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01章:新角色就位

    张子豪脑海中浮想联翩,最近半年内自己与其发生过恩怨的人们的头像全部鲜活的浮现出来,如同走马灯一样,一个个在眼前掠过,李睿的影像也在其中,不过只是一闪就没影了,到了最后,定格在青阳市电视台主任刘安妮那具光着的身子上,一道灵光闪过,失声叫道:“是刘安妮,最有可能的就是青阳那个刘安妮。”

    张子潇精神为之一振,站起身问道:“你最早就怀疑过她,但是后来怀疑又解除了,这次怎么又想到她了?”张子豪双目中射出毒蛇一般狠辣的光芒,咬牙切齿的说:“我才想起来,那个贱货是个睚眦必报的女人,几乎我每次对她不好,她都会很快报复回来。可奇怪的是,我找人轮了她,这么大的仇恨,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觉得太不正常了。如果让我找出一个最有可能害我的人,除了她没别人。”张子潇也是连连点头,道:“我们假设是她找人报复的你,她找的肯定都是青阳本地人,那几个人在省城砍伤你以后就跑回青阳躲着去了,省城公安局这帮废物当然抓不到他们了……嘶,还真有可能就是她。”

    张子豪听得眼睛连连放光,赞道:“对,你说的有道理,太有道理了。不错,也不能说徐建水他们都是废物,那三个凶手不是市里的,他们市局当然抓不到了。操,赶紧的……”张子潇奇道:“赶紧的干什么?”张子豪道:“给徐建水打电话啊,让他派人去青阳抓捕刘安妮归案。”张子潇撇了撇嘴,道:“先不说你算哪一号,凭什么命令徐建水抓人,我就问你一句,你有什么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刘安妮指使人砍伤你的?”张子豪气道:“操,要特么证据干什么?把人抓了来一审讯不就完了吗?公安局那点猫腻我都懂,屈打成招都稀松平常,何况这事肯定就是刘安妮干的,只要大刑给她用上,还怕她不张嘴?”

    张子潇断然否绝:“不行!”张子豪气呼呼的说:“为特么什么不行?哦,敢情你不愿意把凶手找出来?”张子潇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还是那句话,要证据。你没证据的话,凭白让徐建水为难,等于是胡搅蛮缠。你让他为难的话,他就不会让你满意。这你都不懂?”张子豪愣了下,觉得她的话不无道理,怒道:“那怎么办?非要有证据才能抓她吗?特么隔壁的,连公安局都找不到证据,咱俩上哪找去。”张子潇抱起胳膊,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最后说道:“明天我去青阳一趟,会会那个刘安妮!如果让我知道这事真是她干的,哼哼,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周一,又是新的一周!

    早上,李睿在青阳宾馆贵宾楼里见到老板宋朝阳的时候,将昨晚跟张鸣芳吃饭的事情简单讲了讲。

    宋朝阳点了点头,道:“怪不得三十九岁就已经是一局之长,原来她是张文林的表妹。”李睿听不出他这是贬义还是别的什么态度,也不敢插话,就闭紧了嘴巴听着。宋朝阳问道:“你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更不敢随便发表看法了,考虑了下措辞,小心翼翼的说道:“人性还是不错的,也有上进心。”宋朝阳跟张鸣芳已经有过接触,对她有一定的了解,之所以再问李睿的看法,也只是参考一下,闻言呵呵笑道:“官场中人,哪个没有上进心?不上进就是退步哦。”

    李睿吓得心头一紧,以为他在变相批评自己为张鸣芳说好话了,哪敢再乱说什么,好在宋朝阳接下来也没说别的,心中这才踏实了几分。

    这天上午,青阳官场发生了一件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情:山南省委决定,青阳军分区政委高国松同志任**青阳市委常委。

    这个决定可以说是姗姗来迟。事实上,当高国松接替裴旭成为青阳军分区政委的那一天,大多数人都明确的知道,他也将接替裴旭在市委常委里面的席位,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消息传开后,几乎没有人为之惊喜,更是没有人为之动容。说句实在话,青阳市十一个市委常委里边,没了谁都可能影响青阳官场生态的正常循环,单单没了这个军分区政委,那是一点影响都不会有的。毫不客气的说,这个军分区政委在市委常委里边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这当然不是说,高国松是个小脚色,事实上,没有谁敢小瞧这个高国松。只不过,军方代表在地方党委常务委员会中的地位历来非常尴尬。一方面,它无权干预地方事务;另一方面,它又掌握了一张宝贵的投票权;还有不得不提到的一方面,就是它需要地方上的协调与照顾。这三方面凑到一起,平时没事的时候还无所谓,一旦碰到什么需要表决投票的重要事务,譬如任命提拔领导干部的时候,军方代表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尴尬:无论投票与否,都会得罪某方势力,就可能间接影响到军分区在地方上得到的好处。地方上的强权人物不论哪一个给军方搞点小麻烦,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所以,历来那些聪明的军方代表,在省市县三级的党委常委会中,一般都不会发表什么意见,就如同徐庶进曹营,终生不献一策似的。当然这里面也有少数情形,某些军方代表会在常委会中审时度势的偏袒某一方,那也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利益,同时他自己后台也硬,不怕得罪人。可这种情况毕竟是凤毛麟角,能不得罪人,为什么非要得罪人呢?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就让地方上这些人自己折腾去呗,任由他们争个你死我活,自己乐得看笑话。

    也就是因为军方代表往往在市委常委会上敷衍了事,所以前文才说他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不过,这也要看怎么理解。在常委会上某些人的眼里,军方代表这一票还是相当重要的,只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没办法拉过来。因此很多常委对这种滑不溜手的军方代表并不如何喜欢。

    原先的军分区政委裴旭就是这样一个聪明人,几乎很少发表意见,尽力保持与各方势力和谐相处,从不跟任何一个常委产生分歧。这样的圆滑态度也不能说不好,至少在他调离的时候没有人说他的坏话。

    现在,裴旭走了,高国松来了。很多人并不知道高国松的背景,都以为他会像前任裴旭那样,即将永久性的扮演一个在市委常委会上打酱油的角色。当然也有人知道高国松的底细,知道他是省人大副主任高国泰的弟弟,也算是拥有着强大的后台。这样一个人物,显然不会惧怕得罪人。他若是在青阳市委常委会上偏袒某一方的话,那一方势力必然会猛飞暴涨。

    有些人因此充满了期待。

    上午十点多,李睿接到了火车站**事件中**者王永刚父亲王民的电话。王民告诉他,已经凑齐了他垫付的那些医药费,想还给他,因此询问他是不是找个什么地方见面。

    李睿问道:“王永刚怎么样了?”王民喉头哽咽着说:“重度烧伤I级,全身烧伤面积占体表百分之七十五,吸入性呼吸道损伤……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了。”李睿暗叹口气,道:“能说话了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市政府成立了一个调查组,专门调查他在火车站**这件事,调查组成员去医院找过你们吗?”王民说:“能说话了,断断续续的,说三句能听懂一句。有人来找过了,问了问永刚**的原因就走了。”李睿想了想,道:“这样吧,等中午我去医院看看你们。”王民道:“好,我要当面谢谢你的救命大恩啊,顺便把钱还你。”

    有了这个约定,等中午陪宋朝阳吃过饭后,李睿就向他请了一个小时的假,往市第二医院走了一趟。

    在市第二医院烧伤科特别的无菌特护病房外面,李睿见到了王永刚的家人,其中就包括他的父亲王民。

    这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枯瘦老头,衣着打扮倒还入眼,看得出这是一个城里人,也能看出家境条件还不错,可能由于受到了爱子**事件的打击,他脸色非常不好,还带了黑眼圈,估计这几天都没休息好过。

    王民一见到李睿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再也不肯放开,说了好半天感激的话。

    李睿被他夸得脸皮发烧,心中却也不无沾沾自喜之情,也没空跟他说客套话,直截了当的问道:“永刚为什么**?”

    王民听到这个问题,眼圈就红了,老眼眨巴两下,老泪就无法抑制的流了下来。

    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扶住王民,道:“爸,你去椅子上坐着歇会儿,我跟他说。”王民点点头,在老伴的搀扶下去了墙边排椅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