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11章:你看不上我?

    张子潇妙目一闪,对他挤了挤眼,小手又往他身前伸了伸。李睿苦笑道:“我真的在开玩笑,我身上怎么会有那东西?”张子潇一把将他公文包从腿上抢过去,道:“你不给,我就只好自己搜了,搜出来看你还有脸见我没有。”李睿吓了一跳,忙把公文包抢回来,道:“好吧,我给你找。”

    过了一会儿,张子潇手上就多了一个袖珍的小瓶子,里面是晶莹的液体,在车顶化妆灯的映射下,闪烁着奇怪的光芒。她凝目打量这个小瓶子,忽然问道:“说说吧,公文包里带着这东西,打算用到谁身上?”李睿陪笑道:“你肯定以为我这是作奸犯科用的,事实上,我还没有用它害过人,就是……就是整人用的。”张子潇用纤细的指甲将瓶盖小心翼翼的抠下去,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道:“没有味道。”李睿紧张的看着她,道:“你千万别吃,药劲儿大着呢……”

    话音未落,张子潇已经把小瓶子凑到嘴边吸了一口,一下就喝了小半瓶。

    李睿看得大惊失色,惊呼道:“你疯啦!你……你喝多啦!”张子潇咂摸咂摸味道,又伸出红嫩尖巧的舌尖在红润的口唇上舔了舔,无辜的瞧着他,道:“这场雨弄得我心情不太好,想放纵一下。如果这真是情药,那就恭喜你了;如果这不是,你会死得很惨。”说完对他挤了挤眼,神情十分妩媚。李睿呆呆的瞧着她,不知道这女人是喝醉了还是神经病,哪有明知道瓶子里是烈性情药还要喝的女人呢?

    张子潇已经不再理他,将袖珍小瓶盖好,随手扔到他包里,发动车子沿原路返回。

    李睿一直紧张不安的瞧着她,想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暗想,难道张子豪一家子都是这么放荡随便的人吗?自己竟然有机会跟他姐姐上席梦思?到底上还是不上?

    车到盛景大酒店地下停车场的时候,李睿再也忍不住了,问道:“你……你感觉怎么样?”张子潇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叫什么?”李睿随口答道:“李……黎……目,黎明的黎,目瞪口呆的目。”张子潇奇道:“好奇怪的名字。”李睿问道:“你的呢?”张子潇道:“你不用知道,下车吧。”说完推开了车门。李睿叫道:“等下,下车干什么?”张子潇见他大呼小叫的,脸上划过鄙夷的神色,道:“你不下车难道想在我车里过夜吗?”李睿嘿笑道:“我怕一下车就被你抓住了。”张子潇嘲笑的看着他,道:“你不下车也逃不开啊。”

    李睿只好讪笑着下了车。

    张子潇见他躲得自己远远的,脸上还带着敬畏的神色,嗤笑道:“刚才在酒吧里抓我手,现在又装什么好人了?”李睿叫道:“靠,我本来就是好人好不好?”张子潇笑话他道:“好人会随身带着情药?我刚才喝药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你还记得吗?”李睿纳闷的说:“哪一句?你好像说了不止一句。”张子潇不耐烦了,快步走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凑脸过去,几乎跟他面贴面了才停下,看着他的嘴巴,腻腻的道:“我心情不好,你陪陪我……”说着,在上面轻轻吻了一下。李睿闻到她口中喷出来的甜香,腹中一热。

    张子潇跟他身子中间有一段距离,没有觉察到他的反应,拽着他的衣领往电梯那里走,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李睿知道她身体里蝇水的药劲已经发作了,要不然她不会如此激动,心下惊惶而又暗喜,欢喜的是,自己可以上老对手张子豪的姐姐,惊惶的是,这要是跟她上了席梦思,以后被她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她跑到青曼那里去说跟自己的关系怎么办?

    他胡思乱想着,身子已经被张子潇拽到电梯里面。张子潇随手按了个数字键,也没按下关门键,等门自闭,松开他的衣领子,揉了揉额头,嘘口气道:“药效很厉害。”李睿心说你不废话嘛,连郑紫娟那样端庄高贵的市领导喝下去都难以抵抗邪火焚身的感觉,何况你这个官二代大小姐了,你的自制力肯定不如她。有些胆小的说:“别闹了,还是算了吧,我得回家去了。”张子潇听得脸色一沉,道:“你什么意思?你看不上我?我主动给你机会你竟然不要,你在侮辱我吗?”说着话又去揪他的衣领。

    李睿见她动不动就揪自己衣领子,就知道这是一个暴力型的女子,暗暗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她,忙推开她的手臂,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你当这是玩啊?”张子潇淡淡地说:“本来就是玩,你以为是什么?”李睿瞠目结舌的看着她,道:“那你自己玩吧,我可没那么随便。”张子潇脸色阴沉的瞪着他,也不言语。李睿叹道:“真不行,我不……”

    话没说完,电梯叮的一声脆响,一层到了,电梯打开,外面走进来几个人。李睿心虚,也怕碰上熟人,急忙垂下了脑袋,余光发现,张子潇素手已经捏成了粉拳,由此似乎也能推断出她正在忍受邪火的煎熬。其实,要不是担心她日后得知自己真实身份,还真是不怕跟她上席梦思,彼此取乐,何乐而不为?人家又曾是省城第一名媛,跟她上次席梦思,以后也有的吹嘘了。唉,可惜啊,为什么会这样纠结?

    电梯上升的过程中,张子潇一直在打量着他,后来小声问道:“你好像很紧张。”李睿心说,这不废话嘛,马上要跟你上席梦思了,能不紧张嘛,对她笑了笑,哪想到笑容倒比哭还难看。

    张子潇越发觉得这个家伙古怪,之前是千方百计想亲近自己,可等自己给他机会了,他反倒表现得相当消极,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啊?难道不喜欢吃免费的午餐?

    从电梯里出来后,李睿怎么想怎么别扭,咬咬牙,道:“你自己玩吧,我得走了。”说着转身就往电梯里钻。张子潇身体里邪火已经被蝇水完全点燃了,如何会容他逃走,不由分说,上去一把就将他手臂抱住,叫道:“你敢走!”鼻中闻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成熟男子气息,更是意乱情迷,情不自禁就往他身上靠去,呢喃道:“不许走……药效很厉害,你走了,我就烧死了。”李睿吓得打了个哆嗦,道:“可是我跟你……不可以啊。”

    张子潇也不想跟他废话了,拽着他的手臂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按理说,跟张子潇这等姿色毫不逊色于姚雪菲的大美女上席梦思,对任何一个成年男子来说,都是一种极品的享受,可对此时的李睿来说,却不亚于一种灾难。也不知道她要带自己去哪,但看方向应该是某个房间,想到一到房间她就会扑到自己身上求欢,而自己也肯定无法克制自己,一旦成了好事,就会埋下祸根……不行,绝对不行,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跟她上席梦思。

    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张子潇单手持着房卡开了门,拖着李睿就往屋里去。李睿就感觉大限将到似的,万分惊恐,瞥见她那雪白修长的玉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邪念,抬起右臂,一手刀重重砍在了她后颈上。张子潇身子如遭重击,原地晃悠两下,回过头来看他,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李睿手臂还在半空中扬着,对她苦笑道:“对不起,我……我不能跟你……”话还没说完,张子潇美眸一闭,晕了过去,直挺往地上摔去。

    李睿眼疾手快,忙冲上去将她身子抱在怀里,又把她拖到席梦思上,把她手包放在床头柜上,将她脚上的鹿皮小蛮靴脱掉,入目的是一双穿着粉蓝色棉袜的脚丫,虽然不如穿着肉色或者黑色丝袜那么性感,却也因纤瘦秀美而显得勾人眼球,也没心情多看,将她两腿抬到席梦思上,摆列整齐,又拉过被子,给她小心翼翼盖到身上,忙完了这一切,才总算松了口气,盯着她那美艳绝伦的脸庞看了一阵,默默的转身离开了。

    在酒店门外大大的遮阳台下面,望着外面飘舞的雨丝,李睿给刘安妮拨打电话。

    刘安妮虽然从睡梦中被他电话惊醒,却也一点不恼,问道:“怎么样了,你真跟她去喝酒了?”李睿有些发愁的说道:“喝了,刚送她回酒店……刘姐,我开始头疼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个女人啊,拦肯定是拦不住的,她已经认准了你,怕是九牛二虎也拉不回去了。”刘安妮冷笑道:“她不就是想跟我玩玩嘛,好啊,明天我就大大方方的告诉她,去上海一个月,考察广告市场资源,倒要瞧瞧她跟不跟我去。她要是追着我不放,我就有理由质问她的用意,甚至说她骚扰我,就可以报警抓她;她要是不跟我一块去,那就更好,我就甩掉这个尾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