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797章:夜会佳人

    李睿道:“人家送礼上门,我还回去不是打人脸吗?就算要还,也要换种方式啊。”丁怡静问道:“他找你到底干什么?”李睿说:“我也纳闷呢,我问他是不是有事要办,他说没有,然后他又跟我扯,说是要珍惜老同学,这不是扯淡吗?不过他很快大骂了李志超一通,我看那意思,是要从此以后投靠我。”

    丁怡静淡淡的道:“是啊,你现在算是咱们老同学里面混得最好的了,谁不想投靠你?不过就数他张兵脸皮最厚,非年非节的就好意思上门送礼。”李睿可以理解类似张兵这种底层小人物的悲哀,极想出人头地,却没有任何机会,已经被残酷的生活压迫得呼吸不上来,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了,别说厚着脸皮了,就算抛妻弃女,很多人也都能干得出来,道:“这是人家选择的生活方式,我们就别管了。”丁怡静道:“谁要管他?我就是纳闷,他干吗跟我问你家住址。”李睿呵呵笑道:“因为他知道咱俩好啊,不只是他,包括李志超在内的咱班所有老同学,谁不知道咱俩好?”

    丁怡静骂道:“你给我滚一边儿去!我跟谁好也不会跟你好。”李睿笑道:“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反过来也一样。”丁怡静道:“你还是爱你的美女主持人去吧,我跟人家一比,又老又丑又是离过婚的,这样你还选我,你绝对是瞎了眼。”李睿笑道:“是啊,我从初三那年就瞎了眼,一直瞎到现在。”丁怡静狠巴巴的说:“你少给我不着调。我困了,要睡觉了。”李睿柔情款款的说:“忽然想见你。”丁怡静骂道:“滚,别做梦了。外面冰天雪地的,我才不出去呢。”李睿道:“给我一分钟就行。”丁怡静犹豫半响,道:“除非你来找我。”李睿笑道:“你等着,我马上过去。”说完挂掉电话,带上随身应用之物,风风火火的跑出了家门。

    在小区门口,他拦下一辆出租车,往丁怡静家所在小区驶去,路上经过一家没有打烊的花店,又进去买了一束鲜艳的玫瑰花,等赶到丁怡静家楼下的时候,堪堪八点多一点。这个时间,对于夏季的小区居民来说,是饭后活动的最佳时间段;可是对于现在冰天雪地的大气候,却没有哪个人愿意留在户外了。

    小区里安安静静的,很难见到人影。偶尔看到,也是在出入楼门的时候惊鸿一现,下一刻就见不到了。李睿很喜欢这种渺无人烟的境界,觉得很适合自己跟丁怡静见面,漫步到小区深处那个小花园里,给她打电话叫她下来。

    之前那场雪,落在路上的部分,扫的扫,化的化,已经不剩什么了,但是在一些鲜有人迹的地方,譬如墙阴、草坪、花园等几个地方,却还是如同刚刚下过雪的时候一样,白雪皑皑、冰冷清净。

    李睿站在喷泉边上等着丁怡静,借着微弱的星光可以看到,喷泉假山石上还都覆盖着厚重的积雪,受夜光照射,散射出清冷的光辉,转头四顾,到处都是雪的影子,深吸一口气,空气甚凉,沁人心脾,想着在这种幽静的雪夜,能与心上人约会,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温情。

    倏地,不远处传来了橐橐的脚步声,他回头望去,见花园入口方向走来一个人影,那人越走越近,很快可以认出正是丁怡静的身形。

    李睿笑着迎过去,一直走到她身前才停下,凝目看去,正是俏丽动人的丁怡静。伊人脸色一如以往,又如现在的冰天雪地,透着冷淡与不耐烦,不过,这已经不能影响李睿的心境了。她能下来相见,本身已经证明了情意所在。

    没有太多迟疑,李睿一下子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丁怡静吃了一惊,伸手推在他胸口,斥道:“疯啦?”李睿也不理会,只是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用力大极,恨不得将她与自己的身体合二为一似的。丁怡静见他只有拥抱的动作,而没有别的小动作,就也顺从了他,只说:“去抱你的美女主持人啊。”李睿微微一笑,还是不言语,把脸埋到她鬓边,深深闻嗅她青丝的味道。

    夜凄冷,一轮上弦月高挂天际,群星闪烁,星月交辉,微光映射在公园里,衬出了这对拥抱在一起的痴晴人身影。风冷,心却热;夜静,人已痴!

    “一分钟啦,你不是只要一分钟吗?”丁怡静出声提醒道。

    李睿笑了笑,松开她,把那束玫瑰花从喷泉池子沿上拿过来,递到她身前。丁怡静瞬即嗅到一股浓郁的甜香,只觉得心旷神怡,道:“你今晚挺浪漫啊。”李睿笑道:“我要跟你一起浪漫。拿着呀。”丁怡静把花束接到手里,又闻了几口,道:“我挺喜欢,可惜我不能拿回家去啊。”李睿奇道:“为什么不能?”丁怡静说:“我一拿回家,我爸妈肯定问谁送的啊,什么关系啊,然后就扯不清了。”李睿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道:“那就不拿回去呗。”

    说完这话,两人都没了话说,陷入了一段暂时的沉默之中。

    李睿心想,好容易才见她一回,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啊,解释道:“其实上次我请的那个主持人林雅霏,只是我妹妹,我跟她一点暖昧情都没有,真的。我之所以请她过去,就是为了气你的,想让你感受一下我吃李志超的醋的感觉。后来我又送她回去,只是个车接车送的意思,没别的味儿在里边。”丁怡静沉默半响,道:“其实上次我给你拨的那个电话……”李睿截口道:“不是你外甥女玩你手机的时候误拨出去的吗?”丁怡静道:“是我拨的,我故意逗你给我打电话。”

    李睿只听得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又要抱她。丁怡静嗔道:“我捧着花呢,别闹,有话说话,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李睿笑道:“捧着花可以扔掉嘛。”说着从她手里夺过去,随手扔在地上,又把她身子抱在怀里,虽然她身上穿着厚重的冬衣,可一入怀就能轻松感受到她身子的温度,甚至还能感受到她的心跳。

    丁怡静幽幽叹了口气。李睿也叹,在她耳畔叹道:“宝贝啊宝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你为什么总是拿李志超气我呢?”丁怡静说:“我跟你说过好多次了,我不喜欢他,你为什么总是吃他的醋呢?”李睿说:“你既然不喜欢他,就不要跟他来往嘛,为什么总是跟他联系呢?”丁怡静道:“我想让你时刻有种危机感,不行吗?”听到这个回答,李睿又是气又是酸,气她跟自己玩小心思,心酸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竟然会生出如此可怜的想法,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

    丁怡静叫道:“你干嘛呀?”李睿道:“你说你该不该被打屁股?我对你的感情还需要怀疑吗?我不会发什么山盟海誓,我就告诉你,你丁怡静是我李睿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丁怡静只是瞪大眼睛瞧着他,也不言语。李睿跟她对视片刻,又爱又恨,忽然侧头过去吻上了她的嘴,狠狠的亲了几大口。丁怡静被他突如其来的亲热动作吓呆了,没有半点反应。李睿便逮着机会美美的品尝了一番她的口唇。

    丁怡静人生得清丽脱俗,这两片单薄秀气的口唇可是立了不少功劳的,给她增添了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李睿虽然不是第一次亲她这对口唇,还是带有着一种莫名的激动,仔细亲吻这两片口唇上所有的肌肤,又吸到嘴里轻柔的舔舐……吻到这里,表示爱意的意思已经淡了,倒更像是**发作。

    丁怡静此时已经回过神来,两手死命推开他的脑袋,嗔道:“你……你有完没完,占便宜没够啊。”李睿道:“好吧我错了,你来占我的便宜吧,你亲我好吧。”丁怡静嗤笑出声,在他胸口拍了一下,道:“不早了,早点回去睡觉吧。天天那么忙,难得这么早下班吧?”李睿搂着她的腰肢说:“再陪我待会儿。”丁怡静撒娇道:“外面冷。”李睿说:“可我感觉很温暖啊。”丁怡静道:“可是我已经困了。”李睿道:“我陪你睡。”丁怡静俏脸一板,道:“去死。”李睿凑头过去,笑嘻嘻的说:“还想亲亲你,行么?”

    话音刚落,不及丁怡静表态,小花园来路上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咳嗽声。

    李睿做贼心虚,第一时间松开丁怡静的腰肢,侧头看去,见那里走来一个人,黑糊糊的也看不清楚来人年纪长相,只能从刚才的咳嗽声里分辨得出她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旁若无人的走到二人近前,开口道:“静静,你下来就是见他来了?”丁怡静惊讶地说:“妈,你怎么也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