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69章:陪佳人入睡

    李睿忙道:“我不急回……”高紫萱对他使了个眼色,道:“要不你先回吧,明天再谈。”说完又对他大使眼色。李睿看出她的意思,似乎是让自己先在外面藏起来,等她把张子潇打发走了自己再回来,便道:“好,好吧,我听高老板的,那我就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拎包走出了房间。

    他这一走,张子潇如释重负,一直绷着的俏脸上终于现出了笑容,盯着门口看了一会儿,回头对高紫萱道:“多亏你没继续叫我子潇,否则我就要穿帮了。”高紫萱也正想知道她跟李睿之间的猫腻,闻言问道:“你跟这个黎……黎什么来着……”张子潇笑道:“黎目,他名字可真古怪。”高紫萱道:“对,黎目,你跟他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你跟他怪怪的?”张子潇叹了口气,道:“我弟弟的事情你也听说了吧?”高紫萱嗯了一声,道:“凶手太凶残了,要我说这种人就该枪毙,不就是玩玩他老婆嘛,至于吗?”

    张子潇苦笑出声,道:“这件事未必真是这样,我弟弟怀疑是因为别的事被人报复了,所以我这次来青阳就是秘密调查凶手来了。”高紫萱吃了一惊,道:“因为别的事被报复?什么事?你来青阳调查凶手?凶手在青阳吗?你……你又不是警察,你能调查出来吗?”张子潇叹道:“一言难尽。我只能告诉你,警察没有半点线索,所以我只能自己查了。我也只是怀疑某人,却也找不到证据。再找不出来,我就要回省城了。我弟弟这属于自作孽,不可活,我当姐姐的也只能帮他到这儿,再下去我也爱莫能助。”高紫萱问道:“那你跟李……”

    眼看差点再一次喊出李睿的名字,高紫萱急忙改口,痛呼道:“黎……哟……哎哟哎哟……又疼起来了。”说着捂着肚子在席梦思上闹腾起来。张子潇没听出破绽来,问道:“你怎么疼得这么厉害?我来例假的时候也疼,不过比你差点,实在不行我送你去医院吧?”高紫萱摇摇头,道:“马上就……没事了,你……你跟黎目是什么关系?”张子潇道:“哦,我跟他是偶然认识的,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我这次是过来秘密调查嫌疑人的,所以用的是假名,我说我姓萧,你没听他叫我萧总吗?我跟你说这些,意思就是你以后不要泄露我的真实身份给他。”

    高紫萱道:“就算泄露了又怕什么?他会知道你是张省长的千金?”张子潇讪讪的陪笑道:“怕引起麻烦。”高紫萱也没缠着问下去,道:“我睡一觉就行了,你早点回去睡吧。”张子潇望望电热壶,道:“我等水开了给你倒一杯再走。”人在重病的时候最容易被人感动,高紫萱现在就是这样,由衷地说:“你跟我青曼姐一样,都是热心人。”张子潇耳朵瞬间支楞起来,道:“吕青曼?”高紫萱点点头。张子潇感慨地说:“这个女人一直都很低调,我从来都没见过她,我弟弟前段时间追她来着,据说还让我爸跟她爸打招呼来着。她是不是非常完美?”高紫萱道:“反正我要是男人的话,我肯定娶她,我哥是没福气。”

    张子潇笑了笑,道:“我弟弟也没福气。”高紫萱心念一动,问道:“你弟弟伤都好了吗?”张子潇道:“四肢的伤差不多好了,不过好了也跟残废了差不多,手脚使用上完全不是以前那个感觉,医生说要接受肌肉与神经恢复疗养,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高紫萱又问:“听说他还被人……那个伤怎么样?”张子潇很奇怪她一个女孩家为什么纠缠于这种事,却也没瞒她,道:“再植手术很成功。”高紫萱疑惑的问:“那……那还跟从前一样?”

    张子潇心中一动,她不会是暗恋自己弟弟来着吧,所以才对他的伤情尤其是下身的伤势很关心?可是这种话也不方便说啊,瞥眼见电热壶加热灯已经熄灭,就顺势起身过去给她倒水。

    倒了一杯水,张子潇又把纸杯放到高紫萱手边席梦思床头柜上,道:“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你喝过水就早睡吧,我回了。你明天要是不走,咱就再待会儿。”高紫萱笑道:“好,谢谢你啦,你也回去睡吧。”

    等她走后,高紫萱摸过手机给李睿去了电话,道:“她走了,你回来吧。”

    李睿就站在走廊尽头的楼梯间内,已经望见张子潇从她房间里走出来奔电梯厅去了,接到电话后便快步走了过去。高紫萱下床给他开了门,迎他进屋,道:“你们俩可真有意思,互报假名,搞什么搞呀?哦,对了,她给你报假名,是要调查伤害她弟弟的凶手,必须要隐瞒真实身份,你为什么也要报假名给她?”李睿道:“你要是想听,我就告诉你。”高紫萱道:“想听,反正疼得睡不着,就当听故事了。”李睿道:“你上席梦思躺着,我给你讲。”

    差不多二十分钟以后,李睿已经把张子豪之所以遇害前前后后的始末全部讲给了高紫萱知道,也讲了自己替刘安妮吸引张子潇注意、所以要取假名的事,除去跟张子潇发生关系的事情没有说,可以说是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她,那可真是对她完全信任,半点没有隐瞒。

    高紫萱连喝了三杯热水,小腹那里的痛楚终于是减轻了几分,但是听完李睿这番故事后,再一次的蹙起了秀眉。

    李睿道:“这事我连青曼都没说,也从来没对第二个人提起过。”高紫萱问他道:“那你为什么告诉我?”李睿笑道:“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呀。”高紫萱苦涩的笑了笑,道:“我觉得,是因为你知道我跟张子豪没有任何利益来往,所以就不担心我会泄密给他知道害他的真正凶手。”李睿反问道:“那为什么我没有告诉青曼真相呢?”高紫萱莞尔笑道:“你果然是把我当成红颜知己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李睿陪笑道:“我也不知道。”高紫萱叹了口气,道:“张子潇说得没错,张子豪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换成我是那个刘安妮,我也会那么做的。”

    李睿看看时间,道:“我得走了,你休息吧。”高紫萱可怜巴巴的看着他道:“我还睡不着,再陪我会儿。”李睿道:“可我困了啊,明天还要早起,陪宋书记去双河。”高紫萱拍拍身边的空位,道:“困了你就睡,席梦思这么大,睡你跟我宽松得很。”李睿哑然失笑,半响道:“高大小姐不为清誉考虑么?”高紫萱横他一眼,道:“得了便宜卖乖,爱睡不睡,不睡你就滚蛋!”李睿摆手道:“不是,你要是真的睡不着,我就再陪你会儿;你要是睡得着,就赶紧睡,也别耽误我。”高紫萱道:“我睡不着,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好容易把高紫萱哄睡着,已经十一点多了。

    李睿居高临下看着睡着了的高大小姐,哪怕是在睡梦中,她也皱着个眉苦着个脸,看来痛经给她造成的困扰实在不轻,想到她没脱衣服就睡了,估计这一夜不会睡得太舒服,掩口打个哈欠,看看她身旁的偌大空位,还真想在她旁边睡下,可是想了想,还是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

    次日早上,在去双河县的路上,李睿接到了高紫萱打来的电话。

    高紫萱嗔怪地说道:“好啊,我给你睡在我身边的机会,你竟然不珍惜。我告诉你,这种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李睿身后坐着老板宋朝阳,当然不好跟高大小姐调笑,只是小声问道:“身子舒服点了吗?”高紫萱哼道:“还没疼死就是了。”李睿道:“实在不行就去医院看看吧。”高紫萱道:“虚情假意,你真关心我就陪我去!”李睿道:“今天没时间。”高紫萱道:“你哪天有时间,哼哼,我看你哪天都没时间。从我这儿就能看到青曼姐以后的待遇了,怕是病了你都没时间带她去医院。”李睿听得心头一寒,道:“我很忙,就不多说了。”

    高紫萱道:“本周六,我的‘青宝行’就正式开业了,开业大酬宾,去者有份,人人有奖。你也过来吧,我给你包个大礼包。”李睿吃惊地说:“这么快?”高紫萱道:“废话,开个4S店还不快。这年头,只要有钱,干什么不快?再说时间也不短了呢。”李睿道:“好,到时候我看看吧,有时间就去。”高紫萱哼道:“管你有没有时间,反正我会拉着青曼姐过来剪彩的,嘿嘿。”李睿心说,你高紫萱也就这点本事了,总是拿青曼来对付我,道:“到时候再说吧,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