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67章:偶遇伊人

    女洗手间里一共四个隔间,一溜摆开,完全不知道高紫萱在哪个里面。不过这难不住聪明的李睿,他溜边往里面走去,猫着腰从隔间下面的空挡里往里望去,很快发现了高紫萱那双雪地皮靴,走到门口,伸手放在门上,刚要推开,又停了下来,低声道:“怎么给你啊?”高紫萱一把将门拉开半扇,道:“给我。”李睿摸出卫生纸递给她,刚刚被她接到手里,就听外面响起了皮鞋走路的声音,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李睿只吓得脸色大变,几乎想都没想,顺着高紫萱隔间的门缝就钻了进去。也就是他前脚刚刚进去,外面门就被人推开了,两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

    李睿突然钻进来,让高紫萱有点手足无措,刚要冲他发脾气,也听到了门声响动与女子说话声,知道他是为了躲避外人才躲进来的,其情倒也可悯,就只是狠狠瞪他一眼,没有说半个字。

    李睿本以为她要冲自己破口大骂呢,谁知她竟然没有声张,非常欣慰,也是彻底松了口气,此时听到隔间门声响动,自是进来的女人进了隔间里面,没一会儿,又听到隔壁传来哗哗的放水声,听得有些脸热发烧,不敢再听,悻悻的看向高紫萱,目光从她下边划过,见她裤子褪到了大腿中段,大腿上段露出了多半,腿肉嫩娇雪白,腿型瘦削唯美,实在诱人,不过,这对美腿早在吕青曼家里的时候,早就看到过了,此时再看,也不觉得如何惊艳。真正令人感到惊艳的是,高大小姐腿间春景竟然没有被衣服完全盖住,竟然现出了一抹黑色。

    看到这一幕,他吓得打了个寒噤,哪敢再看,忙转开了视线。

    高紫萱把他目光的动向全部看在眼里,低下头以自己的角度看了看,除了那丛毛发,倒也看不到什么,猜到他也就是仅仅看到那丛幽暗森林,可尽管如此,也是被他占了便宜去,暗哼一声,探手过去,在他大腿里子上捏了几把,最终捏住一块嫩肉,狠狠的拧起来。李睿疼得差点没晕过去,要不是知道隔壁隔间有女人,早就大声痛呼出来,当下只能忍住,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咬住下唇,再用手捂住嘴巴,竭力避免不喊出来。高紫萱看到他这副模样,才算解气,慢慢将纤手松开了。

    很快的,那两个女服务员走了出去。

    李睿这才算得逃大难,低声道:“你可真够狠的呀。”高紫萱冷冰冰的说:“谁让你看不该看的地方?”李睿道:“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没有盖好。”高紫萱又探手出去拧他,叫道:“呦呵,你还敢赖我,我非拧死你不可。”李睿自然不会再次被她掐住,闪身退出门去,快步走到洗手间门口,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拉开门闪身钻了出去。

    让他想不到的是,男洗手间正好有个男子出来,看到他从女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瞪大眼睛盯着他看了一阵,回头看看男洗手间的门牌标识,自言自语的说:“我没走错,那就是他走错了?”

    李睿哪敢停留,红着脸跑回了包间里面。

    几分钟后,高大小姐沉着俏脸走回了包间。李睿抬眼看她,与她对视一眼,接受不了她冷冰的目光,忙转开视线。

    高紫萱道:“我今晚上也就是没劲儿,要不然非得狠狠踢你几脚不可。”李睿陪笑道:“事发突然,我真不是故意的。”高紫萱哼了一声,道:“还回这儿干什么?走吧!”李睿道:“这不等你呢吗,你回来就走呗。”

    两人从包间出来,下楼到前台结账。

    李睿本以为高紫萱会主动结账呢,哪知道她动也不动,小声提醒她道:“你不会在等我结账吧?”高紫萱奇怪的瞥他一眼,道:“你废话吧?你是不是男人啊?”李睿哭笑不得的说:“是男人跟结账有什么关系啊?是你跟胡立权交易,我就是一个中人,凭什么让我结账啊?”高紫萱道:“我没力气,懒得拿钱包,你结!”李睿其实并不介意这几个小钱,之所以跟她矫情就是为了跟她闹着玩,闻言也就不说什么,掏出钱包结了帐。

    走出包间,李睿发现高紫萱脸色痛苦不堪,忍不住问道:“疼得厉害了?”高紫萱叹了口气,道:“疼得厉害了,开不了车,你……你送我一趟吧。”李睿问道:“你住哪?”高紫萱道:“盛景大酒店,你认识路吧?”李睿笑道:“废话,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上车吧,用不用我扶你?”高紫萱骂道:“滚,别想占我便宜。”

    车里,李睿边驾驶边随口问道:“昨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跟你哥说什么张子豪被人阉了,到底怎么回事?”高紫萱痛经痛得已经是花容失色,无一刻不在哼哼着,虚弱得稍嫌夸张,就好像生了重病即将要死似的,闻言说道:“你对他倒是挺关心啊。”李睿道:“他好歹也算是我的情敌,我对他当然比较关心啦。如果他真被人阉了,那我今晚可要喝上两杯,哈哈。”高紫萱翻了个白眼给他,道:“幸灾乐祸,真没度量,瞧你这点小心眼吧。”李睿笑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高紫萱懒洋洋地说:“他确实是被人阉了,据说手筋脚筋也被人砍断了,省里头都传遍了。”李睿试探着问道:“为什么呀?谁下的手?”高紫萱苦着脸说道:“谁下的手不知道,凶手到现在都没找到,据说是因为他经常去夜店泡女人,结果泡了不该泡的人,给人老公戴了帽子,就被人家老公报复了,要不然人家为什么会阉了他呢?”

    李睿心里非常感叹,刘安妮不仅心黑手辣,也非常精明,巧妙的利用张子豪爱去泡夜店的弱点布置了一颗大大的烟雾弹,直接导致省城警方到现在都没找到所谓的凶手,其实这事跟张子豪泡夜店有毛的关系?

    当然了,李睿也并不知道,这颗烟雾弹并不是刘安妮放出来的,而是句晓军临场发挥出来的。

    高紫萱道:“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心里边是不是正在想,阉得好,阉得妙,阉得呱呱叫?”李睿道:“没这么想,不过也差不多。”高紫萱道:“你别高兴得太早,我哥说,他虽然当场被人阉掉了,但是送到医院的时候进行了那个再植手术,好像成功了,他又成为男人了。”李睿并不了解这一点,闻言非常诧异,道:“再植手术?那玩意也能再植?还成功了?”高紫萱自个儿疼得呲牙咧嘴,却很关心张子豪的私隐,好奇的问道:“你说那玩意割下来,再缝回去,还能用吗?”李睿皱着眉摇头,道:“我不知道,没经历过。”高紫萱道:“想经历一下还不简单,我把你阉了吧,然后你做个再植手术去,做完了跟青曼姐试试,看还能不能用?”

    李睿侧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多加理会她的玩笑话,心里只在疑惑,张子豪这个再植手术成功之后,是否会真的恢复男人雄风,潜意识里面觉得,修补件跟原装货肯定不一样,就算凑合能用,估计也要大打折扣,如果要干那事了,那玩意在充血膨胀的过程中忽然从断处迸裂,岂不是活活吓死人?

    车到盛景大酒店地下停车场,李睿看了一眼蜷缩在座椅里面的高紫萱,问道:“还能走吗?用不用我扶你上去?”高紫萱撒娇道:“你最好扶我一把,我疼得浑身都没劲儿了。”

    李睿扶着她从车里钻出来,搀着她走进电梯,在电梯里站定后,这才将她手臂松开。

    电梯上行,到地上一层的时候停了一下,从外面涌进来三四人。最后面进来的是一个身高腿长、身段极为妖娆的长发美女。

    李睿下意识瞥了她一眼,等看清她面目的时候,吓得打了个寒噤,急忙低下了头,心说真是寸劲儿啊,怎么会跟她碰上了呢?

    这女子赫然是张子豪的亲姐姐张子潇。

    李睿知道她来青阳是调查刘安妮来了,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自己跟她稀里糊涂的共赴了巫山,而且还堂而皇之地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如今这也十来天过去了吧,她怎么还没走?也没听刘安妮说被她逼得过紧啊,她还留在青阳干什么?

    其实他并不害怕跟张子潇直面相认,因为二人关系还算不错,彼此只有暖昧情而没有任何仇恨,就算不以晴人身份面对彼此,最差也是朋友关系,只是如今当着高紫萱,却不敢跟她相认,免得弄巧成拙,被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垂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