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28章:局长出马

    岳继明惊呼道:“什么,让我跟他道歉?”曹全冷冷的说:“我话都说清楚了没?听懂了没?”岳继明讷讷的说:“听……听懂了,可是局长,我是受害者啊,我跟富春我们几个都让他给揍了啊,你得给我们撑腰啊,咱是自己人啊。”曹全骂道:“玩特么蛋去!谁跟你是自己人?把手机还给李处长!”岳继明傻呼呼的看了李睿一眼,道:“他是处长?什么处的处长?”曹全道:“你特么个白痴,到现在了还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来历,你就敢陷害人家?就你这觉悟还当副所长?我告诉你,人家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十个你都惹不起人家。别说你了,我都惹不起,咱们县长县委书记都得跟他客客气气的……我不跟你废话,赶紧把手机还给他!”

    岳继明算是彻底傻了,不敢相信的打量李睿,半响才慢慢走过去,脸上堆起笑容,两手恭敬的将手机还过去,陪着笑脸说:“李……李处长,您的手机,这个……呃……我……我实在是不知道您的身份,如果早知道的话,那是打死都不敢跟您叫板的,是我眼珠瞎了脑袋有问题,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别跟我这个小人物一般见识啊。”

    李睿脸色冷淡的从他手里拿过手机,也不理他,对着手机笑道:“曹局长……”曹全道:“李处长,我已经将岳继明就地停职了,我也马上赶过去。您大人大量,消消气,千万别跟那种败类一般见识,等我赶过去,亲自给您道歉。”李睿忙道:“哎呀曹局长,您这么说就太客气了,您也不用来了,还是早点休息吧,半夜将您吵醒我就很过意不去了,您这样让我……呵呵,受宠若惊啊。”曹全道:“哎,咱们这也就算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了,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我必须要过去一趟,一是给你压惊,二呢,我要严肃处理岳继明、富春几个警务人员中的败类。这种事情不严肃处理怎么行?呵呵,我就不多说了,咱们过会儿见吧。”

    挂掉电话,李睿见孙大中等人还在外面望着,便对袁小迪低声道:“这事基本算是摆平了,没事了,你赶紧让大伙儿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玩呢,不养好体力怎么行?”袁小迪道:“真的没事了?”李睿点点头,道:“没事了,没看人家都跟我道歉了吗?呵呵。”

    袁小迪这才松了口气,招呼孙大中等人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李睿目送袁小迪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内,想到刚才他能在危难之际跟自己并肩站到一起,心里暖烘烘的,心说这位师傅没拜错,真够义气,目光收回,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张慧房间的门已经开了,小丫头正站在门口紧张的看着自己,对她一笑,道:“你也回去睡吧,没事了。”张慧悻悻的扁扁嘴,对他微微点头,回房后关上了房门。

    岳继明这才陪笑说道:“李处长,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您原谅我吧。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朋友了,呵呵,以后你们再来百望山玩,我来做东,吃喝住玩行全由我包了,好不好?我给您留个手机号,您再来就联系我,我说到做到。”李睿带笑看向他,心说这人脸皮倒是真厚,跟自己的冲突都紧张到动枪的地步了,他竟然可以转脸就说出这么仗义的话来,要不是看着他那张欠扁的笑脸就在面前,还真会以为是在做梦,问道:“你们曹局长怎么跟你说的?”

    岳继明嘿嘿干笑两声,道:“他让我向你道歉,然后在原地等他过来。”李睿道:“好啊,那你就等着他吧,我先回屋休息会儿。”岳继明忙叫道:“哎呀李处长,先别走,你得原谅我啊。你要是不原谅我,我们局长可饶不了我。还有,我的枪……”李睿就跟没听到一样,转身走进房里,反手把门关了。

    他走进里屋,一翻身躺在床上,想到今晚的惊险经历,兀自心有余悸,刚才要不是自己手疾脚快,抢先阻止了岳继明摸枪的动作,他真可能当场打死自己呢,此时终于安全了,也有时间了,应该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一下,看看自己与岳继明发生冲突从始至终的过程里,自己是不是也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自己肯定有不对的地方,要不然怎么会激得岳继明动枪?

    他正在凝神思虑己过,手机上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摸过来一看,是对门屋里的张慧发来的,她写的是“来陪我睡好吗”,看到这条短信,咧嘴苦笑起来,这丫头真是死缠着自己不放了,她也真是好大的胆子,当着隔壁同事们的面,就要跟自己同居过夜。不过话说回来,她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反正只要不被人看到就行了,想一想,搂着她这么一个小美人入睡,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呢,回复她道:“别急,还有朋友过来,等他走了我就过去。你要困了就先睡,可能要等一会儿呢。”

    张慧很快回复过来:“我不急,我今晚就算不睡觉也没关系。”

    李睿看到这条回复,脸上现出得意之色,是啊,谁被如此活泼俏美的女孩子爱慕纠缠,会不得意?可是,得意归得意,若是考虑到跟她这种暖昧情不会有任何结果,甚至会对她产生伤害,那就又要叹气了。

    曹全来的速度之快,完全出乎了李睿的意料之外,他自觉也就是刚躺下不到一刻钟,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开门看时,外面站着一个身量中等、貌相清癯的中年男警,看年纪四五十岁上下,两鬓已经见了些许花白,目光一闪,发现岳继明等人正规规矩矩的站在这人身后,就基本确定了他的身份,伸手过去,试探着笑问道:“曹局长?”曹全也在同一时间递出了手,与他紧紧握到一起,饱含歉意的说:“李处长,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给你道歉了。”

    李睿非常惊讶,惊讶这位沧水县领导、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竟然如此会做人,不论说话行事,都可以说是给足了自己面子,内心的虚荣得到了巨大的满足,非常的欢喜,忙道:“曹局长,您这么说可就是折煞小弟了。您牺牲了晚上休息的时间,不辞辛苦的跑过来,帮我们解决纠纷,应该是我对不起您才对啊。您可千万别再这么客气了,实在让我汗颜啊。”

    岳继明等人听到二人互相致歉,不禁羞臊得老脸通红,心里都在想,自己弄得局长大人如此没面子,估计他也不会给自己面子,唉,这回算是完蛋了,怎么一脚就踢到钢板上了?

    李睿与曹全客套一番,你有来言我有去语,都是知情识趣互相捧吹,很容易就建立起了不错的交情,彼此都有相逢恨晚的感觉。

    曹全侧过身,以手指向岳继明,道:“李处长,我刚才已经在电话里将岳继明停职,接下来,他都违反了哪些纪律,又做了哪些违法行为,我会派人一一查明,保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也请你放心。”

    李睿自然不会帮岳继明求情,忽然想起一事,从裤兜里摸出岳继明的配枪,交给曹全,道:“这是岳所长的手枪,我刚才要是不抢过来,很可能……嘿嘿,希望曹局长别追究我夺枪的罪过啊。”曹全把枪接到手里随意扫了一眼,客气的说:“李处长你说的都是哪的话?你不追究我的过失就好了,呵呵。”

    他把枪收起来,对岳继明冷冷的说:“你们四个都被停职了,下周一到县局接受调查!现在给我滚。”

    岳继明等人一脸苦闷的转身离去,步履看上去有些艰难。

    李睿见曹全暂时没走,就起了结交之意,邀请他去屋里坐坐。曹全果然很高兴,答应下来,两人互相谦让着走进屋里,对坐在两张单人床上闲聊起来。

    两人虽非头次见面,但也相当于是头次结识,对彼此都不了解,也没什么共同话题,便聊些眼前的事。

    当曹全知道李睿所在秘书一处的全体领导干部这次都来了的时候,心里越发惶恐不安,岳继明险险没有酿成大祸,却已经给沧水县公安系统抹了黑,让自己这个局长在众人面前丢了大脸,就算自己及时作出补救措施并且亲自赶过来向眼前这位大秘书赔礼道歉,可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无法挽回的不良影响,若是这些人回到市委后,随便对某个领导提提今晚这事,那自己这县委常委就别当了,忙又向李睿好一番道歉。

    李睿只恨岳继明,对这位会做人的县公安局长还是很有好感的,跟他客气了几句,让他安心。

    曹全也不好一直留下去,免得影响他休息,很快就提出了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