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54下:偶遇老冤家

    天井与内院的建筑都带着老辈子的建筑风格,古香古色的,在这雪花飘舞的夜里,给人一种穿越回到古代的感觉。李睿伸手触摸着空中的雪花,眼睛却望着内院屋顶的斗角飞檐,暗想,这要是古代该有多好啊,自己娶了青曼为正房正妻,再娶了姚雪菲与董婕妤为偏房,再收了情妹妹白冰,生活该有多幸福?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给情妹妹白冰打个电话,哪怕只跟她说几句也好,也能表现出自己是记挂着她的,忽听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从侧前方的角落里响起:“别再骚扰我了好吗,离了就是离了。我跟家人吃饭呢,别烦我,就这样,挂了吧。”

    李睿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若非如此,自己怎么会听到远在省城的暗恋晴人丁怡静的声音,捏了捏脸颊,疼,心里也明白,自己怎么可能在做梦,天上的雪花可是时不时打在脸上留下水痕的,一时间都快高兴疯了,失声叫道:“静静?”

    从角落里走出一个苗条的影子,慢慢接近李睿,似乎在打量他,不过夜色中看不大清,尽管天井里也亮着灯,只是灯光太散乱太微弱。

    李睿问道:“静静,是你吗?”那人不再犹疑,快走几步站到他面前,道:“你怎么在这儿?”李睿此时已经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心目中的女神丁怡静,只高兴得差点晕过去,叫道:“真是你啊。”丁怡静平静的说:“我下午刚回,还没来得及联系你呢。”李睿扑上去就要抱她。丁怡静大嗔,伸手推了他一把,骂道:“一边儿呆着去,也不看看在哪。”李睿嘿嘿傻笑,道:“天哪,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我正想着什么时候去省城看看你呢。”丁怡静瞧着他,脸色不喜不悲,淡淡地说:“我离婚了。”李睿笑道:“好,呵呵,离得好!”

    丁怡静翻了个白眼给他,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李睿道:“你怎么在这儿呢?”丁怡静道:“一家子过来吃饭,我爸也在。”李睿喜道:“我去给他敬杯酒?”丁怡静骂道:“滚吧你!你算干什么的呀你去给他敬酒?”李睿呵呵笑道:“以后我就是他不记名的女婿了。”丁怡静冷冷斜他一眼,却也没说别的,问道:“你干吗呢。”李睿小声道:“我陪我老板过来吃饭,真是打死都想不到会在这儿碰上你,你看,咱俩就是有缘呢。”丁怡静扁扁嘴,道:“青阳这么小,到哪都能碰上,有什么稀奇了?什么有缘,牵强附会!”

    李睿笑眯眯地说:“好静静,晚上有空吗?”丁怡静问道:“干吗?”李睿道:“我想跟你待会儿。”丁怡静道:“我累死了,吃完饭就想睡觉呢。”李睿撒娇道:“我都快想死你了,你就陪我待会儿吧,睡觉着什么急啊?什么时候不能睡?”丁怡静道:“你急什么呀,我这趟回来要待一段时间呢,改天再陪你。”李睿道:“不行,今晚我就想跟你待会儿。”

    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早就把老上司袁晶晶忘到了九霄云外。没办法,袁晶晶在他心目中分量虽然不轻,却完全无法匹敌丁怡静这个“女神”的存在。

    每个男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女神,或是因为爱慕,或是因为得不到,总之都会对其产生一种非常复杂非常微妙的情感。这种情感的杀伤力是极大的,可以让当事人本人醉生梦死、夜不能寐,也能残忍的剥夺当事人对其它女人包括老婆的感情。

    这,就是女神的威力所在。要不然怎么会称其为“神”?

    饶是李睿已经从一个穷困潦倒的市水利局小科员变成了市委第一秘书,身份地位都是今非昔比,但在丁怡静这个女神面前,还是永远的一副“**丝”模样。由此可以看出,这种对女神的情感,是不因自身身份地位财富的变化而变化的,这是一种永远都不变的痛苦信仰。

    丁怡静哼道:“有什么可待着的呀?去哪待着呀?”李睿笑道:“去哪都行啊。”丁怡静道:“这么大雪,哪也懒得去,还是改天吧。”李睿撒娇道:“咱们不在外面不就没事了?”丁怡静斜眼看着他,道:“不在外面去哪?”李睿说:“可以在车里啊,或者找个咖啡店。”丁怡静被他缠得实在没有办法,只得点头答应,道:“好吧,那就陪你待会儿。”李睿大喜之极,道:“你放心,我不会缠你太久,到点儿就送你回家。”丁怡静看了看他,幽幽叹道:“你这是何苦呢。”李睿笑道:“不苦不苦,一点也不苦,我已经苦尽甘来了。你先回去吃饭,晚点我吃完再去找你,我还得先送我老板回去呢。”

    丁怡静说:“那时候我都回家了,唉,要我说就算了吧,明天不行吗?”李睿见她始终都不太情愿,才想起已经约下自己的袁晶晶,想了想,道:“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就明天吧。不过你明天要是也不愿意呢?”丁怡静骂道:“你笨得可真够可以的,你觉得我能天天不愿意吗?我不愿意不早就……”李睿嘿嘿笑了出来,露出一口白牙,道:“那就说定了,明天晚上一起吃饭。”丁怡静点头道:“嗯,回吧。”

    两人前后走回店里,进了各自的包间。

    李睿回到包间里一看,肉菜都上全了,就等着火锅开锅呢,张鸣芳与宋朝阳聊得正投机,一个脸上带笑,一个说得眉飞色舞,就好像彼此找到了知音一般,心中一动,坐下来等了会儿,等到张鸣芳暂时停下来喝茶,这才说道:“张姐,我突然有点急事,吃完饭就得赶紧走,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送老板一趟?”张鸣芳爽快地说:“你有事就先忙去,我保证把宋大哥送到。”

    李睿这才问宋朝阳的意思:“老板,您看这样行吗?”宋朝阳知道他的意思,也不点破,笑着点点头,道:“那就麻烦鸣芳了。”

    张鸣芳马上说道:“哎呀宋大哥,你这不是见外了?今天咱们坐在一起就没外人,过会儿我可要好好敬您几杯。”宋朝阳道:“不等火锅了,我看你是个爽快人,要不咱们先干一杯。”张鸣芳哪有不答应的,立时起身倒酒。

    李睿忙起身从她手里抢过酒瓶,开盖后给两位领导倒满,又给自己倒上。

    这里的酒杯都是那种口杯,这么一大杯要干下去还是很要酒量的。

    宋朝阳考虑到自己的酒量,道:“咱们意思到了就得,不必干杯了,喝一半好不好?”张鸣芳笑着说:“你怎么说怎么好,我今天是舍命陪君子了。”宋朝阳哈哈笑起来,道:“可别,还是要注意身体的,不要在酒桌上变成烈士。”

    三人碰杯,各自喝了一半,放下酒杯的时候,火锅已经开锅了。李睿与张鸣芳就争着往里面放羊肉。

    火锅里木炭烧得正旺,在滚滚高汤的烹煮之下,薄薄的羊肉片滚了几滚也就熟了。

    张鸣芳夹了一大筷子羊肉,放到宋朝阳的调料碗里,道:“你尝尝这炭火锅涮出来的口味怎么样?”宋朝阳点点头,道:“你也吃,不用照顾我。”说着给她回赠了一筷子。

    李睿就没有这种待遇了,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宋朝阳吃了一口蘸了麻将小料的羊肉,连连点头,吃完后赞不绝口。张鸣芳见他吃得高兴,自也开心,又给他夹了两筷子过去。

    三人就此吃喝起来。席间多了张鸣芳这个能说会道、知情识趣的女子,自然凭空增添几分风情。一顿饭吃得宋朝阳心情舒畅酣美,在酒精的作用下,醺醺然热乎乎,别提多爽快了。

    他惬意的说道:“鸣芳,这样的特色风味,以后你要多带我尝几处。”张鸣芳怎么会听不出,他这是认可自己的表示,笑得眼睫毛都开了花,更增三分美艳,道:“绝对没问题。宋大哥,也不是我自吹自擂,咱们政府部门里也就是没有美食局,要是有这么一个单位啊,我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局长。”宋朝阳哈哈大笑起来,道:“有意思。”张鸣芳道:“其实吧,我自己做饭手艺也挺不错呢,什么红烧鱼,什么醋烧带鱼,都很受欢迎。改天我给你做几道拿手菜尝尝吧。”宋朝阳笑道:“好,那我就等着了。”

    吃完饭不到九点,三人来到门外,宋朝阳上了张鸣芳的车,张鸣芳自会送他回青阳宾馆。李睿上了一处的公务车,驾车先返回市委,把车还回去以后,才又出去到外面打了辆出租车,往袁晶晶家里赶去。

    这时候雪已经是越下越大了,李睿看着窗外飘舞的鹅绒大雪,思绪回到了初三上学期那一年的冬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