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20章:处里活动

    李睿听到这个问题并不惊讶,依稀记得,他好像已经问过自己一次了,此时又问一遍,自然还是亲近示好的意思,想了想,决定不对他实言,免得他多事,便含糊的道:“这个还没定,目前主要是谈好恋爱。”

    孙耀祖摆出一副慈祥长者的模样,郑重的嘱咐道:“谈得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谈个两三年甚至更久,可以等婚后继续谈嘛,呵呵,现在不是流行先结婚再恋爱嘛。你可要抓紧,不能让小吕跑掉,这是咱们青阳市领导给你下达的政治任务,一定要完成哦,呵呵。”李睿带笑说道:“好,我争取尽快完成任务。”心里却也疑惑不解,这个老家伙还有一年多就要退了,为什么还总是想着借自己亲近吕舟行呢?事实上,别说亲近吕舟行了,就算他亲近省党委书记黄新年,甚至是亲近国家主席,也不可能再进一步做市委书记了,毕竟他年纪已然到点儿,谁也救不了他了。唉,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孙耀祖道:“好,等你们结婚的那一天,一定给我发请帖,我要去讨两杯喜酒喝喝。”李睿心想,青曼早跟我说好了,婚礼在省城举行,而且除去亲戚外不请任何外人,你老还是省省心吧,嘴上笑道:“那是一定的。”孙耀祖欣慰的看着他,赞道:“好好干吧,以后前途无量啊,成就一定不在我之下。”说着连连点头,好像十分感慨的样子,又说:“你忙吧,我回去了。”

    李睿忙恭恭敬敬地把他送了出去。

    中午吃过饭后,李睿抽时间给张子潇打去了电话,可等通了之后,却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竟然一下子卡壳了。

    电话彼端的张子潇见他不说话,冷笑道:“不会是想约我今晚上继续,又不好意思当面直说吧?”李睿苦笑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咱俩认识时间虽然不长,但你也应该了解我一些了吧,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贪得无厌的男人?”张子潇道:“那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有话就说,没话就挂,别浪费我电话费。”李睿哭笑不得,就她的身家,不说别的,光说她能开得起路虎极光,她会在乎一两块钱的电话费,道:“我没事,就是给你打个电话说一下,早上我急着上班,起得早,怕吵醒你,就直接走了没跟你打招呼,你别介意。”张子潇冷淡地说:“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个。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挂了。”李睿愣了下,道:“没有了。”

    张子潇一个字都没多说,就把电话挂了。李睿听着彼端传来的盲音,心里头酸酸的苦苦的,非常郁闷。

    当天晚上,李睿送宋朝阳回青阳宾馆的路上,随口问道:“老板,市长好像还在想着通过我亲近吕舟行省长,可他不是要退了吗,他亲近吕省长又有什么用?难道还想再进一步当市委书记吗?不可能了吧,他年纪已经到点儿啦不是吗?”宋朝阳微微一笑,解释道:“正厅级别的地方党政领导年纪到点儿后,一般会有两个去处,一种是留在当地,充任市人大或者市政协的正职领导;另外一种就是去省里,升任省人大或者省政协的副职领导。前一种是平级调动,后一种则是变相升职。你想一下,谁不想选择后者?可是后者不是想选就能选的,要看省里主要领导的意思。”

    李睿至此方才醒悟,道:“原来如此。他是想抱上吕省长的大腿,以此谋求再进一步,升到省里做个副省级领导。”宋朝阳点头道:“一旦升为副省级领导,不仅能够延续之前所享受到的政治、经济、生活方面的高干待遇,而且待遇上面还会拔高一级。最关键的是,省部级官员六十五岁才到点儿退休,他便还能再干一届,就算干满一届之后正式退休了,那也是副省级岗位上退下去的,退休后照样享受副省级待遇。这个待遇可是寻常官员想都不敢想的。”李睿听得连连点头,道:“怪不得呢。”

    忽忽几日过去,眼看就到了十二月份,也到了周末。

    这次周末宋朝阳要回家一趟,考虑到秘书一处有秋游活动,他就没让李睿相陪,只带了司机老周一个,于周五晚上乘坐一号车回省城去了。

    周六这天,秘书一处所有干部职工包括李睿在内,不管加班的、值班的还是放假休息的,都齐聚到办公室,上午忙碌完手头的公务,下午两点,乘坐从市委小车队找来的一辆丰田考斯特公务车,向市区东郊七十里外的百望山国家森林公园驶去。

    在这之前,平时主持处里工作的副处长袁小迪已经从秘书二处借了两个同事过来,帮忙值班,以应对突发情况。

    此次秋游,秘书一处七个人全部参加,一个不多,也一个不少。有人曾经提议带家人一起,不过被张慧否掉了。张慧理由也很充分,“你们带了老婆孩子一起玩,倒是热闹,可谁还陪我玩?你们好意思看着我一个人孤孤零零的吗?”当然了,她也有别的乱七八糟的理由,譬如什么“你们都带了家人反而会疏远同事,那就玩不到一块了”。她的理由都很有道理,于是那些想要带家人的就被她说服了。六个大男人跟一个小美女就这样踏上了秋游的征途。

    青阳市区地处平原,不过由于北靠太行山脉的关系,市郊还是分布着或多或少的山丘,少的只有一座孤山,突兀的耸立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多的便是几座甚至是一连片的山岭。百望山国家森林公园就是一连片遍布植被的山岭,坐落在市区正东七十里外。早些时候只是一大片荒山野岭,后来被省城来的开发商承包,并对其进行了商业开发,最终形成了现在集度假、旅游、休闲与运动为一体的国家森林公园。不过,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国家级的森林公园,只是大家都这么叫,这个名字就传开了。

    七十里的路途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再加上红灯、堵车、山路之类的影响,开过去怎么也得一个小时。路上实在无聊,秘书一处这些人便在张慧这个处活动委员兼艺术委员的倡导下,搞起了娱乐节目。节目形式倒也简单,大家各自发挥艺术特长,能唱歌的就唱歌,能说笑话的就给大家讲笑话,会讲鬼故事也行,总之,每人都要献一个节目,而且必须要站在车厢最前也就是第一排座中间过道那里,面对着大家伙表演。

    为了鼓励大家,也是做出榜样力量,张慧第一个站到指定的表演位置,给大家唱了一首歌。实际上,她的座位就在第一排座位的过道左边,与李睿坐在了一起。她与处长坐在一起,谁也没意见,也不敢有意见,美女本来就是要随侍领导的嘛,那是天经地义。

    李睿早就听过张慧的歌喉,不过那是在KTV里,如今第一次领略她的清唱,听到耳朵里还是很有味道的,侧头瞧着她,见她头顶戴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一头秀发留成了马尾,从帽子后面的扣眼里穿出去,似翘似垂,既富含青春气息,又显得干净利落,俏脸上洁净无暇,亮丽动人,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运动套装,将她苗条的身子包裹得玲珑有致,秀气的脚上则穿了一双雪白的运动鞋,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边歌唱,那副娇俏模样还真是令人怦然心动。

    张慧唱完之后,李睿带头鼓掌,其他人也都鼓掌叫好。

    张慧笑着对李睿一指,道:“处长,该你了。”李睿一怔,苦笑道:“我可不会唱歌。”张慧叫道:“你骗人,你跟我……”说到这里时,恍悟自己说漏了嘴,哪能当着一众同事的面,说他跟自己唱过歌?那不是暴露了自己跟他的暖昧关系?忙改口道:“你跟我撒谎,你肯定会唱的。”李睿笑道:“我给大家讲个笑话好了。”张慧说:“也行,不过,要是有一个人不笑,你就得重新讲。”李睿道:“你要是故意忍着不笑,我怎么办?”张慧呵呵笑道:“不会的,我还没那么坏。”

    李睿便起身给大家讲了个笑话,讲完后,基本上所有人都笑了,张慧却紧绷着个脸不笑,那副样子一看就是故意忍着不笑。

    李睿指了指她,道:“张慧,你自食其言啊。”张慧道:“你讲得本来就不好笑嘛,再讲一个。”李睿道:“好,我就再讲一个,说森林里发洪水了,有一群动物乘坐一架小船逃命,不过动物太多了,小船眼看就要沉掉。大家商量了下,决定每只动物说个笑话,要是谁的笑话不能逗笑所有动物,那就把说笑话的动物扔到水里,以减轻船的重量。第一个讲笑话的是小兔子,它的笑话大家都笑了,只有猪没笑,于是动物们就一起把小兔子扔到了水里。第二个讲笑话的是小鹿,它的笑话谁也没笑,只有猪笑了。大家就问猪为什么笑,它说刚觉得小兔子讲的那个笑话很好笑。”说完笑嘻嘻看向张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