼的被窝里等她回来。

    过了一会儿,吕青曼姗姗而回,反手把门关了,见他正光着膀子靠在床头等着自己,脸孔便有些泛红,道:“关灯吧?你也一定早困了。”李睿点点头。吕青曼把灯关掉,摸黑走到席梦思前,爬上去发现被子已经被他撩开了,就趁势钻了进去,一下子扑在他身上。

    李睿抱着她娇小苗条的身子,感受着她身子的温热,似乎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跳,心中柔情涌动,道:“老婆,我对不起你,平时没空陪你也就算了,你病了也不能照顾你,真不配做你老公。”吕青曼素手抚摸他结实的胸肌,动情的说道:“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咱俩结婚吧!”李睿吃了一惊,道:“什么时候?现在吗?”吕青曼说:“尽快,年底,怎么样?我不想再跟你分开了。”李睿结结巴巴的说:“这……这么快,咱俩……咱俩不是定的明年开春吗?秘书长也是知道这事的。”吕青曼撒娇道:“你也知道是咱俩定的,那咱俩就能改,想什么时候结就什么时候结呗,你管咱舅舅干什么?咱们什么时候结婚他都没意见。”

    李睿想了想,静下心来,道:“还是不好,太仓促了。咱俩现在什么都没准备好呢,离过年也不过两个月,哪里来得及啊?连婚纱照都没拍呢。还是别急,等明年开春吧。”吕青曼立时撒嗔道:“不嘛老公,我就要马上结,我一天也等不了了。”李睿暗暗叫苦不迭,早知道自己这次突袭让她如此感动,以致于急着把婚期提前,那还真不如不来了,安慰她道:“别急宝贝,结婚也需要时间安排的……”吕青曼截口道:“你说的是婚礼,要不咱俩先去领证吧!”她这东一锤子西一棒子,一会打狗一会儿追鸡,李睿立时被她打得晕头转向,傻愣愣的说:“又改领证了?”

    吕青曼道:“没改啊,证早晚都要领的,婚礼可以等开春,但是领证可以提前领啊。”李睿听得也是感动不已,这位省长千金毫不在乎自己的平民身份,居然愿意委身下嫁,多少男人做梦都做不来的好事,就这么着让自己给碰上了,这要不是上辈子积了德,就是自己前世与她有缘,抱着她躺在被窝里面,道:“领证也不是小事,也得让你爸我爸知道才行啊。咱俩偷偷领了那叫什么,打算私奔吗?”吕青曼轻笑道:“又没人不许咱俩结婚,干吗私奔?这还不好说,我给咱爸打个电话就行了,也不用搞什么仪式,就是领个证而已,等婚礼的时候再搞仪式。”

    李睿道:“我还是觉得仓促,要不然我回去跟秘书长请示一下吧。还有,这次我来只有一宿的时间,明早我就得马上赶回去,没有时间领证。”吕青曼道:“那就下周,我去青阳,咱俩在青阳领证。”李睿只觉得大为头疼,虽然很愿意立时把这个美娇娘娶到家,但还是觉得有点时间紧张,道:“看看吧,我的意见就是不要急,准备准备再说。领证就等于结婚,也是个大事呢,仓促还行?再说我还没买好新房呢。”吕青曼兴冲冲的说:“我明天就跟咱爸说,让他安排把我从省委组织部调到你们青阳市委组织部去挂职,这样咱俩就不用分开了。”

    李睿听得冷汗涔涔,想到她要是到了青阳,自己还不得天天晚上陪着她啊,哪还有时间去陪大宝贝雪菲,又哪有时间跟老上司袁晶晶、芳邻董婕妤这样的红颜知己亲近,等于是她这一朵鲜花的到来,毁了自己一片花丛啊,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表示反对,因为反对也反对不了,这种事是迟早的,只是早一天来临晚一天来临的事,自己要做的,就是如何尽快适应这种有老婆的生活,试探着问道:“还没买到新房,咱俩又没结婚,你调过去了住在哪啊?”

    吕青曼道:“这还算个事儿吗?你们市委组织部有没有什么宿舍?没有的话我也可以租房子住啊。”李睿道:“不行,那样条件太苦了,我不答应。”吕青曼嘻嘻笑道:“那我就去你家里住。”李睿讶异的道:“啊?那更不行了。未婚同居,传出去不只咱俩脸上没光,吕叔叔还有秘书长头上也没光彩啊。”吕青曼道:“青阳有谁知道我是吕舟行的女儿?又有谁知道秘书长杜民生是我舅舅?”李睿为难的说:“那对你声誉影响也不好啊。”吕青曼说:“我不要声誉了,就要你。”

    李睿听得非常感动,忍不住在她脸上重重吻了一口。吕青曼也反过来亲了他一下,羞涩的说道:“要不先……先……”李睿道:“先什么啊,你倒是说啊。”吕青曼低声道:“先……要个孩子吧?”李睿哈哈笑起来,道:“你真想奉子成婚啊。”吕青曼道:“什么奉子成婚,咱俩也就是还有三四个月就举行婚礼了,能抱着孩子结婚吗?”李睿道:“你大着肚子也不好看啊。”吕青曼悻悻的道:“可我就是想要,再不要我可就老了,就变成高龄产妇了。”李睿道:“别胡说,你可不老,你老了我也有办法把你变年轻。”吕青曼奇道:“你能让我年轻?”

    李睿嘿嘿笑道:“据说夫妻敦伦可以让女人永葆青春。”吕青曼嗯了一声,道:“我也听说过,感觉有道理呢。”李睿道:“我觉得也有道理,做一次爱,既能让两人得到足够的运动,也能让两人身心愉快,当然就会精神焕发了。人老不老,全看精气神。”吕青曼听了不言语,半响柔声道:“你想做吗?”李睿道:“当然想了,不过你病着呢,不宜行房,咱俩就别做了,以后做的时间长着呢。”吕青曼害羞的推销自己道:“我没事,只是一点风寒小感冒,偏你就当成大事了,还这么老远来看我,真没事……你想做我就陪你做。”

    李睿打个哈欠道:“可是我真有点困了。”吕青曼当然不是那种**荡妇类型的女子,之所以今晚如此主动,并非想要满足自己的欲念,而是实在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对他的爱意了,所以就借这种方式表达出来,见他困了,又想到他长途奔波过来的疲乏,就不再勉强,柔声道:“那就赶紧睡吧,已经不早了。”李睿大手在她丰美的臀瓣上抚摩几下,道:“明早我会起得很早,起来就走了,你就睡你的,不要管我,更不要送我。”吕青曼坚决地说:“不行,我必须要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