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56章:深夜恶客

    突然,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从远处驶来,两道强光直接射在落地窗上。袁晶晶被强光晃得眼前一亮,就什么也瞧不见了,急忙转开了头,过了会儿,等眼睛恢复了视力,这才往外看去,却发现那辆轿车已经停在自家门前,等看清牌照的时候,心中一动,他突然跑过来干什么?

    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从外面扑进来一股凉气,正在洗头的李睿下意识回头望去,见袁晶晶走了进来,手里拎着自己的皮鞋与公文包,只看得一怔,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袁晶晶把皮鞋放在门口左手边地上,又把公文包放在洗衣机上,问道:“洗完了吗?”李睿道:“快了,怎么了?你这是干什么?”袁晶晶蹙眉道:“有人来了,你先别洗了。”李睿此为偷香窃玉而来,闻言自然心虚,问道:“不会是冯兵回来了吧?”袁晶晶摇头道:“不是他……”说着话,外面已经响起了门铃声。袁晶晶秀眉皱得更紧了,再次郑重强调道:“你暂停下,我争取不让他进屋,你在这儿躲着,千万别出去。”李睿点了点头,伸手把花洒关了。

    袁晶晶转身走出洗手间,直奔门口而去。

    李睿想了想,觉得就这么光着屁股躲在里面实在不安全,风险太大,遇到什么状况可就太被动了,便扯过浴巾,将身子从上到下粗略擦拭一遍,走到浴室外边将衣服悄无声息地穿戴起来。

    袁晶晶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扫了一眼外面站着的人,冷淡地说:“你来干什么?”

    这人三十五六岁年纪,身形微胖,中等个头,长相憨厚,衣着富贵,穿金戴银,挺着啤酒肚,笑眯眯的站在门口,见到袁晶晶开门后,两只不大的眼睛里就射出了两道又贼又亮的精光,直勾勾的盯在她俏脸上,热切的说道:“弟妹啊,我这是受小兵之托,过来探望下你。这两天你没事吧?”说着话,自顾自的就往门内走。

    袁晶晶挡在门口一动不动,不许他进,皱眉问道:“冯兵?你受他的托付?”这人被她挡在身前,也不好意思往她身上撞,只能停下来,陪笑点头道:“对啊,就是他,他不是在省城接受调查呢嘛,担心你一个人在家里害怕,就委托我过来看看你。”袁晶晶冷冷的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事?”这人叹道:“你当然不知道啦。小兵已经被控制起来了,根本接触不到外面。”袁晶晶犹疑的望着他,道:“那他是怎么联系到你的?”这人道:“朋友,通过朋友传话。呵呵,这下说明白了吧,能让我进家了吧?呵呵,我说弟妹啊,好歹也是一家人,怎么防我跟防贼似的呢,我还能害你吗?”

    袁晶晶纠正他的话道:“你跟他们姓冯的可能是一家人,但是跟我谈不上。我困了,马上要睡了,你请回吧。对了,我也没什么事,不用你操心。”这人勉强笑道:“你看我好歹也来一趟,请我进去坐一会儿喝杯茶水总行吧?”说完这话,鼻子忽然吸溜两声,便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手绢,笑道:“下雪可真冷啊,瞧我都给冻感冒了。”袁晶晶冷冰冰的说:“我再说最后一遍,我要睡了,你请回……”

    这男子不等她把话说完,忽的往上一冲,左手搂住她的脖子,右手甩开手绢往她口鼻上盖去。袁晶晶哪里料到他会突然对自己动手,还没反应过来呢,已经被他搂到身前,而口鼻也被他手绢紧紧捂住,只吓得花容失色,就在此时一股浓郁的甜香随着吸气钻进鼻孔,只觉得脑袋一蒙,立时不省人事,直扑在这男子身上,随后就再也不动了。

    这男子将她温软身子抱满怀,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四下里望了望,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冷笑着自言自语道:“袁晶晶你个贱货,敬酒不吃吃罚酒,非要老子使用暴力才行?哼哼,你公公被双规,你老公被调查,你们冯家算是彻底完蛋啦!我看今天有谁能救得了你?我特么今晚上非把你玩了不可,嘿嘿,哈哈,哈哈哈!”说着话,抱扶着怀里的佳人,推开门往屋里走去,等身子全部进屋后,反手将门重重关上。

    “砰”的一声巨响,直传到躲在洗手间里的李睿耳朵里,吓得心头一跳,寻思这么大的关门声是什么意思?难道袁晶晶跟外面的人吵起来了,闹了个不欢而散,这是在用大力关门来表示对对方的厌恶之意吗?

    他已经穿好衣服鞋子,也已将洗手间的灯关掉了,躲在洗手间门后,侧耳辨听外面的动静,不过始终没敢走出去看个究竟。在没得到袁晶晶的提示之前,他哪也不打算去,免得弄巧成拙反而将自己暴露于外人面前。

    进屋那男子已经抱扶着袁晶晶走到客厅边上,望了望客厅里那又宽又大的沙发,嘿嘿的淫笑起来,道:“袁晶晶啊袁晶晶,你说我是在沙发上玩你呢,还是去楼上你跟小兵的卧室里玩你?去年夏天,就在你们家的沙发上,我不过是盯着你的大腿看了两眼,你特么就给我甩脸子,哼哼,今天你还给我甩啊?我看你给我甩一个瞧瞧?哈哈,你甩不了了吧?老子今天不仅要看你的大腿,还要看你的身子,把你全身看个遍。你怎么着?你服不服?哈哈哈!”

    袁晶晶家这套别墅,全部是精装修,用料高档,因此洗手间的门墙隔音效果都特别好。李睿躲在门后听着,只能隐约听到外面有个男人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却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随后又听到了他的笑声,但从始至终没有听到袁晶晶的说话声,心里非常纳闷,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客厅口那男子笑了几声,目光落在袁晶晶那修长雪白的玉颈上,忽然再也忍不住了,凑嘴过去在上面亲了一口,又贪婪的在她一头青丝上乱吻,只吻了两下,自言自语的说:“妈的,美女就是美女,明明都晕过去了,还是这么撩人!冯兵那小子艳福不浅啊。不过,嘿嘿,今天这个大美人可要便宜我冀红波了。”

    说完这话,他抱着袁晶晶就往楼梯口走去,由于抱扶着一个大活人的缘故,脚步有些踉跄,但这并不能影响他的快乐心情,竟然唱起了歌:“太阳出来我爬山坡,爬到了山顶我想唱歌,歌声飘给我妹妹听啊……我嘴里头笑的是呦啊呦啊呦,我心里头美的是啷个哩个啷,妹妹她不说话只看着我来笑啊……哈哈,妹妹她不说话……”

    从客厅走向楼梯,洗手间是必经之路。

    这人边走边唱来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李睿就听了个清清楚楚,心里越发纳闷,这男人到底是谁?怎么那么缺心眼啊,在人家家里边唱歌?身为主人的袁晶晶又跑哪去了,怎么也不说话呢?

    歌声渐渐远去,最后再也听不到了,外面一片死寂,好像没有活物的存在。

    李睿好奇心都要爆棚了,哪里还忍得住,悄悄将洗手间的门拉开一道缝隙,往外望了望,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侧耳听了听,也没听到任何动静,便将门开大了一些,探头出去,继续小心翼翼打量屋里的异样。

    忽然,眼睛一亮,发现楼梯那里掉落了一只粉色的棉拖,不是袁晶晶的又是谁的?刚才她说出去见人的时候还在脚上穿着来着,怎么会遗落在楼梯下边一只?联想起刚才她出去见人,又有那重重的关门声,还有刚才那个男人的唱歌声,却始终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心念转了转,忽然就从中嗅到了一丝邪恶的味道。

    他心头一凛,从洗手间里闪身摸了出来,先背靠在洗手间门口墙上停了会儿,确认一层大厅安全后,这才快步走向大门口,门廊过道那里安安静静的,一个人都没有,试着把大门打开,外面也是空无一人,除了漫天飘舞的雪花,只能看到一辆黑色的豪华捷豹轿车,这应该就是那个莫名来客的座驾吧?

    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个大活人,屋外与屋内一层都找不到,可刚才却明明白白听到了洗手间门外那男人的说话声与唱歌声,那他还能去哪呢?

    二楼!

    李睿脑海里现出这个名词,吓了一跳,将大门关上,转身往二楼跑去。二楼相对于一楼来说,多了卧室的存在,代表着家主的生活私隐,那可是绝对的私人禁地,一般上门作客的客人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贸然闯上二楼。换句话说,能上二楼的人,不是家主的至亲至近之人,就是不请自来的邪恶人士。而刚刚那个来客显然不是袁晶晶的至亲至近之人,否则袁晶晶提到他的时候也不会皱着个眉了。想到这一点,越发心慌,来人到底是什么人,他又是带着什么目的过来的?袁晶晶跑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