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13章:晚上约会

    经她这一提醒,李睿才想到昨晚上自己跟张子潇发生的那一幕尴尬事,想到自己临别前砍晕了她,她这不会是来报复自己了吧,忙道:“别告诉她。”刘安妮道:“唉,我本以为她会缠着我不放呢,谁知道她突然转了性子,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呢。要不,呵呵,我就把你手机号告诉她吧,让她缠着你去,我就没麻烦了,呵呵。”她这话倒也有点道理,李睿心想,自己和她二人相对张子潇而言,当然是她最危险,站在朋友的立场上,自己倒是有责任帮她吸引张子潇的注意力与炮火,更何况,多与张子潇接触接触,也能更好的猜度她的心理,以便告诉刘安妮提前做好应对准备,便道:“也行,那你就告诉她吧,别忘了我的名字叫黎目。”

    挂掉电话,李睿发现身旁同事张云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笑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张云奇道:“李处,你刚才说你叫黎目?”李睿笑道:“跟朋友开个玩笑。还是说正事,我告诉你过会儿怎么钓鱼……”

    车行一阵,眼看就到了市电视台门口,李睿视线里出现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子的时候,手机也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

    李睿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女子走向路边停的一辆路虎极光,而她右手持着手机正在耳畔待着,心里说,自己跟她可真是有缘,三番两次的都能撞上,望了望大门口,见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伙子跟看门老头闲聊天呢,就对张云道:“小张,麻烦你去门口问问那个小伙子,是不是那个摄像记者,是的话就把他带到车里来。”

    张云点头答应下来,推开车门下去了。

    李睿这才接听了电话,而视线中那个女子已经上了车,再也看不到了。

    他笑呵呵的说道:“听说萧总在找我?”张子潇冷冷的说:“你少给我装蒜,你在哪?”李睿笑道:“我在上班啊,铁饭碗就是这点不好,一天**个小时都要在班点卯,哪像萧总那么清闲自在……”张子潇截口道:“你给我闭嘴!你在哪,给我出来!”

    李睿猜到张子潇可能是想报复自己,别说是她那样血液中充满野性因子、同时又是高官子弟的大小姐了,就算是普通女子,被自己从背后用重手法打晕,估计也不会轻饶自己,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当时自己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暗叹口气,装傻充愣的问道:“出去干什么?我上班呐!”心里却暗暗好笑,老子就在你身后,你却瞧不见,那是你自己不生眼睛,可别怪谁,哈哈,刚想到这儿,目光所及,那辆白色极光的驾驶门忽然打开,长腿一晃,张子潇已从里面钻了出来,赤手空拳,没看到她的手机,她一下车就迈开长腿,板着脸朝自己所在方向走来,那股子气势很令人胆寒,只看得一惊,难道她发现自己了?

    此时他才发现,她那辆路虎车头正与自己的公务车相对,两车相差不过十几米,这么近的距离,她SUV坐姿高视野好,望过来认出自己,倒也不是什么难事,眼见她沉着脸一步步逼近,要说不惊慌那是假的,谁知道这女人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呢?不用说别的,哪怕她只学自己昨晚上的手段,给自己来个手刀,自己也受不了啊。

    恐惧、尴尬、懊恼、后悔……一齐袭上他的心头,偏偏又不能驾车逃离现场,唯一能做的事情似乎就是留在车里等她过来兴师问罪了。

    张子潇很快走到他所在的驾驶位一侧,脸色冷峻的瞧着他,也不言语。

    李睿此刻别提多尴尬了,眼见张云已经带着那个摄像记者走了回来,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与这个女人当场纠葛不休,忙降下半截窗户,讪笑着对门外咄咄逼人的美女说:“我在忙一件很要紧的工作,有话晚上再说行吗?”张子潇冷冷的说:“你给我下来!”李睿苦笑道:“我马上要驾车去火车站办一件急事,就先不下去了。好吗?”张子潇美眸微微眯起,死死的瞪视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下车!”

    李睿哪有别的办法,只能将门轻轻推开,钻了出去,对走过来的张云说道:“你先带记者朋友上车,我跟朋友说点事儿。”

    张云说了声好,带着那个摄像记者坐进车里。

    李睿反手把车门关了,这才转脸看向张子潇,赔着笑刚要说话,眼前白光一闪,一只白玉也似的巴掌抽了过来,只吓得一跳,脑袋往后面一躲,左手已经下意识抬起来挡在脸前,格挡住那只手的同时,左手往外一转,就手抄住她的手腕,顺势一拧,就将那条手臂转了一百八十度。

    人的手臂是活动的,转三百六十度都没问题,但肩轴可是死的,手臂转的角度过大的话,肩轴可是不答应。在肩轴剧痛的作用下,那只手臂的主人张子潇嘴里“啊”的痛呼一声、不由自主地就转过身去。

    上一刻,她还在冷着脸向李睿抽出耳光,下一刻,她已经反被他制住,身子转过了大半,背对着他,佝偻着背,美臀微翘,弓着修长的大腿,只疼得花容失色,嘴里痛呼不已。

    “这女人真是暴力啊,说打就打!”

    李睿制住她以后,心里发出了感叹声,多亏自己会功夫,要不然这下子就被她打个正着了,被她打一个耳光倒是没什么关系,大不了疼一下罢了,可要是被张云与那个摄像记者看到眼里,自己这个堂堂市委第一秘书的脸往哪放?

    不过,他素来都是怜香惜玉的人,何况又理亏于此女,更不想大庭广众之下落个“欺负女人”的臭名,所以在意识到自己制住她的第一时间,就松开了她的手腕,将她放开了去。

    张子潇疼得原地倒吸冷气,过了会儿才呲牙咧嘴的挺直身,再回过脸来看着他的时候,艳丽的面庞上写满了委屈与愤恨,那股子可怜楚楚的劲头,哪怕是最刚强的男子看了也会对她产生怜爱之情。

    李睿把她发脾气的小女儿模样看在眼里,也是非常心疼怜爱,心中却也纳闷,她明明是自己最厌恶的张子豪的亲姐姐,自己为什么一点不厌恶她呢?难道自己已经被她美色所征服?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也太没立场了吧,悻悻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张子潇咬牙切齿的叫道:“黎目!”李睿忍着笑说:“我在啊,萧总。”张子潇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忽然一抬左手,按在右肩轴那里,轻轻揉弄起来,估计刚才被伤得很疼。李睿暗叹口气,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上来就打我。”张子潇怒道:“黎目,我跟你没完,你已经打我两次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欺负我!”

    李睿说:“我可以让你打回来,但不是现在,我现在真的很忙,晚上怎么样,晚上九点以后,我随叫随到。”张子潇铁青着脸瞪了他一阵,道:“好,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放我鸽子,我绝对……绝对……”李睿对她一笑,转身开门就钻了进去。

    张子潇目送他驾车远去,脸上凶狠的表情慢慢收敛起来,换上一副疑惑不解的神色,原地愣了片刻,才慢慢走回车旁,刚刚拉开车门,就听到手机铃声大作,拿过来一看,是老妈打过来的,急忙接听了。

    张母上来就说:“你弟弟跟你说话……”

    张子潇清了清嗓子,迅疾将情绪稳定下来,彼端很快传来张子豪咋咋呼呼的叫声:“怎么样了?你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有什么发现没有?”张子潇说:“哪有那么快,还在接近刘安妮的过程中。”张子豪骂道:“艹,这么慢,你行不行啊?”张子潇冷冷的说:“嫌我慢,那你来啊。”张子豪叫道:“我他妈能去还用得着你啊?”张子潇长长吸了口气,饱满的胸部在这一刹那鼓胀到了最高点,语气冷厉的道:“张子豪,你再给我来一句他妈,我现在就回省城抽你嘴巴,我抽不死你不是你姐!他妈的,谁都欺负我啊?啊?我张子潇就那么好欺负?啊?”

    彼端传来张母的背景声:“怎么跟你姐说话呢?”张子豪歇斯底里的叫道:“我他妈就这么说话了,怎么了,我人都废了,还他妈顾忌什么?你们抽死我呀,别管我啊,反正我他妈也不想活了。”

    张子潇冷冰冰的说:“张子豪,你要是不想活了,那就赶紧的死,别给家人添乱。妈年纪大了,你要是把她气出个好歹来,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还有,你这件事我不管了,你爱找谁找谁,我特么不欠你的。”张子豪叫骂道:“张子潇,你特么到底帮谁的?你是不是我亲姐?我艹你姥姥……”

    张子潇听到这里,把手机移开耳畔,直接挂了,美眸微微眯了眯,将车子发动,慢慢汇入主路,自言自语的说:“这下有时间了,黎目,你给我等着,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