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号红人 山间老寺

第818章:又惹祸啦

    宋朝阳苦笑道:“他说了,欠的是黑社会的高利贷,一天不还就利滚利翻一番。明晚上过去,就不是一万块了。”又冷哼道:“青阳什么时候也有黑社会了?”

    李睿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定了定神,道:“既然是黑社会,那干脆我请市公安局派人支援吧?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也就不用带钱过去了。”宋朝阳皱眉道:“不行,万金有说他们是黑社会,可是他有证据吗?万一人家不是呢?那不就搞出笑话来了?”李睿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马上去。”宋朝阳道:“你让老周开车带你去。”李睿忙摆手道;“还是别了吧,坐着市委一号车去还高利贷,要是被人看到……”宋朝阳苦笑无语,半响说道:“你要小心,对方可能不是善茬子。”李睿道:“好,那我这就走了。”转身要走,想到什么,又回头问道:“我把他接到以后,带回青阳宾馆吗?”宋朝阳点头道:“嗯,就先带到我那里去。”李睿哦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他关上电脑,收拾好随身应用之物,带着公文包走出办公室,下了楼去,走出市委大门口,往东走了百十米,到了一家工商银行的ATM机旁,分四次取出了一万块,放到公文包里,摸出手机给万金有打去了电话。

    万金有叫道:“哎哟小李,快来救我,他们要砍我手指头啦,快点啊,一万五你取到了没有?”李睿吃了一惊,道:“什么一万五?不是一万块吗?我刚从宋书记的银行卡里取出来。”万金有哭腔说道:“哎哟,不是一万块了,是一万五了。他们说了,每过一小时就加五千。”李睿心头一凛,道:“他们坐地涨价?”万金有说:“没办法,他们太凶了,你赶紧再取五千吧,取了赶紧来救我,要是晚了,就两万块啦,我在这是……市南区建设南大街水月花园小区二号楼三零五。”李睿没听他说地址,怒道:“再凶也得讲规矩啊,没听说过一小时就加息的高利贷啊,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啊。”万金有哼哼唧唧的说:“可能就是觉得我好欺负吧,又在本地有亲戚,所以就狮子大开口,你快来吧!”

    李睿沉吟片刻,道:“你告诉他们,我马上赶过去,你再把地址说一遍。”万金有就又把地址说了一遍,道:“你别光顾着往我这儿赶,记得取钱啊。”李睿胡乱答应下来,暗里冷笑不止,心道:“我今晚上倒要看看,这是一群什么人?为什么比万金有还要更无耻更不要脸?”

    他也没再取钱,拦下辆出租车,直接按照万金有所给的地址赶了过去,路程不长,十来分钟也就到了,下车后快步走进小区,找到二号楼后走进电梯,没一会儿就到了三零五室门口,按下门铃后,门就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壮实、长得凶神恶煞的短发男子。

    这男子三十岁上下年纪,冷厉凶残的目光在李睿脸上扫了几扫,大喇喇的说道:“你是来接姓万的狗杂种的?”李睿淡淡地说:“对,人呢?”男子问道:“钱呢?”李睿拍了拍公文包。男子这才把门打开,让他进屋。李睿刚一进屋,这男子就把门砰的一声关死了。

    李睿潜意识觉得有点不妙,却是艺高人胆大,没把这男子放在眼里,凝目打量屋里环境。

    这是一个常见的楼房户型结构,进屋是客厅,厅里摆放着电视、茶几、沙发等等电器家具,看装修较为简单,由此可知户主并不是太富裕,往里则是各个门户,分别通往餐厅洗手间卧室等等,暂时没看到万金有,估计是被囚禁在某个卧室里了。屋里飘荡着一股幽幽的香气,闻起来有些怪异,容易给人一种不好的感受。

    此时,从里面过道里走出一个身材瘦高的男子,这男子同样是三十岁上下年纪,短发,面相比较刻薄,脸色惨白,两只三角眼小小的,眼泡却大大的,乍一看好像是吸毒上瘾的瘾君子。他走出来,瞥了瞥李睿,问那个壮男道:“来赎人的?”那壮男道:“可不就是?”说完走到李睿身前,伸手到他面前,道:“先把钱交出来。”

    李睿淡淡的瞥他一眼,道:“交钱急什么?我人都来了,你还怕不给钱?先让我看看人。”那壮汉一瞪眼骂道:“少特么废话。到了我这儿就得听我的。先给钱,不给钱别想看人。”李睿笑了笑,道:“别发火儿嘛,大家都是求财来的,何必生气?对了哥们,我先打听打听,你们玩的是多大的呀?怎么一下子上万了?”那壮汉听得稀里糊涂,骂道:“什么特么多大的?你说什么呢?”李睿道:“你们不是打牌赌博来吗?打的扑克啊还是麻将?多少钱起底?玩得肯定不小吧?”那壮汉皱眉道:“你特么放什么狗臭屁呢?谁跟你说打牌来啊?”

    这下轮到李睿纳闷了:“他给我打电话可是说赌博来着……”不等他把话说完,那壮汉截口骂道:“滚特么蛋吧!妈的比,哦,我明白了,这小子是怕说实话丢人,所以故意骗你说是打牌来着。”李睿愣愣的问道:“难道还有隐情?”那壮汉骂道:“他趁我不在家,想要强暴我老婆,要不是我赶回来得及时,我特么绿帽子早戴上了。关特么打牌屁事!”李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的说不出话来。那壮汉气愤愤的说:“你现在明白了吧,我这是跟他要精神损失费。快拿钱出来吧,两万块,少特么一分钱都不行!”

    李睿心里一咯噔,好嘛,这才多一会儿啊,就又涨了五千,变成两万了,多亏自己没有取那五千块,就算取了也不够啊,心下非常为难,最开始还以为,万金有只是赌博输了欠了高利贷呢,自己还有法子用一万块给他糊弄过去,这倒好,原来是强暴人家媳妇来着,这被人家老公抓个正着,当然是要狠狠惩罚一番了,估计他也已经挨了一顿胖揍了吧。

    里面那个瘦高个一直听着二人对话没插话,见李睿始终没反应,便张嘴说道:“愣着什么呢,赶紧掏钱啊。”

    他不说话还没事,他这一开口,李睿才意识到不对,张望了下,问那壮汉道:“你老婆呢?”那壮汉插口骂道:“你特么什么意思啊?啊?你特么怀疑我在骗你啊?我特么缺心眼啊,拿这种事骗钱?”说完叫道:“老婆,出来,给他瞧瞧。”

    那个瘦高个儿转身冲里面喊道:“嫂子,出来吧。”

    过了一会儿,踢踏踢踏的拖鞋走路声从里面传来,随后一个身材高挑苗条的女子走了出来,但见她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一头黑发极为浓密,容貌艳丽,却布满风尘之色,这种天气里,却穿着一身黑色长裙,露着修长雪白的小腿,白腻的脚丫蹬在一双凉拖里面,看上去好像生活在夏季里似的。

    她扭扭摆摆的走出来,瞥了李睿一眼,淡淡地说:“你是他什么人啊?亲戚?”李睿说:“不是,债主。”

    屋里三人全吃了一惊,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阵,那壮汉嗤笑道:“开特么什么玩笑?你是他的债主,你还来拿钱赎他?”李睿说:“你不废话嘛,我不赎他,还想拿到他欠我的钱?”那壮汉笑道:“是,也是,是这么个理儿。特么的,真是怪事年年有,唯有今年多。”

    李睿问那个美少妇道:“他强……欺负你来着?”那女子幽幽叹道:“唉,我拿他当朋友,想不到他拿我当那种人……哎,不提了,提起来就伤心。”李睿皱眉道:“别怪我多嘴问一句,他是省城人,这是头回来咱们青阳,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那女子说:“微信上认识的,怎么了?”李睿听说过微信这个手机端的交友工具,据说已经成为了约炮的利器,也不知道真假,不过从今天这一幕看来,应该不假,看着这个美女,心想,你能在微信上认识万金有,估计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咳嗽一声,对那壮汉道:“钱我没带够,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是一万块呢,想不到你坐地涨价,这么会儿就涨到两万了。”

    那壮汉骂道:“特么的,没带够钱还废什么话啊,回去取去!”李睿道:“我就这点钱了,再取也取不出来了。你们也知道,我钱都让这孙子给借走了,实在拿不出一分钱来了。多多少少就是这一万块,你们爱放不放。”那壮汉脸色一沉,骂道:“你特么挺吊的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他手指头剁下来?”李睿哈哈一笑,道:“那敢情好,给我一个座位,你剁他手指头的时候,我在旁边看个哈哈。这孙子欠我钱好久了,一直不还,我早特么气饱了,能看到他受罪,我也开开心。”