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84下:招惹美女市长

    李婧红着脸回头瞪他一眼,却也没说什么,脚下飞快,很快走出了七八步。

    李睿笑道:“李市长再见,走路向前看,小心一点。”

    李婧气得咬牙切齿,心中却也纳闷,这小子今天是吃错了药还是怎么的,为什么突然招惹起自己来?记得两人自上次那件尴尬事之后,彼此都很默契的装作无事人一般,见了面也不认识,他也从来没有以此招惹自己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李睿在客房里见到宋朝阳的时候,很随意的说道:“刚才我在门口瞧见李婧副市长了。”宋朝阳道:“是不是省里来了对口的领导,她亲自来接啊?”李睿道:“好像不是,她是从里面出来的,一个人,倒像是昨晚上住在贵宾楼似的。”宋朝阳笑了笑,道:“我能住在贵宾楼,别人自然也能住进来,也没什么稀奇嘛。”李睿点点头,道:“那倒也是。”

    上班后不久,李睿就接到了来自小徒儿金蕊的电话。

    金蕊小声说:“你有空吗?我老板要你来一趟。”李睿笑道:“连个师傅也不叫,想欺师灭祖啊。”金蕊嗔道:“在办公室怎么叫?”李睿笑了笑,问道:“你老板叫我过去干什么?”金蕊道:“她有个举办文化博览会的创意草案,想呈给宋书记瞧瞧,让你过来取一下。”

    李睿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她有创意想呈给宋朝阳看的话,应该自己亲自过来呈上去,凭什么要假以外人之手呢?就算非要假以外人之手不可,也可以劳动她的秘书、自己的徒弟金蕊带过来啊,为什么非要自己这个市委一秘跑到她那里去取一趟呢?联想到早上跟她在贵宾楼外见面的情景,心中一动,是了,应该是跟这件事有关系。可问题是,虽然在表面上,她是高高在上的副市长,要高过自己好几头,但是要按两人之间私下里存在的关系,那又变成了平等的,既然是平等的,凭什么自己要乖乖听她的话呢?便对金蕊道:“我很忙,有时间了再说吧。”

    金蕊体贴的说:“要不我跑一趟给你把草案送过去吧。”李睿心想,你愿意送,你老板未必愿意让你送呢,道:“你就别麻烦了,等我有空再说吧。”

    电话挂掉后,金蕊敲开李婧办公室的门,进去说道:“老板,李处长说他今天有点忙,可能暂时没时间过来。要不然,我给他送一趟吧?”李婧脸色一沉,拍案而起,怒道:“他忙?他一个小破秘书,再忙能有我这个市长忙吗?竟敢不听我的话,真是过分!”

    金蕊假作惊惶的看着她,心里却在暗暗冷笑,暗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有多牛逼?你再牛逼也只能管我金蕊,你可管不到他李睿。只要市委书记宋朝阳不发话,谁敢用他?你真是发神经病了。”

    李婧横了金蕊一眼,道:“他说忙,你就不会说,忙也得来吗,李市长这是急事?哼,给我当了这么久的秘书了,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办不好,你让我怎么重用你?”金蕊悻悻的低下头,心里却满不在乎。李婧一指门外,叫道:“你马上出去,继续给他打电话,务必要他来一趟。他要是不来,你就去市委把他请过来。”金蕊哦了一声,转身出了门去。

    听金蕊再次打电话过来苦兮兮的说明情况之后,李睿知道今天不去怕是不行了,暗叹口气,只怪自己多嘴,戏弄谁不好,为什么要戏弄她呢?这下可好,把她激怒了,她这是要发作自己的前兆啊。不知道她会如何发作自己呢。

    他答应下来,起身敲开宋朝阳的屋门,进去后跟他汇报了此事。

    宋朝阳听了有些纳闷,李婧要搞文化博览会很好,可是这种事应该去跟政府市长孙耀祖商量讨论啊,她请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看干什么?心里隐约猜到,她这是向自己靠拢的另外一种表现之一,自己也不好拒绝,便点头道:“好吧,你去吧。”

    李睿披上外套,快步下了楼去,绕出大院,走了一段路,进了政府大院,望了望政府这栋老楼,也不知李婧过会儿会说什么。

    此刻的李婧,正站在六楼的办公室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从大院门口走进来,只看得秀眉紧锁。其实她也很为难,一方面担心李睿要拿之前那件事嘲笑讥讽自己,一方面又怀疑他是否真是那等卑鄙小人。可不管怎么说吧,总是猜忌下去是没用的,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就必须从他嘴里亲自掏出来。所以她才亲手设计了这次见面。

    但是现在看到他脚步飞快的走过来,心里又犯起了嘀咕,自己真能坦然面对他吗?过会儿又该如何从他嘴里掏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来呢?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吗?还是旁敲侧击的好一点?如果他真要嘲笑自己可该怎么办?而如果他没那个意思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一时间芳心心乱如麻,突然有些后悔,悔不该叫他过来。

    李睿在李婧办公室外,先见到了小徒弟金蕊,她穿着一身深色的套装,外面裹着一件深蓝色的羽绒服,高瘦苗条的身段完全显露在外,姣好干练的俏脸一如既往的动人。

    这还是两人上次在车里拥吻以后头回见面,彼此都有些生分,面对对方的时候也有些忸怩不安。

    金蕊见他一直死死盯着自己,不免有些害羞,轻声嗔道:“看什么看,不认识我啦?”李睿小声道:“怎么可能,我的徒弟我怎么不认识?”金蕊嗔道:“还说是你徒弟,咱俩都……那样了,我已经不算你徒弟了,我跟你是平等的,顶多算是你……你师妹,呵呵。”李睿四下里环顾,见没人经过,低声笑道:“咱俩哪样了啊?”金蕊羞道:“别闹,在这儿不能说这个。”李睿点点头,正色问道:“你老板呢?”金蕊指了指里面,道:“我去给你通报。”李睿点了点头。金蕊从办公桌里走出来,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李睿顺手在她臀瓣上抓了一把。

    金蕊吓得差点没跳起来,先是回头嗔怒的横他一眼,又回头望望,见外面没人,这才松了口气,笑着横他一眼,走到里屋门口那敲门去了。

    李睿很快见到了李婧,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总觉得怪怪的,一方面,恼恨她为了升官而出卖秘书金蕊;另一方面,又跟她有过亲密的接触,对她也就不再那么怨恨……总而言之吧,这是青阳官场里面最令自己挠头的女人。

    李婧低着头在纸上写东西,也不看他,一副非常忙碌的样子。

    李睿心想,李婧啊李婧,你要是想通过晾着我来给我下马威或者报复我早晨风言风语的话,那你可想差了,别人或许怕你这一招,我李睿可是不怕,淡淡的说:“李市,宋书记吩咐我,拿到草案以后尽快回去,过会儿还有个会要开呢。”李婧抬起头,冷眼斜着他说:“没看到我正在忙吗?”李睿道:“你忙你的,草案在哪,我拿上就走,绝对不耽误你忙。”李婧听到这两句堪称绝妙的回答,气得一肚子酸水冒将出来,索性把笔拍到桌面上,刷的站起身来,斥道:“一口一个你,没有礼貌,目无领导,你就是这么给宋书记当秘书的?我告诉你,不要仗着宋书记的名头自以为是,这样下去你是混不长的。”

    李睿听了也不急,笑道:“李市,我觉得你这种想法未免有点官僚主义作风。想当年国庆三十五周年的时候,人家北京大学生也都是亲切的直呼邓公的名字小平。你虽然是我的领导,可年纪比我也大不了几岁,算是平辈,我称呼‘你’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李婧恨恨地说:“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可是你刚才举例的时候,只说了人家大学生称呼邓公为小平,却没说打出的横幅上写的是‘小平您好’,里面到底有个您字。哼,真是牙尖嘴利、奸狡之极。”李睿道:“那些大学生用‘您’这个字,是因为当时邓公已经是老年人了,对老年人当然要用您了。李市,如果你也是老年人,我肯定您您的称呼你。”

    李婧被他噎得别提多郁闷了,怒哼一声,道:“我问你,早上为什么跟我说那些疯话?”李睿委屈的说:“我什么时候说疯话了?我就是大早上的见到你以后,跟你打招呼罢了。”李婧道:“你……你说关心领导,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关心了?你去关心宋书记吧。”李睿道:“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你别当真。领导都喜欢听好听的,我那也不是为了哄你开心吗?”李婧红着脸怒道:“我用你哄吗?”李睿笑了笑,道:“也许不用吧,呃……说正事吧,草案在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