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06章:老狐狸失算

    时间匆匆而过,很快到了正常下班的时间。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这个时间就代表着一天工作的正式结束,接下来,可以吃喝玩乐,尽情享受闲暇时光了。可是对于李睿这种身处特殊工作岗位的人来说,这个时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时间已经不由自己掌握,全看老板宋朝阳的安排。宋朝阳让他几点下班他就得几点下班,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李睿看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叹了口气,心说,人们光瞧见我这个市委一秘在外面风光无限了,却根本看不到我为这份工作所付出的辛苦,正是典型的“只看见贼吃肉,看不见贼挨揍”。

    忽然间,他余光视线范围内人影一闪,有人迈步走了进来,抬头望去,大吃一惊,心说他个老狐狸怎么来了,忙起身相迎:“于书记。”

    来人正是市委专职副书记于和平。

    于和平走到他桌边一侧停了下来,笑呵呵的瞧着他,道:“小睿啊,你这是叹什么气呢?”李睿心说这老狐狸耳朵倒是灵,连老子叹气他都听了去了,脸上陪笑道:“没什么,就是想到有件事不知道从哪下手,有点郁闷,就叹了气。”于和平饶有兴趣的问道:“哦,是什么事?说来听听?”李睿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前几天发生的那桩市火车站**事件。”于和平皱眉道:“那件事我听说了,市府那边不是已经有调查组过去调查了吗?”李睿道:“是啊,而且他们已经调查完了,不过调查结果与我了解到的情况有很大出入,所以宋书记打算再调查一遍。”

    于和平道:“哦,有什么出入,你说清楚一些。”李睿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感兴趣,也没想过瞒着他,就将王永刚**前后始末全部讲了出来,还把市政府调查组出具的调查报告提了提。于和平听完后沉思了一阵,没再问什么,只道:“宋书记在里面吗?”李睿道:“在的,我给您开门。”于和平点了点头。

    李睿跟宋朝阳打过招呼,把于和平请了进去,见他没拿水杯,就问他要不要沏茶,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关上门出去了。

    办公室内,宋朝阳陪着于和平坐在沙发上,微笑说道:“和平书记,年底了,工作会忙一些,还要请你多帮忙哩。”于和平一摆手,客气的说:“书记你太客气了,给你分担工作那是我的本职工作么,有什么工作直接甩过来就行了。”宋朝阳道:“好,那我就先谢谢你了。”

    说了这两句寒暄话,于和平主动道明了来意:“我这回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看,上上次常委会,我们说好要在上次常委会上讨论决定双河县委副书记的人选,结果呢,要以年底重大会议为重,暂时搁置没有理会。可这种事也不好一直拖下去吧。县委副书记相当重要啊,那是县委书记最重要的帮手,也是县委的重要领导之一,一直空置下去怎么行?”

    他话说到这里就止住了,没有说“还是马上把这个人选决定下来吧”之类的建议。因为他明白,宋朝阳听了自己这番话,就明白自己的想法了,不用再多说废话。

    领导说话就是这个样子,一句话只说三分,不把话说全,剩下的意思需要人去领悟。聪明人听了领导的话,很容易就能听懂;脑子直或者神经粗的人或者笨人听了,就可能听不懂。所以也就造成了,在官场之中,为什么有的人升官之快如同坐了直升飞机,而有的人却一辈子原地踏步。皆因有些人更容易领悟领导的心意。

    在官场混,智力不重要,能力不重要,学历更不重要,只有一件事最重要,就是能不能领悟领导的心意。

    宋朝阳听了于和平这番话,脸上表情不变,依旧是和煦的笑容,心里却暗骂老狐狸狡猾,他肯定已经知道,他刚才说的那段话,要是放在市委常委会上说出来,稍嫌分量不够,很可能被自己否掉,更有可能会招致孙耀祖与贾玉龙二人的阻击,最终就导致说了跟没说一样,于是他特意私底下找到自己来说,这样自己势必要照顾他的面子,就不好否决,他也就顺了心意,这之后,他还会顺水推舟的提出他的建议人选,从而为他的亲信谋求高位,等于是一石二鸟,他想的倒是美啊,可他光为他自己考虑了,怎么没有考虑下政府孙耀祖那边的心思呢?

    宋朝阳想了想,道:“这样,明后两天,看什么时候大家都有时间,抽出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召开一个临时常委会,把这件事定下来。在过年之前,把双河县常委班子补齐。你看好不好?”说完这话,不等他说什么,起身道:“如果你没意见,那就这么定了。我还要找民生说点事,就先这样?”

    事实上,于和平这次私下里来找宋朝阳说双河县委副书记人选的事情,还真存了与他进行私下交易的想法,想的是,这次求他给个人情,把自己的人安排上位,等下次再有岗位空缺的时候,就把人情还给他,支持他的人上位,打算的挺好,谁知道他这么忙,直接下了逐客令,心中的想法没有如愿,自然有些不高兴,却也不好说什么,起身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忙,你就先忙吧。”说完冷着脸走了出去。

    李睿听到门声响动,侧头瞧去,见于和平从里面走了出来,与刚才进去的时候不同,他出来的时候沉着个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就猜到他在老板那里吃了瘪,心中不无幸灾乐祸,却也不敢怠慢,起身送他,说道:“于书记慢走。”

    于和平闻言忽然停下来,转过头看着他,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一阵,冷森森的道:“小睿,等宋书记有空的时候,你跟他说一说,他孙耀祖能提拔秘书去市南区当常务副区长,我于和平为什么不能安排秘书去双河县当副书记。”说完怒哼一声,转身走了。

    李睿听得莫名其妙,半响才回过味来,他是因为人事任命的问题而在老板那里吃了瘪,可问题是,他吃了瘪要么去找老板出气,要么自己压在心里,干吗要对自己这个小秘书说这种话?而且把话说得这么直白,直跟撕破脸了一样,这也太不符合他市委副书记的身份啦。市委副书记,应该是沉稳老练、不喜怒于色,更不会说些犯忌讳的话,他这却把“任人唯亲”直接讲了出来,难道是要公开挑战官场潜规则吗?太不可思议了,他这是气糊涂了吧?

    等晚上吃完饭,在后院溜达消食的时候,李睿把这事跟宋朝阳讲了。

    宋朝阳问道:“他前任秘书是哪个?”李睿已经从师傅袁小迪那边打听出来,闻言回答:“是现在招商局的副局长,叫刘广斌,给他当过两年多的秘书。”宋朝阳道:“招商局嘛,我知道,每年招商任务一大堆,压力大极,而且局里干部级别越高,分到的任务越多,据说完不成还有惩罚措施,当然了,若是完成了,还会有不菲的奖励。可以说是个不好不孬的单位。”李睿道:“按您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那个刘广斌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于书记这是想把他救出苦海呢。”

    宋朝阳道:“领导安排自己的秘书去个好去处,也是人之常情,他却跟你说这种阴阳怪气的话,有什么意思?”李睿也不好说别的什么,心说这是你们神仙打架,我这个小鬼头可不搀和进去,免得遭殃哦。宋朝阳笑呵呵的说:“他是对我有意见哦。”李睿心说,那头老狐狸有意见的人多了,可哪个不是活得好好的,道:“您不用理他就是了。”宋朝阳叹道:“身为市委当家的老大,家里头的事情不管还行?不过这件事真的有点麻烦呢。”

    李睿也不知道老板这话里头有什么深意,也懒得去想,暗里寻思,今晚见到那个墨镜美女的时候,该怎么跟她交流。万一她真是张子豪的姐姐,又该如何对付她。刘安妮到底是自己的同盟战友,又是朋友石光明的晴人,最不济还是自己的老乡呢,怎能眼睁睁看着她被张家人欺辱?该伸以援手的时候就必须拉她一把。

    时间飞逝,很快到了晚上九点,宋朝阳按照往常那样下了班,由李睿陪同回到青阳宾馆。他这个习惯很好,只要不是太忙,就不会工作到太晚,基本每天晚上都是九点前后下班休息,自然也是有意遵循养生的道理。

    从宾馆出来,李睿打车前往盛景大酒店的茶餐厅,与刘安妮约见的地方就在那,在车里跟吕青曼煲了会儿电话粥。

    吕青曼提到一件事,让他意识到婚姻生活已经不远了。吕青曼说,年后,就会到青阳市委组织部挂职,任副部长,级别保持之前的正处级,挂职时间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